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鼎西南第五十二回继续撒钱

    稳定了一下手下官员关于伪名兵工厂的担忧,王勃知道他该撒些‘甜点’了!其实他并不是非常需要那两家在他眼界看来“不大”的兵工厂,但考滤到要办技工学校实践练习最好的地方莫过于工场,才临时决定办这两个“初级技工训练场”。而且他也不缺武器!无论是轻重机枪还是各种口径类型的火炮都不缺~~可能技术上稍有些老旧但从质量和数量将都足够他收拾本人了!(质量差、有残缺和使用寿命快到的半废品已被他的生化伪装代理人向中国各个能出大价钱的军阀出售!他不怕顾客发现问题。因为他卖得全是抢手重火力!其中还包括蒋委员长和张大帅)就算是需要新式武器和飞机坦克等高技术装备也将通过由主体和生化间谍网控制的美**火合资公司来生产,那样更省钱效率更高而且也能闭开很多麻烦。不过这样做一可以锻练学员二可以把这些武器卖给三线部队和一些私人武装也算开些财源三来给江西~~~王勃猛地发现他又走神了!!!对一个本就处于灵魂分离状态下的人来讲这可不是什好事!尽管他已经接近传说中的“地仙”但现在的关键是别给手下官员留下不好的印象,于是又恢复一本正经的宣布道:

    “……关于工厂和公司的事,我们就这么定了。”王勃结束了关于建筑公司问题的发言。

    对于他的计划,除了一脸幸福的建设局长以外,其他的人都是一脸的不愉快,某几个人,比如前警察局长,还用一种凶恶的眼光瞪着毫无察觉的建设局长先生。本来嘛,钱就只有八百万――至少他们认为是这样――分给建设部门的多了,再分到他们手里的那部分就少了,这能让他们愉快得起来吗?

    不过,再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缠是没有意义的,军火商是绝对不可能随意更改自己的主意的,那些官员们只有在心里祈祷着建设局长的好运能够落到自己的头上。所有的人,都伸长了自己的脖子,等待着王勃的下一句话。

    “接下来,我们的下一个计划是……”军火商故意拖了个长音来吊这些官员们的胃口,“……修公路。”

    于是,交通局长就一脸幸福的笑了,在会议刚开始他被军火商从建设局的副局长提拔为新成立的交通局的局长的时候,他可没想到会遇上这样的好事。

    修公路,多好的一个发财机会啊!(不用说民国这会儿的修城建路还是基本保持在古代那种强拉抓差服徭的样子!就是上头发的钱粮多了点但也给下层官员更大的贪污空间,再加上历来对这方面的监督不足。向来是官场捞钱的最佳途径)

    “关于公路,我的计划是这样的……”军火商指着墙上挂着的地图。这副地图是他让生化人中的技术员充当一把绘图员重新制作的,它和它的前比起来,最显著的变化就是标注出了贵阳各乡、镇、村的名称。“……我们要先修五条主要的公路,贵阳——黄果树的贵黄横向高速公路、贵阳——遵义的纵向贵遵高速公路、贵阳——毕节的斜向曲折高速公路、贵阳——玉屏贵玉高速公路、东北绕城环线东出路口高速公路。他在地图上画五道粗线,表示要修的公路。

    实际上,如果有谁是来自21世纪,并且看过贵阳市地图的话,他就会发现王勃计划的五条公路刚好就是贵阳的省级公路。

    当然,现在这些还处于20世纪20年的旧中国穷西南省官员们是不可能知道的。

    “在这五条公路修筑进行修筑的时候,我们还有修建次一级的公路,把各村镇同这五条主要公路连起来……”军火商又在地图上划了很多细线。

    “王军长,你要修这么多路,你的那些钱够用吗?”没等他把话说完,财政局长又跳了出来,“别忘记了,你现在已经没有八百万元了。”

    这一次,不只是王勃了,就连交通局长也愤怒的瞪着这个该死的胖子。“你这个死胖子,自己发不了财不要妨碍我发财!你给我听清楚,要是你再说一句废话,我就把你废了!”交通局长小声、恶狠狠的对自己边的财政局长发出了警告,“死胖子,不要以为我是在威胁你,老子一向说话算话。”这位以前的建设局副局长在升了官以后,脾气也大了起来。

    当然,也有准备支持财政局长的人――那些希望把交通局长挤下去好让自己得到发财的机会的局长们。不过,这些建立在利益的基础上的支持者还没有站出来为财政局长说话,就已经变成了这个胖子的反对者,因为一直沉默的后勤部长挈科夫*中校说了一句让所有人都感到兴奋异常的话:“要是那八百万元不够的话,我们可以再拿一千万元出来,先生们,不用担心钱不够用,我们有很多的钱,我可以保证每一个部门都会得到充足的拨款。”

    大家都有钱赚那还有什么好说的,死胖子,滚一边去!

