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西大昆仑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破魔子 书名:天清
    斗然之间,只听“轰隆”一声巨响,那客栈再也支撑不住饿鬼用力推摇,顿时坍塌成一片废墟,一大蓬碎腥血冲上天空,旋踵纷落洒下,犹如下了一场血雨。殷乘黄御风而起,衣袍鼓涨,冷冷笑道:“黑柳老鬼,你暗中偷袭老夫不成,却遭功力反噬,将自己炼成了饿鬼,这滋味可不好受吧?”

    此话说完,却是无人应答,殷乘黄又道:“也罢,老夫便给你一次机会,你若献出黑柳一脉的魂丹,老夫就饶你一条命。”但他等了一阵,仍是了无回音,不由得沉下脸来,哼道:“自找死路,休怪不得老夫!”说罢长袖一扫,一道黑芒从中遁出,地面上倏忽卷起一阵黑色烟雾。只见一道黑影突然出现,疾电般蹿上半空,凄声惨叫道:“挨千刀的殷老狗,老子就算是死了,这魂丹也绝不给你!”

    古辰循声望去,但见一个瘦得皮包骨头的枯槁老者从废墟中冲来,双目深陷凹下,形唇角边黑血长流,浑不似人类。殷乘黄目中寒芒一闪,道:“想要毁丹与老夫同归于尽?哼,你有那个本事么?”话音方落,袖中一点黑光出,丧门剑去若惊鸿,“噗”地一声,钉在黑柳口之上。

    “啊――!”黑柳面容痛苦扭曲,放声哀嚎,全源源不绝地被丧门剑吸入,便听“咚”地一声轻响,一颗黑溜溜的丹丸弹入丧门剑中。殷乘黄见魂丹到手,右手一引,丧门剑立即飞而回。

    黑柳此时气数将尽,眼中黑血涌出,狂笑道:“殷老狗,七绝山这么多支脉,单凭你一人收的完么?到头来只怕是为他人作了嫁衣,就像当年一样,哈哈哈哈……”殷乘黄听他提及陈年往事,不觉勃然大怒,喝道:“放,看老夫如何平你黑柳一脉!”黑柳双目圆睁,恶狠狠道:“混账老狗,老子跟你拼了!”说罢大喝一声,躯如皮球般鼓涨起来,七窍当中流出浓浓黑血,呼地撞向殷乘黄。

    殷乘黄冷笑道:“就凭你这点微末功夫,还是当你的饿鬼去吧。”蓦一拂袖,真气狂涌,将黑柳扫开,继而提起绣儿,旋一跃,踩在那黑羽怪物上。那黑羽怪物脚爪抓着古辰,背上站了殷乘黄、绣儿二人,依旧飞得又稳又快。黑柳被殷乘黄的长袖扫中,在空中翻了个跟头,要继续追击,却恰好遇上赶来的邱道先、卫曲风二人。

    邱道先二人深知正是眼前这人不人、鬼不鬼的老怪物施下邪门阵法,以致门下弟子全军覆没,心中早就将他恨到极点,当下奋足全力,各出一掌,狠狠击在黑柳上。刹那间,黑柳还未弄清发生何事,便被二人的浑厚掌力打得血横飞,顷刻毙命。

    约莫一炷香工夫,五人拼尽全力,一口气跑出三里之外,料来此地再不会受阵法侵袭,始才止步落足。邱道先、卫曲风逃出生天,均大松一口气,但也猜到殷乘黄来头极大,想必与七绝山的妖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唯恐遭其狠辣手段灭口,是以方一脱得大难,连招呼也不打,立马便落荒而逃,不敢停留片时。

    殷乘黄沉吟良久,思忖行踪既被发觉,此后定有大批敌手前来追杀,当即加快脚步,匆匆上路,不分昼夜,向西疾行。果不出他所料,沿途上不时遇见许多七绝山妖人的追杀,但都被殷乘黄以各种手段逃脱。在赶路途中,殷乘黄开始传授古辰炼化力之法,希望能将古辰体内力据为己有。

    古辰心如死灰,也不反抗,任由殷乘黄百般施为,只盼半年之约早早过去。而他经过那的挫折打击,心底对七绝山之流越发深恶痛绝,是故每每遇到前来突袭的七绝山妖人,均被他一人杀光。殷乘黄自持份,懒得出手,便由得古辰充当先锋,斩杀敌人。

