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飘渺若尘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破魔子 书名:天清
    它深知苏玉衡手段厉害,自忖若真抢起来,自己必定不是对手,一时犹豫不决,踯躅徘徊。苏玉衡瞧出俊鹤儿心思,冷笑一声,夹起一只熊掌,丢给俊鹤儿。

    俊鹤儿先是一惊,迅疾叼起熊掌,猛然后退,打量苏玉衡半晌,见他嘴角含笑,并无动手意思,这才放下心来,狼吞虎咽,须臾消灭一只熊掌。

    原来苏玉衡初见此鹤,便觉其雄俊非凡,心下又惊又喜,寻思道:“此鹤如此神骏,正好与我相匹,若能收为坐骑,岂不是大大的威风?”他喜好排场,不自由主联想众人见到他骑在俊鹤儿背上的形,定是神气凛然,威风八面。

    一想及此,心中砰然大动。只是此鹤既然认古辰为主,便是有主之物。想要劝古辰将此鹤让给自己,却又拉不下这个脸面,是以一路上挖空心思,忖及如何才能将之弄来。碰巧此鹤饥肠辘辘,正是收服良机,赶紧慷慨赠食,眼瞧俊鹤儿犹如风卷残云,吃得好不快活,回头望了古辰一眼,略觉得意。

    俊鹤儿食量甚豪,登时被勾起饥火,食罢熊掌,又抢来一盘鸡翅,吃到一半,忽地想起什么,把盘子叼起往古辰面前一推,咕咕直叫。

    古辰想不到俊鹤儿竟会弃了自己,转而去吃苏玉衡的东西,不觉楞在原地,甚是难过。呆怔间,忽见俊鹤儿又跑了回来,还让自己一起吃,又觉感动,心中喜道:“好鹤儿,还是记得我的。”

    但他怎好意思吃苏玉衡的东西,笑道:“俊鹤儿,你吃吧,我有这些面饼便足够了。”俊鹤儿见他不吃,也不勉强,低鸣一声,转瞬间吃个干干净净。

    苏玉衡此刻面色愈发冷,目中似有凶光迸出。敢俊鹤儿由始至终,就从未瞧过他一眼,怎叫他心头不怒。想到降伏此鹤无望,苏玉衡心烦躁,大口喝酒,眼神有若刀锋。奕堂坐在一旁,没来由只觉背脊发凉,赶紧低头吃菜,闷不吭声。

    众人吃吃喝喝,忽听楼梯间“噔噔”几声细碎脚步,抬眼望去,却见花寂幽款款下楼,沐浴已毕,发梢略湿,一紫衣华带,粉黛未施,肤白如雪,秀眉凤目,仪态天成。

    花寂幽素来好洁,一路虽有真气护,纤尘不沾,终究女儿心,一至栈中,便去梳洗一番,此时方来,背紫色小包,手提一柄墨紫色的长剑,剑鞘镀金嵌珠,颇为华贵。

    天清众人已见过花寂幽的美貌,但如今乍一瞧去,还是惊艳不小,仿佛天仙下凡,美艳不可方物。更勿提一众江湖豪客双眼发直,魂游天外,汤水烫了手,兀自不觉。

    葛长风、楚晋南与她相熟,早早扫净桌面,洗好碗筷,等她来坐。花寂幽却未想到厅中尚有如此多人,秀目一转,眼光掠过在场众人,最后落在古辰上。

    古辰正拿起一块饼,待要塞进嘴里,忽见花寂幽螓首一转,竟望向自己这边,不觉心跳加疾,浑僵硬,那饼抓住手里,放也不是,吃也不是,端的尴尬已极。

    花寂幽见古辰神古怪,满脸通红,当下淡淡一笑,轻移莲步,盈盈而去,走向古辰那桌,拉开一张椅子,坐在古辰对面。

    古辰脑中嗡地一声,霎时一片空白,鼻中嗅到一股子清冽幽香,不觉仿徨无措,两只手僵在空中,似生了根,一动不动,眼神胡乱游走,不知该往哪看。但觉全场目光齐刷刷向自己,有嫉妒,有惊讶,有愤怒,各自不一,顿时羞得耳根也红了,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正想找个理由逃走,却听花寂幽微笑道:“古师弟,这饼是你做的么?”说着伸出纤纤素手,拈起一块面饼,浅尝一小口。古辰一呆,万没料到花寂幽竟会来吃自己做的面饼,惊诧道:“她……她居然会吃我做的东西?”不由窘迫万分,结结巴巴道:“那……那个……是……我做的……”

    言罢,他一抬眼,恰好与花寂幽目光相交,只见她唇角含笑,一双美眸清澈无比,宛如一泓清潭,幽深静远,似有勾魂夺魄之能,不自便被吸引其中。待见古辰脸颊绯红,一抹笑意越发浓重。

    古辰坐如针毡,惶然不安,不时偷眼打量着花寂幽,却见她安静端坐,一双秀目瞧向自己,一语不发,脸上挂着淡淡笑意,急忙移开眼光,瞅着地面。

    葛长风、楚晋南等诸多弟子也想不到花寂幽竟会坐在古辰那一桌,心中大是恼怒,死死盯着古辰,恨不得将他大卸八块,以泄心头之恨。

    石中岳后悔不迭,暗道:“的,早知花仙子会跟那小子坐一桌,老子就不换位了,真是晦气,白白便宜了那傻小子。”一时间,厅中气氛变得有些微妙,就连俊鹤儿也安静许多,侧目瞪着花寂幽。

