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幽香醉人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破魔子 书名:天清
    古辰惊惶无措,结结巴巴道:“不……我……不是的,芊芊……”他本想说:“不是的,我就是来看你的。”但心虚之下,舌头好似灌了铅,吞吞吐吐,不成语句。

    鹿芊芊见他这副模样,心下更怒,跺足道:“哼,还敢说不是!灰丑儿,俊鹤儿,我们走,让他跟这群狐朋狗友瞎闹去!”说罢转往木屋行去。

    古辰登时傻了眼,阵脚大乱,忙不迭道:“不是的,芊芊,你听我说……”急急追上前去。沈小经瞧在眼里,与聂羽相互一视,均瞧见对方眼中的坏笑,再也按捺不住,蓦地爆发出一阵狂笑。

    钟岳却是皱了皱眉,望着鹿芊芊离去倩影,两眼茫然无神,若有所思。这时,忽见石羯脱去衣衫,仅着一条亵裤,站在齐腰深的水中,大声喊道:“喂,你们快下来啊,这里好多鱼啊!”

    沈小经循声望去,果真见水中游鱼极多,顿时欢呼一声,叫道:“等我一下,我马上就来!”大喜之下,飞快脱去衣物,与聂羽一同跳入水中。

    而在木屋之内,古辰心如火燎,推门而入,却见鹿纤纤眉眼含怒,气鼓鼓站在一旁。眼见古辰追来,气道:“你不去陪你那群狐朋狗友,还过来找我干嘛?”说着哼了一声,别过头去。

    古辰额上出汗,急道:“芊芊,你别生气,我……”他心中大急,脑中一片空白,支吾了半天,也讲不出个所以然来。鹿芊芊见他如此,眼眶倏尔一红,气苦道:“说不出来吧,我看你早就把我忘了!”

    一念及此,不觉想起自己从小就孤零零一人呆在天清宫中,凄苦无依,好不容易有眼前这呆子可相依靠。哪知这呆子竟丝毫未把自己放在心上,如今想来,怕是早就忘了自己。念及于此,不想起过往种种,倏然悲从中来,眼眉一红,泪如走珠,扑簌簌地流落下来。

    古辰万不料鹿芊芊发了一通脾气,竟是呜呜咽咽,哭泣起来,蓦地乱了手脚,正思虑如何出言安慰,却见鹿芊芊小脸上泪痕交纵,神色凄苦,不知怎地,脑中突然浮现出古彦的影。又念起白玉仙所说鹿萧何之事,更觉鹿芊芊倍加可怜。

    想她从小就没爹没娘,孤苦伶仃,被关在天清宫之中,却连她爷爷一面也见不到。一时自怜世,不觉眼角一酸,泪水在眼眶中转来转去,险些掉落下来,哽咽道:“芊芊,别哭,都……都是我不好……”说着说着,但觉喉间发堵,语不成调,竟再也说不出半个字来。

    鹿芊芊抽泣一阵,抬起婆娑泪眼,却见古辰双目通红,眼中似有泪光闪动,心中伤心更甚,忍不住一把抱住古辰,哇地大哭起来。芊芊哭得伤心,古辰也看得心痛,强忍着泪水,偷偷攒袖拭去,不自伸出双手,环上鹿芊芊纤细腰,将她抱得紧紧的。

    鹿芊芊在他怀里哭泣许久,余光一瞥,忽见那仙鹤和灰丑儿站在窗口,俱是伸长了脖子,往内张望,神疑惑,四只眼睛转来转去,模样又是滑稽,又是可笑,不觉悲伤之意大减,扑哧一笑,一张俏脸犹挂泪痕,拍了拍古辰的脸,道:“傻瓜,别哭……”

    古辰脸色通红,急忙举袖拭目,慌忙道:“我……我没哭……”又见鹿芊芊面上怒意尽消,笑语嫣嫣,悄声道:“芊芊,你不怪我了么?”

    鹿芊芊白了他一眼,佯怒道:“当然怪你啊,但……又有什么用?”古辰心下愧疚,低头望地,忽地深吸一口气,抬起头来,正色道:“芊芊……”

    鹿芊芊将头依在古辰宽厚的膛上,闻言扬起小脸,慵懒笑道:“笨呆子,有话直说。”古辰圆睁着眼,俯首瞧她,只觉幽香扑鼻,不心神迷醉,定了定神,道:“只要你不怪我,我以后一定常来看你,我发誓,这次一定不骗……”

    话未说完,忽听鹿芊芊嘤咛一声,轻点足尖,仰起尖尖下巴,在古辰脸上轻轻一吻。古辰目定口呆,心头猛地一跳,霎时只觉天旋地转,嘴巴犹张,整幅神凝固在脸上,脑中轰然巨响,子轻飘飘地,如上云端。

    鹿芊芊芳心可可,脸颊上绯红一片,紧紧拥着古辰,螓首低埋,大觉羞赧。古辰鼻中嗅得阵阵处子芳香,中人醉,顿时难自己,张臂搂抱。只觉怀中玉体柔若无骨,温软火,彼此间膛紧贴相依,俱是察觉到对方心跳急剧。

