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这样一个国民党人 29

    救人者和被救者都成了新闻人物。省委省革命委员会省军区省公安厅的领导接见之后,省报省广播电台的记

    者蜂拥而至,都来采访勇敢跳下江桥跃入漩涡救人的英雄,大肆宣传旧社会将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改造成人的

    艰难历程。一个由大学生变成国民党反动派,蹲监坐狱,然后经过改造,成为人民工程师,进而变化成为不顾个

    人生死,勇敢跳桥入江救人的英雄,这是无产阶级特殊时期的丰硕成果!

    究竟是人的本能驱使还是变了人而成了英雄的伟大化,汪洪涛只是淡淡地一笑。

    用机械制造的重理论他不好解释出什么。

    除了妈妈,懂事后一辈子只搂抱亲吻过表妹一次,再没有碰过女人,他自己觉得连普通人都不够格是…

    但是他很满足。一直对他如父亲般的戴和敬重的外甥和明暗两个外甥媳妇及外孙女外孙子,让他享受到了

    天伦之乐。

    不知为什么,同胞亲妹妹汪英华的本人和她的三个儿子对他都没有刘方玉一家人亲。

    经过了这次生与死的考验,张根和陈秉政成为了真正的生死兄弟。

    张根的父母亲对陈秉政也非常喜欢。

    两家人的关系融洽度比亲姐妹还要亲。

    当着父母亲的面,陈秉政和张根结拜成了异姓兄弟。

    张根给桂敏磕头认了干妈,桂敏欢喜地接受了。

    张根的父母也高兴地接受了陈秉政的跪拜。

    两个单子的家庭立刻都有了两个可以患难与共的一双儿子。

    互认了干亲后,陈秉政才和张根及父母说出了他为什么不认汪洪涛为义父的理由,并求助张根的父母亲成全

    。

    张根和父母亲十分赞同,高兴地一口答应了陈秉政的托求。

    张根的父亲是达安工具厂的厂长,开着厂子的中型面包车,带着认亲谢亲的礼品,张根的父母和张根陪同桂

    敏和陈秉政下乡亲自登门拜谢汪洪涛救子之恩

    这是四打一的一局必须要成功的棋路。

    除了桂敏,车上的四个人都踌躇满志,信心实足。

    到了山河公社(也叫山河乡),先到了乡革命委员会,张厂长夫妻和他们说明了来意,乡长、书记和机械厂

    厂长们都非常高兴。

    大家一起商定了办法和措施。听说给汪工程师找这么漂亮的老婆,屯子人都象自己家人说媳妇一样欢腾雀跃

    。

    接待和欢聚会就安排在乡政府旁边的小学校进行。

    那里有露天场和充足的桌椅。

    天很晴朗,阳光充足。

    汪洪涛由厂长陪同来见看望并答谢他的贵宾们。

    陈秉政和张根在大院门外迎接。他一见到他俩就心里什么都明白了。

    敢,人家是来谢恩来了!

    汪洪涛不那么紧张了,这些天,净是省地市的各级人物来采访,弄得他很不自在。

    他说,还不如呆在省里市里不回来了,人都见完了再回来,这么一整,不是给乡里增加负担了吗!

    乡长说:“汪工你可说差了。你不回来得乡里往市里跑。全花乡里自己的钱。他们这么来,吃喝用的全上边

    报,多报些乡里还多得钱。秋天还有减产补助,…”

    “减产?”汪洪涛不解地问。

    “好的大穗青苞米都叫记者们吃了嘛。吃一穗扔二穗还拿三穗,还能不减产?”乡长说。

    汪洪涛哭笑不得。

    进了院子,张厂长夫妇和桂敏出门迎接,张根首先介绍了他的父母,烈握手后,陈秉政介绍他的妈妈,汪

    洪涛楞住了,说:“表妹,你搞什么鬼?你外边还有一个家?还有这么大一个儿子?你可骗得我好苦。”

    桂敏不解,楞楞懵懂地看着他,说:“我叫桂敏,你认识我?”

    汪洪涛笑了,说:“表妹,咱俩大半辈子了,我真不知道你的戏还演得这么好。放心,再怎么说哥哥也不能

    害你的,不会把你两个家的事说出去。话说回来,妹夫去世都二十年了,谁敢管你的事呀?”

