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这样一个国民党人 11

    一个亏了德行的人会想尽一切理由为他的亏损的方面寻找辩解的理由,以求保持他形象的完善或者遮掩他的行为的不为人

    知。

    我己经变成了这样的伪君子。

    玲玲和晓英都改口羞赧地叫妈,把妈妈真地坠入了五里雾中,但是她马上就明白了一切,她是过来了的女人。

    她不能相信、也不敢相信她的儿子竟然敢把市长的女儿和她顶头上司的宝贝都据为己有,而且己经成为事实……这事叫她

    太不可思议了!她的为难程度击垮了她的理智,她决定不了如何办好了!

    她给我的舅舅去了一封长信告急。

    舅舅来了。

    “我叫你自己慎重处理,我相信你能处理好这件事。原来你竟然是这么处理的!”舅舅把刘晓英和玲玲的信从我手里要出

    去交给妈妈看,同时严肃地向我说。

    “舅舅,我太想考入清华北大上海复旦那样的国家重点名牌大学了。而进那样的学府,考试成绩只是一方面,市里和学校

    的政治保送是关键的关键。学校看市里,市里看刘华。因此,拒绝刘晓英,就等于是宣布了我的重点大学梦的死刑。到时候,

    不用刘华暗示什么…可是,我玲玲,我不能失去她!所以,我只好服从了她的安排…”我低下了头。

    “玲玲的安排?!玲玲让你先占有刘小英?然后你上了大学后再甩了她?再和玲玲结婚?好一个中国式的蝴蝶梦!”

    舅舅大声地斥问我。

    “不是的。玲玲父母同意和支持玲玲和刘晓英争,玲玲就头一天得到了我,第二天让我去得到刘晓英的…玲玲说,她和我

    不要手续,做事实夫妻,让我和刘晓英登记,做合法夫妻。这样就不是重婚。”

    “可是,在中国,你的前途就没了。”

    “不会的,这是私下里的秘密事。没有人知道。”

    “现在几个人知道?”舅舅问。

    “四个。玲玲和我,你和我妈。”

    妈妈看完了信,听了我的话,什么也没说出来。

    “刘晓英要是知道了实闹起来怎么办?世界上会有不透风的墙么?”舅舅又问。

    “玲玲说她去处理,不用我管。”

    “看见没有?事的主谋是玲玲!当初我们还真看走眼了,说他老实忠厚,诡计多端的女孩子还偏偏是她!”

    “不过,也不能全怪她。刘晓英度度人,她又不肯放弃方玉,爸爸又支持他斗争,她就想出了这个歪点子,二女共事一

    夫。人她先得到的,又让老同学满足,她又不独占。看着没?时代变了,青年人的思想观念也变了。不是我们了。”

    “最主要的,她是为了让方玉进名牌大学。宁肯自己一辈子吃亏,也不能耽误了方玉前途。这样的孩子…!方玉可是上辈

    子修来的福气。”妈妈终于说话了。

    “方玉的福不是她的福吗?”舅舅说。

    “你不是女人你不懂。女人,把拥有丈夫的一半时间交给另一个女人去占有,这不是容易的事。”妈妈感慨地说。

    “真是好强的孩子。她心里考虑着最亲的人,最的人,宁愿牺牲自己的幸福。”舅舅说。

    “怎么说?”

    “她是独生女儿,她走了爸妈的老年是不孤独?凄凉不?这样一来她就可以侍候爸妈一辈子了。丈夫有,孩子有,亲生父

    母在一起生活一辈子。也是好子。”

    玲玲是不是这么想的,我还没仔细的品悟,但是妈妈和舅舅服气玲玲我听出来了。

    “方玉呀,你在玩火啊!”舅舅说。

    “表哥,方玉这事可怎么弄好呢?”妈妈说。

    “怎么弄?只有先这么的了。

    现在再批评、埋怨、责骂、怪罪还有用吗?

    老人的责任,是事发前提醒,指正,引导,事己经发生了,就得想办法安顿。

    己经都是他的人了,放弃哪一个都是做损的事儿。

    都是大令姑娘,弄不好是要出大事的!

    不是吓唬你们,自杀和杀甚至于仇杀都是可能发生的。

    女人的报复心也是很可怕的事。”

    舅舅思索着说:“幸好有玲玲主持这个事的处置,要不,两个女人一齐闹,方玉恐怕还真安顿不下来!

    天保佑他们毕业前别成了大肚子…别弄得满城风雨,那可就什么前途也没有了。”

    那个年代还没有普及避孕器具,市里头还没有计划生育办公室那种机构,怀不怀孕全部是纯天然的事儿。

    天能保佑我们么?

    开学了。能在一起干事儿的机会也少了。到了四月份,玲玲才告诉我:她有了。

    我们都没着急。六月初毕业考试完毕,她就可以离校不来上学了。在家中等待领毕业证书…

    刘晓英一切正常。没有任何反应。

    没怀孕,她倒非常忧虑。她想怀孕。

    那时节中国青年人还保持着老观念:怀孕生了孩子,就把两个人的夫妻关系栓牢实了…

    因为,我考上大学后,她带着孩子在家里等我,相对的保险系数高一些。

    只要是她领孩子到学校去一回,想乘机而入的女人相对就会少一些…

    何况她自信她的美丽与妩媚在女人中还是上乘的人。

    星期六晚上,我照例到她的小屋子里过夜。己经拆除了紧急呼叫妈妈的头设施,我俩很安然地蜜语着。

    “晓英,既然你己经知道了李玲玲咱们之间的事,你为什么也没闹也没问我?”

    “我等你自己说。”

    “我敢说吗?”我坦白地说。

    “那你现在怎么敢问了?”

    “这不是知道了你己经知道了,这才敢问的嘛。”

    “脚踏两只船,瞒了我好几个月!让我怎么敢再相信你!”

    我语塞。只好用力抱紧了她。

    “行了。我知道你的难处了。开始你就不舍得放弃我是不?”她柔地妮喃说。

    “我喜欢姐姐。”

    “你是两个都不想放弃!贪心的东西!小色鬼。”

    “我和玲玲在先,我承诺过她,也她,也舍不得她。你,我更舍不得。两个我都,只好听安排了。”

    “玲玲跟我说,她你,不能捨弃你,我你,她又不想拆散。

    所以,只好都不分拆。

    我在明处,公开的,她在后面,不公开的。

    咱俩结婚后,她来当保姆和管家。我们仨一起生活。

    我就同意了。

    我不同意,你们俩是先好的,而且,她都和你怀孕了,我又己经是你的人了,离不开你了。也只好同意了。”

    “你为什么会同意?你怎么就能同意呢?不合常理呀?”

    “我欠她的,她救过我的命。

    这次又是我抢她的男人…是我失理在先。

    当时,我寻思她比我小三岁,把你先让给我,她再找也来得及。

    没想到她不肯让,还出损招儿让你占了我。…这点,我不原谅她。”

    晓英说。

重要声明:小说《有这样一个国民党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