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首阔步第三十回北方乱起

    中华大地上在二十世纪初在迎来了一场空前的新工业革命后又迎来一场闹剧似的“汉”文化复兴运动!在中国北方重工业已能自产飞机,汽车和新型驱逐舰并开始全面推广新型西方职业技能化教育的‘今天’.居然要把校服改成所谓的“汉装”还要改用古代式的繁体字,真是叫人不知所云(其实赵文忠还想过要把“官话”改为南方话,因为他觉的北京话是受蒙语和满语影响过的“胡音”不是纯正汉语,但因为另两位很不习掼底下很多人强烈反对才做罢!)

    佛教已受到止但很多百姓依然暗中念颂《金刚经》和《心经》,和尚留起了头发跑到街上换了种“神棍”方式依然在民间为老百姓解忧做法事!总之千年来中华三教的影响力不是这麽容易销除的。有不少有钱地主和大员还在家中建了佛堂!新儒教多了起来,大城市里多了不少大袖翩翩,头戴高冠半像道士的‘儒生’满口:之呼者也~~~老百姓听不懂的文言语!但在听锝懂他们的话的人听来就是无所不骂,上至前唐近到英美法德俄反正只要是粘‘胡’的就骂!但就是听不出有何真正具体办法~~~官府扶值的新道教典范‘天尊道’又兴旺起来!其中仙长很有神通,**又有妙语天音不少流民富绅加入。吹的是六丁六甲,黄金力士附,神符隐,仙水去百病真让不少经历过前清往事的人回想到义和拳~~但还是有大量的无知者纷纷加入,其中不少具法术者甚至进入了政府和军队!!!乱象已隐现可惜在位者只看到外表的繁华

    但就在1926年节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把一切都打破了!整个北方连年大旱方圆万里颗粒无收,人们不但没粮吃,有的地方旱的连井都干了溪水断流很多人都被渴死,出了这麽大的天灾,又有不少人成了流民被迫逃离家圆。三雄只好自认倒霉出钱从美国买粮赈灾,美国人也意思意思卖粮时捐了些快到期的和水果罐头,事本来可以对付一段时间的。可没想到国际上有人跟中国过不去了!让三雄跌破眼镜的是:趁机发难竟然是他们危难之际几乎当了老本拉起来的德国!!!原来随着德国在中国的帮助下减轻赔款负担,并得到了中国大量市场订单,经济提前三年回复稳定发展,耳曼的高傲和贪婪又开始冒头了!随着德国国内市稳定不少本国轻工业产品开始出现。但他们马上发现了一个碍眼的存在“中国商品”当初《中德互助签条约》时赵天明主动提出向德国提供大量廉价的生活用商品‘以帮助德国稳定国民嘘,因为是采取政府发放的票卷购买(当时马可贬值的比白纸还不值钱)质量也不错很受德国民间欢迎(他们那会也没多少可选择的),渐渐的随着德国民间经济的发展,民间也越来越多的使用中国货,同时德国强大的消费市场也带动了中国二三十年代的轻工业飞速发展。但随着德国国力的恢复,它为了保护本国的轻工业,下令对中国商品征收重税!引起了中国的强列不满,为此双方闹过大矛盾中方还危胁要停止对德的粮食援助(当时作为联德条件之一中国每年要对德以便宜到近乎白送的价格向德出口23000吨粮食!是当时德重要的免费国民粮食救济粮来源!)德方服软!只是加了一点增值税。但问题还不止于此!

    随着德国国力的恢复它又需要更大的市场和更多的廉价资源,但对英美保持稳定关系(同时也有相当命脉被纂在人家手中)北方政府受到英国压力,不敢向德国开放更多市场和原料。而且因受美国的照顾北方,又打算在完成德方合同后。把二期工程交给美国企业,并提高向德国出口资源的价格!这无疑是已尝到甜头的德国容克贵族所不能容忍的,害怕失去中国市的他们用了一种很蠢的办法来警告中国,在外交上支持西部回乱并抗义中国政府平叛行为。这无疑是激怒了愤青铁杆的三雄,自认为被德国无耻背叛的他们,当即下令停止德国人的在华自由,凡是有专业技能的工程师技术人员一屡强制扣押(这些人有不少在北方大乱后逃回了德国也有不少人在中国落地生根参于后来的新中国建设),凡是参于先进军工设计的一屡秘密逮捕转押(这部分人只有一小部分回到德国其中大半被国内军阀瓜分另一部分分别被美苏三国绑架),另外强制收回所有已完工的德国企业工厂。德国也以中国未能摊行粮食计划,非法拘押德国公民和无理没收德资为由强制切断对华贸易,并强制没收了中国在德的商品及各类资产,还要求中国加大对德欧洲赔款的分摊(原定是20%可随着德国在华资本的扩大!他们要求中国提高到50%!说白了就是看不起你中国想让中国这欧洲眼中‘赔款大户’替他们耳曼支付给英法的巨额赔款)。这是为愤青的北方三强绝对不能接受的,早就看德国在华势力大增碍眼的英法自乐得从中扇风点火。

