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追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云梦先生 书名:往事知不知
    2009年,除夕之夜,雷雨

    啪啦!咚咚咚!轰!哗啦!

    一轮枪声大作,此起彼伏,响彻天籁,声音开始持续不断的在我的耳际爆炸,和窗外的雷的轰鸣声遥相呼应,经久不息,汇成了一个立体的交响乐,整个世界仿佛都是在回的那些震撼人心的曲调,此起彼伏,经久不息。

    突然,一切声音都消失了,只剩下淅淅沥沥的雨声,望着地板上横七竖八倒着的尸体。抖了抖抢。体却慢慢的开始发抖,雨声大,但是我的我的心脏开始向我的周围传出低沉的跳动的声音压住了雨声,我们赢了吗?不对,没这么简单。一转眼的功夫,我定了定神。理了理思路。哦,我明白了。

    “你输定了!”我轻轻的说了一声。

    在新年钟声敲响了,我的呼吸却屏住了。凝视着前方的一举一动

    我先对话筒说了声:“老哥沉住气,位置站好不要动”

    接着话筒大喊说:“弟兄们,不要松懈,一起朝门的各个方向扔手雷,决战要开始了。”

    说完,一个个手雷就像是雨点般倾斜过去,接着像新年的礼炮一样,和外面的鞭炮一同哗啦哗啦的

    响起,接着又是AK声,狙击声,连绵不绝,充斥这不宁静的除夕夜,最后只剩下远处传来的一声声惨叫声。眼前世界仿佛开始渐渐的变小,接着耳边就是我的战友开始欢呼

    “我们赢了。”

    我赢的真累。

    我对话筒说,你们继续玩游戏吧。我要歇一下,我玩的真累。

    闭上眼睛,一阵巨大的满足感像我袭来,感觉真好,就像一个在指挥部作战的指挥官,威风八面。

    一呼百应。今年欢笑复明年啊,现在在云端里爽上几天。过几天,我又要回到我的现实世界干活了,杯具啊,不仅枯燥乏味,还要看着老板的脸色吃饭,在同事和客户面前强颜欢笑,再苦再烦,我也要装作很开心的样子在门店里修电脑,出了差错还要解释半天,唉什么时候才能让我真正惊心动魄的生活呢?真羡慕战争时代,没有枯燥乏味的生活。每一天都过的很充实,而且打赢了还声名鹤起,受到万人的敬仰,那样的子生活一天远胜过我在这虚伪的和平都市生活一年痛快,那多好。

    说归说,过几天又要干活了,还要应付亲朋好友,每年重复相同的话。睁开双眼,关了游戏,随便在网上压压。只好看看什么八卦消息,花边新闻来打发时间。点着点着,我突然看到一个新闻。上面一个

    巨大的标题:《民国实业巨头被暗杀的真实缘由今解密(图)》。我打开一看,快速的掠过玄乎其玄的内容,但是,当我转到图片部分的时候,我惊呆了,那是一个当时拍的照片,老总死相很惨,但是却隐隐约约的透出了一份霸气,有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感觉,更可怕的是,那老总旁边放着的照片里居然

    是一个和我长的一模一样的人!我惊呼:“太巧了吧……”

    就在我震惊于此的时候,不知何时天空中一道闪电骤然向我的方向劈来!这个房间开始有一个巨大的闪光,向周围发散,然后“轰”的一声,墙头的电线烧了起来,断落的电线起了大火,我赶忙用水倒过去,"错了!"这是修电脑的大忌啊!可来不及了,在巨大的电流冲击下,麻痹的四肢使我渐渐失去了意识。

    我感觉到我的体开始慢慢的变轻,在一个混沌的世界中飘啊飘。眼前的世界变得朦朦胧胧的而且越来越模糊。,仿佛看到自己被抬上救护车,一个好像长的像我哥的人一边抓着我的手一边念念有词。还有

    一个人向救护车飞奔,我到底怎么了?

    我死了吗?

    我

    我开始不断的向前飘去,飘向了一个五彩斑斓的地方,满地的琉璃瓦片,让我不的眼花缭乱。接着,越飘越远,飘向一个充满未知和挑战的陌生世界。

    接着我慢慢沉淀了下来,全一阵疼痛。动了动我的子,勉强的睁开了双眼,我躺在一个四周亮堂堂的的房间,我看了看左侧,一个护士在我的旁边整理的用具,我颤抖的问:“这是哪儿,我前面是做梦吗?”

    “你醒了。”护士说

    “恩。”

    “体恢复的不错,好好养病。”

    “这是医院?”

    “yes,sir"

    “那我就去叫医生一下。"她又补了一句。

    我点点头。

    说罢,门外来了一个医生,三四十岁的样子,却感觉精神焕发,感觉很像北方人。

    他看到我的样子,脸上露出了笑容,拿起一个文件夹,这儿看看,那儿看看。又拿笔在上面写了一阵。

    他点点头,冒出一句:“太好了”

    护士接着一句:“对,说的对”

    紧接着,门外又进来了一个人,似曾相识,膀大腰圆,却长的不是那种莽夫虎背的熊腰,但是他的眼神的是透出一种霸气,甚至整个环境都渐渐被这种霸气给充满了了

    他顿了顿说:“好些了吗?”

