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衰’的瑞祥穿越者:九死余生者铁学

    姓名:铁学;别:男;年龄:穿越前时为21岁;民族:汉;兴趣:历史架空意!大汉YY!军事民族论坛上跟人扯淡!特长:有一不错的武功,练过形意拳会使大关刀而且也跟人学过制造简易机并跟一在美国留学的枪炮发烧友表哥私底下偷做过老式火枪、铜炮跟手雷还有火棉与甘油炸药外加一定的驽机和铠甲制作经验!缺点:老是想当然,自我感觉良好以为上有王八之气,分辨不了人心好恶结果老是被同一战线的背后捅刀子!特征:强悍的不死之!超强的‘瑞祥’能力(每次都将本军带入先胜后败得惨局)超强的穿越能力(岂今已在本时空连续穿越8次)2009年在北京某网吧跟网友就国内民族历史遗留问题扯蛋时被耳机外流电电死,开始了慢长耳又痛苦的灵魂穿越轮回

    第一次穿越:东晋八王之乱后期,曾自己拉了一队人马去救晋帝,一度借土炸弹大败刘胡,谁知因为忙着杀胡人没救上驾反被友军(也是一个姓司马的王爷)抢走军粮丢在胡军的包围圈内,寡不敌众,军火耗尽力战被俘!奔要被杀却鬼使神差的被石勒给救下了,无奈在石赵混了几年,后来在石虎篡位中带兵用火药箭烧死石虎,灭了石虎一家后想反叛与祖逊合谋夺赵,结果事败逃往南晋,但与士族不和又跟祖家牵连差点其被王家暗杀,只好再逃出建康南方转了几年无处立足又潜回北方此时祖家败落,他想重振汉军结果无人响应,只能埋头搞科研造了批土炮火枪等待时机,后来武卓天王冉闵颁‘杀胡令’后响应投靠,却被其所忌,派去死战鲜卑结果孤军深入又无后援兵败逃往返被制罪!无奈只能再次逃往南晋,可在晋朝还是不得信用得知魏王被慕容缺兵败杀死后,在南朝各地奔走求军不成,只能心怀死志带五百家丁部曲带了所有火器在洛阳城下与鲜卑铁骑决一死战,最后在重创慕容军后力竭引爆炸药殉族!但他的灵魂却没就此消失而是在本时空进行了第二次跳越时空的穿越到了刘宋武宗时期,这回算长点脑子,打仗之前先收编流浪农民训练工匠和炮兵,火枪兵并在陈留建立根据地!屯兵4万并铸炮近千门后才带兵参加刘裕对北魏的北伐运动,可谁知就在他火炮部队配合下一路高歌猛进的时侯他在陈留的基业被南朝士族外戚看中想暗夺时发生冲突,结下了梁子再加上铁学的火炮之猛竟让刘裕也对其产生了忌讳,结果在几个与铁学结怨的士族挑唆下命令铁学带亲卫出击到埋伏圈后竟强令铁学留在大营内的炮兵开炮轰击,致使铁学亲军损失岱尽,铁军士兵发现受骗奋起反抗并引爆了铁学一直屯积的大良**结引发剧烈爆炸中军大营被毁,刘裕被巨爆震晕过去,多名主将死亡,刘宋大军溃散逃亡,本以被打的快崩溃的北魏趁机派兵追杀,大破南军近30万汉兵,使南方从此50年无力北上!而狡在炮轰中没死的铁学目睹火药库爆炸,汉军再次败逃溃散,气得口吐鲜血仰天大呼:“天不助汉,天道不公!”后带仅存35骑为宋军断后,谁知连挡四次冲击后却被一救下的刘氏将领从背后乱箭杀,倒在马下被乱军踏碎!真是又一次死不冥目而经次一战火药也被双方视为不祥邪物加以严!铁学的一片苦心只成为历史上的昙花一现~~但他战心未失!

