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势如破竹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破魔子 书名:天清
    纪元真低头看了看那黑袍人的尸,神无喜无怒,淡淡道:“何兄,这人既然来得古怪,为何不先从他口中出话来,再行定夺?”何寒秋嘿笑一声,还未说话,曲赤子在旁怪笑道:“嘿嘿,这下好了,西川剑宗好威风,好霸气,却不想害苦了大家。这般不分青红皂白地痛下杀手,行事忒也鲁莽了,谁知道魔天宗的人来此有什么企图?”一些胆子稍大的弟子也附和道:“就是说啊,好歹也等他说完了再杀,你这样算什么,显摆实力吗?”“你们再厉害,也不过只有三人,横个什么劲?”

    何寒秋双眉一扬,冷笑几声,就要发作。穆萧远一拍他肩膀,低声喝道:“别放肆。”转对莫虚紫道:“莫掌门,何师弟脾急躁,此举意在诛杀门内叛徒,其中冒犯之处,还望莫掌门见谅。”说着又向在场众人拱手道:“吾等尚有要事在,就此告辞。”他说完这话,对天罡剑派众长老一一拜别,率领何寒秋、萧驰二人逍遥离去。

    曲赤子望着他们远去影,嘿嘿冷笑一阵,阳怪气道:“就这么走了么?真是视我九脉如同无物。”长眉道人也哼了一声,不悦道:“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小儿。”他说到此处,长而起,对莫虚紫道:“莫掌门,这事到底如何决定,你们自个看着办吧。横竖到了这个地步,总要有人来解决。我齐?阁虽说门小势弱,但也还有几分硬气。”说罢一招手,带着齐?阁的一众弟子扬长而去。

    “莫掌门,那我们也先行一步了。”玄方一拂袖,悠然叹道:“如今乃多事之秋,明哲保方为上策,告辞。”说完头也不回地往山谷口行去。曲赤子紧随后面,连连催促玄天圣教的弟子道:“走,走,快走。比试都完了,没什么好看了。”

    楚傲天怒不可遏,拳头捏得咯咯直响,气道:“匹夫竖子,不相与谋,都是一群贪生怕死的鼠辈!”纪元真一言不发,仍是定定瞧着那黑衣人的尸首,目光闪烁不定,沉思片刻,忽地叹道:“莫师兄,此事甚是蹊跷。我这就带人去查明真相,此处便劳烦你来坐镇了。”莫虚紫颔首道:“如此有劳纪师弟了。”

    忽在这时,只见十来名天罡剑派的巡山弟子面有惊色,心急火燎地大步赶来。为首一名弟子匆匆忙忙道:“启禀掌门,大……大事不好了!”莫虚紫蹙眉道:“别慌慌张张的,说清楚,发生了什么事?”那弟子吞了一口唾沫,正要说话,却见先前离去的齐?阁与玄天圣教大队人马俱是脸色铁青,三三两两往回走来。

    古辰见此形,心中“咯噔”一声,暗道:“这是怎么回事,他们干吗又回来了?”石中岳眼神尖锐,注目眺望,远远便见两派后尚跟着百余人,衣着服饰各有不同,但皆是九脉正道弟子无疑,不由咦了一声,小声道:“古辰,这事恐怕没那么简单,你瞧他们后面的那群人。”古辰一听,当即抬眼看去,只见那百来名九脉弟子相互搀扶,跌跌撞撞走来,大多人满血污,伤痕累累,衣衫破碎,一条条挂在上,模样狼狈不堪。

    古辰心头震惊,脱口道:“他们……他们这是怎么了?”长眉道人神焦急,匆匆走来,大声道:“莫掌门,请速速派人救我白眉师兄!”莫虚紫微一皱眉,还未说话,楚傲天却吃惊道:“怎么搞的,你们怎会成了这副模样?”

    长眉道人此刻急火攻心,大声道:“时辰紧迫,老夫也不知该从何说起。”莫虚紫观他神,瞧出几分端倪,沉声道:“不急,长话短说。”长眉道人急道:“魔天宗已攻破了我齐?阁山门,现下阁主及诸位师兄正在围困其中。莫掌门,老夫且问你一句,你救还是不救?”

    这话一说出口,全场众人尽皆哗然起来。惊愕之间,玄方也神色焦虑,上前几步,拱手道:“莫掌门,我玄天圣教的山门也在六天前被魔天宗攻陷了,教内弟子死伤掺重,还请莫掌门速速派人增援。”

    东岛镜湖岛主段惊崖及太乙神宗五仙之一的“飘渺仙”肖青寒听得此言,四目相望一眼,心底均觉不安,生怕门派也被魔天宗攻下,各自派出弟子前去打听门派况。

    李青峰等几位首座长老神凝重,低声商量时许,片刻间有了定夺,温言劝道:“长眉长老,事关重大,还得从长计议为妙。”长眉道人登时勃然大怒,喝道:“好啊,你们这是见死不救了?”

