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束手无策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破魔子 书名:天清
    那小童睁着一双清澈大眼,打量古辰半天,才道:“大哥哥,你真是好心,谢谢你了。不过说过做事要靠自己,不能靠别人,所以还是我自己来吧。”说罢伸出一双脏兮兮的小手,要将木柴抬过来。

    古辰皱眉蹙起,心下万分不忍。他只觉眼前这小童像极了当年的自己,不愿让他过多受罪,当即暗中运起真气,把木柴放在那小童肩上,笑道:“好吧,你自己来就自己来。”

    那小童接过木柴,忽地咦了一声,眼露疑惑,不解道:“奇怪,怎么轻了这么多?”他也未曾多想,当下迈起脚步,往前跑去。古辰一言不发,一边暗运真气,一边跟在那小童后。

    两人穿山越岭,沿着山道疾行,走出大半个时辰,仍不见那小童住处。古辰忍不住道:“小家伙,你家住得真远。你每天都走这么远来找木柴吗,那也太辛苦了。”那小童蹦蹦跳跳,听了古辰这话,回头笑道:“是啊,我已经习惯了。”

    古辰纵然格温吞,闻到此言,亦觉愤慨,心下怒道:“这天罡派的弟子真够狠心的,居然让这么小的孩子来干这么重的活。”他按捺不住怒气,皱眉道:“是那些天罡派的弟子让你做这些事的么?”

    那小童心思灵泛,一听古辰这话,便知其意,立刻摇头道:“不是的,他们人都很好,当初要不是他们出手相助,我和早就饿死了。”古辰一愣,暗道:“真是这样么?”惊疑间,又听那小童道:“可是脾气不好,好像很讨厌他们,不愿接受他们的帮助。所以我和便搬得远远的,不跟他们见面。那些大哥哥都知道的脾气大,也不敢再来看望了。”

    古辰心下好奇,忍不住道:“难道你一直都和你生活吗?你爹爹和娘亲呢,他们也不管你吗?”那小童眼中闪过一丝黯然,低下头道:“小蝶没有爹娘。”古辰大吃一惊,失声道:“你……你没有爹娘?”心中却道:“他,他叫小蝶?莫非,莫非竟是个姑娘?”

    一念及此,他睁大眼睛,细细打量小蝶的容貌,但见她面上满是黑灰,瞧不清模样,只好叹了一声,将目光转向别处。小蝶轻轻咳嗽一声,忽又说道:“我以前说过,我爹爹是个大魔头,我娘亲是个狐狸精,他们都是很坏很坏的人。自打我一生下来,就不要我了。幸好有抚养,我才能活下来。”

    古辰听得张口结舌,只觉小蝶世极为可怜,不心中难过,愧疚道:“原来你是个好人,我刚才还错怪了她。”说完这话,却见小蝶垂头不语,一副闷闷不乐模样,忙出言安慰道:“小妹妹,你别难过了,其实我从小也没爹娘的。”

    小蝶听得此言,霎时瞪大了眼睛,仰起头来,说道:“真的吗,那大哥哥,你会想念他们吗?”古辰呆了呆,寻思一阵,摇头道:“有时会想,有时不会想。时间过得久了,就自然而然地淡了,也就不再去想那么多了,反正想来想去,还是想不出什么结果,不是吗?”

    小蝶睁着大大的双眼,眼巴巴瞧向古辰,低声道:“大哥哥,你真可怜……”古辰不由啼笑皆非,暗道:“这小妹妹还真是单纯。不过她爹娘究竟是怎么样的人,竟忍心抛弃自己的孩子。”

    思量间,忽听小蝶大声呼道:“大哥哥,你看,我到家了!”古辰抬头望去,只一瞧,不惊得呆了。但见山顶上搭建起一间屋棚,破败不堪,简陋至极,竟是由树枝与稻草胡乱砌成,仿佛被风一吹,便会散落坍塌。

    古辰看的心惊胆颤,忖道:“这种地方,也能住人?”念及于此,他瞧了在前方又蹦又跳的小蝶一眼,暗道:“不管怎样,我一定要帮他一把。”

    他打定主意,正待说话,小蝶倏地返过头来,笑道:“大哥哥,谢谢你一路帮忙了。小蝶很想请大哥哥进屋喝杯茶,但在家,要是见到有陌生人来,只怕又要发脾气了,大哥哥你还是回去吧。”

    古辰闻言一怔,心道:“这小妹妹倒也懂事,可比我当年强得多了。”他有心帮忙,上前几步,说道:“小妹妹,这间棚子是你搭的么?”小蝶点了点头,难过道:“是啊,可是小蝶搭得不好,老是漏风漏雨,害得每天都在咳嗽。”

