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敌我难明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破魔子 书名:天清
    忽在这时,殷乘黄陡然停步,瞅了古辰一眼,转头朝绣儿说了些什么,重又携着绣儿,掉头就走,步伐奇快,须臾消失在山谷之中。

    众人原本紧抓着兵刃,与殷乘黄作殊死一搏,却不料他突然离去,疑惑之余,俱都雀跃不已,兴奋难抑。古辰亦是松了一口气,只觉此老行事狠辣无比,委实太过吓人。

    “恩公,那人既然已经走了,我们赶紧上路吧。”孟义山经方才之事,犹未缓过气来,恨不得插翅飞走,尽快远离这是非之地。古辰也存了此念,应声道:“说得不错,待会儿出了这山谷,应该就没什么事了。”

    话音方落,忽见那红衣和尚浑血迹斑斑,手中握着那把赤色宝剑,气喘吁吁,狼狈奔来,显然受了重伤。古辰吃了一惊,只道殷乘黄卷土又来,这和尚便是被其所伤,急忙拔出剑来,死死盯着山道口。

    正自张望,却见俊鹤儿神色警觉,仰天尖唳一声,声数里。一位白袍老者悄然出现在山道口处,后跟着十余名青衣弟子,大步而来。

    那白袍老者双目狭长,须发雪白,高仰着头,神色颇为冷漠,一双眸子精光湛然,炯炯有神,顾盼之际,似睥睨八方,傲气冲天,全不将天下人放在眼中。

    古辰盯着他的眼睛,忽地生出一个念头,只觉那老者的目光虽投向众人,但仔细瞧去,却仿佛穿透了众人的子,不知看往何处。

    霎时间,一股无形巨力隔空迫来,重如万钧,压在众人肩背之上,沉重无比。一些武功差些的,早已伏倒在地,连声喘息。孟义山乃义勇堂中第一高手,此时也脸色苍白,双膝颤动,豆大汗珠滚滚落下,兀自咬牙苦撑。

    急之际,忽听“轰隆”一声巨响,恍如地动山摇,两旁山壁崩塌倾倒,大小石块纷纷跌落,垒在将两方之间,足有数丈来高。

    事变仓促,那股压力倏忽消散,一众大汉大声喘气,颤巍巍爬起来,后怕之极。古辰扶起那和尚,见他受伤极重,已是奄奄一息,赶忙将他扶起,抬上马车,又瞧了山谷一眼,唯恐那白袍老者于己不利,当即率着众人,绕道而驰。

    半个时辰之后,众人匆匆忙忙驶上官道,古辰往后远眺,不见那白袍老者的影,这才放下心来。转钻入马车,只见那和尚受伤极重,全满布剑痕,血染衣襟,一袭僧袍破烂不堪,脸色毫无血色。

    “这人明明先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受了这么重的伤?”古辰心中好奇,向孟义山取来伤药绷带,要帮那和尚清理伤口,忽见那和尚睁开眼来,以微不可闻的声音道:“放我下来。”

    古辰摇头道:“你受伤太重,若不止血,会死的。”那和尚神肃然,瞧了古辰一眼,冷道:“你真是天清宫弟子?”古辰点头道:“是啊。”

    “真是愚蠢。”那和尚突然骂道:“你要是被人追杀,还会乘马车?”古辰闻言讶道:“追杀?你是说有人追杀你?是不是刚才那白衣老人?”

    那和尚冷冷地哼了一声,道:“反正不是好人,你如与我同行,必受牵连。要不想死,就把我放下来。”

    这时,忽听蹲在车顶上的俊鹤儿长啸一声,古辰还未明白何时,窗帘忽被掀起一角,孟义山满脸惊恐,道:“恩公,前方……前方,有好多……好多怪物!”

    古辰听得惊奇,掀开门帘一瞧,但见前方官道上匆匆涌来一大群难民,男女老少皆有,均是蓬头垢面,衣衫褴褛,哭声震天,正惊恐逃窜。天空之上,密密麻麻飞来无数只怪物,湛蓝肤色,背上生翼,容色狰狞,竟是古辰在南北城中遇见的那怪物,数量之多,遮天蔽,叫人一眼望去,便生寒意。

    “这……这是怎么回事?”古辰呆了呆,惊道。孟义山面色铁青,颤声道:“肯定是七绝山那帮人又来抓人了。恩公,你就呆在马车里,不要乱动,否则大伙儿走散了,那就麻烦了。”

    古辰忙道:“那怎么成,这些怪物你们打不过……”话音未落,却见那和尚双目大张,紧握长剑,低声道:“他来了。”古辰一惊,问道:“谁?”

