(二) 救命的稻草

    以最快的速度赶到老师办公室的梓欣很快就再次冲出办公室,直奔校门而去。坐在出租车上的梓欣脑海里一直不停的重复着老师刚刚的话:“刚刚市医院来电话,说你妈妈病发被人送到医院,现在刚刚进了手术室。”梓欣不知道那个病发到底是什么意思,妈妈不是一直好好的吗?从来也没有听过妈妈说自己有什么病,怎么会这样?一路上,梓欣不知道催促司机多少次,一贯淡漠的脸上此刻也是一片焦急,不断安慰自己“妈妈没事的,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但是颤抖的双手和茫然的双眼还是显示出她的无助,让看到的人深深地心疼……



    终于赶到医院,梓欣没空去理会司机喊得“找钱”,只是有一种想要快点见到妈妈的念头。向护士打听到手术室的位置之后就飞奔过去。一路上不知道撞了多少个人,但是大脑一片空白的梓欣没有想到要道歉,只是一个劲的向前冲,向前冲……



    手术室的红灯亮着,门口站着一个护士,看到梓欣跌跌撞撞的跑来,就迎上来问:“请问您是李舒怡的家属吗?”



    梓欣的眼睛终于开始有了一点焦距:“是,我是她女儿。请问,我妈妈到……到底是什……什么病,为……什么会严重到……到要进手术室?”梓欣抓住护士小姐的双肩,就想抓住了一颗救命的稻草一样,不肯松手。“她是不是盲肠炎?没事的,是不是?没事的,一定是吧。”



    护士看着眼前这个漂亮的女孩,看着她眼中的期盼,护士真的不忍心告诉她事的真相。“我不太清楚,医生还在里面做手术,我只是在门口等你签一份手术同意书的。因为当时况很紧急,陈医生说那是他的长期病患,所以破例没有等待家属就直接进行手术了。”递上握在手里很久了的手术同意书,护士小姐拍了拍梓欣的肩膀。



    紧紧握着签字笔的手指上泛白的关节,和梓欣紧咬的嘴唇,都让她明白,这一切是现在自己为妈妈这个唯一的家人所要承担的责任。艰难的签下名字的梓欣将东西递还给那个护士之后,眼神就直直的盯着手术室的大门,没有波澜,脸上也再没有了刚刚的焦急和茫然,只有一种死灰般的表。旁边的护士僵住了,她没有看过一个这么大的女孩脸上出现过这种表,也从没感觉过一个女孩可以这么成熟沉稳,成熟沉稳到这种让人惧怕的地步。“可千万别出什么事才好。”



    



    两个小时的等待,梓欣只有那一个表,吓坏了陪在边的护士。好不容易看到手术室的灯熄灭了,梓欣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但是因为保持一个姿势太久血液流通的很不好,马上就又跪到了地上。在护士的搀扶下走到了刚刚从手术室出来的医生的面前。



    “医生 ,我妈妈现在怎么样?”梓欣的声音有些抖。



    医生看了一眼梓欣后想,“她有着和她母亲一样美丽的眼睛,但是却不是和她母亲一样的感觉。”暗自骂了自己一句,都什么时候了还想这个。“已经没事了,麻药过了就会醒了。”看着旁刚刚被推出来脸色苍白的李舒怡,陈宇国眼神不可察觉的温柔了。“等一下你来我办公室一趟,我有事要和你说。”郑重的语气让梓欣刚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



    



    注视着病上的妈妈,梓欣强忍住眼眶中的泪水,将母亲的手放进被子里。然后转,轻轻关上病房的门之后,步履沉重的向陈医生的办公室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青春,空也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