    “汪叔,你认差人了。她真是我的生妈妈!她叫桂敏!我们老家是明水县人,通肯河边上的。”

    汪洪涛将信将疑,又上上下下打量了桂敏老半天。

    进屋坐定,张厂长说:“事经过大家都知道了。我们夫妻倆得先谢你为我俩保住了张根。”说完,两口子

    离位要跪下给汪洪涛磕头。汪洪涛忙起拦阻,区长和书记都说,“敬个礼吧,敬个礼就行了!”于是,汪洪涛

    受了张厂长夫妻一个鞠躬礼。大家重新坐定。

    张根过来给汪洪涛跪下,说:“在哈尔滨我要认亲他们不让,我义兄说得告诉他妈妈,我一想也对。这回我

    爹妈都来了,我这个干儿子可得给干爹磕头了!”

    汪洪涛又想站起来拦阻,张厂长和乡长一人按一只胳膊不让他起来,他只得坐着受了张根的三叩九拜的认亲

    大礼,答应了张根的三声喊爹。

    陈秉政只是过来磕了三个头,什么也没有说。

    乡长见这边礼己行完,过来说:“走吧,大家都到外边去,和乡亲们都见见面。大伙还要给你们庆贺呢!”

    大家到了会场,己经摆好了一排桌椅。

    把汪洪涛放在正中,桂敏坐在汪洪涛右边,张根父亲在汪洪涛左边,妻子挨着他坐。乡长书记挨着桂敏坐了

    ,小张根和妈妈并肩坐了。

    原来陈秉政是今天的主角,他自己在旁边安了一把椅子坐。

    乡长站起来安顿了大家伙儿安静,开场白说:“大伙儿注意了!

    本来,按照安排,还有一个人来,到现在没来,那就是来不了了,不等了,我们开始。

    今天,是汪工从江里救的两个城里孩子和他们的爹妈来感谢汪工程师。

    刚才,这个张根小子,”

    张根马上站起来给大家行礼。

    乡长接着说:“认了汪工的干爹。今后,汪工就有了一个儿子了!

    下面,这个小子叫陈秉政,他不想给汪工当干儿子,他的想法要跟大家伙儿说说,好让我们都给他当个证见

    人。大家可把他的话听好了!下面,让陈秉政说。”

    陈秉政站起来,给大家敬了礼,又给坐在前排的人敬了礼,开始了他的讲话。

    “陈秉政,今年廿三岁,现在,当着我的救命恩人的面,当着给予我生命、养育我长大的妈妈的面,当着我

    的义父义母和我兄弟的面,当着山河乡父老乡亲和各位长辈、领导的面,宣布我有生以来自做主张、自己决定的

    、必须要执行的一件大事。

    我都向妈妈讲过了,当我和张根即将被湍急的江水卷进漩涡的时候,是汪洪涛叔叔不顾个人生命的安危,从

    几十米高的江桥上跳入滚滚的松花江激流,把我俩拽出了我们生命的绝境、桥下桥洞的漩涡,自己却被第二次卷

    进了漩涡中去。他凭借着良好的水,二次冲出漩涡的激流,赶上了我俩,把我和张根两个人从江水正流中牵拽

    出去,到了相对平稳的水流中。使我们获得了第二次生命!他是不是我俩的再生父亲哪?妈妈!

    (桂敏插话说:‘是,当然是,也必须要永生报答的再生父亲!’)

    当着张根跪下要认干爹的时候,我也想跪下认亲,但是我没有。

    我认了干爹之后,就不能再实行我的计划了!

    我看好了他!认定了他!我要让他比干爹还亲!要对他尽孝心一辈子!也让他对我和我的妈妈负责一辈子!

    妈妈,您说,我这么决定是不是应该呀?

    (桂敏说:‘应该,儿子,应该。’)

    在部队,汪叔叔没有答应张根,没认他做干儿子,部队人说是封建四旧。

    刚才,当着我张爹张妈和我们大家伙儿的面,他收下了这个干儿子。

    我也替张根高兴。说报答,怎么报答?是三包果子两瓶酒就能报答得了的吗?

    难道还把汪叔叔扔进漩涡我和张根再去把他捞出来吗?不能那么做不说,我俩也没那个能耐。

    (众人齐笑。)

    张根认了干爹了,我没认。

    大家伙儿说,我怎么报答虽然说是我做主,我决定,家中大事,是不是得问我妈呀!

    (众人啧啧称奇,赞赏陈秉政的话。)

    妈您说,我这么决定对是不对呢?