    莫虚紫却深知此事干系重大,摆手道:“长眉长老,不必大动肝火。”说罢掉转子,吩咐道:“伏书、伏德,速去铜抬鸣钟,发出警令,从即起,门下弟子须得严加看防。”伏书、伏德二人得令,便即离去。

    莫虚紫安排既毕,目光如炬,一眼扫过全场,朗声道:“各派长老,事不宜迟,现今立即动,随我前往主峰朝阳,召开九脉大会。”这时,忽听“铿铿”九声钟鸣连接响起,悠悠传来。纪元真敛首垂眉,循声望去,神若有所思,当先走出一步,淡淡道:“各派长老,这便跟我来吧。”

    八派长老深知事态万分紧急,当下毫不迟疑,火速安顿好门下弟子,便随同纪元真往朝阳行去。天清宫及玉清门亦不例外,苍玉龙和凌行云虽非门内长老,但也应邀与柳望云一同前去。

    古辰因受了重伤,躺在担架之上,行动颇有不便,被石中岳及奕堂合力抬回居所。石中岳见他伤重,便替他涂抹了些药霜,伤处用绷带包扎起来,又让他吞服了几枚疗伤丹药,这才匆匆离去。古辰在上躺了片时,忽觉浓浓睡意袭来,眼皮越发沉重,不多时再也支持不住,沉沉睡去。

    他这一觉睡得格外香甜,直到翌正午,方有所知觉。迷迷糊糊间,却听到屋外甚是吵闹。他勉强睁开双眼,竖耳探听,奇道:“外面怎会这么吵?”正瞧个究竟,陡觉口处传来一阵钻心疼痛,登时出了一头冷汗。他吸了一口凉气,低头望去,只见口缠了厚厚一层绷带,蓦地想起昨比斗时因为受伤太重,肋骨断了几根,虽有丹药相助疗伤,但一时半会儿也无法完全痊愈。

    他小心翼翼直起子,想要下走动,却见房门忽地被人打开。云梦嫣挽着一只篮子,款款而来,见古辰满头大汗,不觉娥眉微蹙,嗔道:“伤还没好就敢乱动,活该痛死你,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这般拼命了。”古辰脸红过耳,支吾道:“云师姐,你怎么来了?”

    “干嘛,我就不能来?”云梦嫣白他一眼,坐在他旁,揭开篮盖,顿时一股子香气飘溢出来。古辰一天未曾进食,早觉腹中饥饿,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尴尬道:“不是这个意思,只是男女授受不亲,我不太方便……”

    “去去去,什么授受不亲的,真是无聊。”云梦嫣杏目圆睁,气哼哼地打断他道:“你的伤还是本姑娘包扎的呢,那时候怎么不说授受不亲了?”一边说着,一边拿出几碟小吃。古辰偷眼瞧去,只见菜式颇多,有枣泥酥饼、百果松糕、小馄饨、炸卷,不食指大动,嘴里生津,眼巴巴地盯着那几碟小吃,不好意思道:“这怎么好意思,多……多谢云师姐了。”

    云梦嫣忽地抱起篮子,咯咯笑道:“想吃吗?想吃的话,就说点好话来听听。兴许本姑娘一高兴,这些吃的都送你了。”古辰一呆,奇道:“说什么好话?”云梦嫣托着粉腮,打趣他道:“比如说嘛,先叫一声姐姐,怎么样?”古辰闻言不觉傻眼,霎时满脸通红。他禀憨直,纵然饥肠辘辘,但这“姐姐”二字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云梦嫣见他如此不上道,当即转笑为怒,面上如罩寒霜,气道:“混小子,叫一声姐姐有那么难吗,我又不会吃了你!”说罢夹起一块卷,使劲塞进他嘴里,叱道:“吃吃吃,吃死你这个没良心的。”

    古辰一时不备,险些被呛到,好不容易吞咽下去,又听云梦嫣道:“臭小子,张嘴。”古辰哪被女孩子喂过食,不由涨红了脸,连连摇头。云梦嫣柳眉陡竖,冷笑道:“好啊,你不吃是吧?不吃本姑娘就拿走了,等着饿肚子吧。”说着作势收起盘子,收入篮中。

    古辰登时慌了手脚,暗道:“云师姐要是走了,我岂不是一整天都要饿肚子了?”念及于此,他心中大急,赶紧叫道:“云师姐,等等……”云梦嫣板起俏脸,不耐道:“干嘛,你不是不吃吗?”古辰用力摆手,吞吞吐吐道:“不,不,我吃,我吃……”

    云梦嫣听了这话,掉转子,破颜笑道:“这不就对了?哼,知道饿肚子的滋味了吧,叫你敢得罪本姑娘!”古辰唯唯诺诺,随口应付几句,心底忖道:“真是莫名其妙,我又什么时候得罪你了。”正分辩几句,却见云梦嫣狠狠地瞪他一眼,夹起一块酥饼,往他嘴里塞去。

重要声明:小说《天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