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这样一个国民党人 6

    生活戏剧地发生了变化,可惜美好的东西来的太早了。

    对于不瘖世事的青年人来说,美好和幸福来得太早太快并不见得是好事儿。

    几乎百分之九十九的青年人男女的恋都是用天真、烂漫、富于幻想和冲动、不理智与异的天然吸引编织起来的。

    九九艳阳天来哟,十八岁的哥哥坐在小河边,傻呵呵地等着那小英莲…于是电影“柳堡的故事”里的柳荫下就成了男女孩

    子们幻想的好地方,当然,那个长得稍微有点儿陶味的胖脸蛋儿就成了资本,许多胖女孩子都说长着瓜籽脸的姑娘天生是资产

    阶级的形象。

    李玲玲是瓜籽脸,杏核眼,不符合无产阶级的审美标准,而她的父亲又是标准的资本主义行当商业局的局长,而我又不满

    十八岁…我妈妈又是百货商店的书记…我们俩哪一条条都不符合时代需要。

    在当时的中国,资产阶级不只是臭豆腐,而是同腐朽、败坏、卑鄙、恶劣、下流、低…等同的。

    学生中谁被公认授予了小资产阶级的形象,连入团都成了阻碍的条件。

    我最不满意的是,连教学政治课的姜老师都是这种主张。我不能不说他形而上学!

    我对政治老师的攻击和污蔑使我的全优成绩下降,不管题目回答得如何正确,高三上学期的期未考试政治课还是给了我五

    分制的三分。

    我和学校说不通,干脆给党的理论刊物《建设》写去了一篇文章,论述政治老师的个人的可能是错误的观点不能代表党。

    市长刘华看到了出自本市的文章。当他知道了写文章的人竟然是他姑娘所在班级最小的青年团员,他便亲自到高中去开师

    生交流会。

    会上,他严肃批评了校领导王雁祥和姜老师,并取消了对我的三分。

    姜老师还辩说,于是刘华当场取消了他的高三政治教学资格。

    “刘市长,因为人的长相象资产阶级而不批准人入团难道不是形而上学吗?

    因为他爸爸是商业局的局长,而商业是资本主义的产物,所以不批准局长的女儿入团,这是对的吗?

    这种令人啼笑皆非的政治水平和教育水平的校领导能让我们念什么水平的大学呢?

    还有半年就要高考了,难道市里不考虑赶快更换学校的领导吗?”

    我惊压全场的发言使许多人瞪目结舌中,我说:“市长,您不会因为独立高中没有一名学生考上清华大学和国家重点

    大学而骄傲吧?

    那些学校多数都是封建主义统治阶级和资本主义国家共同建立的,照王校长的理解,**员的子女根本都不应该去!”

    会场静极了,刘市长没有直接表示态度。

    交流会发展出这种结局,是与会者谁也没有想到的。

    市长坐着小车走了,人人心中都十分忐忑不安。

    第二天,所有同学都注意到了,校长王雁祥没有来校。有消息灵通人士说,付校长以上级别的大员都到教育局开会去了。

    会议整整开了三天,据说争论得很利害。说是涉及了办学方向的大问题。

    第四天,把由北京报社下放来的副主编冯仲由教学主任升任为校长。

    同学们鱼贯相贺。

    大姐姐刘晓英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给了我一个额吻,并且说:“我爸爸说,他希望你能够考上清华北大!”

    校团委公布了最新批准发展了二百一十五名共青团员,李玲玲排在第一名。

    我在全校师生心目中的位置迅速提高,不仅学习,而且各方面都在升温。

    尤其是我自己头脑中对自己的评定和认知也迅速升温着,达到了令我发昏的地步。

    我不知道战场上的英雄真正是什么样子,但是我觉得在同学们的心中,我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英雄。

    尤其可笑的是,我对李玲玲过早地乱用起近似于丈夫的指挥权和斥责怪罪权,己经多次当着同学们的面儿给她难看。

    我接到了舅舅的来信。

    “方玉:

    知道了你的况,实在不敢恭维你的成绩。

    实话说,我觉得你正在把自己推向着危险的边缘。

    我己经预感到中国将发生一场较大的政治运动。

    国内各种经济矛盾的复杂变化必然要转换成政治矛盾,或者说,经济的意图是用政治手段实现的。

    这是中国的特殊国

    如果说清特、镇压反革命、三反五反运动确确实实是同蒋介石反动派斗争的继续,是必要的而且必须的,对工商界的社

    会主义改造也是需要的,但尚应在两可之间对待,估且算是都是用来对付**的敌人的手段;

    那么,反右派斗争、继而的反右倾运动,社会主义教育就纯属于人民内部矛盾了,更是**的内部矛盾。

    如果再用对付国民党的那一来处理,恐怕就不那么妥当了。

    既然是内部的这一派反那一派,就不是敌我矛盾嘛,不是动枪动炮的,为什么不能有什么话好好说,用**的做耐心的

    思想工作的方法,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呢?**说的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更应该适用于**内部吧?

