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天罡剑阵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破魔子 书名:天清
    古辰大惊失色,待要喝止俊鹤儿,已是不及。那弟子脸色一变,怒道:“好啊,果然是细!”说罢举起阔剑,挟带一阵劲猛罡风,横扫劈出。古辰眼见这一剑势大力沉,难以躲避,若在这高空上被劈中,自己与俊鹤儿非得送命不可。急间,墨玉古剑铮然出鞘,真气狂涌,硬生生挡下这一剑。

    便听“当”地一声巨响,那弟子力道极大,古辰被震得手腕酸麻,中气血翻滚,墨玉古剑险些脱手。那弟子亦不好受,巨剑嗡声鸣响,子受力冲击,几乎掉下铁索。好在他急生智,借力后跃,踩过四五条铁索,始才消去劲力。

    俊鹤儿大怒狂,发了蛮,索带着古辰,朝正中主峰疾冲而去。那弟子见状,又惊又怒,急得发声大喊。众弟子平素只负责严盯山脚,哪想得到居然有人能从空中攻入。一时间,只听“噔噔噔”脚步声震天大作,一大群弟子踏着铁索飞奔而来,手持黑铁巨剑,气势汹汹,扑涌赶来。古辰目光投向下方重重人影,但见对方人数极多,尚未交手,心下先怯几分,低声道:“好鹤儿,别去了,我们先回去吧。”

    但俊鹤儿此时凶大发,哪还勒停得住。古辰越是出言阻止,就越是往人多之处飞去。众弟子发声大叫,或三或两,手持阔剑,结伴成群奔来。俊鹤儿怒气冲冲,尖唳一声,仗着速度迅疾,力大无穷,挥翅扫向人群。众弟子见它来得凶猛,赶忙掣剑抵御。但听“嘭”地一声,双方迎面相撞。众弟子只觉剑上传来一股无俦巨力,宛如排山倒海,陡觉双臂酸软,不由自主退后几步。俊鹤儿一鼓作气,冲破人群,连闯数条铁索,旁若无人。

    众弟子抵挡不住,均是怒不可遏,待要再上,忽见俊鹤儿仰起颈脖,展翅飞起,在高中盘旋飞转,绕着铁索不住穿行,放声鸣唳,意气风发,似在羞辱众人。众弟子干瞪着眼,心头恨到极点,只是俊鹤儿飞得太高,任他们上蹿下跳,飞来纵去,也碰不到俊鹤儿半根羽毛。

    古辰大觉窘迫,一迭声道歉:“诸位师兄,这些都是误会,都是误会……”但天罡剑派众弟子此际早已将古辰视为外来入侵之人,对他这番话充耳不闻,只顾沿着铁索狂奔,要追上俊鹤儿。

    正在这时,一名材高大的俊朗青年快步赶来,眼看一众弟子被俊鹤儿戏耍,不由得脸色一沉,喝道:“你们都在干什么,快摆天罡剑阵!”古辰转眼瞧去,但见这俊朗青年一袭黑衣,背上所负巨剑足有一人来高,神色不怒自威,想来应是权高位重之人。

    果不其然,原本分散的一干弟子听到那黑衣青年发号施令,顿时停下步子,收剑定立,不再追赶俊鹤儿。古辰心下疑惑,忖道:“他们要做什么?”细目一观,却见众弟子纷纷闭上双目,一手护在前,竟似在吐息纳气。

    古辰见此形,惊疑更甚,正要开口与那黑衣青年近乎,忽见一名弟子将一纵,凌空往下跃去。古辰心头猛然一跳,惊得魂飞魄散,往前倾,脱口道:“小心……”话未说完,便见铁索之上的众弟子接二连三往下坠落,毫不畏惧。

    古辰瞧得头皮发麻,惊道:“他们究竟想做什么,难道不怕死吗?”哪知定睛一瞧,却见众弟子双双两两,或三人一行,或五人一列,相互持剑挥劈,子坠下少许,便立即站定虚空,不再下落,如若被一阵猛烈劲风隔空托起,在高空中跌宕漂浮,起伏不定。

    霎时间,古辰瞠目结舌,脑中刹那间转过千百个念头:“这……这是怎么回事?”他冷汗直流,定了定神,侧目望去,只见众弟子手举阔剑,对着脚底不住挥动,立足之处,似有一大蓬疾猛罡风迸舞涌出,将其缓缓托住,御风而立。

    不一时,只见百来名弟子尽都从铁索上跃下,持剑互援,浮于虚空,成群结队,渐近靠拢,在空中形成一个巨大弧圆,将古辰围在正中。古辰哪见过如此阵仗,脑海空空,茫然无措。不出片刻,一道沛然气涡渐渐形成,在空中旋转流动,将众弟子子稳稳托起。

    古辰回过神来,兀不死心,大声叫道:“你们弄错了,我不是歹人,我真的是天清宫的弟子!”但众弟子此刻哪肯信他,皆是面现怒色,剑平举前,保持气流始终在剑阵中飞转盘旋,凝而不散。

