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鼎西南第七十五回重庆易主

    穿越历1927年7月16凌晨2:13分,天空云密布不见丝毫月光!只有对岸繁华的重庆市还在放出照亮江上的灯光!看来鲁军入川以来对城市现代化建设投入了巨大的本钱和精力没有白费!

    “啊喔~~”一个炮艇上的艇员无力的打起了哈啾~~连着三天都没睡个安稳觉,这还要强撑着值夜班真是叫人受不了!可谁叫他只是一底级的三等兵水手哪!远洋考试没通过只能刷到内河炮艇上当杂兵了!左右看了看没人注意偷偷窝到角落中点了支烟,感高新辣的烟味穿过肺泡的刺激感!他总算是回复了点精神,回头看看繁华的不夜城又看看无声无光的对岸!他就忍不住叹气~~不知何时采能回岸上乐乐哪?对岸看似安静其实隐藏了不少的杀机,他见过有好几个船员因为违反规定在夜里吸烟而被对岸的神枪手打死!他们的枪法贼准能通过一个火星点来打穿人脑袋!至少他见过的那几个死者都是被穿了头颅死去的~~为此他们都不敢离江心太近,市炮兵还要不时的打两炮给大伙状状胆!但也没人太把这当回事,这次的贵军可不是从前那种炮也没多少的穷光蛋!这会不但有了好几十门大炮还拉来了!19.4厘的重炮再加上有空军掩护江水又不是太宽真要打过来但靠他们这些皮薄的小炮舰绝对拦不住~

    “嗨!!”想到这里他又忍不住叹气别的部队都羡慕他们这些水兵待遇好,成天可以游山玩水也不用担心成天在地上跑来跑去累死累活的还要小心挨枪资平时查江上航船时还有大量的机会捞油水!这可比地上当炮灰飞天小心随时掉下来强太多了!可他们哪知道这行的辛苦哪!成天憋在狭窄又充满怪味的小仓内,吃着那一直带腥味的三餐!除了一个月能有几次不多的机会上岸了一乐外根本不是人过的人子,随然不用像陆军那样成天跑来跑去,但每天打扫甲板清理炮塔一样不轻松,至于能少挨枪子虽然是事实但真正况却也好不了多少!水匪的砍刀和炸雷坛子、走私贩子的鱼炮和钩枪外加渔民的竹篙和渔网都会成为可怕的杀人利器,在中国走水道吃饭的自古就不缺亡命凶悍之徒!靠水生活的自古无论东西都要比陆上吃饭的同行更要无畏!想从水上捞钱绝对不是件轻松的工作,稍不留神就可能送命~更糟的是大多数时候他们还不能动用重火力;更糟的还是重庆这种繁荣靠水城市大洋船太多,有时出了事还只能私了!虽说半年前发生过015号艇炮打英轮的事故,但那是由于英船先开火后逃跑,要是普通撞船他们也就是赔一笔钱道歉了事!~扯远了!最近因为南京政府成立武汉也被南方占领,再加上有外国支持长江水道已不在是鲁军的后院了!这回上游没派援军除了因为因为怕被炮击和轰炸外还有就是听说被南京方面压制了!不知将来会怎样?算了管那麽多干嘛?咱就是一小兵还是想想何时上岸去金洋毛那里找上几个德国大妞乐一乐,其实盈花馆那里也不错价钱也更便宜但因为涉嫌间谍给封了!咱又看不上那些土店,只能上那种喝人血的洋馆了!.....而就在青期的水兵为何时上岸及又一次的清空腰包而苦恼时却没注意水面上突冒起一个个好象是水捏成的暗淡透明人影!悄无声息一点水声都没发出地从水下游到江上巡逻的一艘艘炮艇下方冒出然后悄无窜到船艇上,其中一个甩手掏出一只类似于蛾眉刺的短兵器对准值班水手的后颈轻轻一点,还在做梦与钱包拼斗得水手就这样无声无息的在半梦中魂归天国,整个出手过程不到0.1秒水影的出手也称的上使行云流水一般流畅无息伴随着这个信号,一条条透明般的水影从江中无声的窜上各炮艇,并用流水冲土一般的麻利迅速解决了所有艇板上的鲁军水手,一切好像一个水旋涡悄然消失那样平静!本来一切都该就此在无声中完美结束,但突然间对岸传来的阵阵枪声和爆炸混乱声打断了这种平静~

