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展翅高飞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破魔子 书名:天清
    古辰将沈小经一行人送回蔓青林时,举目一观,只见天色已近黄昏,不免心下焦急,忖道:“坏了,都这么晚了,卢道长肯定要着急了。”当下施展轻功,朝七星斋疾奔而去。

    奔不多时,忽听一旁树林传出轻微响动,猛然间,一道白影横冲而出,堪堪挡住去路。古辰大吃一惊,猝然止步,抬眼瞧去,却见一头巨鹤拦在前方,正是不辞而别的俊鹤儿。

    “好鹤儿?”古辰又惊又喜,上前摸摸它的长颈,笑道:“我就知道你没走,你到底去哪了?”俊鹤儿仰天清啸一声,神极是欢愉,长喙一张,吐出一只硕大的黑老鼠,丢在古辰脚边,摇头晃脑,低声鸣叫。

    古辰心下微惊,疑惑道:“你……你是要我帮你烤老鼠吃?”俊鹤儿摇了摇头,忽地叼起老鼠,直往古辰嘴边送去。

    原来俊鹤儿平素就吃老鼠和蛇,只道古辰也与它一般,心怀感激之下,竟特意抓来了一只老鼠,送给古辰。

    古辰顿时醒悟过来,连忙闪到一边,大叫道:“别,别,好鹤儿,快拿开,我不吃老鼠的!”俊鹤儿见他不吃,也不勉强,一仰头,将那老鼠一口吞入腹中。

    古辰见状,暗松了一口气,心头犹悸。岂料俊鹤儿蓦地迈开步子,自树林中拖出血淋淋一物,丢掷地上。古辰只此一瞧,登觉头皮发麻,胃里翻江倒海,一阵恶心之感直塞臆,险些当场呕吐出来。

    敢那血淋淋之物竟是一个灵猴的头颅,瞎了一眼,正是先前逃跑的那只巨猴,此刻天灵盖已被生生敲开,露出白花花的脑浆。

    俊鹤儿若有得色,用长喙一指,示意古辰前去饮用。古辰捂住嘴巴,喘息一阵,好不容易压下干呕之意,哑声道:“鹤儿,你……你怎么杀了它?”

    俊鹤儿不以为意,睁着一双乌黑的眼珠,不住瞧着古辰,似乎对他这般反应颇为不解。古辰微觉有气,道:“你胡乱杀生,终究……终究是不好的!”

    俊鹤儿见他不喜,不由得垂下眼睑,忽地抬起一脚,将那头颅踩个粉碎,又展开翅膀,轻轻拍打着古辰的背部,助他缓顺呼吸。

    古辰定下心神,暗运真气,霎时恶心之意大减,望着一地颅骨,暗自担忧道:“俊鹤儿太过凶煞,若不好好管教,只怕将来会闯下大祸。”

    殊不知这白鹤乃是万中无一的异种,生凶恶无比,况且之前跟随的主人又是嗜血好杀之辈,耳濡目染下,也沾染了一凶煞之气。只是古辰救过它一命,又与芊芊、灰丑儿朝夕相处,凶才有所收敛。如今遭遇变故,自认被芊芊所弃,故而旧复发,往深埋心底的凶又不自流露出来。

    古辰打定主意,暗道:“不如就让鹤儿跟我回去,我也好看着它,不让它残杀生灵。”旋即轻轻一拍俊鹤儿淡金色的翅膀,哄道:“好鹤儿,你以后不要再杀生了,你要是饿了,我去帮你抓鱼吃。”

    俊鹤儿大眼转了转,尖唳几声,歪着头瞧向古辰。古辰生怕它不明其意,便道:“好鹤儿,我带你回七星斋,好不好?卢道长与苏师兄也在,要是见了你,定然欢喜得紧。”

    俊鹤儿恍然有悟,才知古辰竟是有意收留自己,喜得双翅乱拍,翩然欢舞。古辰见它如此乖巧,心下一喜,正待说话,忽见俊鹤儿大翅一展,俯下来,冲着他不住低鸣。

    “鹤儿,你这是……”古辰疑惑片刻,蓦地明白过来:“你是要带我飞起来?”俊鹤儿一听此言,连连点头。古辰心下砰然一动,跃跃试,确是想体验翱翔长空的滋味,但又有几分顾忌,唯恐俊鹤儿力气不济,犹豫道:“可是我重得很……”

    话音未落,俊鹤儿不待他多作思量,长喙一伸,叼起他后颈衣领,放至背上,紧接清唳一声,双翅挥舞,遽然飞起。

    猛烈颠簸之下,古辰心头一紧,浑僵直,微眯双眼,双臂紧紧抱住俊鹤儿的长颈,一动不动。狂风顿起,呼啸扑面,吹得古辰衣发飘飘。旋踵之间,但见周遭云雾缭绕,乘风披华,如入仙境,整座太玄山在漠漠云海中乍沉乍浮,迷幻隐现,极不真切。