    第三次灵魂穿越到了北宋末年宋金合力灭辽后期,铁学自知宋朝徽钦二帝昏庸无能,于是在燕云十六州一带招幕因战乱破产逃亡的汉族农民加以训练并制造机造枪造炮,打早铠甲收集马匹训练骑兵~“靖康之变”后东京被攻克后,他带手中全部兵力3万多人火枪3000条,火炮500门,重骑兵5000设伏于金军北归后路上,趁夜偷袭大破金军并抢回大批财宝美女,杀金兵六千多,但因为铁学突击太猛却没想到又救了不少赵家宗室朝中大臣和一个‘大麻烦’:宋徽宗!金兵远遁追之不及了,再加上大批士兵将官忙着分抢财物美女,铁学也压不住只好收兵,可被抢回的大批北宋勋贵和徽宗却成了大问题,新军内有很多衷于功名的于是在布分主动投诚官员的怂涌之下夹带着被救回的宋徽宗和所有大臣开拔汴梁城,企图辖天子以令天下却没发现不少勋贵包括徽宗都因财产和妻女被新军抢夺早已心怀不轨,更糟的是新军内部也因财物美女分配不均出现分化,可遗憾的是铁学都没发觉从而埋下了后惨局的祸根,等他们皓皓档档的到了东京后借宋徽宗成了正规军并大封官爵后不久才发现一个大问题:没粮食了!因为金军的大举入侵破坏掠夺,很多地方田园荒废,没了收成还要朝庭倒贴镇灾粮!汴梁被围困多时后又遭金军抢掠也没余粮了!只能向南方要粮可此时赵构已在临安称帝,不服北朝统治借徽宗的圣旨也不行,更糟的是随着大批抗金武装向东京集结不但给新军带来了沉重的负担,其中还有如李岗和宗泽这样不服铁学死忠赵家的前朝正规大臣!可惜的是对他们一心敬佩的铁学对此毫无防范,更糟的是因为对徽宗监视不严让他暗中和南方赵构及汴梁大臣武官又构结起来!可惜铁学此时正忙于四处筹粮镇灾更没想到收下将官已有不少人被赵氏勋贵用财宝金钱收买了,从救回徽宗不到3个月后,谋终于爆发了,一天夜里一伙宗泽手下流民组成的乡勇队在领军粮时和铁学的亲卫火枪队发生斗殴最后酿成撕杀,宗泽以为计划爆露联合李岗等人提前举事包围了卞梁城,并向城内火药库发起突袭,可怜铁学还以为是私斗派人传令约束手下军队,结果火枪队因毫无防备给宋军歼灭大半,火药库差点失守!等铁学回过神时,手下被收买的叛将已带兵抢下了皇宫弄走了徽宗而另一方面奉了赵构密令的张俊借徽宗手御骗宗泽放其带兵入城,结果其带兵一路乱杀,造成事先没做好沟通的各将领为求自保互相进攻结果汴梁城内十几万宋军敌友难辨自相残杀起来,而为求杀出城去陷绝境的铁学干脆把手中火炮火箭全打了出去城内四处起火,此时又有北风忽致火借风势大火烧遍东京城,铁学总算是带着不多的500铁骑逃出城外,而这场烧了近两天的大火却造成卞京大半房屋被毁,十几万军民被烧死,更糟的是其中还包括宋徽宗和李岗等朝中元老大臣及大批赵氏宗族勋贵,这下铁学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自知还得罪了不少抗金义军的他这会没坐以待毙等着宋廷治他个‘谋朝弑君’的不赦之罪,趁宋军还混乱中又伎合一批仅存的铁杆手下两千多人向东部沿海跑了!而宋军也倒足了血霉,军队因自相残杀和大火伤亡过半不说,还死了宋皇背了黑锅,更糟的是大火烧死很多大臣。宗泽也受了重伤加上城内粮库被焚,又无够份量的大臣镇压各将领相互敌视差点没打起来再起内讧,而就在这时再次南下兴兵报复得金军因得到一叛逃新军工匠官的告密,迅速杀来!结果是人心不起元气大伤的各路宋军30多万被5万金军突袭杀得四散奔逃,宗泽也战死乱军中,北部地区又复金国所占!但金军也没占到多少便宜士兵伤亡不少,一片劫后的中原地区也没多少好处可抢的,唯一得利的就是赵构趁机在临安坐稳了帝位!可苦了中原万千百姓~~铁学自知得罪人太多,干脆带兵抢船出海逃到台湾!