    水影一愣但也没太奇怪因为他们超人的耳力听觉已瞬间判断出这枪声来自对岸重庆市内,不是他们的人提前行动或摸枪走火!而且这枪声很杂乱明显开枪者没受过正规训练,从枪声还能听出包括了式38和德毛瑟98、意制曼力夏、俄制莫新等13种不同口径的外国步枪,这说明这是一帮杂牌军,爆炸声中有制手榴弹和土制炸弹混杂的声响更肯定了他们的判断!对岸的袍哥会不知为何提前行动了!其中还有语浪人杂的喊杀声,该是本人在其中起了不小的作用!看来行动要作一定修改~~

    一个艇长听到枪声起来正想讯问况却发现了舱中的水影,正要拔枪怒喊却惊讶的发现随着水影凌空一他全的肌无法动弹了无法出声喊叫也无法扣动扳机,不应该是全的血液都在空气中看不见的水蒸气无法解施的特殊作用力下被强行逆转恐制了!艇长就这麽站立死去,其他的艇员也在睡梦中无声死于心血管放缓!一切都无法阻止这些奇特水影对炮艇队无声的占领,市岸防炮队在听到枪声后也与江上的炮艇队喊话,但本已死去的几名水手军官却在体液纵下发出了活人无异的对话!使岸防炮队没起半点疑心,并按照指领主力在江上排起炮击阵列另派几艘大艇入港派部分水兵上岸以待助缴!

    其中一艘大艇迅速靠岸!一个影中的水影暗打手势道:“况有变!执行三号方案!第五小队在此稳住敌人、第一小队去控制住市造船厂、第二小队控制江岸发电场、第三小队控制自来水厂、第四小队上岸控制炮台和弹药库并通知陆军亲卫队叫他们先别着急过河~~

    于是在黑暗中的诡异水影又分成五组。一组十人再次用悄无声息的潜水中向各自的目标潜动!

    随着一道道诡异水影的潜动,重庆江防所部迅速失陷,但市内的叛乱却在呈现另一番可笑的景!!!

    “杀山东佬!救回我们的兄弟、把外国佬赶出去~”听着这些血沸腾的口号不明白的人可能以为是一大帮亡命徒在疯狂暴动,但眼下的实际却是让人苦笑不得~~

    一大帮衣着零乱的流氓正一边大嗓门乱喊口号一边却在大街上拖着各式杂乱枪支被不到一个排的鲁军士兵捻的到处乱窜,当然也没忘记在逃亡中顺手牵羊,大抢一把再放火或乱丢东西制造路障,面对平贪图已久的商店民局他们显出了残忍和贪婪但只要背后有鲁军士兵追上来哪怕只是开了一枪!他们就会象受惊的耗子一般逃窜,毫无抵抗之力完全是一帮乌和之众!如果不是在刚才进攻警察局的战斗中让警察损失残重!加上他们手里又有一定轻机枪和爆炸物,光是出动市警队就能镇压他们!不过对鲁军来讲现在的场景也不乐观,虽然对手没有多少战斗力,但他们象耗子一样在市内乱窜到处放火破坏抢劫!已经给市内造成了巨大的不稳!更糟的是他们更向外国租界领观靠近所以刘建山司令只好下令全军出动,进行这种不能动用重火力的憋扪做战!

    你还别说,此时鲁军在重庆驻军虽受连败损失残重!但还是有支精锐部队的国方军十八师三十六旅102团二营;这是一支在鲁军对外跨省做战中经历了无数次血战的老部队,战斗力之强几可与特勤队相比~~最小的编制是9人的步兵班,正副班长配备冲锋枪或步枪,机枪手,一个副手,两个弹药手装备步枪,两个充当神枪手/狙击手的步枪手,一个冲锋枪手,分为一个副班长任组长的五人轻机枪组,班长任组长的掩护组。是鲁军自早实现轻武器自动化的部队之一。

    总编制为一个步兵排三个班,一个步兵连三个步兵排一个火力支援排,火力排装备四门60迫击炮或六门掷弹筒,一个炮组六人,若是装备掷弹筒则分为三个班,每班八人,两门掷弹筒;连部一个六人的文书通讯班(一台八门交换机,十部电话),八人的后勤炊事班,三人的卫生组(军医和两名医护兵),连长政治连长军士长四个排长合计133人。

