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蓦然回首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破魔子 书名:天清
    古辰猛地抱住俊鹤儿,眼角一,险些流下泪来,不住抚摸俊鹤儿的羽翼,哽声道:“鹤儿,你到底去哪了,是不是遇到恶人了,伤了你没有?”俊鹤儿咕咕一叫,头直往古辰怀里蹭去。

    那小贩灰头土脸,站起来,怒道:“好啊,这扁毛畜生是你养的?”古辰一愣,点头道:“算是吧……”那小贩见来了正主,一把揪住古辰的衣领,骂道:“你这畜生抢了老子五块面饼,你说该怎么算?”

    古辰心头慌乱,忙道:“我赔,我赔……”话未说完,冷不丁一大锭银子砸在那小贩脚背上。那小贩“哎哟”一声,疼得抱脚跳起,正要发火,忽见一个浑是血的光头和尚冷冷瞪来,眯眼道:“够不够,够就拿着银子快滚。”

    那小贩被他一瞪,心中发毛,忙不迭捡起银子,跌跌撞撞去了。古辰皱眉道:“静大哥,你吓跑他了。”静明冷笑道:“那又怎地,对付这种人,就该狠一些。”古辰不以为然,摇了摇头,忽见俊鹤儿颈脖上挂着的两个包袱,不由惊喜交织,笑道:“好鹤儿,原来包袱在你上。”说罢取下两个包袱,仔细一瞧,却见两个包袱被人缝在一起,挂在俊鹤儿脖子上,任它如何摇头晃,也不会甩脱。

    那针孔密密麻麻,手工细腻,显然是心灵手巧之人缝制而成。古辰左思右想,怪讶道:“不对,是谁这么好心,把包袱弄成这样的?”他心中好奇至极,若非俊鹤儿口不能言,只怕早已开声询问。

    思忖间,忽听俊鹤儿长唳一声,一扯古辰衣服,抬头朝古辰后瞧去。古辰心下一奇,返头望去,透过茫茫人海,但见街旁高墙之后,一抹青影倏闪即逝。刹那之间,古辰心头猛地一跳,只觉那道青影极为熟悉,仿佛冥冥之中,深刻脑海,挥之不去。

    他眼神茫然,盯着那处墙角许久,陡觉肩膀被人拍了一下,转眼观去,却见静明一脸凝重,目光闪动,望向古辰后,小声道:“古辰,我有一件事想告诉你。”古辰奇道:“什么事?”静明沉吟片刻,叹了口气,忽而笑道:“算了,当我没说过。”

    古辰被他弄得满头雾水,狐疑半晌,忽听俊鹤儿哀鸣一声,伸长脖子,冲着远方,好似颇为不舍。静明沉默时许,忽道:“古辰,我与你商量一件事。”古辰笑道:“这次又是什么事了?”静明正色道:“我要呆在这镇上,与这婆娘养好了伤才走。你是留下来等我伤势好转,一同前行,还是现在分手?”

    古辰听他这般一说,不心中犹豫,委实有些不舍。他这段子以来,与静明饱经磨难,出生入死,彼此间早就当对方作生死兄弟,如今自是不愿独自离去。但要等静明养好伤势,少说也得半个来月。他与天清宫众人走散了许多时,若再不前去与门派会合,只怕待到天罡剑派时,天清宫众人已然班师回派了。

    念及于此,古辰瞧了瞧静明,心下难以抉择,忖道:“我此时若说分手,静大哥与寒姑娘无人照顾,那岂非大大的没良心?可是要是再拖下去的话,恐怕就来不及了……”静明看出古辰心思,重重拍了拍他肩膀,笑道:“你这混小子,想走就直说,我便不留你了。”

    古辰犹豫道:“可是你跟寒姑娘的伤……”话未说完,静明挥挥手,打断他道:“你就放一万个心吧,这点小伤算的了什么。我就算伤势再重,这一路上还不是我罩着你?”说罢哈哈大笑,凑近古辰道:“我反而更担心你,别再那么莽莽撞撞的了。有时候遇到危险,先分清形势,再做判决。有道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句话我送给你了,你给我牢牢记着,脑筋多转一点,将来别再做那又傻又笨的蠢蛋了。”

    古辰心下感动,连连点头,开口道:“静大哥,你说的话,我都记住了。”静明又是哈哈一笑,取下背上赤剑,交予古辰,容色变得肃然起来,道:“好了,废话不多说,这地方离天罡剑派路途甚近,料来数即可到达。你待到了天罡剑派,如果见有梵天寺的人在,就劳烦你将这把赤剑交给我师尊圆觉禅师。若有人问起,你就说我与师叔赤剑尊一行被七绝山妖人偷袭,全军覆没了。”

    古辰点头应了,蓦地想起一事,问道:“那他们要是问你在哪,该怎么说?”静明道:“这还不简单,你便说我受重伤,正在一处隐蔽地方修养,等养好了伤势,再回门去见他老人家。”他说到这里,瞪着古辰,小声道:“但是你一定切记,千万莫跟我师门之人提到我与寒明月的事,包括我师父在内,也不能说。要是你敢说出去,我以后再也不认你这个兄弟!”

