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曾家老祖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破魔子 书名:天清
    古辰心中大惊,想也不想,一剑刺向诸天寿膛,透穿而过。诸天寿脸色大变,眼露痛楚,凄声厉叫,古辰心中一喜,暗道:“伤到他了!”正振奋间,忽见伤口处涌出无数黑虫,凝聚成堆,将他长剑牢牢吸住。

    古辰见状,赶忙运劲夺剑,谁料长剑好似被钉在诸天寿体内,纹丝不动。诸天寿怒不可遏,大吼一声,举刀就往古辰头顶劈落。急之下,古辰正弃剑,忽听“铮”地一声轻响,一道青芒疾飞而至,迅雷不及掩耳,顿将诸天寿双手齐齐削断,掉落在地,化为一滩黑水。

    诸天寿愤痛交加,心头大怒,睁着血红的双眼,恶狠狠瞪向琴儿,大吼道:“小蹄子,老子生撕了你!”他狂怒之下,什么教主的嘱咐,尽都忘了个一干二净,只想将眼前二人五马分尸,以泄心头之恨。

    古辰趁他心神被琴儿吸引而去,奋力一运,夺回长剑,又恐怪虫来袭,噔噔后退几步,严阵以待。俊鹤儿见古辰有难,长啸一声,掀起一阵劲风,直冲而来。诸天寿哼了一声,眼中闪过一丝厉芒,右边断臂之处蓦然飞出一大群黑色怪虫,汇成一道黑索,朝俊鹤儿去。左边却化出一只铜鼎般大小的巨手,指尖锐利,骨节嶙峋,往古辰膛抓去。

    古辰疲于应对,既要分神护住琴儿,又要抵御诸天寿的怪招,分心之下,不旋踵吃了一抓,前被划出几道长长的口子,鲜血淋漓,火辣辣般疼痛。

    琴儿“啊”地一声,掩口道:“公子,你没事吧?”古辰摇了摇头,咬牙不语,剑又上,与诸天寿斗在一处,极是激烈。

    两人拆了十余招后,诸天寿只觉古辰的出剑之际,速度越发快疾,招式越发精奇,若非有神通护体,早就败下阵来。眼珠一转,毒念又生,一道黑芒从掌中飞出,朝琴儿的膛疾而去。

    古辰大惊失色,猛然返,顾不得背上又被巨手抓住几道深深的口子,皮翻卷,衣衫碎裂,冲上前去,一把抱住琴儿,只觉她子柔若无骨,轻盈如羽,散出淡淡幽香,不面红耳赤,纵处险境当众,也觉心跳如雷,遐思万千。

    诸天寿见计得逞,哈哈狂笑,三道黑索齐出,挟起狂风鼓,击向古辰后要害。电光石火之间,琴儿美目陡张,纤指轻弹,就见两根琴弦嘣然而断,去势迅疾,一举撞散那道黑芒,余劲未消,噗地一声,从诸天寿两只眼眶中透而入。

    诸天寿眼前一黑,双目陡瞎,只觉剧痛贯脑,俯捂住双眼,连天惨叫。琴儿有气无力道:“公子,快,趁他现今心神大乱,将他头颅斩下,不然就来不及了!”

    古辰听了这话,也不知哪来的狠劲,不及松开琴儿,将她拦抱起,几步抢上,一剑往诸天寿颈脖斩去。诸天寿目不视物,听到破空风声,心知不妙,双臂抬起,挡在面前。

    古辰大喝一声,真气运转,剑出一道绚丽光芒,刺眼夺目。只此一削,诸天寿的头颅连同两只断臂,冲天飞起,重又落在地上。

    只见殷红的鲜血自他颈脖断口处涛涛流出,体内的黑虫不及飞出,纷纷萎缩而亡。顷刻之间,诸天寿诺大个躯腐烂消融,化为一滩黑水,腥臭难闻。

    俊鹤儿本与那道黑索纠缠不休,筋疲力竭。如今诸天寿一死,黑虫尽随之而亡,黑索也就不复存在。俊鹤儿好不容易脱得束缚,转首望去,见诸天寿的头颅在地上骨碌碌滚动,心下怒气难平,尖鸣一声,冲上去一脚踩得稀烂,待见脑浆涂地,才觉解气。

    古辰一剑击毙诸天寿,不觉心神一松,长长吐出一口气,忽觉琴儿在怀中轻挣几下,声若蚊呐,垂首道:“公……公子……”

    古辰吃了一惊,涨红了脸,敢无知觉间,佳人尚在怀中,赶紧松开双臂,结结巴巴道:“姑娘,我……我真不是故意的。”局促间,忽见瑶琴横落在泥地之中,当即躬抱起,用衣袍擦拭干净,放置亭中。

    一时间,两人相视无语,气氛极是尴尬。半晌工夫,琴儿双颊酡红,眼露感激之色,扬起宛如白玉般的脸庞,柔声道:“多谢公子相救之恩。”

    古辰嗯了一声,讷讷无言,不知说什么好。琴儿见他如此害羞,抿唇一笑,上下打量古辰几眼,问道:“公子是天清宫的弟子?”古辰一愣,点了点头。琴儿见状,美目中闪过一丝黯然,默然沉思。

    两人均是低头望地,缄口不言,场中又复先前那尴尬局面。忽在此时,只听一阵哈哈大笑之声,似从四面八方遥遥传来,响震山谷。但仔细一听,又觉这笑声洪亮清晰,仿佛近在咫尺。