    步兵营下辖三个步兵连,

    一个机炮连,六门85/82迫击炮编为两个排,炮组八人,重机枪八编为两个排,每个重机枪组六人,连长政治连长军士长四个排长,一个六人的连部班合计109.人。

    营部连,

    下辖一个辎重运输排40人,分为五个班,每班装备四匹马两辆大车,分别对应四个连和营部;一个警卫通讯排,一个八人无线电台班,一个10人的有线电话班(两台八门交换机,二十四部电话机,同时为机炮连服务),八人的警卫兼徒步骑车通讯兵班;计26人。

    司务长和八人组成的炊事班,两名军医官七名医护兵组成的九人医护班,以及由营长直接指挥分配的八人反坦克枪班,分为四个小组每组两人一枪。

    营长政治营长军士长两个排长营部115人,全营合计623人。其人数虽少却在部队精悍和装备之精良却足以使其成为一支令人恐怖的力量虽然没装备多少重武器,但对付毫无工事与装甲保护的城市暴民仅凭掷弹筒、60迫击炮和0.50反坦克重步枪还是足以轻松捻碎这些由流氓组成的暴乱团伙!

    随着二营一个步兵连迅速干到被暴民用炸药包炸开攻陷得市警察局,那些还急于在警察局里忙着翻箱倒柜忙着找钱财物的流氓们兴奋的着从警察局里拔出来的冲锋枪和新手枪乱糟糟的向军队杀去,完全被胜利充晕了头而忘记了正规军与警察之间的巨大差距,意犹未尽得还想再捞一笔!?(⊙o⊙)!

    结果自然是不言而于,在二营步兵一连组织严密的火力网下,乱匪发动的百人打冲锋立刻变成了纯粹的自杀或屠杀!面对15法式沙捷里拉轻机枪、25支勃朗宁自动步枪和6门60毫米迫击炮、8门掷弹筒外加4重反坦克枪和超过六十支莫辛改步枪的交叉击下,被毒品和贪念冲晕头的暴乱分子很快就在警察局门前堆起了近千具死尸,那几个带头的亡命徒也很快被神枪手以反坦克枪点名变成了一堆碎,叛匪的士气很快就像被扎破了的气球般暴裂!随着这一击赶去救援军工厂和市军用仓库的二营另两个步兵连外加机炮连用凶猛而精准的火力与可怕的杀伤叫这群乌合之众见识了一下什麽时流氓与正规军精锐的可怕差距~~3000名叛匪在短短一小时内被杀死!

    乱匪被迅速打垮了!容易到令刘建山和大部分官兵都为之惊诧!但接下来的才叫他们感到头疼!被打散了的流氓乱匪像受惊得老鼠一样全市乱窜,还到处放火并制造乱可官兵一追上来他们仗着地利翻墙或抄小道撒腿就跑,就是二营合特勤连也难以堵住他们!但因为全市很多地区受到破坏,而且还曼延到外国人住户!为维持治安刘建山只好把手中不多的军力派出大半全城戒严,围抓暴民!但这些耗子一般的暴乱份子却还在到处破坏!刘建山只能企求对岸的贵军别在趁机填乱了!可惜这注定是无法达成的梦幻而已~~

    “呼呼~~前辈这样不行呀!这些流氓全被杀怕了!根本不敢和鲁军正面对决!”一个批头散发穿马褂手拿火把和一把盒子枪的年轻‘流氓’用一口基本孰练但明显还带一定音的山城话向一个满面凶悍脸上带血的高哥诉苦道,他刚才带着一队人马上前压阵却还是被亡命狂逃的人群硬给挤了回来,连杀几个逃亡后退者都不管用!看着这批前一刻还被毒品和酒精变成亡命者的暴徒瞬间被吓成了惊弓之鸟般四散奔逃,这名以浪人份加入本陆军报特科的间谍土原值一上尉真气得想将他们全丢去山沟里喂野狗!