经过两年治理总算在当地站稳了根脚,可就在这时又穿来金军大举南下追得赵构座船出海逃亡的消息,铁学大怒决心不顾个人安危带着仅有的五百名死士渡海回大陆北上去黄天准备辅助韩将军包抄金军后路,一路上收容难民又将队伍扩张到了5000,可就这一担误没赶上黄天大决战,但总算赶上了金军借火烧宋军战船突围之际!当急立断用上新式火炮及掷石器车驽等重武器,将手中全部火器打出,炸毁烧毁不少金军战船,金军刚出包围圈断粮多,突遭炮击火箭措不及防,不少战船被击沉大批金兵落水!兀术危急关头强令战船冲上岸边由陆路逃亡,铁学趁机带兵猛攻穷追不舍,此时金兵已斗志全无兀术下令丢弃南下抢来的大批财宝,由是大批新加入的铁军官兵纷纷停下来去抢检财物,铁学号令不动只好带亲兵300骑前去追击,谁知半路被金军猛将完颜金弹子带亲兵反扑,铁军兵少被几千金兵杀的死伤过半,但铁学紧急时刻用上特别土造的**炸弹,一下子轰死金兵铁骑数百,金军一下子士气被夺!完颜金弹子想亲自冲锋鼓舞士气,结果被铁学亲卫队用钢架连环强弩乱箭死,金军立刻崩溃四处逃散!铁学趁势追击,但被这一阻还是让兀术给逃了!但总算在乱军中夺了兀术的宝马也不算无功,此战杀死两万金军,金军主帅兀术带着几百亲兵步行钻山道跑了外,还有大批金军四散溃逃,可谓沉重打击了金军的主力精华!铁学军队死伤不到一千却缴获了大批金军丢下的物资财宝可谓大胜~~但却没想到乐极生悲,灾祸转眼就来!因为急行军和苦战一多的疲惫这支未经多少正规训练的义军只能在当地修整,还好有激战中缴获了大批金军接应部队送来的军粮,部队得到充分休整!可就在这时一个铁学没想到的人来了!而他将给铁学带来穿越中最为沉痛的一击--岳飞和他的岳家军!本来为接应因金军突围时被火攻大败的韩世忠赶来的岳飞率军赶到黄天但发现当地宋军因死伤惨重已经溃散而韩世忠已退回镇江后不甘就此罢手就率军追击结果遇上了铁学的军队被的铁学邀请联欢。一直在心中久仰这位名传千古的抗金英雄的铁学高兴间混然忘了他几年前在卞梁闹出的大祸了!(死了徽宗罪名自然赵构被扣在逃亡者铁学的头上)就在两军一片联欢后不久,岳飞从被暗中抓来的铁学亲卫口中确认了铁学的份后,不动声色的集结了军队!于新军的睡梦中突然杀去,还没清醒过来的新军不敢相信前一晚还跟他们联欢的岳家军会对他们突然反脸杀来,毫无准备再加上很多人并不是真正训练的士兵纷纷溃逃结果被岳家军睹在埋伏圈内全部杀死!铁学也被这一突变惊得不知所搓,开始还想约束部下与岳飞商量是不是‘误会’谁知在与岳非对执中得知了岳飞对他的坚定杀心并被告知他已为全天下宋人之死敌:无数宋恨不得噬其血!被气的天眩地转一口心血喷出又昏了过去!但马上被亲卫死士绑在马上拼死杀出重围救走,近半亲卫铁骑都与岳家军撕杀尔死,更有断后的50名死骑为拖住岳家军让主人逃生带着剩下的**炸弹向岳飞中军发动决死冲击~岳家军死伤惨重,大将杨再兴和岳云被炸死,岳飞本人也受了重伤被几十颗碎甲的细小弹片打进内脏中留下了后患,但铁学手下的5000多新军无一逃脱全被斩杀,铁学被手下仅存的200死士护卫杀出后醒来一睹残壮真是痛不生,又听说赵构联合金国全天下重赏辑拿自己,更是无名火起自觉无颜回台湾躲蔽!与200死士立下血誓指天发誓:从此与宋朝不共戴天!又拉起残兵在北方收容流亡汉民打早火器继续抗金!不过因为南宋对天下宣布他为不赦之叛贼!再加上收容难民其间因为和北地缺粮吃人的抗金义军产生冲突,子过的十分坚难:粮食一直不充足到得挖野菜捉老鼠虫子来充饥,制造火药的原料老是无法补足以至很多时候还是要跟敌军拼刀箭!为了能让手下跟随者吃顿饱饭铁学不得不改回老本行,给北方大豪加工打造些铠甲和轻炮、连弩等精良武器以换取象样的粮食!