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步步危机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破魔子 书名:天清
    ( )    鹤梵宇见此形,眼中似有精光迸,唇角流露出一丝笑意。紫千祥却摇了摇头,叹气不已。全场众弟子见状吃了一惊,浑不知天虹道人三人为何无故相斗,均自暗觉奇怪,小声议论道:“怎么回事,他们为什么突然打起来了?”“不知道,好像是闹起内讧来了。”“想不到比斗正酣之时,他们还有心思大打出手,真不可理喻。”

    那太乙神宗的弟子面有得色,哈哈笑道:“你们看,我早就说过了,天清宫并非实力不济,全因为自相残杀,内讧所致。若天清宫不生内乱,导致实力分裂,什么天罡剑派,什么梵天寺,统统都要闪边站去,哪还轮得到他们说事?”长眉道人听了这话,冷冷地哼了一声。曲赤子却嘿嘿笑道:“有意思,有意思。”

    天虹道人纵然有伤在,但修为尚在,此刻发起怒来,着实厉害无比。白中扬、楚晋南还未与其对上几招,便被他一剑挑落手中长剑,右臂又酸又麻,只得眼睁睁地瞧着他飞冲上台。

    正当此时,忽见一道人影疾速掠来,横拦在天虹道人前,沉声道:“天虹师兄,此举甚是不妥,还请速速回席。”天虹道人凝目一瞧,却见此人竟是宗断月。他心头狂怒,哪顾得了许多,当即一掌拍出,击向宗断月面门。

    宗断月见他出掌来袭,脸上毫无惧色,蓦地转避过,举掌一拍,攻向天虹道人背心。天虹道人又惊又怒,右掌如风扫出,与宗断月对了一掌。但听“砰”地一声巨响,两人倏然后跃三尺,复又抬掌攻上,相斗甚激,竟是不相伯仲。

    柳望云见二人拼斗,不由眉间拧起,陡然起,速度疾逾闪电,一瞬间冲入两人之间,抬手将两人分开,淡淡道:“好了,都住手。”天虹道人一见柳望云出手,登时醒悟过来,愧疚道:“弟子无能,护不得师门颜面,还请师尊责罚。”柳望云摇头叹道:“事已至此,错不在你,回去。”

    宗断月后退几步,瞥了柳望云几眼,心头极为震惊,万不料柳望云神通如此了得,举手投足间便轻易化解了自攻势。天虹道人转头睨了苏玉衡一眼,暗中将他恨到了极点,冷哼一声,拂袖返回席位。天清宫弟子见天虹道人满脸杀气,均为他气势所摄,赶紧停止吵闹,闭上了嘴。

    别派弟子原本兴致勃勃,睁大了眼睛,想观望一场门派内斗的好戏。哪知双方三言两语之下,竟就此罢手,不由失望至极,纷纷骂道:“怎么搞的,继续打下去啊。”“真没意思,不看了,还是看天清宫跟天罡剑派比斗比较有趣。”

    此时间,但见秦武镜与洛方奇纵跃上半空,猛力挥舞重剑,呼地劈向苍玉龙、凌行云二人背后。古辰大吃一惊,要上前相助,已然不及,忍不住大声道:“苍师兄、凌师兄,小心后面!”

    苍玉龙、凌行云何等修为,早发觉后有人偷袭,仿佛脑后长了眼睛一般,当下头也不回,反手一剑刺出,长剑霎时化作七道雪白剑芒,凌空向秦武镜、洛方奇二人。秦武镜一扬眉,想不到苍玉龙、凌行云二人在此危急关头居然还能出手退敌,心下好生佩服,大喝一声道:“好一招‘北斗七星’!”

    只见那七道剑芒来势迅疾,劲猛无俦,刹那间便至秦武镜、洛方奇二人眼前。他二人不敢托大,急忙上纵下跃,避退丈许。“无外方圆,聚阵!”秦武镜连挥重剑,强冲数次,仍是无果,不得不聚起周真气,蓦地大喝起来。

    苍玉龙、凌行云闻声一惊,旋即反应过来:“不好,他们是要救赵武阳、宁方川!”一念及此,他二人心有灵犀,立即纵跃起,举掌近,幻出层叠光影,劲风疾猛,气浪迸爆,呜呜呼啸,朝赵武阳、宁方川压面迫去,力图一举打垮二人。但赵武阳、宁方川也瞧出秦武镜之意,不等苍玉龙、凌行云二人拍掌抢来,陡然往后退,足一点地,纵上半空,与秦武镜、洛方奇聚齐会合。

    苍玉龙神凝重,抬头望去,眼见已无法阻止“天罡剑阵”组成,不叹了一口气,喃喃道:“想不到始终还是功亏一篑。”凌行云破口骂道:“晦气,晦气。”说罢掉转了头,望向苏玉衡,冷冷笑道:“想来区区一个‘天罡剑阵’,苏师弟一定不会放在眼里?”

