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云霄夜谈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破魔子 书名:天清
    石中岳见他如此模样,轻轻撞了古辰一下,悄声道:“喂,你怎会出这么多汗,莫非做了什么亏心事?”古辰心中一惊,小声尴尬道:“不是,柳首座讲的这些东西,我有些听不明白……”石中岳讶道:“你不懂?难道卢老儿没教过你阵法?”古辰摇了摇头,正待说话,忽听天虹道人骂道:“你们两个在干什么,师尊在说要紧之事,为何不认真听?”两人吓了一跳,赶紧闭嘴,不敢再说。

    柳望云也知古辰对阵法一窍不通,微笑道:“无妨,古辰等会单独留下,老夫有事相谈。”古辰听了这话,不舒了一口气,心中大石落地。过不多久,柳望云分配完各人命令,强调道:“明之战,各派将全员出席,老夫希望我天清宫弟子能团结一心,通力合作,渡过此次难关,复我天清宫百年之威。”一言既毕,柳望云扫过全场众人,徐徐道:“好了,诸位这便散了吧。古辰,你且留下来。”石中岳凑近古辰,小声道:“我在外面等你。”说罢一拍他肩膀,径直出门。

    一时间,众人尽皆退去,中仅剩古辰及柳望云二人。古辰心中忐忑,不知柳望云要对自己说些什么。柳望云瞧他一眼,笑道:“古辰,你可知老夫为何要将你留下?”古辰茫然摇头道:“弟子不知。”

    柳望云徘徊几步,叹道:“苏玉衡剑法虽强,但擅攻弱守,只能突击,不能防守。而你防守不俗,定可与其相互补足缺陷。”古辰听他此意,竟是要与苏玉衡配合,踌躇一阵,勉强道:“柳首座,我知道了,我会尽力的。”柳望云颇觉满意,点了点头,道:“明一战,成败与否,变数皆在你。你若能撑到最后,我天清宫此役将赢面大增,胜率几达八成。若是不能,则是全面溃败。”

    古辰听得心潮起伏,呆怔时许,大声道:“柳首座,你放心,我定然不会让你失望的。”柳望云欣慰笑道:“你能有这份决心,自是不错。但你不通阵法,老夫只能临时抱佛脚,传你取胜之法。你如不懂,也没关系,只需按照老夫所说去做便是。”于是教古辰如何配合苏玉衡进攻,如何观察场中局势,以助苏玉衡围攻敌手。

    古辰听了半个时辰,也听不出个所以然来,当即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还未说话,脑中忽地想起凌虚渡让他所传之言,忙道:“柳首座,凌前辈有句话让我带给你。”柳望云皱眉道:“他说什么?”

    古辰犹豫片刻,将凌虚渡那句话说了出来。柳望云闻言沉思一阵,笑吟吟道:“很好,你且安心,切莫胡思乱想。正如他所言,老夫应当送天罡剑派一份大礼才是。”说罢此话,他转过去,道:“好了,时辰不早,你也回去吧。养足精神,明再来与天罡剑派一决雌雄。”

    片刻之后,古辰道别柳望云,走出大,石中岳见他出来,快步迎上,问道:“柳首座跟你说了什么?”古辰便将柳望云与他说的话重述一遍。石中岳沉默一阵,叹道:“我看明天一战,真是输多胜少了。”古辰讶道:“这是为何?”

    石中岳道:“凌师兄和苍师兄还好说话,懂得顾全大局。但苏玉衡这家伙,哎,我就是不说,你也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他叹息一声,瞧向古辰,摇头晃脑道:“以他这种子,假使知道要让你来代他防守阵型破绽,只怕比杀了他还难受。柳师伯这步棋或许下错了,若换作是我,便不会让他上场。”古辰哑口无言,好半晌才道:“我还是相信苏师兄应当会顾全大局的。”石中岳睨他一眼,哼道:“希望如此了。”

    翌清晨,古辰尚在睡梦之中,便被屋外一阵阵喧闹之声吵醒。他勉力睁眼,但见石中岳端坐屋内一角,兀自入定,赶忙上前将他拍醒,道:“石师兄,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怎会这么吵?”

