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寂寞如雪,无人可解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10630182949214 书名:武传说
    首先,这是个传说,一把剑和一个人的传说。

    能成为传说的,大都是遥远的故事和已经逝去的人,但是这一个人还活着就已经成为了一个传说。所以,每当提起这个人名字的时候,就会出现近似崇拜的眼神,出现这种眼神的可以是一个大宅守卫,可以是一个街头少年,也可以是一个一帮之主。

    只是此时,我们却没能看到这种眼神,因为在场所有人的眸子都深深地隐藏进了黑色斗篷里。

    李梓溯,这个名字竟有如此的有魔力,晓向云凝视这封信已经有一个时辰,就因为这封信上写了李梓溯三个字。

    所有人都知道,月盟是江湖上最著名的暗杀组织,所有人都知道,月盟的老大叫晓向云。

    然而,没有人知道他还有过另外一个名字,云砌。

    这是一个曾经威风八面的名字,云程万里山庄三公子的名字。

    晓向云决定着组织里每一单生意接受与否,可是这一次,他足足犹豫了一个时辰。

    上次见到李梓溯是八年前,当时他的名字还是云砌。

    山庄中几百人没有一个人敢说话,没有人敢动一下,都不敢相信老爷子败了,三招,李梓溯仅仅用了三招。那时,云砌的眼神中充满了崇拜。

    半年后,老爷子因为这件事郁郁而终,山庄之中为了家主之位而相互残杀。老爷子下葬的那天,正当他们拔剑相向的时候,云砌血溅灵堂,斩杀了所有闹事者,然后解散了云程万里山庄,那时,他的眼神中充满了仇恨。

    “对不起,这单生意我们不接。”

    把信还给来使的时候,他的声音极其平静。

    来使吃惊的看着晓向云,“你们不会不知道我们是谁吧?”

    “知道。”

    来使更加吃惊,“既然知道,你还……?”

    “我们更知道李梓溯是谁。”

    来使突然闭上了嘴。

    李梓溯,生于家族世家。他四岁习武习字,八岁习剑作诗,但十六岁时剑仍无成,诗仍作不出一首。直至十七岁时,忽然大彻大悟,剑法大成,自此纵横江湖,未尝一败。

    十八岁那年,战夕阳剑田俊辉,四十六招胜;战铁剑赵田雄,三十二招胜,战盘蛇剑李默,十八招胜,战关门剑孟凡,七招胜,同年五月,三招败越剑赵匡民,三招败迅逸剑周杰,三招败回风剑徐陵,六十六招败郁江兄弟剑,八十招败武竹四杰,三十四招败梅关四圣。

    同年八月,战“梦剑”李难裘,耗时一夜,险胜。

    遂封剑不出,历时两年,重现江湖。

    三招败嘉陵双雄,三招败泰山剑秦雄,三招败昆仑剑何琼,三招败四绝剑慕容白。一时间,江湖议论纷纷,何人还能挡李梓溯三剑。是年,李梓溯开始挑战武林名宿,无论对方用剑与否,却无人能战至其第四招。

    洞庭湖战孟凡七,旁有垂钓老叟,湖光山色,吟孟浩然诗“八月湖水平,涵虚混太清。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济无舟楫,端居耻圣明。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创下“八月湖清”掌法。

    塞外战“雪剑”毕云,观八月飞雪,吟古人诗“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忽如一夜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瀚海阑干百丈冰,愁云惨淡万里凝。”吟罢创“八月飞雪”剑。

    江陵三峡战诸葛白,吟“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创“万重剑”。

    而后每战之兴起有所抒发时,必吟一诗,必创一式,已成习惯。

    李梓溯是个天才,一生至此,大大小小比试近千场,却从没伤人毫发,哪怕是在初入江湖时,这便是他更近乎传说的地方。

    他的剑法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剑势名动山河,惊天动地。李梓溯随时随地都能创出新的剑法,但是,必由诗引,他曾经说过,“上天不让我有作赋之才,就是怕这世间以后的剑法太多。”

    江湖上提到李梓溯,就会想到寂寞如雪,提到寂寞如雪,也会想到李梓溯。因为放眼天下,世上已无人能再接李梓溯一人一剑,也再没有人有资格和他饮酒当歌,吟诗舞剑。所以他只能吟诗,创剑,自己突破自己。

    寂寞如雪,无人能解,便是这一把剑和一个人的传说。苏州。

    夜太过漫长,凝结成了霜。

    雨轻轻的弹着德云楼阁窗,文乱瞥了一眼桌上的信,“文乱收”,看着这熟悉的笔迹,无奈的摇了摇头。

    六年了,每到这个子,都会有一封信送到他手中。现在他已不用看,就知道信中内容,因为它六年来从未变过。尽管如此,文乱还是忍不住撕开信封,这是第六次,就不能改变一下吗?

