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强者为道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破魔子 书名:天清
    殷乘黄道:“想必诸位也知道‘八门金锁阵’吧?”那八人出玄门,自是听过,慌忙点头。殷乘黄道:“好,你们便按‘开’、‘休’、‘生’、‘伤’、‘杜’、‘景’、‘惊’、‘死’八个方位站好,要快!”那八人眼角一瞥,只见店小二化成的饿鬼缓缓来,须臾已至近处,忙不迭站好阵型。

    殷乘黄峻声道:“老夫每念到一门,你们就要速速咬破手指,将血印按在脚下地面,不得有误。”那八人犹豫片刻,齐齐看向邱道先,但见邱道先目光严厉,只好满口答应。殷乘黄咳嗽一声,道:“听好了,八荒井,开门进!”位于开门的弟子心头一凛,立即咬破手指,鲜血滴在地上。

    殷乘黄深深吸了口气,蓦地双目大张,一口气道:“**荒,休门闭!”“阳合,扫生门!“五行金,伤门堵!”“幽冥暗,杜门明!”“饿鬼冤,景门死!”“拔舌苦,惊门受!”“生魂祭,死门散!”那八名弟子对那饿鬼畏惧不已,唯恐一个不慎,惨死于此,是故想也不想,依言滴血入阵。邱道先、卫曲风在旁凝目观望,见此景,俱是脸色一变,旋即回复正常。

    这时,便见殷乘黄割破手指,挤出一滴血来,屈指一弹,飞入阵心正中,喝道:“八荒**、阳五行、幽冥饿鬼、拔舌生魂、八门金阵、勾锁生魂!”一言喝罢,那八人双目突睁,惨叫一声,眼口鼻耳倏地流出血来,顷刻间倒地亡。

    古辰又惊又怒,喝道:“你……你做了什么,他们怎会死了?”殷乘黄哼了一声,不以为然道:“杀了就杀了,那又如何。”古辰见他如此草菅人命,气道:“你……”话没说完,忽见那饿鬼躯一震,目光不再看向殷乘黄,而是死死盯着阵中的鲜血,口中嗬嗬做声,发了疯似地朝阵中爬去。

    众人见那饿鬼突然发了狂,当下乱了阵脚,惊声大叫。邱道先慌忙道:“前辈,你既然下手害了我天南山五条弟子的命,那现在又该怎么办?”殷乘黄眯起眼睛,嘿笑道:“冤鬼索命,饿鬼争食,你们何时喂饱了它,它便何时离去。”他言及于此,瞥了邱道先、卫曲风二人一眼,续道:“只是千万切记,倘若饿鬼瞳仁扩散,一命归西,那就真是个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邱道先、卫曲风二人听他言下之意,竟是不仅要喂饱饿鬼,还须得在饿鬼未饱足前护其周全,登时脸色铁青,又见那饿鬼扑到阵中,沉声低吼,显然饥肠辘辘,不由四目相交,沉吟未决。渐渐地,二人的神变得狠厉起来,仿佛下了莫大决心,陡然发难暴起,各自抓起门下弟子,往阵中掷去。

    众人千算万料,也想不到自家门主竟会出卖自己,一时不备之下,顿有几人被丢入阵中,尚不及逃脱,便被那饿鬼嘴里喷出的黑烟蚀为一滩血,惨死当场。那饿鬼见到新鲜血,不觉双目放光,大快朵颐。

    古辰何时见过这种残害自家弟子的行为,直瞧得目瞪口呆,定定愣在当场,又见饿鬼吃得欢畅,心底怒意上涌,喝道:“我杀了你!”说罢拔剑刺向那饿鬼。邱道先、卫曲风此刻正忙着捕抓门下弟子,往阵中丢去,忽见古辰杀向饿鬼,骇得脸色大变,大喝道:“小子,快快收手!”齐齐拍出一掌,拦下古辰的攻势。

    古辰心头更怒,一剑开二人,气急道:“你们既为一派之尊,理应护门下弟子,又怎能对他们下如此狠手?”邱道先老脸一红,苦笑道:“这位小哥,大局当先,须得看清眼前形势。老夫实是不得已,才使这等手段。你想想,若是老夫死了,那中州五山岂非全完了?”