    经月余同行,殷乘黄慢慢发觉古辰不仅神韵内藏,经络脉理迥异常人,一剑法更是诡异无比,使得他越来越舍不得放古辰离去。这些时以来,古辰与七绝山妖人交手不少,一手剑法更为老辣刁钻,出剑如电,见血封喉,总能出其不意地取人命。但他杀人虽多,却本未泯,只对七绝山的恶人下手,沿途中偶遇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荒民,见他们形状凄凉,神色惨惶,忆及幼时心酸往事,忍不住暗中抹泪,施加援助。

    时光如梭,一晃眼便是三月过去。三人风餐露宿,溯江而上,进入西大昆仑群山境内,但觉地势越发崎岖难行,远较漠北陡峭,四周环山巍峨,冰川白亮,雪覆山脊,耸入天云,汩汩涛泉从山顶泻下,汇聚成河,川流奔腾,水雾散漫,缥缈有如仙境。古辰从未来过这等化外之地,只见当地部落密集,土著居民大多腰围兽皮,张弓结网,狩猎游牧,群聚生存,不由大感惊奇。

    这清晨,古辰起个大早,盘膝端坐于雪川山脚之下,掐指一算,约莫再过多两个月,便能离开此地,返回师门。正出神间,忽听后响起一阵难以察觉的细微脚步声,当即猛然回头,拔出长剑,提声喝道:“是谁?”

    喝声未绝,却见殷乘黄双手负背,笑吟吟地走了过来。古辰皱起眉头,收起长剑,低声道:“你是来收魂丹的吧?力我已炼好,你自个儿拿去便是。”说罢伸手入袖,拿出一个小布袋,丢给殷乘黄。

    原来这几个月来,殷乘黄尝试百般法门,要寻出吸收古辰体内力的法诀,但均以失败告终。他屡屡碰壁,却不死心,苦苦思索之下,终于从所携古籍中翻出一个名为“藏气诀”的功法,可尽数吸出古辰早先炼化的力。他如获至宝,欣喜若狂,强令古辰将魂丹吞入腹中,加以炼化,再将炼好的魂丹辅以秘法,加以吸收。此消彼长之下,不出两月工夫,古辰体内的一力便被炼化大半,殷乘黄也得益于此,不断吸收古辰体内的力,修为益发精深,更进一层。

    殷乘黄接过布袋,放入怀中,摇头道:“老夫并非为此而来,而是另有要事。”古辰睨了他一眼,淡淡道:“有什么事,你直接说吧。”殷乘黄微一沉吟,道:“算起来,你随老夫同行,当有四个月之久了吧?”古辰嗯了一声,道:“不错,再过两个月,我就自由了。”说到这里,续道:“你多给我些魂丹,我会在两个月内将老婆婆传我的力尽都归还。”

    殷乘黄叹了一口气,眯眼道:“如此说来,你去意已决了?”古辰坚定道:“我乃太玄山天清宫弟子,怎能与你这等歪门邪道同流合污?”殷乘黄登时脸色铁青,目中隐隐闪过一丝怒色,道:“若老夫将一功夫承传与你,你还想走么?”言下之意,竟是要收古辰为关门弟子,继承衣钵。

    古辰料不到他居然会说出这番话来,闻言不觉一愣,旋即回绝道:“多谢你的好意,但我去意已定,请你能遵守我们之间的约定。”他离开山门已久,不知天清宫现今状况如何,急迫地想赶回太玄山,是以想也不想,一口拒绝。

    殷乘黄冷冷一笑,眯眼道:“好,既然如此,随你的便,只是老夫要提第三个条件了。”古辰心下一凛,忖道:“这人向来心狠毒,他突出此言,莫不是想借此来要挟我?”

    惊疑间,又听殷乘黄笑道:“但老夫丑话说在前头,这条件极为危险,稍有半分差池,便会死无葬之地。”古辰一扬眉,朗声道:“你直说便是,我先前答应了你,就绝对不会反悔。但我事先声明,你若要我做那伤人害理、有违天道之事,我便不能依你。”

    殷乘黄听了这话,双目陡地一亮,灿若星斗,笑道:“好,待你炼化完一力之后,老夫就带你去一个地方。”古辰皱了皱眉,心知殷乘黄城府极深,不到最后关头,决不会向外人透露半分口风,是以也不多问,点头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启程?”殷乘黄诡秘一笑,道:“老夫方才不是说了么?你何时炼完一力,我们就何时动。”

重要声明:小说《天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