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生死不弃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破魔子 书名:天清
    昏天暗地间,也不知过了多久,古辰渐有了知觉,恍惚清醒过来,只觉头疼裂,遍体生寒,不由得轻轻呻吟一声,张开双目,却见四周茫白一片,风疾雪落,凛冽的北风有如利刃,割在脸上甚是疼痛。再睁大眼一看,陡地发觉自己竟被花寂幽负在背后,正冒雪缓步前行。他望着花寂幽那瘦削的背影,凌乱的乌丝,在风雪中遥遥倒,待要开口说话,忽觉一阵奇痛奇麻直冲入脑,有若刀刃寸割,剧痛难挡,登时“啊”地一声惨叫,往后倾,滚倒在雪地上。

    花寂幽微微一怔,立即蹲下道:“古师弟,你怎样了?”古辰痛不生,气喘如牛,额上冷汗涔涔,咬紧牙关,在雪地上翻来滚去,却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花寂幽见此形,便知古辰伤势发作,赶紧将手贴在他背心上,要输送真气,助他疗伤。哪知方一触及他子,顿觉其背心上涌来一股绝大真力,汹涌暴虐,“砰”地一下将她的手弹开老远。

    古辰如遭雷击,放声惨叫起来,只觉遍脉络如被挤压、撕裂,四肢百骸无处不痛,似万蚁爬动,又如尖刃刮削,个中滋味,端的疼痛死。古辰几近窒息,蜷作一团,子剧烈颤抖。

    这极刑不知持续了多久,直到古辰奄奄一息之时,剧痛方渐渐消去,随之而来的却是一阵火烧火燎般的灼之感,仿佛烈火在体内熊熊焚烧。古辰周皮肤霎时变得通红,肌肤多处迸裂,下冰雪消融成水,嗤嗤有声,化为丝丝缕缕的水汽,蒸发殆尽。

    古辰瞪大眼睛,神极是痛苦,喉间格格作响,费力张大嘴巴,偏生连一个字也吐不出来。陡然之间,这阵灼感倏忽消失,如潮退去,一股极寒之气突又袭遍全。古辰如坠冰窟,血冷如冰,四肢僵硬,眉毛、发梢上竟都结出了一层薄冰,冻得瑟瑟发抖,牙关打战。

    “冷……好冷……”古辰眼神茫然,呢喃道,“我……我就要死……死了么……”花寂幽守在一旁,束手无策,但见古辰容色痛苦,不由一咬牙,伸出双臂,将古辰揽入怀中,紧紧抱住,心底默默念道:“古师弟,你不会有事的,一定要坚持住。”

    二人静静坐在地上,均是沉默无言。花寂幽紧抱古辰,不肯松手,浑不顾寒气侵体,低垂螓首,与古辰四目相交。古辰神智迷糊,勉强睁眼,却见花寂幽目光坚毅,似在鼓励,不觉心头一暖,虽仍冻得发抖,不知为何,却再无先前那般冷了。

    昏沉之中,古辰渐觉四肢僵硬麻木,已无任何知觉,蒙蒙胧胧间,隐约见花寂幽那娟秀的脸庞近在咫尺,气息如兰,不住微微张嘴,想要说话,蓦地眼前一黑,复又昏迷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古辰头脑一凉,再度转醒过来,但见风雪停歇,漆黑的天穹上点缀数颗黯淡星辰。“这是哪。我……我又在哪……”古辰头脑隐隐作痛,却觉自己仍被花寂幽背在后,一步步往前行走。他见花寂幽步履虚浮,在风雪中艰难前行,显然疲累不堪,每走一步,似乎都要花去极大力气,知如此下去,迟早会拖垮了花寂幽,当即鼓起全力气,虚弱道:“花师姐,你放下我吧,我好累……我不想再继续走下去了。”

    花寂幽头也不回道:“古师弟,别说话,累了就歇一会吧。”古辰咬牙道:“花师姐,别傻了,这样下去的话,我们连一个人都活不了。况且我真的好累好累,已经……已经快坚持不住了……”

    花寂幽恍若未闻,默然无语,兀自踯躅前行。一时间,天地间陷入岑寂,只闻呼呼风吹之声。古辰见花寂幽不答,待要再劝,陡觉那阵蚁噬刀削的剧痛重又袭来,不由惨叫一声,忍住剧痛,拼尽全力哑声道:“花师姐……放下我……放下我就好,不用管我了!”