    正在此时,忽听有人朗声道:“店家,看座。”天清众人转头望去,只见一众青年道人陆续走入,不由勃然变色,抓紧了剑柄,冷目横视。而那众道人一望天清众人的衣袍,亦是脸色微变,冷笑连连。

    敢这一行道人不是旁人,竟是老冤家玉清门人。两方甫一碰面,俱握紧了长剑,冷目对峙,气势骤然降至冰点。后面还有些玉清门人次第而入,见此形,均是脸一沉,神色戒备。一旁江湖豪客见状,心知两方乃是生死仇敌,唯恐殃及池鱼,急急付了帐,夺门而出。

    “你们都挡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进去?”忽听一个清脆的声音叱道,“我都快饿死了,你们在搞什么鬼?”话音未落,但见一位黄衫少女如风掠入,后尚跟着李惊云,与一俊美少年。

    这少女面如菡萏,清丽脱俗,也是个难得的美人,正是当叱骂过古辰的云梦嫣。李惊云则瘦削许多,默然寡言,一眼望见古辰,容色暗,目光游移开去。

    古辰惊疑不定,料不到数月不见,李惊云狂傲神气不复存在,暮气沉沉,竟一下苍老了十岁,犹如换了个人般。

    云梦嫣打量四周形,瞧见天清众人,方明白为何众人都堵在门口,不由冷笑一声,道:“怕什么,他们吃他们的,我们吃我们的,各不相干。”星眸流转,忽见古辰一脸惊讶,正望着自己,登时气不打一处来,暗骂道:“又是这个小子,李师兄变成这个样子,都是他害的!”

    她有心找古辰的碴,一拉后那俊美少年,喝道:“走,我们去那边坐!”当下大步冲前,毫不客气,将长剑往古辰面前重重一拍,大马金刀坐下,狠狠瞪了古辰一眼。

    那俊美少年犹豫一阵,也想坐下,忽见俊鹤儿立在一旁,目露凶光,不心下胆寒,驻足不前,道:“老姐,我……”

    云梦嫣见他还不过来,柳眉陡竖,叱道:“你什么你,还不快点坐过来?”那俊美少年似乎对云梦嫣极是畏惧,偷望了俊鹤儿一眼,心惊胆战坐下。

    云梦嫣微觉满意,忽一横眼,却见古辰还瞧着自己,哼了一声,怒道:“臭小子,你看什么看?”此言来得突然,两方本就在暗中对峙,听到这话,纷纷拔出长剑,怒目而视。

    柳望云面沉如水,起道:“天清弟子,非我号令,不得妄动,坐下!”天清弟子冷哼一声,插剑回鞘,重又落座。便听门外一个苍老的声音道:“玉清门人,怎这么沉不住气,都给老夫乖乖坐下!”来人白发褐袍,颇见苍老,正是鹤梵宇。

    柳望云瞥他一眼,并不理会,端起茶杯,一饮而尽。鹤梵宇也冷笑一声,率弟子寻位坐下,场中剑拔弩张的气氛顿为缓和。

    古辰原是紧张万分,待见众人收了手,不由松了口气,忍不住瞧了花寂幽一眼,见她仍是安静坐着,这才放下心来。

    云梦嫣一见古辰这般神,显是对花寂幽心生慕,不知怎地,心中竟有几分嫉妒,恨恨瞧了古辰一眼,冲着旁边那俊美少年道:“云逸飞,你看什么看,还不快点叫菜?”忽见桌上摆着十余只面饼,不顾古辰惊异的眼神,拿起就吃。

    “这……这……”古辰目瞪口呆,见她如此不客气,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就见云梦嫣点头道:“这店里的饼儿做得不错,逸飞,你将这些饼收起来,留作干粮。”云逸飞无可奈何,摸出个布包,抓起一把,塞了进去。

    古辰惊得跳将起来,大急道:“不行,不行,这些饼是我的,你们不能拿!”云逸飞大觉惊讶,睨了古辰一眼,寻思道:“这小子真是老姐所说打败李师哥的那人么,怎么看起来土不拉几的,连几个饼儿也舍不得。”

    “真是小气。”云梦嫣哼了一声,掏出一锭银子,丢给古辰,“给你,这些够买二十张了吧?”

    古辰赶忙抓起银子,放在云梦嫣面前,道:“这位师姐,你弄错了,这些饼都是我自己做的,是不卖的。”

    云梦嫣呆了呆,脸上倏忽泛起一丝红晕,啐道:“好啊,谁要你的破饼了,逸飞,快还给他!”云逸飞叹息一声,满脸无奈,只好将那布包丢还给古辰。

    古辰一抖布包,倒出那几块面饼,偷偷瞧了花寂幽一眼,却见她仍是嘴角含笑,目光闪动,看着自己,不觉羞红了脸,埋头吃饼,一声不发。

重要声明:小说《天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