    虽然本部早对重庆的形势有所估计不足,但还是没想到糟糕到这种地步!其实也不怪他们重庆为川地通向外界的水路要地真正兴起才不过百年远比不了袍哥会根深地固天府之国成都,虽然因为水路上的财源吸引了不少后来者但其中没多少真正的硬手压阵再加上后来外国势力的不断进驻,地方上渔龙混杂!虽然刘湘曾占据过一段时间但也没有太大起色!直到鲁军进驻后将其作为进占四川的大后方基地,马上开始了对重庆原地方势力的沉重打压,先是对本城原袍哥会几大头目进行驱逐后来又对残存袍哥会成员进行逮捕和沫收财产,流放远东的处分,再加上出动精锐部队对四周德水匪山贼严加清剿。所以这里的地下势力远不如川北等地区的那样强大根深!亡命徒也没多少象刘氏那样敢跟上面对着干并有强大动员力的头头更是不存在!所以他们准备了半个月才从贫民窟和臭沟里用银元和掺了大麻的啤酒的惑之下!勉强拉起了拉起了这一万人的队伍!本来在几个武士的带队下顺利突袭攻破了市警察局再夺到了一批枪支弹药和新兵(犯人)谁想一碰上正规军马上又原型毕露!再加上事先没想到这里的搜查很严格,原先想通过水路运来一批重机枪和小炮的计划被迫取消,使得原定直接武装这些被煽动者的计划被卡短,只能先从当地军火商手中买了一批破旧的老枪杂牌货充当,但为怕引起注意又不敢买多~最后花了几百斤烟土只换了1000多支老枪,再加上地下组织自造的土炸药包和燃烧弹也算是勉强武装了这群暴徒,但谁知更糟的意外发生了!军部派出指导他们这次行动的两个正规军官,一个在陆上小餐馆里吃河豚被毒死,还有一个竟在江上的赌船内玩俄罗斯转盘时被转轮手枪子弹打碎了脑袋~~

    暴乱‘军队’的训练和指挥自然也就无从谈起!更糟的是土原值一和他的手下全是浪人出,到街上砍人和抢流氓地盘还有两下子但要说指挥仗和训练士兵!那纯粹是外行指挥内行!虽说有几个自称祖上读过兵书,是兵法大家的!也就是会教他们冷兵器时代的列阵和冲锋式‘猪突’.虽说此时D本陆军战术也比这强不了多少,但只要不是白痴就能明白这是需要严酷的长期训练和惊人的士气才能完成的!眼下就这帮流氓外加乞丐(还是他们眼中胆小低劣的支那人)又找不到旧川军的人帮忙所以这帮乌合之众的战斗力可想而知,干脆就用大烟外加悬赏的激励下训练了一下猪突就粗粗拉上阵,开始在几个亡命浪人的带头下靠吸了特制大烟后的神经麻痹的出其不意将重庆市警察和民防队打了个鼻青脸肿,就在这帮狂徒洋洋得意之际!马上又被赶来的正规军打了个落花流水.从一开始就注定要扑街!最糟的还莫过于土原值一在得知鲁军大败重庆被围后竟在未通知总部的前提下提前行动,连大使官也不知~~

    “巴嘎!将他们引到外国使馆区,我到要看看他们最后如何收场!”土原真一恨恨的下令破罐破摔!本来这就是陆军部与黑龙会的私下行动未通知外交部,如今行动失败再加上花费的巨大经费被其挥霍回去也要受黑龙会私刑处决!干脆拼一把也要毁了重庆!

    “快点~~快点跟上!呆回无论如何也要将暴徒全堵在使馆外区!”刘建山亲自带了市内仅存的一个特勤小队出来督战,他后悔刚才的大意了!这些乱民虽不经打可会对市民造成巨大伤害!再要是让外国侨民受到巨大损失那他的罪过可就大了!

    而更让他担心的却是对岸的敌军!虽然刚才岸防队报告没有异常!但做为一名经数战的老兵他敏锐的感到对手正等他最后疲倦时才会发动致命一击!眼下这种乱局虽然对军队伤亡没多大威胁,但却使士兵象老虎捉耗子般疲于奔命!等将这群乱匪全平定,军队肯定已疲惫不堪正好给敌人以机会所以必须尽快平定市内叛乱!

    刘建山猜得不错!此时对岸岸边正有一条条结实的水泥船被推放到了江滩上。而一队队强悍整齐的生化人亲卫队已全副武装作好了渡江做战准备!只待上方一声令下~~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二次世界大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