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梦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云梦先生 书名:往事知不知
    我急匆匆的回到办公室,刚进门,那个膀大腰圆的老板有出现了,他上来便问我:“我要的东西呢?”

    “撕了。”

    “撕了?”

    “对。”

    “..........................”

    “我问过了,谈判的破裂,只不过是一场误会而已。”---现如今只能赌一把了。

    “真的吗?那好,你等等。”

    他一扭头,跑到大厅,直奔电话,然后来一阵声音:

    “帮我转接马歇尔。”

    “喂,是马歇尔吗?”

    “是,是,我是邵老板。”

    “昨天的事怎么样了?”

    “哦,这样子,好的明白了。”

    “那就这样,再见。”

    然后,他走过来,他说:“干得漂亮,这比你写十份检查有用。”

    我问:“你说的东西只是检查?”

    “是,怎么?”

    “我还以为我要辞职。”

    “年轻人,你才二十几岁,我当时在你那个年龄把该放的错误都放了,然后,懂得怎么做后,出来打天下,你看,在这个行业,现在我不是拿下了小半个民国了?”

    接着,又是一阵沉默。

    我回到办公室,瘫在位子上,我陷入长久的沉思

    顺便说一句,后来那头害死我买办,因为这件事惹毛了洋人。听说他和洋人关系彻底闹僵了,洋人似乎要把他往死里整。我接连听到关于他不幸的消息,然后就是杳无音信。在顺便说一句,可是说也奇怪,后来,他的名声却突然越来越大,莫名其妙的又有很多洋人找他做生意,甚至我能听到的不少关于他的都是赞美的话。算了,我实在是不喜欢他,他对我来说已经没有回忆的必要了,就让他在我的记忆里慢慢消失吧。

    不过也好,终于结束了。所有的辛劳和汗水终于化成的我最需要的尊严,人累了一天了,心俱疲,在位子上,体一侧。于是我眼睛一闭,全的神经开始松弛,肌开始放松,渐渐的,人越来越轻松,又是那种不可名状的感觉,体开始飘啊飘。

    我突然发现我变成了一个乞丐,衣衫褴褛,几乎可以说是一无所有,唯一有的,是那手中捧着一个破烂的碗。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在我的面前用他们高贵的大腿迅速在我的视野前掠过,我透出羡慕的眼光,可是体却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突然有一天,有高贵的一个人走了过来,他看到我然后眼前一亮,仔细的端详一会儿后,再后来像饿狼一样的盯着我的碗,最后告诉我这是一个宋朝的碗,他愿意出高价买下来,我和吃惊,犹豫里一会儿后就拒绝了。结果,路上的人民纷纷停了下来,驻足观看。还有的叫着更高的价格要买我的碗。即便是那些似乎若无其视的人,也说着他们是如何的想要这个碗,它的色泽,它的款式,如何的优美,即便它那肮脏的部分,也肮的是惊世骇俗,只是自己不可能买得起,只好眼不见为净。在这一刻,我对那价倍增的碗越发这个碗越不释手,紧紧抱着这个碗激动的发颤,生怕任何人夺走它,为了它我多少钱都不卖。就这样,也许因为碗的缘故,抛向碗里的钱也渐渐多了起来。后来,我用这些钱,去冒险,赚了更多的钱,我的生活越来越富足,我的份也随之一天天的提高。不知过了多久,我居然住在城堡般的房子里,享受的是鹤起的声名。还有一间房间是专门用来充斥着我收集了各种名贵的碗。而那个伴随这我乞讨的碗,却不在那儿,它依然紧紧的贴在我的怀里。突然有有一天,我在熟睡时,一不小心,一滑,碗碎了。一个漂漂亮亮破烂的碗化成满地璀璨的碎片,而我,愣在那儿。无论我拥有的其他碗多么的名贵,却永远割舍不了那个碗,最后,我再也没有去那个各种碗的房间,我痴痴的,把那满地的琉璃给粘起来,放在最宝贵的位置,仔细的打量。大家都说我傻了。

    我眼睛一睁,一看,我面前是一个没有开的煤油灯,人还是在沙发上,只不过带着满的汗,幸好只是个梦而已,多奇怪的一个梦。

    这本来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事,可以很快把它的扔到我记忆的垃圾堆里,可是,我本不信解梦学,后来我遇到了很多事。我突然发现。解梦学在这一次印证了我的梦。正如下面的两句话:

    周公说:“梦是未来的一种预兆。”

    弗洛伊德说:“梦是对一种**的反映。”

    不过,现在还不是我沉溺于梦境的时候,我要抓紧时间面对我将来要发生的一切。

重要声明:小说《往事知不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