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八荒四像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破魔子 书名:天清
    寒明月错让过,诡笑连声,如纸鹞,飘然倒退十丈,影隐没在黑暗之中,倏忽不见。静明见此形,心念电转,不安道:“不好,他们这是在拖延时间,我们快走!”

    此时两人脱出幻境,顾忌顿去,当即加快步伐,向前疾驰。奔出一阵,忽见前方立着一人,白袍灰发,神沉,竟是寒天誉。静明与古辰一惊,俱是脸色大变,猝然止步。古辰心头忐忑,传音道:“静大哥,怎么办?”静明死死盯着寒天誉,沉默片刻,咬牙道:“这个寒老魔也是假的,我们走,不必管他。”

    古辰见那寒天誉目中寒光四,哪像是幻相,不由犹豫道:“静大哥,我感觉……他不像是假的。”静明瞪他一眼,怒道:“少说废话,你相信我即可。”说罢拂袖即走。古辰生恐寒天誉突然暴起伤人,握紧长剑,护住静明侧,一步步往前挪去。

    忽在这时,那寒天誉哈哈大笑,扬声赞道:“阁下好本事,就连老夫的八荒四相阵,竟也困不住你。”话音方落,他浑白芒绽盛,形扭曲拉伸,俄尔变成一个红发老者,慈眉善目,手持七尺长刀,一脸促狭,笑眯眯道:“真是后生可畏,不知多少年了,都没见过有人能生离此阵。两位年纪轻轻,既能破阵,料来修为不凡。老夫素来惜才,也不为难你们,这便自行走吧。”

    古辰本以为又有一场大战,哪知那红发老者心肠甚好,竟肯放自己离去,不喜上眉梢,道:“多谢前辈了。”静明则睨了那红发老者一眼,冷笑道:“古辰,我们走。”说完自顾自从那红发老者旁走过。

    红发老者微笑而立,待两人擦肩而过,眼中登时迸出一丝杀意,长刀红光爆舞,气浪飞旋,犹如劈波斩浪,蓦地砍向两人背心。这一刀势头极猛,若是砍得实了,定被斩为两截。

    静明早有防备,冷笑一声,陡然旋,奋足真气,一掌挥出,拍中刀背。那红衣老者猝不及防,只觉一股汹涌巨力涌来,长刀脱飞出手。静明抢前几步,大袖一挥,一道袖箭自袖中遁出,去势迅疾。那红发老者没料到静明如此厉害,慌忙中不及躲闪,一箭中眉心,当下痛吼一声,滚倒在地,上腾起一股火焰,越烧越旺。古辰不觉瞠目结舌,凝目望去,却见那红发老者不知何时化作一个稻草人。

    静明眉头大皱,冷冷道:“好家伙,居然不是真么?”那稻草人被火烧得劈啪作响,口中桀桀怪笑道:“你们逃不掉的,你们逃不掉的,哈哈哈哈……”

    古辰听他笑声诡奇可怖,心头不由泛起些许凉意,噔噔往后退了几步。静明怒从心起,大喝一声,催动掌力,将火势烧得更盛。不出片刻,那稻草人便被烧成一堆黑灰。静明面容冷峻,低声道:“那人一定还在左近,此道已不能走,我们换路再行。”说罢跃入林中,挑了一条极为险峻的山道,由此而逃。

    山道上积雪盈尺,溜滑无比,若稍不留神,便会坠入山谷,摔得粉碎骨。两人小心翼翼,缓步慢行,走不多远,忽听静明压低声音道:“停下,前面有况。”古辰心中一凛,驻足不前。静明紧贴山壁,侧目张望四周,凝神倾听片刻,蓦地脸色微变,不由分说,一把抓起古辰的袖子,闪躲入一道狭小缝隙中。不旋踵,便见一名灰衣长老匆匆而来,其后跟随三十余名弟子,从两人面前行过,直往山下奔去。

    古辰眼见众人离去,浑陡驰,松了口气,正待说话,忽被静明捂住嘴巴,传音道:“你这蠢材,别说话!”古辰微微一怔,惊疑不定,要传音询问,却见那灰衣长老领着一干弟子,又从山道另一侧走来,神色颇为冷。

    古辰恍然大悟,缩了缩脖子,暗自庆幸道:“幸好有静大哥在旁提醒,不然就要暴露行踪了。”这时,忽听一名弟子道:“师尊,这是怎么回事,五柳先生不是传讯说那两个小子就在这附近么,但这鬼地方哪里又有人了?”

    那灰衣老者默然一阵,从袖中取出一支火箭,“嗖”地一声,上天际,冷着脸道:“我们走。”说罢一拂袖,当先离去,众弟子随其后,不一时纷纷去得远了。

    静明瞧着众人背影,冷笑道:“这老头真够狠的,自个儿找不到我们,居然用传令箭这等手段来召集人手,看来不出一阵,我们就要被包围了。”古辰忙道:“那……那我们现在岂不是很危险?”静明沉吟良久,蓦地里眼中精芒闪烁,笑道:“我倒有一个办法,你敢不敢跟我来?”古辰点头道:“我当然敢。”

    静明冷笑道:“那好,你既然听我的,那我们现下立马原路返回,退到玉牢之中。”古辰大吃一惊,失声道:“什么,要……要回去?”静明瞧了古辰一眼,似笑非笑道:“怎么,你怕了?”

