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御魔祖师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破魔子 书名:天清
    待那群弟子走到众人面前时,一名弟子似有意无意,转头望来,瞧见轩辕影亦混在天清宫众弟子中,当即嘿嘿一笑,回头道:“真是怪事了,怎么轩辕城的人竟也和天清宫的弟子混在一起?”他说了这话,眼珠一转,眯眼笑道:“轩辕少主,你该不是被那狐狸精给迷昏吧?”说着对其他弟子哈哈笑道:“要是天清宫的人都这么大方,也送我一个滴滴的美人,我凤老三定要转投进天清宫。”话音一落,一行人顿时狎笑起来。

    轩辕影一挑眉,眼中透出一丝怒意,还未说话,他后八名汉子脸色陡沉,齐齐哼了一声,蓦然间爆发出一股绝强气势,各自跨前一步,便要拔刃相向。在此关头,却见轩辕影忽而一笑,伸手拦道:“赵典卫,不得无礼。”

    那赵典卫听到命令,立即收刀还鞘,一声不吭,退回原位。凤老三眼皮一抬,目光扫过那八名汉子,啧啧笑道:“轩辕少主果然好涵养,想必这八位好汉便是大名鼎鼎的龙城八大典卫吧?希望在后比试之时,还请轩辕少主切莫留手才好。”

    轩辕影拱手笑道:“不敢不敢,小生早就听闻贵门的‘连云剑法’大大有名,还盼凤兄届时能为小生指点一二。”凤老三一听“连云剑法”四字,不由脸色微变,旁一众弟子亦是满脸怒气,呼啦一下围将上来,似动手。

    此时,领头那老者白眉竖起,倏地喝道:“你们想干什么,都退下了。妄自生事之人,自有重罚,休怪老夫不留面。”那些弟子听了这话,俱是哼了一声,走回人群之中。凤老三唇角扬起一丝冷笑,怪声怪气道:“龙城少主,我等就先行告退,后擂台上见。”轩辕影也随之笑道:“好说,好说。”凤老三睨他一眼,嘿嘿冷笑,转随众弟子而去。

    古辰在旁瞧得莫名其妙,悄悄问道:“石师兄,这些人是谁?你看见他们,表怎会这般古里古怪的?”石中岳冷笑道:“是一些卑鄙无耻,专使些下三滥手段的小人。”轩辕影耳朵颇尖,闻言掉过头来,笑道:“莫非古兄对连云阁的弟子也感兴趣?”

    古辰奇道:“连云阁?”轩辕影见他一脸疑惑,心下微讶,稍一转念,便知他对此毫不知,登时摆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笑道:“口误,口误,还请古兄莫怪。”他这话声音不大,却被对面一众穿米白道服的弟子听了个正着,霎时间爆发出一阵大笑。但见其中一名弟子长而起,笑道:“我听说那齐雲阁的连云剑法可真是名不虚传,难不成少主最近也迷上了那千百媚的连云夫人不成?倘若少主有暇,还请来玄天圣教与我等兄弟畅谈一番才是。”说罢得意洋洋,转头瞧向不远处一众面容铁青的齐雲阁弟子。

    轩辕影打蛇随棍上,冲玄天圣教众弟子拱手笑道:“一定,一定,兄台如此美意,在下岂能不从?”话一说完,玄天圣教众弟子又是一阵哄笑。

    忽在此时,全场蓦地动起来,有的弟子将目光投向远处,叫道:“快看,是梵天寺的人来了。”古辰也不侧目望去,但见一众着绛红僧衣的和尚徐徐走来,大约三十来人。领头之人乃是个白须老僧,着一紫金袈裟,手持一把一人来高的纯金禅杖,气度华贵,显得分外雍容。古辰细瞧一阵,却不见圆觉的影,不由暗暗担忧道:“圆觉大师的修为那么高深,应当不会有事吧?”

    这时从天罡剑派席位中走出一人,黑衣白发,皱纹如壑,瞧来已有六七十岁年纪,上前迎道:“不想敝派今竟能迎到法明圣僧前来出席,真是荣幸之至。”说罢一躬,对法明行了一礼。

    法明亦还礼道:“阿弥陀佛,云崖长老不必多礼,九脉竞峰乃贵门重大盛会,老僧既为上宾之一,此番觍颜前来叨扰一二。”云崖长老笑道:“不敢,不敢,久闻贵寺明、玄、怒、空四位圣僧修为高绝,佛法精深,今一见,果然非同凡响。”说着一扬手,道:“法明圣僧,还请上座。”

    石中岳远远地冷眼观望,忍不住哼了一声,道:“真是狗眼看人低,想当年楚御魔祖师与陆掌教执掌门派之时,这些人在我天清宫面前只有弯腰拍马的份。”古辰目透惊色,喃喃自语道:“楚御魔?那老婆婆好像也说过这个名字。”他心中不解,忍不住道:“石师兄,这个楚御魔是谁?”

