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暴露无遗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破魔子 书名:天清
    那守卫长老怒道:“既是如此,为何不见有人放箭通报?”静明哭丧着脸道:“那些妖人太过厉害,师兄弟们都还没来得及出手,就被他们杀了,我还是好不容易才逃出来的。”那守卫长了呸了一声,骂道:“我早知这姓的不是什么好东西。”说着转过头去,提声喝道:“长松何在?”

    一名弟子跃众而来,拱手道:“弟子在。”那守卫长老喝令道:“你速速带领门中精锐弟子,前去**围剿妖人,切记不可放跑一个,听见没有?”长松鞠了一躬,道:“是,弟子遵令。”当下召集寒月宫门前大半守值的精锐弟子,直往**赶去。

    那守卫长老安排甫毕,眯眼打量了古辰、静明二人一眼,道:“你二人随我过来,将此事禀报法尊。”静明听到“法尊”二字,不觉眉头大皱,暗中传音道:“等下寻个机会,了结此人,万万不可拖延。”古辰轻轻点头,示意明白。

    两人随着那守卫长老大步入内,门缓缓关闭,静明目光一扫四周,眼见留守弟子不多,不心中大喜,冲古辰使了个眼色,道:“长老……”

    那守卫长老头也不回道:“你有何事?”静明吞吞吐吐道:“弟子在想,那伙妖人的首领太过厉害,只怕您先前派出的师兄师弟们不是他的对手。”那守卫长老皱眉道:“竟有这事?那人又有多厉害了?”

    静明战战兢兢道:“弟子……弟子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那人披一件朱袍,四十来岁年纪。也不知他使了什么手段,右手只是轻轻一挥,就见长老们还未出手,便被一阵螺旋似的劲风卷起,不出片刻,尽都瘫倒在地,七孔流血,死状真是……真是可怖至极。”

    那守卫长老脸色剧变,蓦地转过头来,颤声道:“你……你没看错?”静明点头道:“千真万确。”那守卫长老冷汗长流,哆嗦道:“四十来岁的年纪,一朱袍,出手成风。这,这人莫非是……”静明眼中闪过一丝寒芒,小声道:“朱武。”

    话一说完,静明不待那守卫长老反应过来,陡然大喝道:“动手!”古辰等的便是这一句话,“铮”地一声,长剑出鞘,刺向那守卫长老的下盘。

    那守卫长老霎时惊悟,怒喝道:“好个贼!”当下双掌齐推,击向静明口。哪知掌至半途,忽觉双腿一凉,往下坠,竟是无端矮了一截,一击落空。静明趁此良机,几步冲上前去,一掌打得那守卫长老骨碎裂,子倒飞而出,将一旁木门撞得粉碎。

    古辰一剑削断守卫长老双腿,瞧着尚在滴血的墨玉古剑,不由惊得呆了。忽听一阵喊杀之声,门外涌来一大群弟子,手持长剑,气势汹汹冲来。静明见古辰兀自发愣,大喝道:“别发呆,这里就交给你了。”说罢一闪,掠入旁边的大门之中。

    古辰见此形,大吃一惊,正待问:“你要去哪?”却见众弟子已然飞纵来,三把长剑织成一张剑网,罩顶而来。急间,古辰不及思量,举剑便挡。但听“砰砰砰”一迭声响,那三名弟子手中长剑被古辰打落在地,手腕处鲜血长流,咬牙退后。不旋踵,又有七八名弟子剑攻来,剑影如光,笼向古辰周要害。

    古辰心下一凛,纵后跃,退出老远,一转,又点到几名弟子。众弟子见他剑法精妙,均是神色凝重,如临大敌,一步步近而来。古辰深吸一口气,心知如今势成骑虎,若不拼死抵御,今定出不得此地。

    双方僵持一阵,众弟子蓦地发声大喝,十数把长剑同时攻来,劲风呼啸,笼罩古辰全。古辰目光扫过人群,形骤起,只听铮然大响,十数把长剑绞在一处,如白莲怒绽,片时难以分开。古辰咄然大喝,一脚踩上,电光石火之间攻出一剑,在半空中化出一道弧圆。众弟子手腕受创,惊呼一声,长剑纷纷落地。

    古辰脱出险境,忽见后面的弟子随后跟上,长剑齐出,如百千道流光,迎面扑来。古辰放眼一观,知不可硬撼,当即旋游走,足不沾地,带得众弟子四下飞奔。众弟子见己方如此多人,竟收拾不下一个毛头小子,俱是憋足了劲,下手极狠,茫白剑影在古辰周旋来掠去,委实惊险到了极处。