    那和尚睨他一眼,哼道:“还能有谁,就是那老家伙。”古辰本想问他与那白衣老者有何过节,但此时势紧急,也就忍住不说。孟义山听到那和尚这般一说,眼露忧愁,道:“现今真是前有狼,后有虎。恩公,您看……”

    古辰束手无策,呆呆望着前方,不知如何是好。那和尚忽道:“如今仅有两条路走,第一便是混入人群,躲过那老家伙追击。不过我伤势太重,又是僧侣打扮,甚为扎眼,那老家伙嗅觉又灵,若要找出我,应是不难。”

    古辰道:“那第二条路呢?”那和尚微一默然,道:“第二条路,便是借由这些难民,来阻挡那老家伙一阵,我们若是驾着马车穿过人群,之后跳下马车,任由马车疾行,或许能暂避一劫。”

    孟义山思虑半刻,道:“这是一条可行法子。恩公,这里就由我来抵挡,你带这位师父先行一步。”古辰吃惊道:“那怎么行……”孟义山不容他多说,喝道:“走!”

    驾车的那大汉心领神会,“咄”地一声大喝,一挥马鞭,那匹马部吃痛,撒蹄狂奔起来。古辰大声道:“不可……”但那匹马全力疾驰,轱辘碾过石头,颠簸剧烈,古辰站立不稳,摔倒在马车中,一边挣扎爬起,一边急喊道:“那位大哥,停,停!”

    俊鹤儿蹲在马车上,兴奋得大声鸣叫。那大汉却不肯停下,马鞭挥动,驾着马车越行越快。不一时,便听外面传来阵阵尖叫声,惊呼声,叱骂声,哭喊声,响成一片,极为喧闹。不时可听小孩哭闹声,女子喘息声,男人怒骂声。见到马车狂奔而来,纷纷避让开来,有人躲得慢的,被一下撞飞老远,爬不起

    古辰心中焦急,数次想强令那马车停下,但一来足下不稳,二来又见那和尚一经颠簸,伤口迸裂,鲜血涌出,无法可想,只能助他按住伤口,涂抹伤药。

    突在此时,一声长长的惨叫声传来,渐渐由近至远,终于不闻。古辰吃了一惊,掀开窗帘一瞧,却见一头怪物抓起一名壮丁,直往天上飞去。这一声惨叫如瘟疫般传开,那些生翼的怪物骤然发动袭击,纷纷俯冲下来,见人就抓,若有抵抗之人,一律当场格杀。

    一时间,惨叫声接二连三响起,哀鸣声,痛嚎声,惊叫声彼此起伏,凄厉无比。逃难百姓大受惊吓,抱头鼠窜,低头奔走,推挤揉搡,乱成一团,踩伤踏死之人不计其数。古辰眼睁睁看着一名汉子的头颅被那怪物生生拧了下来,还有些女子衣衫尽裂,抱着孩儿,倒在血泊之中,任由那些怪物五指穿心。

    古辰瞧得瞋目裂眦,双目赤红,万万料不到这些怪物竟然如此残忍,随意厮杀难民,如屠猪狗,当下抓起长剑,就要冲出马车。那和尚一把揪住他手,冷冷道:“你要去哪。”

    古辰怒道:“这还用说吗,当然是救人!”那和尚冷笑道:“救人?凭你能救多少人?那些怪物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你能打得过么?那些百姓呢,你能全部救得了么?”

    “那也比什么都不做好!”古辰猛地挣开他手,喝道:“你不是佛门弟子么?不是慈悲为怀么?为什么不救他们?”

    “我们现在已是自难保,若让后面那老家伙追来,你我都得死。”那和尚吐出一口鲜血,擦拭嘴唇,淡淡道:“活着,才能救更多的人,不然一条命白白葬送于此,又有何用?”

    古辰紧咬牙关,一双拳捏得咯咯作响,终究忍住怒气,重又坐下,竭力不去听马车外的惨叫声,心下煎熬万分,似万针齐刺,端的痛不生。

    也不知过了多久,惨嚎声渐渐远去,只听得车轮轱辘,以及马蹄落地之声,俊鹤儿在车顶盘旋来去,不住尖鸣几声。古辰抬起头来,眼角湿润一片,回想起方才那惨状,心中难过至极。

    那和尚仰倒在旁,面如淡金,伤口再次迸裂,失血极多。古辰见状,知若再不止血,这和尚势必丧命。慌乱之下,蓦地想起包袱藏有灵丹,赶紧倒出一颗大还丹,喂他吃下。服过丹药之后,那和尚脸色缓缓红润起来,唔了一声,睁开眼睛,盯了古辰半晌,小声道:“多谢。”他说这话时,语气已不像先前那般冷漠。

    那匹马跑得脱力,大声气喘,慢慢停了下来。古辰不知自如今何处,问了那驾车大汉几声,却无回应。古辰心生疑云,掀起门帘一瞧,不由大吃一惊,只见那大汉倒毙在座位之上,头颅竟已不翼而飞。

    古辰心神巨震,跳下车来,仔细观察这大汉颈子断口处,却似被人用蛮力扯了下来。一想到这大汉是为了带自己逃跑,才会被那些怪物杀害,不眼眶微红,险些落下泪来。

    俊鹤儿将那和尚叼了出来,放在地上,歪头瞅着他,神颇为疑惑。古辰伤心一阵,强振精神,举目一望,却见四周渺无人烟,竟是来到了一处荒芜的草原上,已然彻底迷失了方向,分不清东南西北。

重要声明:小说《天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