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一个奇怪的女人

    终于结束了今天的工作。梓欣捏了捏眉心。为了今天下午的约会,梓欣昨晚特别加班,又忙了今天一个上午才终于把初稿定好。交给客户之后在按照他们的要求修改就可以了。这次的工作还算是比较轻松的,因为只有一定大厦的二十层楼的设计,恰好能给她充足的时间去处理该处理好的事



    拿好包包,告诉秘书自己办完事会直接回家之后,梓欣踩着15厘米的高跟鞋离开了工作室。



    下午的阳光不再那么闪耀,只是暖暖的风依旧让人感觉舒服。坐在西餐厅靠窗的位置,梓欣喝着最的黑咖啡。咖啡的味道苦苦的,但是最后会在口腔留下难以抹去的馨香。就像过去的种种,不管是酸甜还是苦辣,当可以微笑面对的时候,所有的事都只有馨香这一种味道。看向窗外偶尔经过的几个穿着校服的学生,青的脸庞洋溢着灿烂的微笑。梓欣突然想起曾经的自己也那样笑过……



    



    



    一大早,梓欣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该死!忘记关手机了!”



    “喂!”口轻不善的问候。最好有好的理由,不然有“起气”的梓欣可不会轻易地放过这个不知死活大清早扰人清梦的家伙!



    “梓欣!我们放假了!”即使知道梓欣被吵醒之后的绪很不好,大咧咧的韩治修也没有丝毫的恐惧。



    “修……”梓欣无奈,有火气,发不出。



    “我们已经买了后天的机票。”



    “好,修,我不聋,你可以小声一点。”梓欣将听筒拿的离耳朵稍微远了一些。“其实你们可以不用……”



    “就这么定了。等着我们。”自顾自说话的韩治修根本没有听到顾梓欣说了什么。等到梓欣想说话的时候,电话那端只剩下“嘟嘟……”的忙音。



    “不知道打电话来究竟是想干什么……”



    合上电话,重新闭上眼睛,但是却没有了丝丝睡意。脑海中又蹦出了离开前机场大厅远处那双怨恨的眼睛和那条短信——我希望你去死!重重叹了口气,重新拿过手机,轻轻按下“删除”键。



    “准备好了?”



    “嗯。”轻轻点头之后,嘴角挂上一贯的淡淡的微笑。



    大赛已经正式开始了,站在台上看着台下并没有多少人的封闭式比赛现场的评委席,梓欣注意到唯一的女评委——谢常琪,心理学家,全国优秀教师,同时也是《RAINY》报的专栏作家。



    “顾梓欣?请问你觉得软弱这个特点,你有吗?”她问。



    “呃……”梓欣楞了一下,“有。”梓欣恢复了淡定,“有人告诉过我,坚强的人一定是在经历过让人特别软弱的事,那是种成长。我自认为,还没有到达那么无坚不摧的程度。”回答的很从容,评委都很满意,除了她。



    宇安的问题很轻易的被化解。现场作文的时候,梓欣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冥思苦想,而是看着题目《XX离我很远》放空思想。然后提起笔,写下《眠,离我很远》。



    ————————————————————————————————————————————————————



    “写的好吗?”住在梓欣旁边房间的女生问。



    梓欣笑着说:“不知道啊。自我感觉还好。”手上收拾东西的动作并没有丝毫的停顿。



    “看你都不在意的样子,什么事都平平静静的。就像那边那个人一样,看起来不冷,但是一点都不好接近。”女生朝着宇安的方向撇撇嘴。“你不想进前三吗?前三名可以成为签约作家哦。”



    “没想过,无所谓。我只是觉得写东西的时候很开心。而且这次来北京我想做的事已经做完了。”



    “吼……你真的太淡定了!”女生眼神中有种不自觉的佩服。



    



    下午再回到赛场的时候主持人告诉所有参赛者马上就要宣布前十二强的名单了,所有人都很紧张。短短的十五分钟有的人已经上了五次厕所了。气定神闲的只有宇安和梓欣。对于宇安来说,这样的比赛已经参加了不知道多少次了,没有什么紧张可言,况且他还有不得不晋级的理由。而梓欣,虽然第一次参加现场比赛,但是她的格决定了她没有那么重视名次。



    站在台上,顾梓欣无意间看到评委席上那一抹别有深意的笑容。



    “下面我宣布晋级十二强的选手。他们是……”主持人总是喜欢在关键时刻调人们的胃口,喊暂停。“谢宇安。”果然。“江欣燕,梁洛,刘荏家,叶静……”念到第十一个名字的时候,其他没有念到名字的选手都屏住呼吸,“最后一个名额是……顾梓欣!”



    梓欣楞了一下,瞬间回过神之后,脸上挂着得体的微笑,没有大惊,亦没有大喜。从容的上前一步,大方的行礼。和宇安一样的平静。



    作者题外话:终于出现第一个让梓欣生命不一样的女人了……

重要声明:小说《青春,空也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