    我估计即将发生的政治运动,会比前面的运动来得更猛烈,范围更广更大,处置更严厉。

    所以,我希望你要管束好自已,收敛锋芒,切切不可凭激血去处理政治运动中间的人和事。

    多读**文章的全部,切不可断章取义。

    把你的激血多用于你的玲玲。

    我可告诉你,现在,她的心可不一定是属于你的。

    人心的归属,可比人的归属重要。

    三国里有个徐庶,说岳全传里有个王佐…不可不知呀!

    慎言慎行,冷静事态。

    尤其是大家都在看着你的时候。

    舅舅

    一九六五年十月十

    我把舅舅的信反复看了有二十遍,自然己铭记在心。

    出于崇拜,我认定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对的。起码,他没有害我的心!

    我突然间变了,变得同学们和老师都不认识我了。

    刘晓英的母亲是个非常个别的势利眼很强的女人。

    不仅对女儿严加看管,而且对于所有上门的刘晓英的同学倍加防范。

    她认为,凡是登她家门的人都是攀附刘华和巴结刘晓英的,男同学的目的就更为直接和明显了。

    她想把女儿嫁给一个能使家庭飞翔的门第。

    但是,同学中也不乏企图借刘晓英飞黄腾达的人,比如长过鼠疮在脖子上还留着一溜疤瘌的王守义。

    也难怪刘母加以防范。

    可是,她的防范变成了对女儿的囚

    学校出于巴结目的,偏偏让刘晓英担任共青团校支委,班书记。

    生于一个不巴结不成的社会,不让巴结怎么能行呢!

    何况刘晓英偏偏又是个爽朗的刘华一样的好交好动的姑娘。

    大家研究怎么样能教训和整治一下这个人,让刘晓英在家庭中获得解放。

    获得了刘晓英的赞同,大家推举我去做这件事。

    我突然成了刘华家的常客,以至于刘晓英的母亲误认为我是在追求她的女儿。

    “你叫什么?”她问。

    “刘方玉。”我回答。

    “你就是在理论刊物上发表文章,抨击政治老师的那个刘方玉?不大呀。”

    “我也是个好向上巴结的人。

    只可惜我才十八岁,配不上你的姑娘。你不用担心和防范我。

    我可不想再找个妈管制我,我有妈。

    只是我没有姐姐,没有父亲。所以来这里。”

    我的回答直接打消着她的我可能向刘晓英求的顾虑,又非常尖刻。

    很不友好。更不礼貌。我在打消着她的优越感和骄傲。

    她在我眼中的形象也很不好。所以我不想讨好她。

    “那么,照你说的,你是想找个姐姐和父亲了。靠市长?”她也直舒心结。

    “真想知道吗?我只是尊重刘华市长的人的爽直正派。否则,他还不够我巴结的资格。

    你不要想来这儿的人都是为了巴结你家!你也不要太自负。

    你的势利眼连女儿都没能够遗传,真可惜。

    老大婶,时代发展了,封建主义那一过时了。你不觉得你这么样的封建地主老财式的家庭管理方式会给丈夫的仕途和女

    儿的前程造成不良影响和危害吗?你还是个国家干部,我看哪,充其量也就勉强能当个地主婆,还不太够水平。

    刘市长为人,与你大不一样。但我不想巴结他。我爸爸当市长的时候,他还是个市委秘书。

    既然你不欢迎我,我也犯不着来巴结你们家。

    一个是当不了爹的小秘书,一个是当不了老婆的大女子,致于你,心狭隘,又没有城府,连当老妈子都不够!再见!”

    我昂头向出走。

    “站住!还没有人敢这么损我挖苦我…你能告诉我,你父亲是谁?我告诉他管教你!”

    “王信。可惜你现在还找不到他,他早就去世了…”我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门。

    我班的男女同学更把我当成了无所畏惧的敢把皇帝拉下马的勇敢人物。

    糟糕的是,刘晓英真的上了我!

    舅舅又来了信…

    不用拆,我知道又是李玲玲告了我的状!

重要声明:小说《有这样一个国民党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