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同病相怜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破魔子 书名:天清
    那胖道士心疼得脸皮抽搐,眼睁睁瞧着两人跑进伙房,暗骂道:“要不是这该死的丫头捣乱,道爷我今趟就发财了,真是倒霉,倒霉!”念罢唉声叹气,摊开手掌,掂量几番,登时察觉不妥,怒声喝道:“好啊,小丫头片子,敢糊弄你道爷,这连一两银子都没有!”

    小蝶在此生活已久,对伙房中的物什自是无比熟悉,不多时便找到一团老面。【 ]【 ]古辰心下大喜,要动手做面饼,却苦于无馅料,当即决意出门狩猎,让小蝶在伙房内等候。没过多久,古辰便提着一只野鸡,以及一些野菜归来。他将鸡切碎,野菜捣乱,拌在一起,又开始生火揉面。

    小蝶在旁瞧得眼,也忍不住前来帮忙。两人齐心协力,包好馅料,擀平面皮,以慢火将两面反复煎透,待面皮鼓起,方大功告成。两人忙活半天,终得以喘气休息,细细一数,竟有二十来张。小蝶闻到阵阵香气,不由盯着面饼,馋涎滴。古辰观她神,哈哈笑道:“这些面饼都是做给你吃的。”

    小蝶歪着脑袋,思索片刻,笑道:“大哥哥,这些面饼要给先吃才行。”古辰听得一呆,低头瞧向小蝶,心下讶道:“想不到小蝶小小年纪,竟能如此孝顺,实属不易。”便点了点头,道:“你想怎么样,便怎么样。”

    那胖道士亦被香气引来,忍不住在旁偷偷观看。小蝶见状,用碗盛了两张面饼,递给那胖道士,笑道:“馒头总管,这个你尝尝,是大哥哥和我一起做的哦。”说完用布包起剩余的面饼,抱在怀中,笑道:“大哥哥,我们去看啦。”当下一蹦一跳,出门而去。

    古辰走至那胖道士旁,将全的银两都给了他,低声道:“这位道兄,劳烦您以后多多照顾小蝶,谢谢你了。”说着一拍那胖道士的肩膀,随之去了。那胖道士呆愣半天,瞧着古辰渐渐远去的背影,缓过神来,呸地一声道:“这小子修为不低,显然是个高手,却这般滥好人,真是奇事一桩。”想到这里,又掂了掂手中银两,不笑得合不拢嘴。【 ]【 ]

    两人沿路而上,走不多时,古辰隔大老远便瞧见昨为小蝶搭建的那间小木屋。小蝶兴高采烈,抱着面饼,还未进屋就大声喊道:“,昨天的大哥哥又来看你了,他还做了面饼给我们!”

    古辰笑着摇摇头,随她入内,只见那老婆婆盘膝坐在木上,乍见古辰,冷冷道:“怎么,你小子可是想通了?”古辰讶道:“想通什么?”那老婆婆一听此言,脸色倏沉,冷声道:“好个不识好歹的东西,以后别来求老。”小蝶撅起嘴巴,小声道:“,你昨天不是说过不刁难大哥哥了么?”

    那老婆婆目中精芒一闪,冷笑道:“好乖孙,老什么时候为难他了?倒是你千万莫要麻痹大意,有的人居心叵测,意图不轨,说不准心中暗藏猫腻。嘿嘿,倘若有人敢打我乖孙的歪主意,老定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古辰在旁听得莫名其妙,只觉这老婆婆虽是在跟小蝶说话,但却另有所指,好似在警告自己一般。小蝶嘻嘻一笑,撒道:“,你快尝尝这饼啊,很好吃的。”说罢取出一张面饼,放在那老婆婆手中。

    古辰环顾四周一眼,忖道:“昨我搭得匆忙,这木屋甚是简陋,若遇雨打风吹,只怕过不了多久就要塌了。这老婆婆有残疾,小蝶又年纪幼小,哪能顾得过来。横竖我今有暇,便再帮他们盖一栋吧。”

    他想到此处,当下抓起一把柴刀,便往树林中走去。小蝶正在小口小口地啃着面饼,见状大急,含糊不清道:“大哥哥,你等等,我也一起去。”古辰疑惑道:“你知道我要去做什么?”小蝶努力咽下口中食物,笑嘻嘻道:“那当然,大哥哥昨天不是说了要教我建房子嘛?”