    卫曲风面露不屑,呸地一声道:“假道学,伪正经,少在老夫面前装蒜,怕死便直说。你我都是一条船上的,还分什么狗正魔?”说罢冷冷盯着古辰,恶狠狠道:“天清宫的小子,不想死的就快点滚开!”一扬手,又将一名弟子丢入阵中。

    古辰见他们死不悔改,不怒火中烧,喝道:“你们都该死!”当即伸出双臂,护在一名弟子前,正要退邱道先二人,陡觉背心一阵剧痛,大惊之下,急忙往前一纵,回过头来,却见那弟子神态猥琐,满脸惊惧,手持一柄断剑,连连退后。敢那弟子趁他不防,从背后偷袭,长剑却被金翼婵甲挡住,断成两截。

    古辰目眦尽裂,怒道:“我好心帮你,你却为何伤我?”话未说完,又听旁边一名弟子大声道:“好啊,你既然要帮,索就帮忙到底,进去喂那饿鬼吧,我和师弟们以后都会感激你的!去啊,去啊!”说着刺出一剑,古辰入阵。

    古辰听到这话,口好似被人重重打了一拳,瞪大了眼,眼睁睁瞧着那柄剑攻来,喃喃道:“疯了,疯了,是我疯了,还是这全天下的人都疯了?”他神智迷糊,只想大笑,却又笑不出来,要痛哭,但不知何故流泪。呆怔间,竟忘了躲闪,任由长剑刺来。

    殷乘黄一皱眉,纵上前来,“啪”地一声脆响,一个耳光结结实实打在古辰脸上。古辰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头昏脑胀,但听殷乘黄冷笑道:“算了吧,你看清楚这个世界,何为正义,何为邪魔?正邪之别,不在门派,只在人心。”说着伸指点向场中,喝道:“睁开你的眼睛,好好看看,这群到底是什么人!”

    古辰哑口无言,呆呆地看着眼前一幕,只见无论是邱道先、卫曲风二人,抑或两派弟子尽都杀红了眼,相互残杀起来,争先恐后地将修为较弱之人打入阵中,生怕那饿鬼吃不饱,危及自命。邱道先挥舞长剑,浑浴血,放声狂笑,形如癫狂,哪还有半分正道门派的样子。他罔顾门下弟子哀声求饶,不断将其一个个推入地狱深渊,竟是心安理得。

    老天爷,什么狗正道,什么狗名门,在这生死关头的时刻又与魔道有何不同?无非是魔道杀人在明,正道杀人在暗,说到底都是成王败寇,弱强食,吃人不吐骨头,刀刃沾满血迹。古辰张开嘴巴,呼吸粗重,握着长剑的右手轻轻颤抖,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只觉内心中某处信念“砰”地碎裂,丢了魂似地瞪着阵中血越发浓稠,堆积盈尺,腥臭弥漫。不知过了多久,饿鬼吃饱喝足,仰天嚎叫一声,躯蓦地充盈膨胀,“啵”地一声,爆炸开来,化为一团血,四散飞溅。

    邱道先脱出险境,神色惊喜交加,哈哈大笑。卫曲风亦松了一口气,面上笑吟吟地。殷乘黄屈指一算,道:“从现在开始,若能在一炷香时辰内离开此地,便能逃过此劫。”两派余下的二十几名弟子听到这话,顿时怪叫一声,朝门口疯涌而去。邱道先、卫曲风二人却立在原地,一动不动,目光闪动,紧紧盯着殷乘黄,不知打什么主意。

    绣儿伸了个懒腰,笑道:“爷爷,他们杀完了么?”殷乘黄淡淡一笑,摇头道:“哪有这么快,好戏这才开始呢。”说罢沉喝一声,抱起绣儿,腾升跃起,猛地撞破屋顶,凌空飞掠而去。邱道先二人面露喜色,也随之跟上。

    古辰怔怔发痴,心头空地,酸甜苦辣等百般滋味纷纭涌来。他苦苦思索,想破了脑袋,也不明白自己多年来坚守的信念到底是为了什么而存在。恍惚间,眼看那二十余名弟子为谁先跑出去而打得头破血流,不由苦笑道:“谁先谁后,真有那么重要吗?”忽在此时,只听“喀喇喇”的碎裂之声接连响起,客栈四周的门窗尽皆破碎,一大群七窍流血的饿鬼冲将进来,盯着那二十余名弟子,目光贪婪饥渴。

    古辰再也承受不住,一下抱住脑袋,念叨道:“为什么,为什么没完没了的,为什么一定不肯放过这些人,为什么……”失魂落魄间,那黑羽怪物倏地俯冲下来,鹰钩似地双脚抓起古辰,直往空中飞去。

    此时星疏云开,旭东升,透过一缕晨曦微光,古辰低头失神望去,只见数之不清的饿鬼伸出双手,似要抓住古辰双脚,却又够不着,只急得吼吼乱叫,而更多的饿鬼却向那二十余名弟子去。那黑羽怪物飞得极快,不出片刻,便见不到那二十余名弟子的影了,只听见惨叫声不时响起,但很快又静默下来,就如同古辰的内心,渐渐往沉下去,再无声息。

重要声明:小说《天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