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糟糟的第十一回黄金白银和美钞

    这真是一个长象很对不起观众的老家伙,削瘦面腮和尖下巴外加秃眉‘让人一眼望去就能想到一种东西:“拔了毛的瘦猴子”,特别是死后发青的皮肤和左手掐着脖子,舌头长伸出嘴的惨样!很能让那些看过美式惊悚片的人,联想到某些使人胃里发酸的恶心画面~~~

    但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是他至死都抱着前一个半米高的中等保险柜!真是财如命,到死都要钱的贪财鬼。利令智昏不可救药的又一名现代‘葛朗台’.....

    “他显然是因为氧气不足窒息而死的!”邓肯自以为眼尖地抢先说道:肯定是这个地下室的通风管出问题了!

    “傻瓜都看得出来!”刚从捆帮中被解救出来又喝了些维生饮料恢复了一定精力的奥康那又忍不住的讽刺道。“你....”还没等邓肯出言反驳就被王勃一句话震到了:“他是瑞切尔小姐的父亲!”

    “你怎麽知道的!”奥康那一脸震惊

    “你说什麽!不会是真的吧!那个丑鬼竟是~~”邓肯感觉自己真被雷了!!!

    “没错!他就是那个~该死的~麦~克~莱~登~先生!”奥康那一字字咬着牙说道:“在我们被抓回来之后,他们在拷打我的时候给我们看了他的照片!瑞切尔小姐也确认了!虽说他现在死了!但除非化成骨灰~不然就算再变成腐尸!我也能认出他来!我们因为他受了那麽多苦没想到他就在地下呆着哪?不过你是怎麽认出来的中国人?!你以前见过他吗?”

    王勃晃了晃被他单手按肩稳住型昏过去的瑞切尔小姐,“只要对比一下表面特征,你就能从中发现很多容易被糊略的真相!看过《福尔摩斯》的人都知道!”

    “好像是这样!不过王?福尔摩斯是什麽???”邓肯和奥康那同时问道

    王勃感到一阵汗颜!冒似1927年《福尔摩斯》还不是美国畅销读物,这两位学历才不过初中的牛崽好像也没这空闲看闲书探案辑之类的~~~

    “他真的是这位美丽小姐的亲生父亲!”邓肯有些迷糊了,不过马上又联想到了某些~~少儿不以的内容。“人们总是喜欢谈论这些事,无论过去还是现在,无论东方还是西方,总是如此。”王勃看了一眼就感叹道不论古今中外‘八卦’的吸引力可真是不分贵高低呀!

    奥康那说道:“当然,这都是无中生有的恶意中伤。尽管瑞切尔小姐与他之间的确没有多少相似之处。但这个混蛋把我们全给坑了!他利用给银镇上的匪帮销赃的机会在这里开了家银行!等匪帮感到他赚的太多想黑吃黑时,他竟然很诡机的卷了所有的钱跑了!包括镇上很多匪徒的存款!所以他们很生气不断折磨我们想用这种手段出那个贪财鬼!”

    王勃一阵惊讶:“土匪也知道把钱存到银行?!但他们明显选错了对象!应该把钱存到大一些的正规银行;而不是这样一个给不法分子销赃的,毫无信誉标准的地下黑户小银行!而且这种胆大到敢贪土匪钱的财迷!会因为自己的亲人交出自己冒死贪来的钱吗?!我真怀疑他们的智商?!”

    “不过好象他捞的钱都在这里!看来他也明白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匪帮都觉得他没跑远,四处搜查!却没有想到他其实和钱都躲在眼皮子低下哪!不过反正他己经死了!死人不需要用钱!还是我们分了吧。”王勃说道接着一步踏气跨到地下的保险柜面前用手一按,死死抱住钱箱的死尸在发出一阵骨头脆响的不甘声后才放开保险柜!好像至死也不愿放开财富之柜。“真是个彻底的葛朗台!”王勃看到一阵腹诽。

    “哈哈!!!这群狗东西全死光了!又能分他们的钱!真是太爽了!谢谢你!王~一会你可以分50%”奥康那兴奋扶着昏迷的瑞切尔大笑着跳进地窖中。

    可邓肯却跟在后面泼了冷水道:“你没钥匙!又不知道密码?怎麽开保险柜?!王!你带‘特制开锁工具’了吗?”

    王勃轻笑道:“开锁器!我用不着。”右掌凝灵力一拍柜门寸劲震发,“嘣呵~~”闷声一响保险柜门“砰~”的震断倒地,露出内部大叠整码摞成方框的大额绿色美金和下层几十根细金条~~~

    两个牛崽登时眼光发亮道:“上帝呀!这麽多钱!足有几十万了!”王勃却眉头一皱道:“才这麽点!太少了吧!?”

    黑银行家的保险箱平时就在他的头,既充当了一个头柜,同时也可以方便他睡觉前与起时清点钞票……或者,对于一个葛朗台老头似的人物而言,他也有可能在晚上睡觉时用钞票铺。听了瑞切尔小姐醒来后的说明!当然做为死者的合法继承人也少不了分她一份!不过大部分要做为三个男人的酬金,她只给了两个牛仔500美金就再也没钱了!