    古辰自知轻重缓急,唯唯诺诺应了。静明见他答应,眉开眼笑,朗声道:“好了,你自个儿去吧,两个大男人的,我就不送你了。”说完大笑几声,背着寒明月,转离去。

    古辰心中万分不舍,挽留道:“静大哥……”静明头也不回,哈哈笑道:“苍天不证,何以为道;孤阳不长。何以为仙。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古辰,你只须将我放在心里就好,不必送了。”大笑声中,静明的影渐渐淡去,终于消失在人海之中。

    古辰怔怔望着静明远去方向,不知怎地,心中失落无比,鼻间泛酸,忽又想起这些子与静明一起经历过的患难与共,不觉口大怮,几乎落下泪来。他木然呆立许久,突如下了决心,眼神渐变坚定,轻轻抚摸俊鹤儿的背脊,笑道:“好鹤儿,静大哥如此乐观的人,我也不能输给了他。走吧,我们这便往天罡剑派进发,找柳师伯他们去。”

    出了小镇,古辰心无后顾之忧,全力往天罡剑派进发。幸而此地距天罡峰不甚遥远,古辰驾鹤飞行,脚程极快,原本需走七八天之久,如今仅花两时光,便即赶到。

    这正午时分,忽见前方依稀显出群山轮廓,宛然在目。不一阵,古辰飞到近时,就见七座险峰高耸入云,现于苍穹尽头。放眼望去,只见半山腰以下寸草不生,山间林木被砍伐殆尽。山腰之处,悬架起一圈极长走廊,围绕四周。而在半山之上,却是翠绿色的浓郁森林。正中一座巍峨奇峰雄伟险峻,高达万仞,出乎天云之上,为一片浓雾所笼罩,瞧不真切。其余六座高峰列作一圈,将主峰众星捧月般环绕其中。

    “这就是天罡主峰么,终于到了。”古辰心中喜极,恨不得立即上山,与柳望云等人会合。忽一转念,又有些担忧:“我一路上耽误了这么久工夫,也不知柳师伯他们走了没有。”恍惚间,一人一鹤已飞至近处,只见那七座险峰高壮绝伦,飞鸟难及。正中那座主峰又高出其余六座高峰许多,崖壁通天,没入云端,太玄山与之相比,似有不及。

    而在七座高峰之上,但见成千上万的大小房屋均匀坐落,山峰之间连以千百条粗逾手臂的黑铁索链,在高空交错纵横,织成一条条铁索飞桥,将七座高峰链接相衔,四通八达。约莫百来名着白衣,背负巨剑的弟子在铁索上来回奔驰,巡逻不间。那些弟子所负巨剑又厚又重,长有半人来高。

    古辰心生震撼,暗道:“这地方少说也有几百丈高,他们还背着这么重的大剑,就不怕掉下去么?”惊疑间,忽听一人大声喝道:“来者何人,快快停下,此乃我天罡剑派地,他人不得擅自闯入。”

    古辰循声望去,却见一名白衣弟子抬眼瞪着自己,双足定立在铁索之上,手中一柄黝黑阔剑直指而来。此间狂风鼓,汹涌猛烈,吹得那弟子衣发乱舞,足下铁链晃晃悠悠,好似随时都会坠落摔下。

    古辰不由暗为那人捏一把汗,道:“这位师兄,我是天清宫的弟子,之前因故与师门走散了,是以现今才赶来,还劳烦你替我前去通报一声。”那弟子哦了一声,打量古辰几眼,狐疑道:“你既然是天清宫的人,为何不穿天清宫的衣袍,你可有令牌为证?”

    古辰怔了怔,奇道:“什么令牌?”那弟子嗤笑一声,道:“没有令牌,那便请回吧。”古辰不由急道:“这位师兄,麻烦你行个方便,前去替我通报一声就好了。”那弟子脸一沉,不悦道:“你当我是什么人,说通报就通报?若你不是天清宫弟子,却是细,那我岂非也要跟着倒霉?”他说到此处,瞅了俊鹤儿一眼,道:“再说了,天清宫有骑鹤的弟子么?我看你分明就是外来的细,想混入我派,窃取门中机密。”

    古辰哑口无言,待要辩解,却见那弟子将剑一挥,不耐道:“够了,废话少说,若拿不出令牌,我这次不为难与你,这便速速离去吧。”古辰愣在原地,满腹委屈,料不到自己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来到天罡剑派,哪知话还没说上几句,就要被对方赶回去。他踌躇半晌,着实吞不下这口气,忙道:“这位师兄,我确实是天清宫弟子。我这里有我门内柳首座的亲笔书信一封,劳烦你看看。”说着要打开包袱,拿出那封信。

    那弟子眼透怒色,大喝道:“我已好话说尽,你还想使这等鬼魅伎俩?你再不走,休怪我不客气!”古辰心头一惊,结结巴巴道:“不……不是的,这位师兄,你听我说……”话未说完,俊鹤儿何曾被人如此以剑呼喝,早已按捺不住,厉鸣一声,挥动双翅,直往那弟子冲去。

重要声明:小说《天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