    此言一出,不但石中岳瞠目结舌,一脸不信地瞪着古辰,就连轩辕影也睁大了眼睛,神色狐疑,不住打量古辰。古辰见两人如此反应,不由手足无措,结结巴巴道:“你们这是做什么,我……我说错什么话了吗?”

    石中岳瞪他好半晌,气道:“你这混帐小子,若非我早就认识你,定要怀疑你是别派细,竟连楚御魔祖师是谁也不知道,真可以算是孤陋寡闻了。”古辰挠了挠头,不好意思道:“对不起……石师兄……我真不知道是谁。”

    石中岳哼道:“当年楚御魔祖师威名远扬,响彻九州四海。名声之大,无论正魔两道,可谓人尽皆知。你这小子为我天清宫弟子,竟对其一无所知,真乃我天清之耻!”古辰脸上燥,嗫嚅道:“这么说来,这楚御魔岂不是跟陆掌教一样厉害?”

    石中岳尚未说话,却见轩辕影一摇折扇,悠悠道:“石兄这话说得不错,贵门楚掌教之威名不仅远传九州,就连在下远在龙城,也是如雷贯耳。”古辰吃惊道:“想不到楚御魔祖师居然这么厉害……”

    石中岳白他一眼,傲然道:“那是自然,想当年楚御魔祖师在世之时,我天清宫尚未内讧,实力何其强大。魔妖中人遇我天清宫弟子,仿佛如遇神魔,避道三丈,犹恐不足。不仅如此,便连正道八脉弟子亦尽皆伏于我天清宫足下。”话音一落,轩辕影闷闷咳嗽一声,以示不满。

    古辰此刻心中震惊到了极点,小声道:“这么厉害,那岂非陆掌教也比不上他了?”石中岳道:“那是自然,你如不信,大可问问旁之人,当年天清宫是否能凌驾于正魔妖三道之上。”

    古辰还未开口,便见轩辕影颔首道:“石兄此言非虚,天清宫在当时实力强横无比,就算正魔妖三道联手也不能与之抗衡。”古辰瞪大了眼,满脸惊骇地望着石中岳,半晌说不出话来。石中岳颇为得意,哈哈笑道:“怎么样,小子,今天算是长见识了吧?”

    古辰赶忙点头,道:“我确实是第一次听说。”石中岳大笑几声,忽地脸色转,叹道:“只可惜两百年之后,我天清宫再不复往之威。陆掌教百岁高龄,不得不将大权交移,以致众长老生出龃龉,天清宫爆发内讧。再到后来,就发生了当年震惊一时的玉清之变。尔后又内斗十年,我天清宫终于一蹶不振,凋零至此。”他言及于此,叹气道:“现今陆掌教闭关已有十年之久,门内两脉之间又互相内斗不休,也不知我天清宫要到何时方能兴复往强盛。”

    轩辕影轻挥折扇,笑道:“想来这复兴大任便落在古兄、石兄上了,两位还需继续努力才是。”他这话乃随口说笑,石中岳却当他出言讥讽,不冷哼一声,别过头去,懒得理他。古辰却连连摆手,摇头道:“我怎么行,还差得远呢。”

    说话之间,但见梵天寺众人皆已入席,正道九脉中除了一派仍是无人前来入座,其他门派均已到齐。古辰心觉奇怪,正待相问,陡见山谷入口处遥遥走来三人,俱是头戴斗笠,面遮黑纱,看不清样貌。

    当先一人背着一把古怪兵刃,乍一见似如铁棍,但仔细一瞧,又似一把利刃,令人惊奇不已。其后一人负长剑,却无剑鞘,剑上精光迸耀,犹如一轮烈,夺目刺眼。不少弟子一时不慎,被晃花了眼,惊怒之下,纷纷站起来,破口大骂。而最后一人却背着两把古朴铁剑,其中一把剑竟断了半截,因此两把剑长短不一,除此之外,并无任何奇特之处。

    云崖长老见此三人前来,连忙走出,对当先那人行了一礼道:“穆萧远宗主不顾万里之遥,率众前来鄙派参加九脉竞峰,真是辛苦非常,还请上座。”穆萧远回了一礼,点头道:“途中确实遇上一些阻碍,不过都已不是问题,云崖长老客气了。”说罢随之入席。

    全场弟子不知究竟何事,均是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忽听一名弟子疑惑道:“那三人莫不是西川剑宗的人?西川剑宗名气倒是不小,怎么就只来了这点人马,难道是路上碰到魔天宗都死光了?”另有人幸灾乐祸,嗤笑道:“原来这西川剑宗也不过如此。”

重要声明:小说《天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