    石中岳冷不防被他惊醒,吓了一跳,忙道:“现在是什么时辰,可迟到了?”古辰摇头道:“那倒没有,时辰还早。”石中岳长舒一口气,庆幸道:“幸好,幸好。”说着站起来,望了屋外一眼,笑道:“今天可是大子,正道九脉应会全都到齐,我们须得早早做好准备才是。”

    古辰奇道:“石师兄,为何说今天是大子?”石中岳冷笑一声,道:“你还不懂吗,今乃是天罡剑派与梵天寺决战的子,也决定了该由哪派来执掌九脉牛耳,来看的人自然多了。”他说到这里,咬牙道:“古辰,不管如何,今天你一定要拼尽全力,挣回点面子。让他们看看我天清宫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一言既毕,他大步走到门前,转头道:“不过你若不能稳住阵脚,拖了大家后腿,可别我不认你这个兄弟。”古辰听了这话,霎时只觉一腔血涌上心头,用力点了点头道:“石师兄,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拖累大家的。”石中岳闻言一愣,惊讶地瞧了古辰一眼,心中暗奇道:“怪了,这小子竟会说出这种话来,不像他啊。”

    两人洗漱一番,出门而去,沿途见各派许多弟子结伴而行,其中不乏一些名宿耋老。石中岳皱起眉头,小声道:“看来今真是重大子,天罡剑派为求胜利,应会不择手段。你待会上了擂台,定要多加小心为妙。”说罢望着古辰,却见他一副神游天外模样,不气道:“喂,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古辰正在思量上阵之后如何出手对敌,一听到石中岳喝声,猛地回过神来,讶道:“石师兄,你说什么?”石中岳眼皮一翻,没好气道:“没什么,等下你自个儿看着办好了。”古辰仍觉疑惑,要相问,但见石中岳气鼓鼓的样子,又不好意思开口。

    不一时,两人走至山谷口处,一眼望去,只见谷内人声鼎沸,人数足有万人之多,黑压压尽是人头,场面极是闹。不仅天罡剑派弟子倾巢而出,各派精英弟子亦全都到场。石中岳双目放光,神兴奋至极,哈哈笑道:“幸好我这次参加了九脉竞峰,否则真乃人生一大憾事。”

    两人奋力挤过人群,走入天清宫席位之中,古辰目光扫去,但见天清宫及玉清宫弟子尽数到齐,唯独不见苏玉衡的影,不知为何,心里无端端生出些许不安。两人寻位落座,却见许多弟子陆续进场。各派弟子均有席位,而天罡剑派的弟子无处可坐,只能站在外面,伸颈观望。

    过了一阵,忽见轩辕影轻摇折扇,率八大典卫逍遥而来。走过天清宫席位之时,一见花寂幽坐在正中,顿时站定子,瞪大双眼,直勾勾地盯着花寂幽,恨不得立马飞到她旁。他这番猝然停步,八大典卫无奈之下,也只能随之驻足。在场诸人见状,甚觉滑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有人笑道:“这家伙既然对天清宫如此向往,还不如投入天清宫得了。”

    轩辕影神痴怔,对周遭讽刺嘲笑充耳不闻,仍是痴痴地瞧着花寂幽。天清宫弟子见此大皱眉头,沉着脸,数十双目光刷地投向轩辕影,眼神中满是敌意。石中岳哼了一声,低声骂道:“这小白脸的面皮真是厚如城墙,怎么赶也赶不走。”

    天虹道人怒哼一声,猛地站起来,喝道:“轩辕影,你为龙城少主,怎能如此无礼,这般作为岂不是惹人耻笑?”轩辕影如梦方醒,悻悻一笑,拱手道:“对不住,对不住,小生失礼了。”言罢依旧恋恋不舍地瞧着花寂幽,缓缓抬起脚步,慢腾腾往前挪去。

    天虹道人脸色阵青阵白,再也忍耐不住,大喝一声道:“放肆,成何体统!”轩辕影被他一喝,当即吓了一跳,正要快步走开,忽见古辰坐在一旁,不由大喜过望,笑吟吟上前道:“古兄,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否?”当即搬了张凳子,在古辰旁坐下,与他说长道短,称兄道弟,瞧此架势,竟是想赖着不走了。

    石中岳暗骂一声晦气,悄悄将椅子往后挪了挪。古辰尴尬而笑,听轩辕影左一言,右一语说个不停,感受到各派弟子投来的讶异目光,只觉如芒在背,头大如斗。

    又过了片刻,轩辕影还在絮絮叨叨,忽见众弟子纷纷动起来,大声喝彩。古辰甚觉好奇,掉头望去,只见梵天寺与天罡剑派一众长老联袂而来,法明长老走在最先,旁跟着圆觉。古辰心下一喜,忖道:“果然正如石师兄所说,今的比试非常重要,就连圆觉大师也来了。”

    在圆觉后,则跟着一众着大红僧衣的梵天寺弟子,双手合十,气象森严。而天罡剑派走在前头的竟是一名白袍老者,须发皆白,脸上皱纹犹如刀刻斧劈,仿佛已有百龄之寿。七大首座、四大长老皆是态度恭敬,随在其后。

    古辰正觉奇怪:“这老前辈是谁?”一念未绝,陡见全场天罡剑派的弟子呼啦起,齐声喝道:“弟子见过祖师!”喝声齐整如一,如平地惊雷,震得古辰耳膜嗡嗡作响。那老者呵呵一笑,扬手道:“无须多礼,无须多礼。”

重要声明:小说《天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