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生死存亡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破魔子 书名:天清
    ( )    他哈哈大笑,搭上柳望云右臂,与其一同前去朝阳,边走边笑道:“说起来,在此次九脉竞峰当中,贵派那几个后生晚辈真是了得,令老衲大开眼界。天清宫不愧为百年大派,教出来的弟子着实令人刮目相看。”柳望云一扬眉,谦道:“这都是后辈用功努力,与老夫毫无干系。”

    鹤梵宇袖手而立,冷眼旁观,见二人交谈甚欢,心中暗叹道:“这柳望云的心计果然厉害,三言两语就将原本貌合神离的正道八派统统拉拢过来,形成同一阵线。看来玉清门今后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紫千祥瞧出他心思,笑道:“鹤师兄,既然天清宫气数未尽,那也只能顺天应命了。”说罢大袖一拂,率着玉清门众弟子缓步下山而去。

    石中岳见众人离去,背起古辰道:“走,接下来的事就不是我们这等低辈弟子可以掺合的了。”正待迈步行去,忽听后有人叫道:“这位师兄,还请留步。”石中岳循声返头,却见说话之人竟是先前传令给凌虚渡的那弟子,不觉皱眉道:“什么事?”

    那传令弟子从怀中摸出一个瓷瓶,双手递上道:“这疗伤丹药乃是凌首座的一点心意,还请二位师兄收下。”石中岳接过瓷瓶,还未说话,那传令弟子拱手道:“东西已经送到,我这就告辞了。”说完这话,急急转去了。

    石中岳瞧着那传递弟子远去背影,忖道:“那家伙搞什么名堂?”好奇下打开瓶塞,嗅了嗅,道:“喂,这东西是那凌首座送你的?”古辰想起凌虚渡方才赠药之言,心中感激道:“想不到凌前辈对我这个小辈也如此关心,看来天罡剑派中也不乏心地善良之人。”连忙点头道:“对的,这是凌前辈送我的丹药,他人真的很好。”

    石中岳撇了撇嘴,嗤笑道:“谁像你那么无聊,嘴里的好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也不待古辰回答,催促道:“走走走,被你这么折腾了一天,正事都还没干,赶紧回去收拾行李去。”当下抖擞精神,箭步如飞,直往居处奔去。

    待到二人回去之时,已是黄昏时分,天色渐暗。他二人草草用过了饭,用了半个时辰便将一切行李收拾完毕。石中岳见古辰的包袱里装满了各类丹药,心下嫉妒道:“看来卢老儿的家底倒也丰厚,白白便宜了这小子。”他将古辰的两个包袱绑在一起,放在古辰头,伸了个懒腰,叹气道:“终于可以离开这鸟地方了,老子一刻也不想呆在这里。”

    他大大地打了个哈欠,瞅了古辰一眼,笑道:“小子,你回去后有什么打算,卢老儿那地方人烟荒凉,应当空旷得紧,要不要我搬过去跟你一起住?”他一边说着,一边不怀好意地拿眼瞟向古辰那鼓鼓囊囊的包袱,嘿嘿直笑。

    古辰却躺在上,盯着天花板怔怔出神,寻思道:“这么多天没见到鹤儿了,也不知它现在状况如何。我腿脚不便,明下山时还得托奕兄帮忙,把鹤儿一并带上才是。”石中岳见他毫无反应,提声道:“喂,你听到我说话没有?”古辰如梦方苏,忙道:“石师兄,你说什么?”石中岳只道他心中不愿,装聋作哑,没好气道:“没事了,睡觉,睡觉。”古辰微微一愣,不知他为何突然生气,但也没想那么多,随即闭眼睡去。

    迷迷糊糊之间,忽听有人用力敲门,大声叫道:“起来了,起来了,别睡了。”石中岳睡眼惺忪,爬起来,仰头望向窗外,但见天穹如墨,星辰辉耀,显然正是深夜,不又气又怒,一跃下,开门骂道:“是谁在外面吵啊,无故扰人清梦。”

    只见敲门那人着天清宫衣袍,道:“石师兄,柳师伯有令,从现今起即刻速速下山,你们必须在一炷香时辰之内赶去广场集合。”古辰认得此人也是天清宫弟子,奇道:“这位师兄,马上就要走吗?”那弟子瞧了古辰一眼,道:“你不要着急,先好好躺着,片刻后自有弟子来接应。”说罢也不多言,转而去。

    石中岳无端端被人吵醒,憋了一肚子火,但此乃门派命令,也觉无可奈何,嘟囔道:“柳掌门到底搞什么鬼,还让不让人活了,这天都还没亮,急着去投胎啊?”说着摇了摇头,走出门外,却见屋外灯火通明,映红半边天际,无数弟子忙忙碌碌,来去如风,似在时刻准备撤离。