    就在双方外交冲突加剧的同时,中国国内大量中小企业却受到海外市场断绝,国内因粮荒消费市场萎缩的重创大量倒闭破产!大量工人失业~~~不少城市陷入危机状态,再加上粮食短缺物价飞涨!早已心怀不满的失业大量工人受红色地下党影响于2月17在北京天津多处游行示威要求政府发放救济钱粮并提供工作,正为与德国外交上火的三雄听闻与共党有关联后,断然下令军警开枪镇压并使用手雷;结果造成两地上千人死亡,后史称“二.一七惨案事件”,当晚一批死难者家属连同大量因灾荒涌入城市的难民突袭两地的景山,石湖两座大型兵工厂与守卫军冲突中引起剧烈弹药殉爆,工厂被毁还有大量枪支弹药和机器设备下落不明(后来出现在抗战敌后根聚地内),巨爆引起了更大的乱!不少难民趁机冲击德租界发生大量抢劫和纵火强歼案件。德寻捕以重机枪弹压造成大量无辜平民死伤,还击毙50多名来援的中国警察。北洋政府下令派军队镇压并清缴德国巡捕枪支,乱又造成1500多名德国侨民受伤。500多人死亡,从此开始德国开始大量撤出侨民,(但直到1945年抗战结束仍有12万7千德人在华)中德关系进入冰河期。

    就在2.17事件后不久,二月十九甘肃又爆发回乱,在马氏残党马安良的带头下,一些残存*聚众造反又打出了“灭汉”的口号。正在苦恼中的三雄大喜,为皇汉的他们一直觉的中国的土地上异族太多了!最好全部杀光!但现在时代不同了,英美的外交影响也是大个问题!没足够的借口!大罪证他们也不能大开杀戒(满族的幸运在于已磨光了血气的他们跟本没胆大聚造反!也没胆喊太野蛮的口号)这回子没事乱叫造反正好开刀!先解解气

    于是他们派出了手下两员猛将,也是屠回能手:一个是新7军军长李像栋(据说是李成梁后代非穿越者)28岁满汉混血,信天主教,擅长使用摩托化部队进行远程奔袭运动战,喜欢用火攻战术。每次碰上硬点子就用凝固汽油弹,在攻打青海马家军时,半天就攻下了青海重镇玉树,为对付城内顽抗的回户放火焚城三天,事后清出‘可’辩认死尸就有7万多!还掠人口,把精壮男人阉掉后卖给大地主农庄做劳力(当时很多人都离开农田,劳动力不足有钱的大地主就把脑筋动到这上了,还有些外国商人提供“黑碳”哪!)女的只要不是太丑太老全充军卖给别的部队(没办法军队也有很大需要又不是和尚)!小孩婴儿卖给罗教炼法(本书中真有邪教妖法)总之算半个人贩子!还很喜欢把抓到躲起来的阿匍绑在烧的通红的铁十字架上烤成“铁板烧”(也算炮烙的一种)碰上嘴硬的阿匍就往口中强灌烧的滚烫的猪油活活烫死!平时却很冷静到英国读过化学。左金顶(自称左玉梁后代非穿越者)也是一号猛将善用骑兵加火炮强攻战术能打硬仗,是个让马家军听到名子就发搐的猛人,让部队用冲锋枪和杀伤手雷(带钢珠那种)进攻,还用锯齿大刀亲自砍人,一碰上难缠的放毒气弹,信密宗佛教!最佩服的是成吉思汗!有几个很不好的毛病:首先是杀降屡教不改,虽说在屠回中没谁在意,但他的手段也很让人不敢恭委,他杀俘一不用机枪扫二不用挖坑活埋三不使炸弹碎尸,就是用大刀劈马拽而且通常不把人一下子弄死而是先弄断手臂再割耳朵然后从下开始扒皮,最后才用马队踏成饼泥!一个俘虏落到他手中至少要8个小时才死!还玩“兔子相公”每次都挑不到10岁男童边玩边用锯子锯割小女童,一次能玩死10多个小孩!还吃阿匍的脑浆,经常和手下在一起现拨活吃!自称“回回浆”总之是个噔眼宰人滥用酷刑的主儿,手下第九军是当时所有部队中军纪最差的但就战斗力而言也是最强的,“笑饮匈奴血,壮食胡虏”这句话第九军是完全做到了,军中6万6千7百多人每人都喝过活人血吃过人,进缴青海时他们军还专抓了2万*老壮妇*着干苦力稍有不从者一屡砍了炖!以做军粮食名曰“两足猪”因为有部分兵将信大罗教每到一地更要搜捕孕妇以强夺‘紫河车’*名声之差都让东北几省不敢放其入关!每次屠城时都要先大抢一番,临末了还要扒尸体。但因为他手里很少有露网之鱼(藏到死人堆躲到井里密室或地窖都没用)所以两次屠回都让他打先锋