    (桂敏说:‘好儿子,你做的对。咱们家有什么,送什么你决定,怎么报答都不过分!’)

    妈!这话可是您说的!儿子还没开口说报答什么呢!

    汪叔叔,我应不应该报答您?

    (汪洪涛说:‘你都把话说到这个分儿上了,按理说应该。可是,我没想要求你怎么报答我呀!’)

    汪叔叔,施恩不望报,这是你的高贵品质,高风亮节。可是我却不能不报!

    是不是我怎么报答,只要不是恩将仇报,你都应该接受呢?您还会挑挑捡捡的拒绝接受吗?

    (‘那当然不能,也不应该。世上没有挑剔回报的道理嘛。’)

    大家伙儿都听到了吧??

    (众人点头。有挑皮的人大声叫道:‘听着啦!’)

    那好,我说!当你把我救上了救生艇,我活过来后只说了一句话,你还记得的吧?

    (汪洪涛点头说:‘记得。’)

    我说:‘叔叔,你是我再生父亲。’我就想认你当干爹了。那时,我以为你是江上巡逻队的人。后来,

    我听跟你一道去的瘦叔叔说,你是达安市人,并且是个从未结婚的单人,我,就改了主意了。

    我有二个应该报答而且必须要报答的亲人。

    一个是您。我了解了,你的人生经历很坎坷,从来也没有享受过一天正常人的幸福。

    另一个也是在生活波折里挣扎。

    我想出了一个两个亲人都同时报答的办法。

    现在,我当众公布我的报答方案!

    为了庆祝你们的儿子死里逃生,平安归来,请妈妈和汪叔叔握手!

    (桂敏和汪洪涛站起,两个人亲切握手。)

    汪叔叔,你是一个世间少有的重感的人。

    你少年时就上了你的表妹,你们商定在你大学毕业后结婚。

    可是,中途出了变故,什么原因,大家也都知道,她结了婚,生了儿子。

    你却为了守,一直独到现在。当然,这之中,有社会的原因。

    我钦佩叔叔的忠贞!但是我不赞同你的做法!

    你己经让父母带着没看到儿媳的遗憾走了,难道你还真忍心没有自己的亲生儿女去见祖宗吗?

    (众人看见,汪洪涛低下了头。)

    你的表妹己经失去了守候的条件了,你们就当是好亲戚,亲兄妹吧!

    妈妈,为了儿子,你在我父亲抛妻扔子的况下,守着我独到现在。

    儿子感谢你。但是我不赞同你。

    我知道,你心气高,喜英雄气质的人。

    于振涛叔叔是为保护国家财产而死的,现在汪洪涛叔叔为了救护人民生命死里逃生回来了!

    这样的人还不值得你去吗?

    就当是圆你儿子的一个愿望一个梦,替你儿子报答汪叔叔的救命之恩了!

    妈妈,汪叔叔,答应我,你们结婚吧!我是你们俩的亲儿子!”

    陈秉政跪倒在汪洪涛和桂敏面前。

    桂敏万万没有想到儿子在这种场合下提出了这么大这么严重的问题,她立刻懵住了。

    她一点儿思想准备也没有!

    儿子拿妈当礼品报答恩人的救命之恩,古来没有,闻所未闻!

    况且,她还真地不太了解这个人哪!

    只是听儿子说,难道就必须绝对地相信儿子,听从儿子的摆布?

    她还在犹豫怎么回答中,张厂长夫妻和张根和乡书记一起把她拥到了学校教导处去…

    汪洪涛被乡长和机械厂厂长等人拥到了教室中去了…

    一个小时之后,乡书记和乡长出来了,双方己同意儿子的请求!

    就在乡上举行婚礼!

    雷鸣般的掌声和呼喊叫好声在老农民群体中潮浪般涌起!

    乡长宣布,手续就在乡上办!全体人员是证婚人!乡长和张厂长是主婚人!儿子和义子是介绍人!

    乡长和张根的父母小声说:“天下第一号的真正的国共合作了。咱们可是干了件冒天下之大不讳的大事。”

    “难得的是他们有个多么好的好儿子!”张根父母说。

    “不也是你们俩的吗?”乡长说。

    “是,是,那是!”张厂长放声大笑。

    “咦?去接汪工表妹的车怎么还没来?”

重要声明:小说《有这样一个国民党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