    古辰自告奋勇道:“那我来帮你……”小蝶大惊失色,连连摆手道:“不用了,不用了,要是知道了,一定会很生气的。大哥哥,你还是早些回去吧。”说罢扛起木柴,头也不回地往屋棚跑去,好似生怕古辰会追上去一样。

    古辰愣在原地,心中又是疑惑,又是叹息,想不通小蝶为何如此害怕她生气。但既然小蝶把话挑明,他也不好继续留在此地,要转离去,忽听后传来小蝶的惊叫之声。古辰大吃一惊,猛然回头,却听那声尖叫是从屋棚内传来,当即想也不想,发足狂奔而去。

    他不知发生何事,心下极为担心小蝶,一冲进屋棚,却见小蝶正趴在一个老婆婆上,痛哭流涕。那老婆婆容色枯槁,满脸皱眉,紧闭双眼,宛如一具干尸,直地躺在一张破旧的木上。

    古辰吃了一惊,失声道:“这……这是怎么回事?”小蝶一边摇着那老婆婆,一边哭道:“我……我刚回来时,……就已经倒在上,晕迷不醒……你醒一醒啊……”她摇了一阵,见那老婆婆仍未转醒,不觉眼泪顺着脸颊流下,大哭大喊道:“,你别丢下小蝶一个人,……”

    古辰呆了片刻,蓦地反应过来,抢上前去,安慰道:“小妹妹别急,我来看看。”说罢伸出手来,要去摸那老婆婆脉门。哪知一摸之下,竟是摸了个空。他定睛一瞧,不由大吃一惊,敢那老婆婆竟无右手。待要去摸左手,却见那老婆婆左手亦是齐腕而断,心中诧异万分,震惊道:“都……都断了,这怎么可能?我若谈不到脉象,还如何救人?”

    他心焦如焚,心念电转间,脑海中陡然灵光一闪,思量道:“是了,我且探探她背心试试。”当下一把将那老婆婆扶起,双掌贴上其背心,只觉那老婆婆干巴巴瘦骨嶙峋,犹如一截枯木,仿佛用力一捏,便会从中折断。

    古辰不敢耽搁,急忙催动丹田,运转真气,缓缓渡入那老婆婆背心之中。待真气一入那老婆婆体内,须臾之间,陡觉一股真气自那老婆婆体内压迫而来。古辰一见那老婆婆体内尚有真气流动,顿时喜道:“还有救,还有救。”说罢连忙加大力道,催发真气,将一股股精纯真气源源不断地渡入那老婆婆脉络之中。

    不多时,古辰察觉到那老婆婆体内真气杂乱无章,极是紊乱,心中暗道:“怪了,这老婆婆是不是练功太急,不得要法,以致真气反噬,崩溃散乱,才会变成这样?”他想到这里,寻思道:“我记得苏师兄曾经说过,若遇到走火入魔,只须将体内真气弹压下去,再重新助她归入丹田,恢复周天运转,应当便可。”

    念及于此,他催力更甚,意图将那老婆婆脉络中的真气加以束缚。只是那老婆婆体内真气虽是杂乱无方,四下奔窜,但却雄厚无比,远远胜过古辰。古辰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也不能将她体内真气压下半分,反倒被其浑厚真气得满头大汗,喘不过气来。

    古辰心中骇然已极,想不到这老婆婆一真气竟如此深厚,自己不仅未能控制住形势,还差点遭受反噬,渐有不支之状。但他不愿半途而废,当即使尽全力,要将那老婆婆体内真气弹压而下。无奈那老婆婆一真气太过强横,他苦撑半晌,却如蚍蜉撼树,毫无进展。

    “坏了,要是再由这股真气在这老婆婆体内乱窜的话,就算强行将其压下,也会元气大损,这老婆婆子孱弱,决计支撑不住。”古辰心下甚是焦急,冷汗涔涔冒出,“不成,我须得换个法子。”

    他一边苦思对策,一边与那股狂暴真气抗衡,端的辛苦非常。只一时,他头上缓缓腾起一缕缕白雾,渐觉浑乏力,已是再难支撑下去。急下,古辰狠一咬牙,不顾一切,冒着将遭真气反噬的危险,将真气凝成锥形,咄然大喝,直入那老婆婆丹田,将其体内杂乱真气抽丝剥茧,一点点缓缓纳入丹田之中。

    他拼尽全力之下,真气势如破竹,便如一把尖刀,眨眼间突入其气海之中。古辰见一举奏效,心下大喜,不由精神振奋,不断催动丹田真气,意突入那老婆婆丹田之内,助她循环导气。

    古辰鼓足一口气,连破四层气壁,在那老婆婆脉络内奔流游走,绕着丹田来回徘徊,却始终无法顺着经脉进入丹田。古辰大奇之下,提气再探,在那老婆婆体内运转一周天后,猛地惊道:“怎么可能,她……她的丹田竟然已经废了?”

重要声明:小说《天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