但没等十年因为宋金议和,秦桧当权罢了抗金派兵权还把岳飞下狱,岳飞因拷打牢狱囚在牢内旧伤发作死在牢内(从另一方面讲新军给他造成的旧伤也算帮了他一忙使其免受~)秦桧干脆称岳飞在牢内畏罪自尽!〈〈绍兴和议〉〉签定!铁学怒不可扼,带着仅有的能战精兵1000潜袭南宋,可就在近临安时发现当地不少人竟对绍兴和议毫不为耻更对收复北方救其沦陷汉人不感兴趣—一时全军大怒见人就杀,一路猛攻杀进了临安将秦桧等投降派文官全部酷刑杀死碎尸并灭其满门,最后杀进了皇宫逮住了宋皇赵构,但在听完赵构一阵叫屈的哭求后没杀赵构而是押到城楼上当着无数军百姓的面一刀割了赵构的‘双黄’将其涂药止血后放了!最后与几十个残存死士步入被点燃的皇宫内从容赴死~~这次铁学的灵魂感到了真正的伤害而命运的捉弄却不打算就此放过他,没等伤痛被空无平息就被穿越到南宋末年附一道士上!这时对宋朝已彻底死心的他决心改朝换代为中华重组新的脊梁,于是他改号神宵道尊,用火药伪装方术在南方传教立国试图以中国传统宗教的力量唤起汉族心中的狂!一开始凭借肝油炸弹和新式火枪的危力连家江浙一带攻城掠地率领贫民打土豪分田地以期建立他梦想中的“炎黄神国”但一切并不顺利,先是他的口号激起了整个南宋上等阶级的忿怒不顾忽必烈南侵在即,从抗金一线调回20余万精锐部队并由名将张世杰甩领对其发动围缴,而这时神教军因为连战连捷收获大批财宝物资又开始腐化起来,再加上铁学又忙着造新式火器疏于管理部下再加上内部有人被收买,突造宋军主力精锐猛攻大败!大批新式火器枪炮及生产厂落入宋军之手!神教军大败,教众一下子人心浮动,几个失去富贵家产的大主教第子干脆劝铁学向南宋或元庭投诚,但铁学断人拒绝!其中两人分别带着手下部众向南宋和元朝投降,这不但让本已危及的神教军更加势单力薄了!更糟的是投靠元庭那个是铁学苦心培训的弟子不但熟知大量新式火器的制造方法还将铁学编集的未来大兵团火器运用战术典策献给忽必烈再加上他带去的手下也大都是熟练的新式火药工人和枪炮制匠又会造新式车及加工工具~元朝火器水平飞涨!连马拉式军团式野战炮都出来了!而次时毫不气沫的铁学借着一阵未来魔术表演后稳住神教军,又借围追的范文虎部虚弱突袭杀出重围!但一路上各守备斗采取严防死守肃壁清野的举措,神教军拼死连攻下两城却没弄到多少补给!再加上火药损耗过多一时难以补充,干脆一路杀向泉州以求海上退路,以重炮攻克泉州后当地莆氏一族被其全部杀光,资财与船具被神教所夺!而正当神教全力准备将24万多教众连同在泉州血洗所得的资财从大陆运到台湾时消息传来:忽必烈改用由神教叛徒法师元昆设计的新式巨型大炮(与土耳其攻陷君士坦丁乌尔班大炮相接近的重型火炮)提前轰蹋了嚷阳城墙并以此降了吕氏!又一路推进先是笵文虎投降李贤忠战死,群臣束手无策,宋朝投降!铁学虽感到气忿但还是觉得宋朝气运已尽该是自己改朝换代拯救汉人天下的时候了!于是命手下先甩千艘海船出海将神教中老弱病残和家小财物都运到台湾以解后顾之忧,然后率神教军精壮10万人北上迎击元军一路上大吹法螺倒也吸引了30多万平民参加,于是铁学气势更盛!在江西隆兴地区初败元军前锋两千士气大振,可就在庆功当晚一书生竟带不到2000千宋军袭营,造成营哮,教5众自踏死了近两万!铁学大怒下令全力捉拿,不久便将那书生抓到一问来路竟是文天祥!铁学想劝他为自己效力,结果被文天详骂了个狗血喷头,铁学这下怒不可遏下令将文天祥重打100大鞭全是伤后放走,但教众中还是有人不服悄悄跟去杀了文天祥全家,而文天祥本人却因为重伤昏迷和全被包扎逃过一劫!