    他们看到了里面码放得整整齐齐的几十叠一百美元面额纸币、一盒细金条,以及一些小额的零钞。“不包括零钞,这里面一共有四十八万美元纸币,”在短暂的感叹以后,王勃已经熟练的对麦克布莱德先生的个人财产进行了简单的清点(毕竟是学会计出的!有职业习惯了!),“小金条……四十四条一千美元面值,一百六十条一百美元面值,总计六万美元。”

    “上帝啊,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钞票!”奥康纳用难以置信的语气说到,“我这是在做梦么?”“你父亲真是一个有钱的家伙。”邓肯充满嫉妒的看着瑞切尔.麦克布莱德。而她也是一脸不可思议。“我竟然一直不知道他竟然有这么多存款。这里至少有好几十万美元!”三个人同时发出了一声短暂的惊呼。

    詹姆斯.麦克布莱德真是一个超级有钱的家伙!心中充满嫉妒的奥康纳和邓肯再次发出了这样的感叹。不过,再想到这些钱现在已经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内心又迅速被突如其来的强烈幸福感充满了。我们现在是有钱人了!这一刻,奥康纳和邓肯泪流满面。

    王勃失望的看着他们,瑞切尔.麦克布莱德的脸上也充满了轻蔑的神色。泪流满面……这实在太丢脸了,才不到六十万美元就已经让这两个家伙激动成现在这个样子,他们还真是缺乏见识。

    两个可怜的家伙……

    再等他们激动了几秒钟,王勃喊到:“这些钱未免少了些吧!”

    “还少?”邓肯想了一会儿,“也许是他没全带在上或是挣得不那麽多!”

    在被王勃用火箭弹轰碎并烧光老窝之前,JacKete已经在美国与墨西哥边境地区活动了很多年,他与詹姆斯.麦克布莱德的合作也持续了至少8年——麦克布莱德夫人八年前遇害,这是最好的证据——所以,他成功聚敛起了一笔数额巨大的财富。所以绝不止这点的金钱的。

    一切伪装都难不倒王勃!他伸左手按住保险柜门框一挤!"咔嚓”一声果然有门,老家伙真小心来了个柜里有柜,顾不上别人惊奇五指运劲一撕,又陶出一个大盒子里有四百枚一百美元面额的金币、四万八千墨西哥银比索,此外还有十六张银行的存款单,看来这个黑心地下银行家是明白银行信誉度问题的!十几张银行存单分存在威尔士-法戈银行、亚利桑那银行和凤凰城银行,存款总额为一百二十八万九千六百美元,真是一笔巨款。

    “我的上帝,我简直不敢相信,詹姆斯.麦克布莱德竟然有这么多钱?”邓肯看着放在桌子上的一大把钞票和金币,感觉他的头有点晕,“加起来足有200万美元!”

    “别忘了他可是卷了全镇匪徒的积蓄哪!”王勃冷笑道:“这里还有~~”

    只见他走到地窖一边这次没用爆力尔是对着意块砖石按了一下,“喀呲~”声响起一阵滑石移动声,一扇石墙滑开,漏出其中金银交织的宝光。

    “王,那是真的吗!主啊,您真是太宠我们了!”邓肯都激动的流泪了,这会连王勃也一阵兴奋,在一个足有三个标准集装箱大的空间内,两大堆码得整齐的大金砖后面塞满了一片巨大的银锭散发着让人狂的金银宝光,看到这麽多贵金属,王勃也感到心跳加快,其实在‘方舟’上他已见过更多的金块,就在他的卡车上也载有3塔兰特*的黄金,但见到如此多的战利品还是让人激动,怪不得有人说财富总是别人的好!看来这真是对人类贪婪原罪的最好注解呀!

    等他们再激动了几秒钟,王勃喊到:“肖恩,邓肯,把钱全部装起来,白银太多带不了就不要了!黄金全部装车,我们必须赶快离开了。”

    在王勃巨力带头抗走金砖的带头下,两个牛仔也爆出潜能地将足有200塔兰特的金砖一块块抱走。瑞切尔小姐也在悲痛之后激起气力,为了自己能分多点就搬起了钞票和小金条、金币、比索银币~~~有时女人爆发起来的潜力也不容忽视的总共180多斤的财物一个才刚满20周岁的女孩全部打包一下带上车了!

    但其实瑞切尔想带的是最有价值18张银行存款单!总共1289600美金!可惜第一时间被王勃收在上衣兜里,看过了那中国人出神入化的枪法和一支手抱起6、7块大金砖的恐怖力量也只能让她期待三个男人能在事后多分她一点了!

    几个人默不做声!一个小时后所有的钞票和硬币还有黄金都装上了M977卡车的后车厢内,邓肯和奥康那还顺手

    拿了5大块银锭做纪念,王勃往地窖内丢了颗手雷炸塌了地窖!掩盖了痕迹把大量白银都埋了起来。

    “好了女士和先生们让我们开始远行吧!”辛苦了大半天终于回到车上喝上一大桶清凉的可乐,大丰收的兴奋刺激着他们所有人,在王勃高呼一声后,卡车向着远方开始了飞驰!所有人的心中都充满了对未来的希望!王勃心中也很愉快!他的美国之路终于靠自之力拉开坚实的第一步~~~

    (塔兰特:古希腊金钱单位,100塔兰特等于2.6吨黄金,一塔兰特等于260KG黄金)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二次世界大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