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痛苦的开始

    梓欣说的没有错,自从叶静发表声明之后网络上就是一片哗然和质疑。有的人说叶静是因为没有得到第一名所以怀恨在心要报复,也有人说叶静是收了别人的钱所以来陷害梓欣,还有人说现在根本没有那本杂志,如果真的是叶静给顾梓欣的,那为什么声明的时候没有看到杂志?但是还是有一小部分人认为事实确实就是顾梓欣抄袭。对此,梓欣没有任何的解释,总是一笑而过,因为她知道现在她在等那些后续的动作,而不是把心思放在怎么应付记者上。



    当舆论的潮水开始退去的时候,叶静却又出现在大众的面前。而且这次,她的手中还有人们一直在争论的那本杂志……



    “各位记者,我知道,前段时间的那篇声明还不够证明顾梓欣的行为,但是现在,大家可以看看,我手上的就是我在比赛期间借给顾梓欣的那本杂志。至于杂志的内容大家可以随意鉴赏,看看是不是我在说谎。”叶静站在一堆记者中间,手中高高举起的杂志仿佛在高傲的俯视它的臣民,“里面的一篇文章名叫《天涯路处》,内容和顾梓欣决赛那篇文章的差异几乎为零。我知道,现在有很多人都不相信我说的话,但是没关系,我相信大家是相信证据的。我想告诉大家的是,没有人给我多少钱或者多少好处,我不缺那些东西。今天我站在这里,只是想把事的真相公布出来。虽然我和顾梓欣是好朋友,但是我还是有良心的,我没有办法接受一个没有真才实学却顶着冠军头衔的骗子在她伪装的皮囊下享受着别人奉献给她的所有支持,这对其他人不公平!”激愤的言语,真挚的感,义正言辞的表,看到的人几乎都会相信眼前这个女孩子所说的话。可是他们的脑海里还是会蹦出一个表淡然的女生,不由得,都在各自心中问出这样一句话:“她真的会做出这样的事吗?”人们,动摇了……



    



    梓欣在网上看完这段视频之后笑了。方语、晓枫、康凡和修都很明白此时她的心,因为连宇安都看得出来,梓欣是气笑的,而且是很生气的那种。室内刚刚调节好的温度在梓欣的冷笑中似乎又降低了好几度。现在没有人敢去插话,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个时候的梓欣是不能惹的,不然后果是什么谁也预料不到。



    长时间的低气压让房间里的人连大气都不敢喘,梓欣好不容易调整好自己的心,脸上又恢复了一贯的表。其他人看到终于正常的梓欣也都长出了一口气。



    “梓欣,”还是宇安率先开口,“你,还好吧。”



    梓欣抬眼,清澈的眸子中一闪而过的光芒太快了,快得让人误以为是自己眼花。“没事,我能应付得来。”走到宇安的面前,“宇安,能不能请你帮我一个忙。帮我查一下那本杂志的来源。我倒想看看,那个所谓的证据究竟长什么样子。”



    已经被梓欣掩藏了好久、只有在球场上才会显露的霸气终于又出现了。旁边除了宇安之外的四个人都知道,这是梓欣开始认真的表现。“看来,接下来会很有趣哦。”



    宇安郑重了表,点点头,“好,我会尽快告诉你结果。”



    



    一连几天,网络媒体都出奇的安静,但是大家都知道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仿佛一场大型的斗争即将拉开帷幕。惴惴不安中,宇安终于查出了这些杂志的出处,确实十几年前倒闭的那家杂志社出版的,而作者,是谢静岚。



    看到这个名字的梓欣有很长时间的惊讶。完全说不出话的惊讶。其他人不知道这个名字,但是宇安却很熟悉,不仅是因为梓欣在以前有提过这个女人是她爸爸的旧人,更因为这个名字是她母亲的全部过去。但是当有人问“谢静岚是谁”的时候,宇安还是很茫然的说,不太清楚。



    梓欣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件事会和那个女人有关,难道抢走了父亲还不够吗?现在她还想干什么?一肚子的疑问梓欣怎么也想不明白,完全纠结在一起的眉毛表示出此刻梓欣的困惑。现在就是想找叶静问清楚也没有办法了,从上次她发表声明之后,就再也没有来学校上课,梓欣真的很想知道,谢静岚这个女人的作为是不是自己的父亲许的。



    就在她一头雾水、理不清楚的时候,学生会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



    “顾梓欣,老师找你。”是梓欣班上的同学。



    梓欣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不然老师怎么还会派人来找她。“请问你知道是怎么了吗?为什么叫我回去?”



    “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有人打电话说你家怎么了,具体的我不太了解,你还是去问老师吧。”



    “哦,谢谢。”听到是自己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梓欣有一瞬间的慌乱,首先想到的是给父亲打电话,但是也瞬时反应过来父亲已经离开了,没有理由再去找他。“我先回去。又是下次再说。”丢下一句话之后,梓欣匆匆赶往老师办公室。不知道为什么,梓欣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作者题外话:真正的折磨和痛苦现在开始……

重要声明:小说《青春,空也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