    霞光绚烂,如金如火,映得半片天云流光溢彩,金芒蔚然。俄尔破云而出,飞于万丈高空之上,眼前一片光亮,远处江河东流,长如白练,纵横蜿蜒,穿山越岭,汇入大海。

    古辰初次高空赏景,实想不到世上竟有如此瑰丽景色,一时间襟怀疏朗,心醉神迷,遥望西方天际,仿佛忘了置何处。

    不知过了多久,古辰始才缓过神来,兴奋得难自控,放声喊叫。俊鹤儿随风飞逝,穿过蔓青林,越过飘香阁。有弟子听到响动,抬头一瞧,却见一位生人遥遥驾鹤而来,纷纷惊叫起来,对着古辰指指点点,议论不休。

    有些弟子以为此人乃是天清宫的耄耋高人,另有些人却是神色凝重,只道是外敌来袭。当中不乏眼尖之人,远远望见那人着天清宫的道袍,虽瞧不清面目,但必是天清宫弟子无疑,均是暗觉好笑,忍不住出言讥讽那些胆小如鼠之徒。

    古辰飞了好一会儿,围着天清宫绕了大半个圈子,心中痛快已极,驻目远眺,忽见七星斋隐隐约约,依稀可见,当下摸了摸俊鹤儿的头顶,笑道:“俊鹤儿,快看,我们到了!”

    俊鹤儿知他心意,蓦地清啸一声,俯冲下去,顺风滑翔,稳稳当当落在七星斋门口。古辰一跃而下,却见苏武端坐门前,面有惊色,正望着自己,急忙叫道:“苏师兄,我回来了!”

    苏武自子大好之后,渐丰盈,脸色亦慢慢红润起来,全不复先前那般灰败。此时着一袭泛白青衫,尤显清俊不凡。忽见古辰从天而降,目光投向俊鹤儿上,眉宇一蹙,随即释然一笑,摇了摇头,道:“古师弟,这就是你以前说的那只鹤儿吧。”

    俊鹤儿原本尚有些忐忑,听苏武这语气,竟似乎认得自己,不由得心下稍安,平白对苏武生出几分好感。

    古辰点头道:“是呀,它就是俊鹤儿。”说着拍了拍俊鹤儿光洁的背部,道:“俊鹤儿,这是苏武师兄,人很好,你不用害怕的。”

    俊鹤儿睁着一双黑漆漆的眸子,仰首望着苏武,咕咕叫了几声。苏武双目放光,微微颔首,笑道:“好,好,果然神骏非凡。”古辰往门内瞄了一眼,道:“苏师兄,你瞧见卢道长了么?”

    苏武眼中闪过一丝黯然,道:“你最好别进去,师父自那之后便真元大损,已在七星斋疗伤三天了。”古辰心头大惊,浑发抖,失声道:“卢道长……卢道长他怎么了?”

    苏武长叹道:“师父不顾真元折损,强行将三成功力传承于你,以至内伤极重。若想恢复真元,少则十天半个月,多则一年两年。”

    古辰心中登时凉了半截,又是愧疚,又是自责,喃喃道:“那……那该怎么办?”他听了苏武这番话,霎时明白了为何紫青阳损失了一成功力之后,脸色会变得如此苍白。

    忽听卢天铸的声音从七星斋中传来:“胡说八道,老夫什么事也没有,瞎担心什么?”嗓音沙哑低沉,全不似往那般高亢,显是痼疾在

    苏武神色忧虑,道:“师父,你……”却听卢天铸不耐道:“苏儿,为师子好得很,你不必心。”说罢语气一变,倏转柔和:“是辰儿吧,快快进来。”

    古辰闻声推门而入,却见卢天铸盘膝坐于厅中,双目紧阖,鹤发披散,容色枯槁。古辰见状一愣,万不料仅数未见,卢天铸居然苍老至斯,心中又惊又悔,恨不得将一功力尽数还回。

    卢天铸听得脚步声,蓦地张开双眼,目光如炬,细细打量他半晌,方道:“辰儿,把你右手伸出来。”古辰依言探手,卢天铸一把抓住他手腕,默然片刻,白眉轻蹙,责备道:“辰儿,你虽将为师与紫青阳的真元炼化了大半,固然令老夫心喜,但为何不待完全炼化真元之后,方才出洞?你可知这样白白浪费了多少真元么?”说着叹了口气,大是心疼。

    古辰哑口无言,吞吞吐吐道:“不知为何,那……那剩下的真元,我费了老大的力气,也炼化不了。”

    卢天铸目光闪烁,微一沉吟,徐徐道:“也对,不能完全怪你,要知真元不是自己修炼出来的,因此在旁人丹田内极难融合。你功力未至,不能尽都炼化。”

    说到这里,卢天铸眼中露出一丝决绝,道:“既然如此,老夫便助你一臂之力。”话音未落,苏武猛然冲了进来,大声道:“不行,师父,你子……”

    “为师无碍。”卢天铸板起脸孔,愠怒道:“苏儿,你站在一旁看着便是。”苏武叹息一声,知他心意已决,多说无益,急忙对古辰道:“古师弟,师父这样做,对子是伤上加伤,你快阻止他啊!”

    古辰心头一凛,赶忙道:“卢道长,我自己炼化即可,不用……”话未说完,忽听卢天铸重重地哼了一声,一道青芒自他掌心遁出,转瞬间入苏武、古辰二人头顶百会之处。古辰只觉浑一麻,顿时僵直如木,用尽全力气,也无法挪动半分。再瞧苏武那惊恐神,亦是如此。

重要声明:小说《天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