    两人共带兵15万2月28赶到甘肃一战尽屠叛军6万,生擒匪首马安良(这次回乱军战斗力实在是不值一提,因为当时马家军主力被连‘诛十族’都给杀的差不多!马安良手下就几百骑兵躲在山沟里才逃了一命。后来因为闹大旱灾没粮吃就纠集一群逃过杀劫的回众攻城抢粮,不想被饿死就吃起了汉人。枪不过300条,会骑马的才3000人,其中很多还是女人和小孩‘能干过全幅武装大量装备自动武器并有坦克飞机支援的杀神级精锐部队才怪!)马安良被抓住后命也够硬的!快进棺材的老头了还被左金顶明清十八般酷刑熬了7天扒皮切挖眼断筋削肋骨才断气,头骨还被左金顶割下来让随军密教喇嘛做成一件朵玛*但他们明显还不过瘾,一路上在青海又转了半个月!足足杀了28万回回才停手(没多少回户可杀)!期间左金顶还专赶了8万多回户到黄河边上开刀:先砍成三节再丢到河里,不分男女老幼并称为“祭河神”足将当地河流染红三月不褪。接着在3月12不知哪个脑残的新疆阿匍号召建立“土撅死贪”国高喊“杀汉灭回”8千多汉族死掉回人2万多被杀,中央又调两人进军新疆“平乱”。

    两人高高兴兴的在7天内连破3城屠维族突撅人12万九千正要再接再力却被一个人给拦住了!要说维族的骨气远没回回硬,中央大军才杀了三城就干紧派人用盘子顶着财宝来向地方大元请降;新疆委员陈安国是孟安邦门下自然看不起两人丘八臭骂一顿不说还自夸脖子硬结果被气上来的左金顶一刀砍了头。这下事大了!政府内孟派儒党群起攻之~~~受不了压力的三雄只好下令召回第九军,此乱已避无可避.....

    左金顶带兵于4月13回到北京市燕郊听候处罚时又被一名儒生又羞辱一番,再次怒刀杀人!再被手下参谋刘值功一劝不服气干脆反了!以“清儒”为口号进攻北京,三雄大惊当时北京只有2万没上过战场的二线部队,本想用炮台和飞机敌挡谁知罗教教众突然出手强占了几大防御炮台和机场,这才知引狼入市悔之已晚!叛军不到半就攻入城内,三人只好落魄逃进美国使馆借其地道才逃出京城,但此时手下将官已无人听其号令。左金顶入城后被不明狙击手冷枪打死!刘值功在罗教脯佐下登基称帝,并于4月16自号大汉皇帝,新汉帝国年号再兴,直奉皖三系共讨之,南方政府也在得到苏联大量援助后发动北伐,各地共党分分响应!大量新工业设豕被战乱破坏!白莲教四起邪乱,北方多年大乱由此开始~~~

    ******************************

    朵玛:一种密宗法器用人头制成的骨碗

    紫河车:婴出生生时的胎盘,中医用密药。但在邪教看来以未出生活婴的最好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二次世界大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