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不离,不弃

    回去的路上,梓欣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望着窗外一闪而过的景色,没有不耐烦,也没有很高兴。就像以前一样,波澜不惊的面具上只有夕阳的余晖,让人觉得仿佛刚刚那个撒俏皮可的女孩是不是真的存在过……



    



    五年了。五年前第一次站在这里的时候,她开心的无法用语言表达自己的心却还是表淡淡的。五年后当她再次站在国家大剧院的前面,她的心仿佛一下子沉淀了。看看边的男人,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在面对自己时,脸上总是有着温暖笑容的“哥哥”,而是一个可以为别人挡风遮雨的哥哥了。她笑了,就那样让昨天的他和她与今天的他和她重叠。没有了五年前的恨意和愧疚,没有了五年前的隐瞒和欺骗,他们,终于回到了最初……



    “哥哥,我的订婚典礼你会来的吧。”梓欣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边的谢宇安看着眼前的妹妹,心里有说不出的疼。五年前是他故意接近她,看着她被夺去了所有却没有办法阻止事的发生,他愧疚;得知她背井离乡踏上远赴异国的飞机,他自责;他试图找到她,但是除非是她主动的联系,否则根本无法联系到她,他揪心……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跟自己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千丝万缕的联系。他曾经说过会好好保护她,但是当事发生之后他才知道,伤害她最大的那个人,就是自己。“你真的决定好了?”



    “是啊,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我要的那个港湾,但是那份平静确实我渴望多年的。”



    “那……康凡呢?”宇安不是不知道五年前那个陪在梓欣边的男生到底有多么的喜欢她,“你们……你不在乎了吗?”



    梓欣淡淡的脸上没有什么波澜,但是当听到那个名字的时候,心里还是止不住的一颤,“都已经过去了,不是吗?”



    “好,我会去。”只要这是她想要的,他就一定会帮她实现。虽然并不知道她到底还那个等了她五年的男人,但是宇安却深深地知道,他已经没有立场去干预她的选择和生活。就算是补偿,他也会不管对错的站在她的边。再也不离,再也不弃。



    “哥哥,你说我就这么回来定居,好不好?”



    “你能回来当然好。”宇安宠溺的揉了揉梓欣的头,“只要是你高兴,哥哥一定会同意。”



    “那……哥,你的女朋友能不能带给我看一看?”梓欣略带撒的说。



    宇安楞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她会知道自己有女朋友。“不是不可以,但是就是刚刚才在一起,不太方便。”宇安常年平静的脸上难得的出现了一抹红晕。



    “呦,哥,这么纯,还脸红啊!”梓欣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的诧异。“订婚的那天,一起来吧。”



    “嗯,我尽量。”



    梓欣突然觉得无奈了,没有想到以前那个什么事都能运筹帷幄的哥哥,现在就因为一个女孩,竟然能那么不确定,看来这个嫂子可是很厉害的人啊。



    



    



    JC设计临时工作室。



    和宇安的见面已经是两天之前的事了。梓欣一直在犹豫。看着手机上被自己一次一次翻出来的号码,她无力的叹了口气。拿起旁边的座机告诉自己的秘书将明天下午的所有事全部取消。因为她要去见一见那个曾经最好的朋友——季晓枫。



    看着桌子上的设计图,那是他们曾经说好要在结婚之后一起住的房子的设计,也是梓欣第一次在国际大赛上获得第一名的设计。记得那时候他们说以后要一起去北京上大学,工作,因为梓欣喜欢北京的建筑,方语喜欢北京的氛围,晓枫喜欢北京的环境,康凡和治修则是因为她们几个都要去北京。可是世事总是难以预料的,虽然现在的他们都在北京,而且工作也都很稳定,但是感是不是还像以前一样?可能谁也不能得出答案。



    回到北京已经好几天了,第一次踏进凌辰为自己安排的公寓的时候,梓欣脸上漾出了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出的幸福笑容。虽然对于梓欣来说,这只是一个暂时的居所,但是凌辰却依旧那么贴心的将这间公寓布置的到处都能感受到家的温暖,就像凌辰给自己的感觉……



    拿起电话,拨了那个依旧很温暖的号码。



    “Hello。”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慵懒,看来是还在休息。



    梓欣摇了摇头,暗想什么时候他那个不定时休息的习惯才能改啊。“辰,你是才睡还是不打算醒?还是昨天晚上又被催着交稿了?”



    “欣欣,没有,我昨天才从法国回来,这几天一直没怎么休息。”凌辰听到那个思夜想的声音时突然感觉到这几天的疲惫一瞬间都烟消云散了。真好,她主动给自己打电话。



    “去法国开会吗?”



    “不是,我爸爸妈妈现在在法国。我去告诉他们订婚的事。他们很高兴。”



    “哦,那你告诉叔叔阿姨结婚的时候请他们回国吗?”梓欣知道凌辰的父母常年在世界各地旅行,所以有事要提前和他们联系。



    “还没有……”因为我怕这段时间发生什么意外,或者你会后悔。



    “那就等我们订婚之后,我们一起去找他们。也算是我们的提前蜜月旅行。”梓欣的声音前所未有的温柔,如果此刻凌辰在她边,一定会发现今天的梓欣,与昨天,有点不同。



    “好。”电话一边的凌辰还沉浸在那句“蜜月旅行”之中无法自拔,原来,她真的是想和自己结婚。而不是……把他当做挡箭牌。不自的,嘴角扬起一抹弧度。现在开始专心准备订婚典礼的事,应该不算完吧。



    



    



    挂断电话,梓欣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轻松。虽然问题并没有解决掉,但是至少知道了自己并不是一个人,至少知道还有一个真正关心自己的人时时刻刻在牵挂着自己。



    作者题外话:其实宇安这个人物我也不知道想怎么写,就是觉得应该有一个人在此时出现。所以……

重要声明:小说《青春,空也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