    “古师弟,我还未放弃,你怎能如此轻生?”花寂幽叹了口气,道:“你说活着便有意义,到头来却要自己先言放弃,莫非你想我与你一同死在此地?”古辰听了这话,不觉愧疚无比,嘶哑道:“花师姐,我……”

    花寂幽秀眉一颤,叹道:“古师弟,都已经走到这里了,我不想听你说这种丧气话。你一定要坚持住,无论是为了谁,你也要活下去。”说罢再不吭声,继续负着古辰前行。古辰心里满不是滋味,又见花寂幽的肩膀轻轻颤抖,料来走了这么远路程,定是累不堪言,不又愧又恼,暗恨自己没用。无奈之下,只能趴在花寂幽背上,咬牙强忍那一阵阵忽冷忽的痛楚,不多时便已精疲力竭,沉沉睡去。

    这一路之上,古辰也不知怎么撑了过来,在一次次煎熬下昏了又醒,醒了又睡,形销骨立,已瘦得不成样子。花寂幽始终不曾放弃古辰,每仅仅歇息两个时辰,余下的时间都在拖着疲惫躯,忍饥受冻,背着古辰翻过一座又一座莽莽雪山。

    这,古辰又从昏睡中苏醒而来,只见自己仰天而卧,耳旁风声呼呼呼啸,雪花飞旋,斜舞散开。他吃了一惊,支起子瞧去,却见花寂幽伏在雪地之上,双目紧闭,竟似昏迷了过去。

    天色昏黑,乌云堆积,浓云中电闪雷鸣,划破天际。古辰这段时饱受暴风雪侵袭,见此形,便知暴风将起,急忙奋起力气,大喊道:“花师姐,快醒醒!”但此时风声太大,声音一出,便被吹散,哪里还听得到。

    古辰焦急万分,急间一边大喊大叫,一边强行站起来,往花寂幽那边行去。只是他伤势未愈,这一下强运真气,那千刀万剐般的剧痛又随之袭来。古辰面容扭曲,倏地扑倒在地,以手撑地,缓缓向花寂幽爬去。

    风雪催急,呼啸席卷而来,古辰一时不备,险些被汹涌狂风掀起。眼看两人就要被狂风卷走,幸而古辰眼疾手快,一下拔出墨玉古剑,插入雪地,一手扯住花寂幽的衣袖,匍匐在地。花寂幽此刻亦有所觉,惊醒过来,一瞧古辰那苍白的面孔,登时明白发生何事,当即运起真气,抓住墨玉古剑,又紧紧攥住古辰,叱道:“古师弟,你别动,让我来。”说罢一挥衣袖,从袖中遁出一条白绫,缠住二人腰间,同时双手使力,将墨玉古剑往地下插深几分。

    斗然间,尘雪突起,风势更急,暴风肆虐狂卷而来,古辰、花寂幽二人猝不及防,转瞬间便被狂风抛起半空。花寂幽反应极快,蓦地伸出手来,死死拉住古辰腰间的白绫,毫不松手,至半空,与古辰一道起伏飘零,细白嫩的手背上顿被勒出两道紫痕。

    古辰垂下头,只见花寂幽脸色惨白,不觉心生愧疚:“都怪我不好,害得花师姐一路上受了这么多苦,现在又要为我这废人送了命。事至如今,反正我也活不久了,不如就这么死了吧,省得连累了花师姐。”一念及此,决然道:“花师姐,我拜托你一件事。”

    花寂幽抬起头来,目有讶色,尚未说话,古辰已抢先道:“在我的行囊里有两封信,是要给陆师祖的,劳烦你帮我交给陆师祖。花师姐,一切都拜托你了……”花寂幽冰雪聪明,如何不知他心中所想,摇头道:“古师弟,你要想放弃,不如我们一起死了吧。”

    古辰躯一震,惊道:“花师姐,你开什么玩笑?”花寂幽叹道:“古师弟,我早就不想活了,若非你拦着我,只怕我早已独自西去。”古辰听了此言,又惊又怒,张了张嘴,怔怔说不出话来。忽见花寂幽微微一笑,轻声道:“所以古师弟,在我没放弃之前,请你也别放弃好吗?”

    话音方落,花寂幽旋一转,双手抓住古辰,以双足勾住长剑,苦撑不放。古辰鼻间一酸,不自流出泪来,哽咽道:“花师姐,你何必……”花寂幽美眸流转,凝视古辰,淡淡笑道:“那么多苦难我们都走过来了,现在要说放弃,我怎会甘心?”

    古辰急道:“可是……”话没说完,却被花寂幽打断道:“我很傻,是么?但是古师弟,平心而论,我们谁又不傻了?”说罢一使劲,紧紧拥着古辰的手臂,将其慢慢往回拉,微笑道:“就算我们很傻,但这也是值得的,难道不是么?”古辰闻言一愣,倏忽间泪盈眶,恍觉从这一刻开始,折磨自己长达十余天的苦楚病痛已不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再也不是为了自己而活。

重要声明:小说《天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