铁学一口怒气难平把气哦全撒到元军上不等教军重整完毕就直接迎战忽必列亲率的元军主力凭着教众狂的斗志和准备充足的大量火枪大炮和手雷,神教军先后击垮了汉军、探马赤军和蒙军三波攻击,杀死元军数万就连元军大帅伯颜也被炮火轰伤,元军士气大降可就在铁学得意之期,元军精锐怯薛军突袭神教军后营,并派出死士快马对铁学进行斩首,铁学对此豪无准备虽然功夫不减连杀7人,但还是被敌骑一刀砍在脖子上受重伤(暗藏锁子甲才没被砍掉脑袋)教众一看教主被伤士气爆跌再加上元军也出动了重火炮队和火枪军,神教军土崩瓦解,铁学被一批教众死士拼死趁乱逃出重围坐船出海,受不了打击一连昏迷了几个月当他醒来时发现崖山惨剧已发生,他想劝宋人跟他一起出海以求东山再起但却无一个宋人理睬他也拒绝承认自己是‘汉人’铁学这次感到了无边的绝望,他拒绝了了边弟子要他投降元庭或出海躲避的请求!而是分别给他们一人一张通向南美和澳洲的航海图并告知寻其地有仙药后,孤一人一舟寻向宋将张世杰被忿怒的宋军以诛‘乱天下妖道’为名用从他那里得来的火炮轰了个粉碎骨~铁学又一次的灵魂穿越了!他这次感到了一丝真正的绝望和无力感!他已尽了自的全力但在历史的洪流中却还是那麽无用!唯一有用的就是给本时空中国开了两扇海外小门,让华人提前几百年出现在南美澳州的土地上!但却没能真正改变什麽!但他的磨难远未结束下一站是明末

    他又穿越到了万历年间一个开拔到朝鲜的明军年青百户上!这回他熄了自己做大领导的念头,只想把自己手头能做的干好活先把小本痛杀一顿,可谁知高兴过后却发现自己仅是一个关宁军小小百户不是辽东军李系不能参战,后来一急就带着一些想趁乱打劫的手下出去找寇杀,结果和一些朝鲜民军一道油击军,结国发现棒子也很能打,平民杀起寇来比起官军都强的多!连收5座小城斩获寇首级100多,也让铁学再次信心膨涨因为没赶上平壤之战,又带兵300直冲碧谛馆想与主帅李如松汇师,结果陷入军包围因为准备不足土造炸弹不多,虽杀伤了不少军却也被军火枪阵打死大半手下,正当铁学准备又一次壮至未酬时被一伙精骑兵给解救了!猜他们领头的是谁:努尔哈赤!!!他带着一众手下部族主动为前老板李家卖命顺便利用倭鬼人头赚些外快~~努尔哈赤一人就砍了不下300颗倭鬼的人头!!双方这一闹救了同样陷重围的李如松因尔被改派到水军去,其间在陈磷手下又当了一阵海盗把本和朝鲜都抢了不少!但总算赶在露梁海战中用自制的‘加料火箭弹’干掉了酋小西行长、岛津义弘、立花宗茂等名将从而让后的太阁立志中少了几员狠角色!但也目睹了李李舜臣和邓子龙将军悲壮惨烈的,从而对军人的国与民族自尊有了新的认知!战争结束后,他的部队也损失惨重,只好暂回辽东修整!但在辽东他也发现了历史中没有记录的真实:原来满人也混的够惨,受尽关宁军的随意欺压和杀掳!原来汉族百姓也不是如某些人说的那麽软弱和善!该抢地抢货打人杀人一点也不手软!!!原来历史的真相是如此冷酷与辛辣~~这根本不是象某些砖家说是个人的贪和民族野心!!而是两个民族为争夺生存空间进行的决战!只要其中一个没被打垮那这场纷争就不会中止,这决不是杀掉一个怒尔哈赤或新决罗家族所能解决!刚刚经历过一场惭烈的民族冲突而前世又亲体会了一场场悲壮的民族对决已数代为将的铁学所感悟到的真实!!而他却从一方在饥寒交泊中甭发的坚毅和另一方在温饱盛事中的骄横,无奈的发现了两者之间在灵魂上产生的气运转移,这决不是一个皇帝或**群体或民族血统材智所造成的!而是一个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必然的结果!他又一次感到了无力——而正在他神游天外的过程中他又被调到了南军因功南下换防到福建!没等他考虑好如何处理努尔哈赤和女真部落时就被带上船出海了!一道海路上的见闻使他萌生了一种新的想法!