    “五月十八,岭南兰亭,与君一叙,万两黄金。”行书如行云流水,内容还是一成不变。

    “信中亦有黄金屋。”文乱自言自语自笑。

    “少爷,广州的琳云铺要开业了,马车已经准备好了,明早可以启程了。”一个下人走进屋来。

    “不去了,去兰亭。”

    “淮水的尚云铺来报,淮水支流涨水,有泛滥之势。”

    “黄金万两,捐过去筑堤坝。”

    “马上去办。”说完,下人退了出去。

    “好一个黄金万两。”文乱看着信似笑非笑。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文乱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被人打劫,世上让人想不到的事太多,无论多么罕见的事有一天也可能落到你的头上。

    去兰亭的山道上,几个精壮的汉子,一个个神严肃,怀里抱着大刀,围着一个摇着纸扇,衣着华丽的男子。抱着刀的汉子显然就是打劫的,摇着纸扇的文乱显然是被打劫的。

    文乱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几个汉子的眼睛立刻冒出金光。

    文乱拿着扇子“一,二,三,四,五。”朝每人怀中的大刀各点一下,数着人数,然后施施然从中抽出一张五十两的,递给了其中那个领头的。“在这个时代,打劫这个职业太需要勇气了。”边说边从人群之中穿了过去,也不理这几个汉子的表,他们的表,短短时间瞬息万变,从一开始见面的不耐烦,看到银票之后的惊喜,接过五十银票之后的困惑,然后全变成了愤怒。

    “这家伙精神有问题吧。”其中一个先从愤怒中醒过来,扬刀就要砍文乱的后背,但刀刚扬起,就感觉今天的刀很轻,砍起来没有感觉,仔细一瞧,惊觉只剩下刀柄,刀还留在怀里,吓了一跳,这一跳不要紧,怀着的刀却片片迸裂,散落在地上,另几个也急忙检查自己的刀,但稍有接触,刀便碎得一塌糊涂。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拔腿便跑。

    就在奔跑中,他们泪流满面,原来打劫这个职业的确太需要勇气了。

    “这世上打劫的人为什么总拿刀,少有拿剑的呢。”文乱一边自语,一边走上山去。

    到了兰亭,却见不到要见的人,文乱走进亭内,只见一面墙上题着字:

    无关风月,我题序等你回;旋扇一绝,那岸边浪千叠;剑字难解,怎落笔都不对;而我独缺,你一生的了解。李梓溯。

    写信的人,便是李梓溯。

    自从第一次下战书开始,李梓溯每年都下一封,一下就是六年。但是文乱却从不与他交手,若不是李梓溯每次都捐万两黄金,他只怕来也不会来。

    只是这次题了字便一走了之却是头一遭,此前五年,尽管每次文乱都不曾出手,李梓溯也还是会和他见上一面。也许是料到今天文乱仍不会出手罢。

    李梓溯为何六约文乱,文乱又为何六次都不出手?

    江湖上的人只知道文乱首先是个善神,然后是个财神,确很少有人知道他还是个武神。

    李梓溯那一句“旋扇一绝,那岸边浪千叠”写的就是唯一一次看到文乱出手的景。只是约战文乱他却从不赴约,后来知道文乱善好施,于是投其所好,承诺每次赴约捐黄金万两,文乱才开始答应赴约,但是人虽到了却仍不出手。于是李梓溯六约文乱,每年五月十八,兰亭一战。

    文乱武功究竟有多高没有人知道,但是,李梓溯见过文乱出手后,六约兰亭,还留下了“剑字难解,怎落笔都不对;而我独缺,你一生的了解”的字句,寂寞如雪的他显然是把文乱当成了世间的对手,知己。

    文乱家财究竟有多少没有人知道,文乱善事做过多少人们却是知道的,大到逢灾必赈,小到施舍乞丐,之所以没人知道他有多少家财的原因之一就是他散尽的就已经让人数不清。

    文乱说过,我做善事不是为人,而是为己,我看到听到一些事而不去改变就会很难过,我为了满足自己的私而做善事,不知道我属不属于善人。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说的便是文乱。

    噫吁嚱!危乎高哉!

    李白所感叹的是从汉中穿越秦岭,巴山余脉而直达成都的蜀道。

    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上有六龙回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度愁攀援。青泥何盘盘,百步九折萦岩峦。扪参历井仰胁息,以手抚膺坐长叹。

    然而就是这连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绝壁的山道之中,却有一众黑衣人正风驰电掣的赶路。

    “飞湍瀑流争喧豗,砯崖转石万壑雷。其险也如此,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这洪亮的声音兀地就传了出来,回音环绕周围,绵绵不绝,显示着内力非凡。这几句的意思是说蜀道,竟是如此的艰难,远方而来的客人,为了什么要来到这个地方?

    这一众黑衣人齐齐停了下来,其中一个带头朝山中喊道:“在下红叶狩,有要事去办,还望阁下行个方便。”

    “剑阁峥嵘而崔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所守或匪亲,化为狼与豺。朝避猛虎,夕避长蛇,磨牙血,杀人如麻。锦城虽云乐,不如早还家。”山中人依旧吟着李白的蜀道难,显然是不肯轻易放行了。

    这一众人中终于有人按捺不住,忿忿地吼道,“天地无用,百鬼夜行,遇魔杀魔,遇佛杀佛。只不过时间紧迫,莫要以为我们怕了你。”言毕,暗处又有一些人现出影,果然有百人之多。

    “百鬼虽凶,但我非魔,也非佛,鬼最见不得的是人,恰好我就是一个人。”

重要声明:小说《武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