    古辰心头一紧,不料方退三名妖人,又逢劲敌来袭,不自握紧长剑,凝神戒备。不一阵,忽听山谷中传来沙沙的摩擦之声,如重物在草地上不住拖行缓移,听之心惊跳。古辰一颗心七上八下,也随之扑通狂跳。

    片时工夫,忽见一条二丈来高的黑鳞巨蟒仰首吐信,缓缓爬来,双眸碧蓝泛光,叫人心生恐惧。古辰从未见过如此巨大的蟒蛇,不觉呆了呆,抬眼望去,却见蛇首上站了两人,其中一人材短小,断了一腿,獐头鼠目,眼神怨毒,正是先前自断一足,遁地而逃的灰袍小老儿。另一人却是一位耄耋老者,满头银发,咧嘴狂笑,面容甚是枯槁。

    古辰仔细打量二人,待瞧清那银发老者的样貌之时,不由浑一震,大为吃惊。原来那老者的左眼极为怪异,竟无瞳仁,茫白一片,而右眼则布满血丝,显得狰狞之极。

    “这人的眼睛怎会那么奇怪?”古辰心中惊疑,忽见那小老儿涕泪齐流,哀声道:“曾老祖,就是那小子坏了我们的好事,并断我一足,你可要替小的报仇啊。”

    曾老祖白眉一蹙,瞅了古辰片刻,瞧他着天清宫道袍,不面现怒色,厉喝道:“好,好,不是冤家不聚头。当年你玉清宫苏凝血残杀本座众多同门,今本座倒要从你小子上讨点血债回来!”说罢,又盯着琴儿,邪邪笑道:“果然是个狐媚胚子,难怪教主三番四次嘱咐本座,不得伤你一根毫毛。”

    那小老儿见曾老祖答应替自己报断腿之仇,登时心下大喜,道:“老祖,事成之后,可否将这小子留给小的,让小的慢慢折磨于他,方解心头之恨。”

    曾老祖瞥他一眼,不满道:“袁通古,你个没用的东西,名号倒是叫得响亮,怎么就不见你功法有何长进?”说着瞧了瞧他断腿之处,嗤笑道:“说说看,这腿是怎么断的?”

    袁通古满脸怨恨,瞪了古辰一眼,道:“小的本在喂那万蛇大阵,,哪知这小子和旁边那头怪鸟突然半途杀出,不仅将我那群蛇儿屠灭了三四成,还想害我命。幸好小的跑得快,不然一条小命就要交代在那里了。”

    曾老祖盯着袁通古,恻恻笑道:“既然如此,待本座出手帮你一把如何?”袁通古闻言大喜,忙道:“好极,好极,小的这便谢过老祖了……”

    话音未落,猛然间惨叫一声,袁通古另一条腿齐膝而断,鲜血迸洒。那巨蟒嗅得腥气,一仰头,将袁通古的那截断腿一口吞下。

    曾老祖得意大笑:“怎样,这般一来,不就对称多了?”袁通古一骨碌摔下,抱着断腿,惨嚎连天,痛哭流涕道:“小的……小的多谢老祖出手之恩。”

    “知道就好。”曾老祖一脸狰狞,放声狂笑。古辰汗毛炸起,万不料这妖人手段如此残忍,竟比诸天寿三人还要凶恶。回头瞧了琴儿一眼,不觉暗自担心。

    琴儿瞧出古辰心思,淡淡笑道:“此人成名已久,乃是七绝山五祖之一的曾老祖,修为高绝,心肠狠辣,琴儿纵无伤病,若动起手来,亦败多胜少。公子心地善良,他必有福缘,切莫将大好命送及于此,趁今驾着鹤儿,赶紧逃吧。”

    古辰听了这话,凝视着琴儿那绝美容颜,不知为何,心底隐隐作痛,陡增不舍,忖道:“我如一走了之,她岂不是会落入妖人手中,有生无死?”当下摇头道:“我不走。”

    琴儿微微一怔,实想不到竟有人为了一个素未谋面之人,罔顾生死,不觉心头感动,美眸上蒙了一层淡淡的水雾,低声道:“公子大恩,琴儿牢记在心。只是琴儿如今重伤不便,无力逃走,公子还是尽快离去吧,琴儿也能走得安心一些。”

    古辰听了这话,怵然一惊,但见琴儿眼中倏忽闪过一丝决绝,显是断了生存之念,一时心乱如麻,望着她那苍白嫩的脸颊,豪气陡生,暗下决心:“无论如何,这些妖人若来害他,我拼死护着便是。”

    一念及此,古辰再无犹豫,缓缓拔出墨玉古剑,一言不发,拦在琴儿前。琴儿见他神无比坚毅,芳心微颤,惊道:“公子,你……”

    古辰此时灵台清亮,定定瞧着曾老祖、袁通古二人,沉声道:“我是不会走的,除非他们先走。”琴儿眼眶微红,轻叹一声,知劝不动他,徐徐扶正瑶琴,素手轻拂,叹道:“即是如此,便让琴儿为公子抚琴一首。”说话之间,琴音忽起,如高山流泉,叮咚悦鸣。

    曾老祖早就听得不耐,骤闻琴音响起,心中一阵烦恶,睨了二人一眼,双袖一拂,从蛇头上跃下,冷笑道:“好一对有有意的恩鸳鸯,本座便让你们死得舒坦一些。”

重要声明:小说《天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