紧接着和一艘荷兰战舰的遭遇战让他真正明确了自己的目标:要让中国真正走向海洋!在成功俘获了这艘战舰后铁学又一次爆发了希望,他兴奋的利用船上的西洋航海仪器和前世粗浅的地理知识绘出了一张还算过得去的海图!到了泉州后找了一个有冒险精神的海商以一笔重金和保办军盐的惑让他出海按图寻找澳大利亚并向那里移民!但没等到他盼望中的海商带着好消息回归那一天他就又被心中有鬼的上司调去镇压云贵的水安之乱!这一打才知道原来一向被汉人视为软蛋的南蛮苗黎也对汉人有刻骨仇恨!更有着不弱于北方民族同样问鼎中原夺取土地的野心!对这让铁学感到岔意的民族仇恨:自认无‘菩萨大慈悲大神通’的铁学只有能别的明军一道向异族挥起屠刀杀、杀、杀、杀、杀、杀、杀....但凡有敌意有反抗有违令者杀无赦!杀到他反叛就无血可流为止!!!所到之处一片血海无分男女老幼....铁学又感觉找回了昔第一次穿越晋末时大杀四方毫不留的感觉!可就在他准备再开杀戒进山不久就遭到了水西安家的伏兵因为地势被动竟被安家军用从高山上丢下来的竹尖框活活扎死决对是他穿越历程中死得最窝囊的一次,但接下来他又穿越到了几年后的崇祯年间此时后金已做大,东北汉族受到野蛮屠杀掠夺和驱赶,再次甩开一切的铁学带领义军在东北的土地上与女真人奋勇拼杀,救了很多人撤到后方也杀了很多汉和建奴,但他又一次绝望地发现了新生者的强韧生命力和本族的无知病态!南宋那悲剧的一切又在明朝上演。难得回后方休整却只因为抢人头功劳他就下了死牢多亏部下拼死求告外带酬搓了礼金行贿才保下他的脑袋,但他又一次看透了明朝上层的**与无能,对这种深如灵魂的衰败!铁学已无能为力,只能再一次准备好了甘油炸弹,心怀死直的等待那重要时刻!宁远城下他带着死士营突袭女真大军中军一举用炸弹袭杀了当年一起砍过倭寇的努尔哈赤也炸伤了皇太极,惊的后金大军连夜败退,但自己被乱箭穿命不久矣!听到后明军的欢呼他却哭笑:女真人的意志还远未被打垮而汉人的士气又开始了松卸~~

    又一次穿越了!谁想他竟没穿十几年到了明末北京沦陷李自成进京后,他曾想劝告李闯但眼见农民军的迅速变质,还是无奈的带一群想在乱世中求活的平民南下,经过了无数磨难目睹了人类在乱世中的冷漠与自私,见视了南明的**与混乱,大难临头还不望朝野间沟心斗角和贪污,精英中间阶层整不是醉生梦死就是自私自利不关心国事,明军内军阀乘乱尔起到处烧杀抢掠祸害百姓比异族还狠!而四川张献忠则因对未来和现实的绝望所爆发的远超过史书及任何所能描述的大屠杀!人在这绝望的时代被疯狂贬的一文不值而天府之国被本国人变成了炼狱的惨剧更让铁学的精神价值观崩溃了!他对一切战斗不再有希望,只是带着几万一路跟随他想在乱世中企活的民众从一海商那里抢了几十艘大船航向希望中的“世外桃化园”!经过三个多月的艰苦航行不少灾难死亡后,铁雪终于带着他幸存的追随者到了大海中央的澳洲!而出乎意料的是这里已经有不少华人在此落叶生根!他们竟是元朝时迁来的但却过着一种无为之治的世外生活!铁学就带人在这澳洲东南沿海扎根,静静的生活了十几年!可不久有海外商船传来了大陆又爆发‘反清’的消息!铁学又一次行动了,不过这次他没带任何人也不是象以前那样抱着渔死网破的心理与外族死战!而是想确认什麽~~