    苏玉衡大袖一拂,冷笑道:“不过是‘天罡剑阵’罢了,破他又有何难?”凌行云气道:“你有这能耐,不妨破给我看看?”苏玉衡睨他一眼,傲然道:“正有此意。怎么,你不敢?”凌行云拿他无法,只得气愤愤地呸了一声,怒道:“你这家伙就是个疯子。”

    这时,秦武镜四人甫一聚集结阵,半空中斗然间掀起一阵狂猛劲风,气旋呼卷,鼓急舞,沙石漫天飞扬,吹得台下众弟子衣发乱飞,难以睁开双目。四人形倏忽旋转,齐出一剑,顷刻间一股浩然之力反冲而上,将四人稳稳托起,交织成型。秦武镜居高空,陡然睁眼,俯视苍玉龙四人,朗声笑道:“阵成!”

    台下众弟子眯眼侧目,但见“天罡剑阵”终于形成,均是兴奋不已,高声叫道:“来了,来了,‘天罡剑阵’来了!”“这下天清宫肯定要一败涂地了。”“真想不到天清宫竟能得天罡剑派祭出‘天罡剑阵’,太不可思议了,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办到的。”

    梵天寺法怒长老见此形,忽地站起来,对真、难、誉、苦四僧大声喝道:“你们瞧好了,这便是‘天罡剑阵’。如今有天清宫为我等打先锋铺路,你们下战若是败了,届时别怪老衲关你们闭一年。”真、难、誉、苦四僧急忙点头,似乎对法怒又敬又畏。

    天罡剑派众弟子神色却颇为复杂,料不到天清宫竟能得秦武镜四人合力使出“天罡剑阵”,心中既有期盼,又含不甘。袁天轻捋长须,莞尔道:“真不愧是陆清羽的徒子徒孙,天清宫实力之强,当真不容小觑。”凌虚渡在旁笑道:“不错,那个古辰年纪尚轻,却能打得洛方奇无从还手,真乃一代奇才。”楚傲天听到此言,重重地哼了一声,不悦道:“凌师弟,怎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凌虚渡闻言笑笑,并不作声。

    此时擂台之上,凌行云望向秦武镜,叹了口气道:“秦兄,你这等作为,似乎有些龌龊了。”秦武镜微笑道:“此言差矣,皆因几位师兄修为太强,秦某自忖不是对手,无奈之下,只能使出‘天罡剑阵’了,还请几位师兄见谅。”

    话音方落,便听苏玉衡冷笑道:“等了这许久,也该上正戏了。”说罢聚起真气,抬起一脚,猛地踩在地上。只听“轰”地一声巨响,大半个擂台竟被他踩得塌陷下去,倏然崩坍,“喀喇喇”龟裂开来,登时石屑纷飞,沙尘狂舞。

    台下众弟子一时不防,当即灰头土脸,“呸呸呸”吐出嘴中泥沙,弹去衣袍上的灰屑,破口骂道:“怎么搞的,还让不让人比了?”在一片喝骂声中,就见苏玉衡如脱弦之箭,朝秦武镜四人狂冲而去。

    古辰也吃了一惊,幸而他反应极快,当苏玉衡一脚踏出之时,便察觉到足下地面颤抖摇晃,宛如火山爆发前兆,顿时心生不妙,赶紧纵一跃,落在苍玉龙、凌行云旁。掉头望去,却见凌行云二人脸色铁青,至此才缓缓收回右脚,低声骂道:“那人真的疯了,竟想毁了擂台。”

    古辰望着倒塌大半、几成废墟的擂台,心中尤有余悸,忖道:“苏师兄这样做也太不厚道了,就算他能赢过对方四人,但多一个人相助岂非更好?”寻思间,忽听秦武镜大笑道:“苏兄如此作为,也未免太孤注一掷了?”苏玉衡目光灼灼,冷笑道:“若不孤注一掷,斗起来也没多大意思。”

    秦武镜双眉一挑,朗声笑道:“好,既然如此,秦某定当全力相待。”说罢神一肃,大喝道:“四星位移,化地为牢!”话一说完,便见四人各自撤了重剑,旋飘退,分别立于半空四角,门户大开,瞧此架势,竟是要苏玉衡闯入阵中。

    苏玉衡面无半分惧意,得笔直,笑道:“九脉传言‘天罡剑阵’战无不胜,攻无不破,苏某今便要闯一闯这个龙潭虎。”说着哈哈大笑,长袖飘飘,飞掠入阵中。秦武镜见他攻来,倏地右手一扬。赵武阳三人心领神会,皆是形一动,持剑往地挥去,刹那间一股股漩涡似的气劲冲天飞起,将苏玉衡围在其中。

    苏玉衡被四人环绕包围,却是临危不乱,鼻间冷冷地哼了一声,大袖猛地甩出,陡然间足底迸爆出一道道波纹也似的气浪,犹如幽潭中涟漪轻泛,转瞬间四下扩散,裹挟着飞砂碎石,急速流舞,汹涌飞旋。

重要声明:小说《天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