    古辰微觉惊讶,暗道:“这小妹妹还真是聪明。”思量间,忽见小蝶轻步跑来,手里抓着两个馒头,里面还塞了几个鲜红的果子,笑道:“我说不能亏欠别人的东西,大哥哥,我给你尝尝我特制的浆果馒头。”古辰大觉诧异,接过馒头,咬了一口,但觉这浆果清甜可口,又带些溜溜酸味,搭配着白面馒头同食,倒也别有一番滋味。

    “这浆果馒头味道不错。”古辰毫不客气,几口吃光,问道:“小蝶,这是什么果子?”小蝶眨巴一下眼,故作神秘道:“你下次来我再告诉你。”古辰眉毛一扬,奇道:“为什么是要下次我来?”小蝶拉着古辰的手,仰头道:“大哥哥做的饼也很好吃,我是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呢。”

    古辰听她如是一说,颇为高兴,笑道:“你喜欢的话,那我以后多做点给你吃。”心里却道:“看来这几天要多来看看小蝶,不然以后回到门派,估计就再也没机会了。”

    当下两人前去旁边树林,动手干活。古辰对于砍柴这等重活自是轻车熟路,拿手之极。不出一阵,便砍倒成片树林。小蝶却是什么忙也帮不上,眼巴巴在旁瞧着古辰砍柴、削皮,不由急得瞪眼,吵着要搬运木柴运。古辰拗不过她,只好任她行为。眼见小蝶吭哧吭哧地抬着一截巨大圆木,甚是吃力,古辰微微苦笑,暗中输运真气,小蝶这才勉强将那截圆木抬了回去。

    古辰搬了几趟,累了半天,始将一大堆木柴抬运回去。待木料齐全,便开始搭建木屋。他选了四截大小各一的圆木,分立四角,打入地中,以作房基。小蝶见他忙得满头大汗,赶紧打来一碗水,供古辰解渴。

    古辰一口气喝个精光,清了清嗓子,便教小蝶如何固定支架,如何铺设房梁。他口才虽差,但小蝶心思聪颖,理解能力极强,往往古辰提及个大概,便能想通其中关窍,令得古辰钦佩不已。

    两人从正午时分,一直干到夕阳西下,才将木屋建好。古辰又寻来几截粗木,制成一些常用家具。尽管他怀神通,但做完这一切,仍觉心神疲惫。待忙活完毕,古辰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擦了一把汗道:“呼,终于干完了。”他转过头去,却觉小蝶闷闷不乐,黑漆漆的小脸上,两只明灿的眼睛有若星辰,格外两眼,似有泪光闪现。

    古辰不觉吃了一惊,道:“小蝶,你怎么了?”小蝶沉默半晌,忽道:“大哥哥,你对我真好。”古辰听了这话,心下一动,转念道:“我来猜猜,你是在想念你爹娘么?”小蝶点了点头,小声道:“是啊,虽听说过爹娘都是很坏的人,但我有时还是会忍不住想,他们到底是怎么样的人,长的又是什么样子,为什么当初要丢下我,不管不顾呢?我……我真的好想见他们一面……”说到这里,她低垂着头,神极是难过。

    古辰自幼无父无母,对她此时心甚为了解,瞧她这等模样,不感同受,摸了摸她的头,叹息无言。小蝶抬起头来,望着古辰的脸庞,道:“大哥哥,你也会想念自己的爹娘吗?”古辰叹一口气,道:“当然有,不过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他言及于此,不愿再说,转而笑道:“看你一张小脸都是黑灰,脏兮兮的,要不要我帮你洗洗?”

    小蝶赶忙摆手道:“不行,不行,说这样才不会遇到坏人,如果洗干净了,要骂人的。”古辰闻言一怔,尚不解其意,又见小蝶神色为难,说道:“大哥哥,你帮了我这么多,我却没什么东西来送你。”

    古辰笑道:“那可不用,我帮你是自愿的,又不求什么回报。”小蝶睁大了眼睛,盯着古辰,道:“可是这样怎么能行,说过……”古辰不待她说完,长而起,笑道:“好了,别想那么多了,快去把你接过来吧。”小蝶拍手笑道:“知道了,我们这就去吧。”

    两人出了屋门,走到昨建成的旧木屋前,古辰却不好意思进去,挠头道:“小蝶,你进去就行了,我在门外等你。”小蝶瞧他一眼,展颜笑道:“好啊,你在这里等我。”说罢径直入内。古辰在屋外干等,颇觉无聊,倚背在墙,隐约听小蝶说道:“,大哥哥这次又帮了我们很大的忙,我们可要好好谢谢他才行。”

    那老婆婆哼了一声,道:“是吗,那该怎么谢他才是?”小蝶想了一会,道:“要是大哥哥有求于答应他就好了。”半晌工夫,忽听那老婆婆冷声道:“乖孙,去把那些臭饼还给他。”小蝶咦了一声,诧异道:“为什么,这是大哥哥做给吃的……”那老婆婆不耐道:“快去,还了!”

重要声明:小说《天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