    古辰默然片刻,奋起勇气,咬牙道:“好,就听你的。”他纵然心中疑惑,但与静明一同患难许久,对静明无比信任,是故一口答应下来。静明见他毫不犹豫点头,显然极是相信自己,不由微觉感动,笑道:“好,好,既然那老匹夫不给我们活路,我们便杀它个回马枪,搅他个天翻地覆!”

    当下两人折路返回,专挑偏僻小道,偶见几名游弟子,均是神不知鬼不觉打昏过去。静明将几人拖入林中,摸了摸上衣衫,忽地笑道:“蠢蛋,你我这行头也太过显眼,若是要玩,索玩个大的。”言毕剥下一名弟子衣衫,在自己上,又取一顶大毡帽,严严实实盖在头上。古辰恍然有悟,也如法施为,只是他并非光头,是故无须以毡帽遮头。

    两人换好衣服,又将那几名弟子丢至一处显眼地方,随即沿路折回,待到玉牢门前,却是空无一人。静明见状哈哈大笑,拍掌道:“好极,好极,那些龟孙子全部都下山抓我们去了。”说着闪入内,坐在台阶之上,道:“我们就呆在此地,伺机行动。”

    古辰神色呆怔,不安道:“静大哥,要是……要是他们回来怎么办?”静明不以为然道:“放心吧,这几个时辰之内,他们正忙着抓捕我们,绝不会返回此地。”古辰心神稍定,又道:“那我们还要在这地方呆多久?”静明道:“尚未可知,或许是半天,或许是一阵。”古辰奇道:“这是为何?”静明横他一眼,冷笑道:“别问了,你看着便是。”古辰无可奈何,只好倚他坐下,心中七上八下。

    片时工夫,忽见一支火箭在远处天际爆炸开来,须臾之间,便见一大群弟子如潮水往那烟火迸舞之处涌去。静明站起来,哈哈笑道:“成了,他们终于发现被我们打倒的那几个人了,我们快走。”

    两人出了玉牢,古辰张望四周,奇道:“静大哥,你打算从哪边下山?”静明笑笑,道:“谁说我们要下山了。”说罢忽一转,直往山上寒月宫处走去。

    古辰大惊失色,脱口道:“静大哥,那……那地方是寒月宫啊,你不想下山了?”静明不疾不徐道:“怎么,你不想要那把黑漆漆的宝贝破剑了?”古辰闻言一喜,讶道:“你的意思是……”静明朗声笑道:“不错,先趁他们不注意,一举夺回宝剑,再放一把火,将这鬼地方烧他娘个干净。”

    古辰怔了怔,万想不到静明竟要使这等狠辣手段,不犹豫道:“可是……放火终究是不好的……”话未说完,却听静明截口笑道:“难道你不想逃出这地方?”古辰忙道:“不,不……当然不是。”静明双目陡张,笑道:“那不就得了,按我说的话去做便是,别的不用你管。”

    他既打定主意,两人当即足下加疾,穿房绕道,须臾不停。静明似乎对此地颇为熟悉,驾轻就熟,不出一阵,便见一座庞大宝,气宇恢宏,周遭巡视弟子明显增多,晃来去,神警觉。

    古辰脸色苍白,心头狂跳,忽听静明传音道:“这地方叫**,乃是寒池天峰藏书之所。你别紧张,放松点,不要四处乱看,跟着我就行了。”他说了这话,不待古辰答话,大摇大摆地往门走去。古辰吃惊不小,不及阻拦,只能缓步跟上。门处站着一位须眉皆白的黑衣长老,忽见静明前来,白眉蹙起。

    古辰此刻紧张万分,冷汗直流,瞧着地面,大气不敢出一声。静明却面色自若,径直走到那黑衣长老旁,道:“弟子有要事禀报。”那黑衣长老冷冷道:“此处乃为地,不得入内,有什么事,在这说了。”

    静明凑上前去,压低了声音,与那黑衣长老说了些什么。那黑衣长老闻言,脸色陡变,忍不住道:“此事当真?”静明一脸凝重,点头道:“弟子保证,千真万确。”那黑衣老者神色踌躇,尚存几分怀疑,瞧了静明一眼,道:“可有天尊令牌?”

    静明道:“事态紧急,万不宜迟,是以弟子未及告知天尊。”那黑衣长老沉吟良久,蓦地抬起头来,朗声道:“众弟子听令,立即严备此地,若无老夫命令,不得放人入内。”说罢从袖中取出一支火箭,扬手入天云,转头对静明道:“你随我来。”当下一挥手,但听“嘭”地一声闷响,宛如真气迸爆。那黑衣长老解开制,推开门,急急入内。静明脸色如常,冲古辰眨巴一下眼,示意他原地等候,便随那黑衣长老一同走入中。

重要声明:小说《天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