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天峰玉牢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破魔子 书名:天清
    静明张口结舌,望着古辰,讷讷无言。不知怎地,他听了古辰一番话,心头竟隐隐有些触动,但仍坚持道:“蠢蛋,你知道些什么,这世上绝对没有所谓的好人。即便是有,也是为了利用你而故意装出来的。”古辰沉吟片刻,忽地坐正子,坚定道:“我不信,静大哥,难道你此次与我同去天罡剑派,也是在利用我么?”

    “你……”静明听得此言,浑大震,张开嘴巴,沉默许久,才犹豫道:“起初……确实如此,但……”他言及至此,缄口不言,心中天人交战正激。此刻蓦然回首,始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居然早已将古辰当成了生死与共的伙伴。

    “我……我确实存过这般念头,但到了现在,我……我已经没有这种想法了。”静明垂首瞧向地面,微一咬牙,吞吞吐吐,极不愿道。

    古辰淡淡一笑,定定瞧着他,诚恳道:“是啊,这不就对了?你纵然初始对我起了别样心思,但到了后来,你数次舍救我,救寒姑娘,这些我都看在眼里的。你说说,一个能为他人放弃命,宁愿舍赴死的人,还会是一个无之人么?”

    静明一怔,再度被他这番话说得无言以对,望着古辰那张轮廓分明的脸庞,陡然发觉,原来此人全不像自己所想的那般愚笨老实。两人默然良久,静明才摇了摇头,长叹一声,阖上眼睛,不再说话。

    古辰见他坐照入定,养神疗伤,便也闭上了嘴,举目打量四周,不住以手探摸墙壁,试图寻出逃生之法。但他忙了半天,也是徒劳无功,当即一下坐倒在地,心中懊恼至极:“早知这样,当时我说什么也要阻止静大哥去寒池天峰了。”一念及此,不由自责不已。转念之间,忽又想起了柳琴儿,霎时心口一阵火烫,暗道:“也不知琴儿姑娘现在过得好不好。那庆老祖被我们打退了,应该不会再去找她的麻烦了吧?”

    他既念起柳琴儿,免不得浮想联翩一番,想到柳琴儿那绝世容颜,那精湛厨艺,那奇妙琴技,那秋水目光,那一夜相拥,不双颊发烫,痴痴呆立,思难抑。

    正胡思乱想间,忽听静明沉声道:“别呼吸,快闭气!”古辰猝然一惊,张眼望去,却见地板上露出一个拇指大小的洞孔,一股红色烟雾从中不绝涌出,缓缓腾升而起。

    古辰一时未防,不小心吸进几口,蓦觉天旋地转,浑无力,瘫倒在地,使不出一丝力气。那阵红烟须臾遍满玉牢,飘散许久,忽又顺着那细小洞孔,尽数倒吸而返。

    片时工夫,忽听“咯吱”一声轻响,墙壁上徐徐裂开一道细缝,往左右两侧分开,只见两名青衣弟子步入玉牢之中,将瘫软无力的古辰及静明两人架起,押出牢外。

    出得玉牢,眼前是一条幽暗曲深的阶梯,火光难见,盘旋延伸,径直通往上方。古辰将眼眯起,凭着那两名弟子手中的油灯,隐约见四周乃是一个潮湿冷的洞,不时可闻水滴落地之声。

    那两名弟子容色冷漠,一路无话,抬着两人走了许久。不多时,忽见前方光线大亮,刺眼夺目,敢走了这番功夫,已至玉牢出口。

    古辰只一瞧,便见眼前白茫茫一片,不觉双目刺痛,忍不住闭起双眼,复而睁开,映入眼帘的是一处白雪苍茫的山顶,四周银白素裹,飞雪连天,就连松树上亦是冰柱垂落,晶莹剔透。

    不远之外,却见一个年轻弟子大步走来,高仰着头,满脸不屑神色,瞥了古辰与静明一眼,哼声道:“这两个人便是劫持了寒师妹的正道弟子么?”那两名弟子忙恭敬道:“回大师兄,正是这两人。”

    那大师兄又瞧了两人一眼,冷声道:“天尊有令,立刻将这二人押往寒月宫,天尊要亲自审问他们。”两名弟子应声道:“是。”当下押着古辰与静明两人,一路往山上行去。

    此时间,大雪飞扬,有如片片鹅毛,落在五人上,瞬间化成雪水,直往颈脖里流去。古辰放眼打量四周,却见此地荒凉无比,周旁山间景色似也被这极寒天气冰冻住了一般,冰晶结莹,岑寂无声。

    三名弟子沿着碎石铺就的小道疾行,穿过一处霜白清冷的树林,约莫一刻钟工夫,忽见一座黑石宫耸然而立,飞甍鳞次,气势恢宏,宫顶上覆满冰雪,森严壁垒,宛如千年冰封的古城。古辰瞧得心生敬畏,暗道:“这座大好像比太清宫还要大些,莫非这就是寒月宫么?”