    一路有惊无险的座船回归大陆,此时已是康熙平定三藩之乱中期!铁学观察一段后发现三藩衰势已现,但还是加入了一队民间反清的义军,教授制早新型火炮。但在不久的一次遭遇战中就死在清军新装备的戴锌式连发火枪之下!他却感到‘死尔无憾’....又一次灵魂穿越到了清末他又差阳错的加入了‘捻军’却被派到西疆联络当时同样反清的‘西回十八营’却被回回狂宗教战争对汉族的大屠杀再一次激怒变回了首次穿越时的‘人屠’!用尽自己所知的一切方法制造大杀伤武器!并组织他所能动员的一切满汉蒙抗回各族,拼命杀死所见到的一切**(包括投降改宗的汉民)并摧毁一切看到的回教‘痕迹’!同样在这血腥的种族之战中也绝没有仁慈的存在之地,不论对方男女老幼善恶全都难逃被仇恨之火所点燃的炸药火油与刀剑...他们经历了无数危险的血战但都以惊人的勇气坚持了下来!直到等来朝庭由左宗堂率领的平叛大军并与之合流,在左帅辉下铁学和他的铁血军再一次化为了毁灭回教建国美梦的魔火,无的摧毁回教的一切无的放干了**的鲜血!终于回组叛党顶不住外逃了!但铁学不顾一切的带着他手下那群已沦为‘活死人的’千人骑兵不分昼夜的追了上去,誓要叫那手上粘满太多汉人鲜血的凶手,狂妄叫嚣要破坏先祖伟大圣陵的罪徒,无耻想裂我族神州之土建立异教之国的仇敌血债血畅!下地狱去和他那些信真主的同胞建立神国!不眠不休的追杀了7天7夜他终于和仅剩的50骑从万军中夺下了那惊恐白虎的首级,最后又带着人头和残存的5个人回到左帅帐下交功,却没等来回应就又一次伤重兵解!(只是他却没想到一直被他视为敌人的满清最后因其功不但给他死后立了祠还加封了爵位和黄马褂)!!!

    他再次睁开眼睛来到了这个已被改的有些错乱不清的时空,这次他却没再想挑起大梁而是加入了北方三雄的军队中做为一名普通军人参加了对苏战争却目睹了新生苏联在强大敌人‘穿越者’面前所爆发出的强大生命力韧劲!又以一名装甲部队少校的份带着自己新生的坦克连队参加西疆灭回作战,又一次目睹了汉族在全面解除人拘束后所弑放出的空前破坏力和超越人类残忍殛限的种族暴行~~先进的工业化文明力量彻底压倒了落后一代的游牧文明骑刀;生命被象垃圾般随意毁灭,一片片美丽家园被冷酷的疯狂的战争机器践踏平成荒无!见够了一切恶行对人生命灵魂的催残和亵渎!仇恨与死亡的种子被四处乱撒!任何精神与**上的抵抗都将被现代工业生产的先进炮弹、炸弹和毒气火炎送入地狱!机器化战车的钢铁履带无如搅机般压碎压扁了高喊‘安拉’的血之躯!只因意见、种族和信仰的不同就可随意用尽一切残忍的暴利手段夺去他人命和一切!终于他目睹了那个想用未来知识和残酷手段复制另一时空中同样以卍字为徽号那个强大暴利集团的所谓‘辉煌’结果同样失败了!一切都在他眼前如走火入魔般内部崩溃了!对此己9世为人的铁学不再感到意外因为他知道那伙‘人’不但沉醉于暴力更将整个人类的命运压在了他们的赌桌上~~

    铁学又一次孤一人了!他已死过9次经历过无数常人难以想象的失败和打击搓折!但他无论多少次败北彷徨后都会重新站起来永不放弃他对祖国的忠诚和多民族的!他律战律败但也律败律战绝不放弃!在经历了太多绝望无助与狂躁的心理伤害后!他还是毅然绝然的在这个已被‘群穿’搅乱的时空中追寻自己的救国民族之路!而他将未来选择何路哪!欢迎读者们涌跃提出宝贵建议\(^o^)/~

    ***********************************************************

    报谦!各位就这一个配角写了这麽久!但这是我构思已久的角色!他代表了一个运气不佳大业未成屡受挫折但绝不放弃的穿越角色!他曾是主角(就是运气不怎麽地)但在如今这穿越者成百近千的近代只能沦为个配角!虽不常出场又有些彷徨但将引出很多伏笔与幕后黑手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二次世界大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