    一时间,两人心智皆醉,神魂颠倒,浑然忘了一切。古辰全滚烫如火,仿佛一燃即爆。鹿芊芊云鬓微乱,喘息不止,心儿满含意,吹弹可破的脸蛋几要淌出血来。良久良久,两人耳鬓厮磨,经过初始慌乱,已是心怀大定,不舍分开。

    这时,忽然阵阵鱼香之气顺风飘来,尚在窗边的一猴一鹤闻到香气,起张望,涎水直流。那仙鹤的长喙倏忽张合,斜眼盯着古辰,咕咕直叫。灰丑儿更是急不可耐,眼珠一转,陡然从仙鹤上扯下一根羽毛,痛得那仙鹤厉唳一声,怒目相视。

    灰丑儿才顾不得许多,跳在地上,直奔古辰旁,用羽毛轻轻挠着古辰,伸手指着窗外,嘴角流涎,一脸讨好地瞧着古辰。

    古辰一瞧,登时会意。忽听鹿芊芊扑哧一笑,道:“好你个泼猴儿,又眼馋别人的鱼了吧?”灰丑儿听她如此一说,旋即用可怜巴巴的眼神投向古辰,一手指了指兀自怒气冲冲的仙鹤,又指了指自己的肚皮。

    鹿纤纤咯咯一笑,在灰丑儿头上轻轻敲了一记爆栗,笑道:“你这泼猴儿还敢说嘴,哪次不是你抢人家俊鹤儿的鱼啊?”言毕,纤纤柔荑握住了古辰的右手,笑道:“恰好我也饿了,我们弄些吃食去。”

    二人走出门去,只见沈小经众人赤着上,抓了十余条鱼,生火剖鱼,忙得满头大汗,不亦乐乎。忽见二人并肩走来,牵手而行,神态颇似亲密,讶然之余,均是暗自偷笑,唯有钟岳神色淡然,唇角微微扬起。

    聂羽心下不平,略带醋意,嘀咕道:“古辰这小子运气真好,我咋就遇不到这么美的姑娘啊?”说着站起子,大声冲古辰喊道:“我说阿辰啊,改你让芊芊姑娘也给我介绍个师妹啊。”

    沈小经仰天打了个哈哈,撇嘴笑道:“就凭你?别做梦了,瞧瞧你这副板,要武功没武功,要相貌没相貌,又有谁会看上你了?依我看呐,你这辈子就这样得了,别整天里白做梦了。”

    聂羽闻言双眉陡扬,大怒道:“我怎么了?我武功再是不济,起码也比某些人强一些。”沈小经斜睨他一眼,冷笑道:“拐弯抹角的,何不痛痛快快的说出来?”

    聂羽冷冷道:“痛快就痛快,老子就说你了,怎么样?”沈小经一听,暴跳如雷:“好啊,既然如此,我们不妨比划比划?”

    二人唇枪舌剑,你一言我一语,吵得不可开交。石羯却似司空见惯,浑若不见,自顾自抓起一条烤熟的鱼,狼吞虎咽。

    二人吵了片刻,忽见石羯风卷残云般,顷刻间消灭了四条烤鱼,心知倘若再吵下去,只怕自己一条鱼也吃不到了,不由得相互瞪视一眼,哼了一声,转过头去,拿起烤鱼便吃,谁也不搭理谁。

    古辰瞧了鹿芊芊一眼,道:“芊芊,我们过去吧……”话音未落,却听鹿芊芊撅嘴道:“哼,谁要吃他们的臭鱼了,我们自己抓去。”说罢重重地往灰丑儿脑门上一敲,嗔怪道:“你这泼猴儿,整天想着别人碗里的,自己不会去抓么?”

    沈小经哈哈一笑,不以为意,转眼瞥见群猴遥立对边河岸,兀自不肯散退,不觉眉头一皱,道:“这群金毛畜生也太凶悍了,都追到这地方来了,居然还不愿离开?”

    灰丑儿眼珠一转,见得群猴前来,神色一喜,顿时跑上前去,伸手指着群猴,吱吱一通乱叫。

    群猴先是一惊,纷纷往后退了几步,但见灰丑儿只而来,却又止住步子,抓耳挠腮,咧嘴嘲笑,全不将灰丑儿当一回事。

    灰丑儿见群猴如此傲慢,直气得龇牙咧嘴,蓦地唿哨一声,俊鹤儿仰起颀长的颈子,双翅忽展,不紧不慢,悄然而来。

    群猴似乎对俊鹤儿颇为畏惧,眼看其越走越近,不汗毛竖起,挤作一团。俊鹤儿生记仇,睚眦必报,偏偏又极是聪颖,当年曾被群猴围攻,险些小命不保。此时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登时尖唳一声,扑翅冲上。

    群猴见势不妙,当下一哄而散,潮水般退却,哧溜爬至树上,不敢露面。俊鹤儿心头有气,哪管得了许多,大翅倏挥,狠狠打在一株老松之上。只听“喀嚓”一声,几有腰粗细的树干拦腰折断。

    群猴心下一凛,万料不到俊鹤儿一击之下,竟有如此威力,便见十余只灵猴半空跌下,重重落在地上,摔得灰头土脸,狼狈至极。

重要声明:小说《天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