    古辰如电转,奔走许久,好不容易抽出手来,还上几剑,忽觉腿上一痛,已被人刺中一剑,血流如注。他心中发急,深知若此拖延下去,势必丧命于此,猛然间大喝一声,剑芒迸分百道,四面散开,向人群。便听一阵金鸣交戈之声,众弟子浑一震,虎口发麻,长剑脱飞出手,冲天而起,哐当当落在地上。

    这招出自“天宫七剑”的“摘星破”,极耗真气。古辰使完一招,低声喘气。众弟子慌乱之下,忙不迭拾起长剑,复又攻来。古辰心存慈念,始终不愿出手害人命,只能依靠灵动法以及精奇剑法苦苦支撑。不出一炷香工夫,古辰终究敌不过人多,周被划出一道道剑痕,鲜血直流。

    “静大哥到底去哪了,怎么还不出来?”古辰苦撑许久,心头愈发焦急,但见闻讯赶来的弟子越来越多,渐渐抵挡不住,正要破釜沉舟,痛下狠手之时,忽见众弟子脸色微变,纷纷跃开,潮水般退出外。

    古辰累得脸色发白,汗流浃背,盯着众弟子离去方向,心下大是奇怪:“怎么回事,他们干吗退了?”正疑惑间,忽听“嘭”地一声巨响,静明一下撞开木门,口吐鲜血,狼狈奔来,大声道:“成了,成了,我们快走!”古辰见他如此伤重,讶异无比,但心知此处绝非说话之地,急忙拉着静明,往外奔去。

    岂料一推门,两人放眼望去,不容色大变,一颗心直往下沉。只见外尽是手持长剑的弟子,人头耸动,不知几千几万。寒天誉面色冷,双手负后,遥遥而立,目光如电,冷冷瞧着两人。

    古辰大吃一惊,掉头就想往回跑去,却被静明一把拉住,道:“去不得!”话音方落,就见一股股浓墨似的黑烟自顶腾升而起,火光冲天。这时,陡听“嘭”地一声,门一下被人撞开,一个须皆白的半百老者浑漆黑,须发烧焦,见到静明,眼角一阵微微抽动,破口骂道:“你这死秃驴……”骂声未绝,忽见寒天誉就在左近,连忙噤声不言。

    片时工夫,门中又走出几名长老,均是脸色愤怒,将两人后路堵死。古辰拉着静明,一扫周围密密麻麻的弟子,只觉心中透凉,万事休矣。一时间,场中安静到了极点,除去呜呜呼啸的风声,以及噼里啪啦的焚烧之声,再无半分声响。

    古辰正不知如何是好,脑海中忽地响起静明的声音:“蠢蛋,这当口我们真的只有去见祖师了,你怕不怕?”古辰虽是惊惧,但听了静明这话,仍是摇了摇头,道:“我不怕。”静明瞪了他一眼,笑道:“少装蒜,都慌成这样了,还说不怕?”

    古辰知将死,绪极是低落,不知说什么好。静明却笑道:“没事,你别怕,我们等下还要一同上路呢。这辈子是我连累了你,你下辈子千万可别再遇见我了。”说罢拍了拍古辰的肩膀。

    古辰听他这话,心中突地涌起一阵酸楚,瞧着静明那满是笑意的眼神,不觉压下心头惊恐,仿佛连生死也看淡了许多,传音给静明道:“待会我掩护你,你只管逃。”静明怔了怔,料不到古辰到了这地步还想着自己,不由哈哈一笑,道:“好兄弟,不必了,我大仇已报,就算死在这里也好,要不然让这群龟孙子笑话,那该有多难看。”说着又拍了古辰一下,低声道:“要走的,应该是你才对。”

    古辰听了这话,陡然来了勇气,大声道:“不,要战一起战,我绝不会退缩的!”静明注视着他,唇角扬起一丝笑意,笑道:“你不后悔?”古辰坚定道:“绝不后悔。”静明拔出赤剑,哈哈笑道:“既然如此,咱们索敞开膀子,来闹他最后一次!”

    寒天誉见二人旁若无人,谈笑风生,全不将自己放在眼里,当下按捺不住心中怒火,冷冷道:“杀了。”此言一出,众弟子纷纷叫骂,一窝蜂涌来,举剑乱捣。但古辰与静明深知此番有死无生,狠大发,出手再不留。两人左右呼应,抡剑如月,拨开众弟子来剑,一赤一黑两道剑光疾若飞星,顷刻间击毙十余名弟子。

    众弟子皆是愕然,料不到两人困兽之斗,仍有力气伤人,不由连声怒骂,围攻而来。古辰一时不防,肩上中了一剑,火辣辣痛入骨髓。他咬紧牙关,掣剑反击,一剑捅入那弟子口,鲜血飞溅。静明使一轮疾剑,赤芒纵横,盘旋飞舞,只听几声惨呼,已有**人毙命赤剑之下。

重要声明:小说《天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