    古辰不愿无故与众人生起冲突,还要争辩,忽见众弟子形晃动,围绕自己,沿着弧圆轨道,犹如一座轮盘,缓缓旋转起来。少顷工夫,天罡剑阵越转越快,瞧得古辰眼花缭乱。斗然间,一名弟子如脱弦之箭,嗖地一声震响,遁出剑阵,破空飞来。那弟子来势奇快,古辰心下一凛,不及反应,俊鹤儿蓦地腾空而起,险险避开这一击。

    那弟子一招未中,去势不减,仍是往前冲去。这时,天罡剑阵空缺之位已是宛然在目,阵位虽缺,但剑阵却兀自旋转不休,风流劲急,气流卷动,恰好将那弟子来势带偏,卷入空位当中。而那弟子返回原本位置,足踏虚空,复随天罡剑阵舞动盘旋,伺机而动。

    古辰惊得说不出话来,心道:“莫非……这就是天罡剑阵么,忒也神奇了。”一念未绝,又见两名弟子持剑飞来,疾若飞电,遁而来。俊鹤儿机变极快,子遽然下沉,堪堪避过两人袭击。

    那两名弟子一击无功,毫不停留,复随剑阵旋转,重又返至原位,驾风驰舞。古辰两次惊险避过,吓出一冷汗。忽在此时,又见四名弟子从阵位当中疾速飞来,紧接是六名弟子,随后是八名弟子,各自从不同角度如箭飞来,速度快如流风,反应难及。古辰悬半空,如陀螺乱转,纵然有心抵御,但行动不便,全然处于被动挨打地位。

    一瞬之间,就见一群弟子在空中盘旋飞纵,不时有人对面相应,顺逆遁出,在空中一闪交错,相互移位,又回到对方缺位之上,循返不止。古辰险象环生,疲于应对,分不清到底有多少弟子疾冲击来,困在天罡剑阵中,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就连俊鹤儿也如笼中之鸟,一味挨打,狼狈万分。

    急之下,古辰一拍俊鹤儿的颈子,大声喊道:“鹤儿,我们快飞上去!”俊鹤儿也知此阵利害,当下拼尽全力,飞上天际。哪知天罡剑阵委实强横,众弟子御剑蹈虚,非但能够平行遁飞,亦能上下冲。俊鹤儿猝不及防,几被阔剑劈中,赶紧扑打双翅,急速上升,方脱出天罡剑阵的包围。

    众弟子中憋着一口气,岂容古辰逃跑,当下变幻剑阵,阵型化为一条长龙,倏忽曲折变幻,直追古辰而去。古辰胆颤心惊,哪敢做半分停留,驾着俊鹤儿落荒而逃,拼命往主峰飞去。众弟子见他竟往主峰飞去,均是怒吼连连,喝骂不止。但主峰顶处雾浓云厚,白茫茫难以视物,古辰慌不择路,一头扎入雾中,须臾不见踪影。

    那黑衣青年见状,当机立断,沉声喝道:“这小贼跑得快,大家分头去通知各峰守卫弟子,速速将其擒下。只是千万谨记,切莫扰乱了本门盛事。”一言既毕,众弟子纷纷听令,背起阔剑,足下生风,各自轻踏铁索链桥而去。

    古辰好不容易逃出生天,吐出一口长气,穿梭于云雾之中,不知在何处。片时工夫,一人一鹤冲出缭绕烟云,眼前景色渐次清晰起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座纯白玉石铺砌而成的极大广场,方圆几达数顷。下赫然现出一大片整然有序的宫,层台累榭,错落相接,恢宏无极。广场上多为三三两两的青衣弟子,稀稀拉拉,忽见古辰驾鹤而来,不觉呆怔,神色茫然。

    古辰掉头张望一阵,但见无人追来,心神稍松,暗道:“真是好险,差点就没命了。不过这里又是什么地方?”念罢摸了摸俊鹤儿光洁的长颈,道:“好鹤儿,我们飞下去看看吧。”

    俊鹤儿咕咕叫了几声,正降下,蓦然间,却见十来名弟子大步追来,手持阔剑,大声喝道:“好贼子,看你往哪跑?”古辰大惊失色,忙不迭道:“好鹤儿,快走!”俊鹤儿闻言,双翅一展,腾空飞起。不多时,俊鹤儿带着古辰飞至一处无人之地,方落地,又见一大群弟子神凶狠,口中呼喝,追杀过来。

    古辰见他们如此锲而不舍,颇觉无可奈何,只得又令俊鹤儿逃离此地。当下一人一鹤遍山乱飞,没命也似地窜逃,一路上遭遇不少弟子沿途截击。有些弟子站在树上,飞扑来;有些弟子爬上房顶,跃跃试;还有些弟子立在围墙上,趁机围堵,穷追不舍。

    古辰只觉焦头烂额,逃了一处又一处,不仅甩不掉后追兵,反倒引来更多弟子堵截。俊鹤儿历经长时飞行,已是疲于奔命,越飞越慢。古辰心知俊鹤儿为了自己,接连赶了两天路程,早就体力不济,不觉心中大急,忖道:“鹤儿快支撑不住了,这可如何是好?”

重要声明:小说《天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