    “恩,但是这是哪儿?”

    “医院,难道你忘了,你刚升成经理就跟打了鸡血一样,帮公司的东西保存下来了,好样的。黑帮找你麻烦就来找我,不过问你一下,是什么黑帮打劫你?”

    “斧头帮。”我打趣说。

    他听到这三个字,脸顿时刷白了,体似乎都开始发抖。

    “啊,它们怎么会来找我们麻烦?不可能的”

    我不在想,不会我生活在《功夫》的电影里吧。怎么回事?

    “我随口说说,具体是哪个帮派我也不知道。”

    “吓我一跳,医生还说你康复的差不多了,看来你的神志看来还不清醒,这样吧,再在这里呆一天,明天我会派车来接你。”

    “好的。”

    这到底是哪儿?

    他转便走而我的思绪却久久的不能停歇,陌生的时代,陌生的城市,连祖国的文化在这个时代也是陌生的。而我,却要生存下去。

    这时候,旁边的病友,走了过来,把信递给我说,帮忙一下装信封里。

    我手伸了过去,一个质感很好的信件,像抚摸丝绸一样,我接到手里,突然,我看到了下面的落款却赫然写着这样的字眼:

    “上海

    民国24年”

    我呆住了,然后,我仿佛被那一场再次电流重新击中全体渐渐的开始发抖,这里是当时混乱的十里洋场。体重新倒回上,头脑一片混乱。

    第二天清晨,来了一个人说,不好意思,刚才我的手旧伤复发,要不要我叫别人再派辆撤来。

    “不了,随便去街上找量黄包车就是了。”

    “好的,那我们一起下去把。”

    我从医院一楼楼的往下走,我看着对面成片成片的摩天大楼,富丽堂皇又充满着.惑,仿佛我迅速把我叼走。对面那个金字招牌,都让我充满着向往,即便是生活在现在,对面成片金碧辉煌的大楼依然让我叹为观止,一栋栋欧式建筑,怎么看怎么感觉我来到的是伦敦,

    还有它那大本钟,议会大厦,还有更多在法国电影里很眼熟的建筑,不一而足。

    真不可思议。

    下了楼。没走多远,突然我一下子跌入的地狱成片成片的人有的靠在车上,有的靠在地上,呼呼大睡,其他的呢,不是抽烟,就是打牌,一阵欢声笑语。但是仔细大量人人几乎都是一块布贴着一张皮然后这张皮在贴着骨头,触目惊心。

    送我的人说,望了望人群。说,有谁能把他送到a街36号,顺便逛上两圈散散心,出去那两倍的价格。一听此话,打牌的人不打牌了,睡梦中的人也从梦中惊醒,出现了可怕的宁静,然后个个眼睛出光芒,就像一头头饿虎扑向了我,我正想他们说是要钱还是要命的时候,却纷纷举着躬,然后一个人一个箭步赶了上来,我着我的手说

    "跟我走吧,先生贵姓?”

    “姓王。”

    送我的人应合“老马,别别吓怕了,黑帮不会化妆成车夫的。”

    我点个头,我马上就被拉到一辆车上,一个车夫蹦蹦跳跳,快活的狂奔着还时不时的哼着小曲儿。

    看他那激动劲我也激动的说,

    “你知道吗,我是来上海闯的冒险者。”

    “我也是,我是从山东来的冒险家,我当时也认为种田算什么,我也要打拼一方事业!”

    “结果怎么会这样?”

    “别妄想了,上海是富人的天下,你跟那帮富人玩不起的。我当时也是像你那样,可久而久之,也

    被他搞成这样的。”

    ‘哎……‘

    “我活了这么久,记着我说的话,上海永远是富人的天下”

    说著说著那放慢了脚步,边走边叹气。

    “别太悲观,现在民国的工业蒸蒸上,天天盖着高楼大厦,你看对面的公司不是那么辉煌!”

    “那么美的公司,那么美的国家,但是没有一块土地属于我,我积劳成疾的老婆现在我还没钱治疗。”

    说着他点燃了一根烟

    他说“渐渐昌盛的国家,他昌盛了,我什么时候才富起来啊。”

    我漠然

    没过多久我就到了我的家。我摸了摸口袋,只好用那把钥匙试试运气,门开了,这是我民国的家?只和我未来的家的三个房间一般大,还好,桌内还有本记,

    打开后,就只有一页写着字,内容为:

    “多少人喜欢体验动乱年代,向往金戈铁马的生活,那么,就让一个新的我体验一下吧。从现在起,你就不再是一个店铺里的小弟,而是,从属于邵文的民国上海第二大冻销售公司的销售副经理马云梦,生活下去,你会体会到一个不一样的民国。”

    内容太简短了,我在下方补了一句:为什么过去的我要死,换成一个崭新的”我“?

    可是没有人回答.

    我只好躺在上,头脑一片空白。

重要声明:小说《往事知不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