    待走近时,只见宫门前站着八名守卫弟子,见那大师兄前来,纷纷躬行礼。那大师兄神傲然,对这些弟子瞧也不瞧,疾步走进寒月宫内。甫一入,古辰便觉一股暖流悄然而来,寒意顿驱。举目四望,却见宫内的墙壁、天花板均是由白玉砌成,美奂华丽。许多着青衣的弟子聚在宫内,或坐或立,三五成群,见到古辰与静明被押而来,仅仅打量一眼,便不再瞧。

    那大师兄带着四人横穿厅,过了一扇大门,又来至一处厅。只是此厅内的弟子人数虽多,衣着却与方才的那些弟子尽不相同。三人马不停蹄,接连通过一扇又一扇的大门,但见每一处厅内的弟子衣着均不一样。

    三人越往里走,那大师兄的脸色就越是恭顺,早不复先前那般倨傲。当到得最后一处厅之时,却见厅内站着十余个头发灰白的耄耋老者,目光齐刷刷投在古辰与静明两人上。那大师兄走到一名白发老者前,垂手道:“师叔,天尊要的那两个人,弟子松杨已经带来了。”那白发老者点了点头,冷冷看了两人一眼,指了指厅尽头处的一扇木门,淡淡道:“好,你将他们带进去,天尊在里面等着。”

    那大师兄亲自押着两人,推门而入。只见偌大个大厅中摆了几座巨大鼎炉,白烟袅袅,地板上铺着红毯。内外各分两排,站了二十余名低辈弟子。首之上,坐着一位双目狭长,年约五旬的清矍老者,着一袭雪白长袍,衣摆拖地,头发虽是花白,却不显半分老态,正是寒天誉。

    松杨恭恭敬敬道:“天尊,掳走寒师妹的那两个小子已经带到。”寒天誉唔了一声,双目微张,转眼望来,缓缓扫过古辰与静明两人。古辰与他目光相交,心头猛地一跳,只觉他眼中暗含锋芒,陡然之间,心口绞痛无比,似被无形之刃穿透而过,后背上冷汗尽出。

    半晌工夫,寒天誉收去目光,淡淡道:“吾女明月可是你二人所伤?”静明脸色惨白,啐了一口,恨恨道:“不是!”寒天誉瞧了他一眼,不紧不慢道:“很好,那幽九玄师弟又是被何人所伤?”

    古辰与静明听了这话,不由心神巨震,互视一眼,均觉难以置信:“幽九玄那老家伙如此强横,还有谁能伤得了他,这寒老头不会是在骗人吧?”想到这里,静明定了定神,冷冷一笑,道:“我怎么知道?”

    寒天誉听罢,眼中闪过一丝寒芒,转头望向古辰,道:“那你呢,知不知道?”古辰愣了愣,还未说话,脑海中有关于幽九玄的记忆霎时迸涌出来,似不受自所控,一闪即过。静明见他神色痴呆,如鬼上,急忙喝道:“蠢蛋,你别看他的眼睛!”

    喝声方落,古辰蓦地缓过神来,满头大汗,眼皮沉重如铅,精神疲惫到了极处,恨不得马上蒙头大睡。寒天誉眼中寒光闪烁,不再去瞧古辰,转而盯着静明,一字一顿道:“我再问你一次,幽师弟是谁伤的?”

    静明哈哈大笑,不屑道:“你这老糊涂,问谁不好,却来问我。我要是有本事打伤那老东西,现在还会在这鬼地方受你盘问?”松杨瞧他神张狂,大放厥词,勃然怒道:“好大的胆子,你敢对天尊无礼?”说着冲上前去,“啪啪啪”打了静明几个耳光。

    古辰见状,不觉惊怒交迸,气道:“你干什么打人?”松杨冷笑一声,忽地飞起一脚,将古辰踹个打滚葫芦,骂道:“打了又怎地,小爷打的就是你们!”他说完这话,对寒天誉躬道:“还请天尊下令,将这二人交给弟子,弟子一定让他们口吐实言!”

    寒天誉一拂袖袍,淡淡道:“不必如此麻烦,这二人皆为正道大敌,留下亦是无用。你自行处置即可,切记万不得走漏风声。”

    松杨一喜,面露狠厉之色,笑道:“是,谨遵天尊法旨。弟子一定会替师妹报仇,让这二人死得痛苦一些。”

    古辰奋力起,怒道:“你们太不讲道理了,我们又没做错什么事,你们怎么能随便杀人?”松杨万不料古辰还敢出言顶撞,当下怒上心头,又出一脚,将古辰踢翻在地。

    静明强忍怒意,狠狠盯着松杨,暗中传音道:“蠢才,别轻举妄动,现在多说无益。我先前闭住气息,一功法尚在,待会出了这地方,我们再设法逃走。”

重要声明:小说《天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