    “这是怎么回事?”石中岳见状大吃一惊,心底隐觉不妙,皱眉道:“难道是魔天宗攻上来了?”古辰忍不住道:“石师兄,到底出了什么事?”石中岳沉吟一阵,叹道:“看这样子,应该是出了麻烦,我们最好先准备一下,以防万一。”

    他掉过头来,问道:“你那件刀枪不入的背甲还在吗?”古辰道:“在我包袱里。”石中岳二话不说,立马打开包袱,翻出金翼婵甲,瞪眼道:“这么好的东西,你比试之时怎么不用?你要是穿了这玩意儿,也不会被打得这么惨了。”说着丢在他上,道:“别废话了,赶紧穿上。”

    古辰惊道:“穿这个做什么?”石中岳眼皮一翻,道:“如今时局混乱无比,有个防备总是好的。何况你上有伤,万一敌人来袭,你如何自保?”古辰拗不过他,只好将金翼婵甲上。

    他刚穿上金翼婵甲,就听“嘭”地一声,门被人一脚踹开。云梦嫣发丝凌乱,神色颇为焦急,匆匆赶来,后还跟着云逸飞。她见古辰还坐在上,也不管石中岳站在一旁,叱道:“傻小子,出了这等大事,你还赖在上干什么?”古辰心中一凛,忙道:“云师姐,出什么事了?”云梦嫣气急道:“当然是大事,你们天清宫马上就要遭殃了,难道你不知道吗?”此言一出,不单是古辰,便连石中岳也吃了一惊。

    “究竟发生了何事?”石中岳瞧向云逸飞,道:“这位师弟,天清宫怎么会遭殃了?”云逸飞摊手道:“我也不知道,你问问我老姐呗。”云梦嫣一捋秀发,道:“具体什么事,我也不太清楚,反正听鹤长老说,好像是天清宫内有人泄密,你们陆掌教的计划居然被魔天宗知道了。”

    石中岳浑陡地一震,张大了嘴巴,半晌说不出话来。过了一阵,才回过神来,惊怒道:“怎么会这样,那现今况如何?柳师伯他们有什么消息?”云梦嫣恼他言语无礼,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方道:“据说况很是危险,魔天宗好像正在聚齐人手,准备去攻打太玄山,要赶在正道九脉行动之前攻破天清宫。”

    古辰心头突地一跳,与石中岳四目相交,均是忖道:“糟糕,这可如何是好?”云梦嫣又道:“所以现在正道九脉都在整齐弟子,忙着撤离天罡剑派,要赶在魔天宗发动攻势前进驻太玄山,难道你们没接到通知?”古辰张口结舌,暗道:“难怪刚才那位师兄来得这么匆忙,想不到竟发生了这样的大事。”

    想到这里,他挠了挠头,讷讷道:“其实我和石师兄刚才就接到通知了,只是还没来得及了解个中详。”话音方落,忽见方才那弟子复又折回,后尚跟着两人,其中一人材高壮,正是奕堂。那弟子眼瞧石中岳还呆在此地,不由恼怒道:“石师兄,你怎么磨磨蹭蹭的,天虹师兄见人未到齐,正在大发雷霆,你们还不快点收拾行李走人,莫误了门派大事。”

    石中岳被他一番训斥,满脸悻然之色,却又不好发作,没好气道:“我知道了,现在就走。”奕堂走上前来,将古辰放在担架上,笑道:“我们快走,天虹那老儿好像吃了火药一样,见谁骂谁,我可不想触其霉头。”说着与另一名弟子抬起古辰,正待离去,忽听云梦嫣叫了一声:“傻小子,你……你要走了?”

    古辰转头瞧去,却见云梦嫣双目泛红,轻咬下唇,正目不转瞬地盯着自己,不心下一惊,结结巴巴道:“是……是啊,云师姐,你……你保重了,路上小心……”他说这话时,不知怎地,心中竟没来由生出一丝不舍,但为何会有这等感觉,就连他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觉仿佛今一别,他便再难有机会相见了。

    奕堂哈哈笑道:“好了,别婆婆妈妈的了,我们走!”当即与另一人抬起担架,大步往广场跑去。石中岳负起行囊,也随他几人狂奔而去。四人心急火燎,脚程飞快,须臾便消失在夜色之中。云梦嫣低头瞧着地面,沉默良久,伸袖拭去脸上滑落的泪珠,缓缓抬起头来,远眺如墨苍穹,喃喃自语道:“傻小子,再见了。”

重要声明:小说《天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