    沉默片刻之后,财政局长无视交通局长愤怒的眼光,继续向军火商发难:“王军长,黔南和安顺、黔西三面可是山区哦,加上山里还有不少山蛮和生苗!路可不是那么好修的,你有什么解决的办法没有啊?再说了,要是修路死了人,闹出祸事来!谁来负责任呢?”天才知道为什么这个胖子象被加持了无限勇气光环般不怕死的敢连找着王勃的话岔――也许是因为军火商的钱他一分也搞不到让这个贪财的死胖子过于激动,以至于忘记了他们在地位上的差别,以及军火商和他的手下的威胁

    这是一个严重、愚蠢并且不可饶恕的错误。王勃最痛恨的就是敢随便跟他对着顶牛。

    “你这个死胖子……”交通局长已经怒不可遏了,在他看来,这个该死的混蛋胖子完全是在破坏他发财的好事。

    老子一定要给你好看!

    但是,还没等交通局长发飙,亲卫队队长泰森中校就已经站了起来。“对于你的问题,我们早就已经有解决的方案了,局长先生,现在你保持安静了。”中校冷冷的替王勃回答了财政局长的问题,并且把自己的施泰尔M1917手枪放到了桌子上。这是一种很明显的警告,傻子都看得出来,要是这个死胖子胆敢再说一句找军火商的麻烦的话,他的脑袋上肯定就会出现一个大大的洞然后脑壳会被威力强大的施泰尔9毫米子弹轰成一块‘烂鸡蛋’。

    财政局长的冷汗一下子就冒出来了,现在他终于醒悟过来他犯了多么严重的错误――他把两个掌权者都得罪了。

    “我……我……我……”他试图向中校解释什么,但是因为紧张,他“我”了半天也没有把话说明白。

    “好了,局长先生,闭嘴吧。”中校现在一点也不想听这个胖子的废话,他冷漠的挥了挥手,如同是在驱赶一只讨厌的苍蝇,“如果你还想继续坐在这里,就闭上你的嘴并且认真的听完军长说话,局长先生,你已经浪费了我们很多的时间了。”他转向军火商:“请继续吧,军座。”

    军火商点了点头,对交通局长吩咐到:“马局长,关于公路的事你不用负责太多,线路的勘察和具体的施工我们都有专门的人在负责,你主要负责招募工人,以及和公路经过地区的民众打交道。你每招募一名工人,我们向你提供一元的奖励。”他把曾在铁柱山招兵的那一招也拿了出来,当然,这一招非常的有效,只要看交通局长那张也变得通红的脸就知道了,然后这位局长随口问了个问题:“那么,王军长,工钱该怎么算?”

    “每人每月十元,管三餐。”军火商给工人开出的薪水待遇要比给他招募士兵开出的低,并非为了省钱,而是刻意为之,为了突出当兵的优越以吸引更多的人从军。不过,即使是十元的薪水加三餐全包这种待遇,在这时代的全国来讲也是很高的了!特别是在这种向来赤贫的西南贵州,所以他毫不担心招不到工人,不过,人还是越多越好的,这样才能把更多的人从破坏生态环境而又生产力低效偏僻的山间底等农业劳动中解放出来转化成真正的高级工业化生产力!所以“马局长,我希望你最少能招募到一万五千名工人。”

    “没问题,包在我上。”实际上交通局长完全是出于本能在回答,现在他的全部心思已经用在计算自己能招到多少工人上了。

    每一个工人都是一元钱啊。

    “好了,各位。”王勃不再理会交通局长,只要他贪污率不超过50%王勃就暂时不会去管他~~暂时而已!他把自己的目光转向了其他人,“先生们,我们进行下一个议题。”

    那些局长们立刻兴奋起来了。

    “我们计划在龙洞堡建立一座大型军民两用机场!”听到又一个时下犯忌的提案几位刚才还满脸兴奋的局长又一下愁云残淡!就知道这位喝过仰墨水的军座大人没那麽容易叫人放心~~~~

    *********************************

    АнтонПавловичЧехов:生化人中少量带有先天自我意识的智能参谋型高等军官,除了脑袋中能随时连接全体生化人核心资料库外还有超强的心理学逻辑分析力与超强的全方位计算能力估且可看做一台会走路的超级生化电脑吧!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二次世界大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