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剑法出奇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破魔子 书名:天清
    李惊云正斗得兴起,纵知古彦此番豁出命,要拼个鱼死网破,也不肯罢手,放声长笑:“既然你一意寻死,那便怪不得我了。”言罢,顿听一声激剑鸣,穿彻云霄,震得众人耳中嗡然作响。便此同时,一股雄浑剑气凝若实质,瞬间绽放而出,排山倒海般涌向古彦。

    轰然巨响,精光刺眼,漫天星芒来势原本凶恶,甫一撞上青芒色的剑气,倏尔爆开,化为朵朵白烟,次第飞散,一时间消失得干干净净。

    古彦面如死灰,万不料“繁星尽碎”居然如此轻易就被破去,一颗心如坠冰窟。他此时手无兵刃,丹田空空,想要反败为胜,无疑痴人说梦,不呆立于地,心间闪过一个念头:“我输了,我输了,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我却输了……”

    霎时之间,他掉过头去,眼光掠往擂台,只见花施渊容色清冷,双唇紧抿,一副大势已去的模样,蓦地心如针刺,只觉整整三年以来的辛苦努力,都在这一刻付诸东流。想到此处,他满腔不甘化为钻心剧痛,登时牵动内伤,“扑哧”一声,喷出一大口鲜血。

    眼看那道青色剑芒汹涌飞来,古彦绝念忽生,竟想迎面撞去,了结此生。耳边听得众弟子惊声呼喊,有人大叫危险,有人叫他躲开,此起彼伏的呼喊声仿佛就似催命的符咒,不住冲入古彦的脑海之中。

    古彦惨然一笑,忽然间,心中一片空明,释然道:“我死了以后,能不能再见到爹爹、娘亲了?阿哥应该也不会再恨我了吧。”一念及此,不觉暗暗好笑,旋即闭上双眼,静待穿心一剑。

    这时,忽觉旁有人抢至,用力将他推开。古彦跌倒在地,张眼一瞧,不由心中骇然,惊得说不出话。只见场上人影交错,夺目光芒横生飞舞,在他心中万般无用的哥哥竟不顾危险,与李惊云斗在一起。更令他料不到的是,古辰的剑法诡异莫测至极,便连李惊云此刻也是招式一滞,难以寸近半步。

    原来就在方才古彦闭目等死之时,古城恰好拍马赶到,眼见一篷银雨裹挟着层叠罡风,电光石火迳卷向古彦,当下不及说话,闪挡在银雨之前,猛地将古彦推出场外,长剑铿然出鞘,剑影宛如风中落叶,以飘渺迅疾之势,化作道道银光,如龙夭矫,呼啸劈落。

    一时间,但听“砰砰”之声不绝于耳,古辰挥舞长剑,守得密不透风,一口气将李惊云的攻势尽数挡下。李惊云又惊又怒,他本想将古彦除之而后快,哪想到了紧要关头,竟被一个陋衣小子蹦出搅局。更为出奇的是,这陋衣小子竟能在一瞬之间,硬是将自绝招全部接下,单论这一手剑法来说,已算得上天清宫首屈一指的人物了。

    “你是何人?”李惊云望着古彦被人抬下场去,极是恼怒,指着古辰喝道:“我自与他比剑,你出来捣什么乱?”古辰救下古彦,心中大石落地,本想收剑便退,却见李惊云气势汹汹,大声质问,不慌了手脚,张口结舌道:“我……我……”

    李惊云见古辰半晌说不出话,只当他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心头更怒,喝道:“既然如此,就由你来上罢!”说着怒哼一声,举剑便刺。

    古辰暗暗叫苦,无奈之下,只好剑相迎。片刻功夫,两人以快打快,一气攻出二十余招。李惊云不想古辰貌不惊人,却能将自招式全数接下,而不落下风,长眉一挑,冷笑道:“好,好,有点意思!”

    一点星芒,自李惊云长剑喷薄而出,剑气如织,青芒暴闪,顷刻幻成一叠光影,直扑向古辰周。古辰吃了一惊,只觉眼前青芒定无其形,涵盖八方,避无可避,急间脑生急智,一招太虚点梅,正中李惊云剑势的最薄弱处。

    须臾,光影散灭,消失于弭,李惊云一杨眉,厉声道:“好,再来!”说罢形倏转,足踏天宫八卦之位,长剑来无形,去无影,似刺非刺,似削非削,晃晃悠悠,缓缓近古辰。

    这剑来得虽慢,但落在古辰眼中,却觉万般退路尽被封死,心下一凛,正要出招抵挡,哪料李惊云这一剑使到半途,招式陡变,剑势蓦转凌厉,迅雷不及,直取古辰咽喉。

    古辰心头猛跳,想也未想,顺势刺出一剑,“锵”地一声,精确无误地封住这必杀一剑。李惊云咦了一声,面有讶色,心道:“这哪来的小子,忒地邪门。”当下鼓足真气,连出七八剑,招招狠辣,得古辰不住后退。

    古辰原本心中慌乱,斗了一会,便渐渐镇定下来,暗道:“这人剑法虽强,但比起清诃前辈,还是差得老远。”念罢振起精神,长剑翻飞,将李惊云的剑招一一化去。

    李惊云越斗越怒,眼见这小子空门尽露,连出数剑猛攻,这小子却不知用了什么怪招,将罩门护得死死的,不仅不败,反而越战越强。初始古辰一味被动挨打,到得后来,十招中已能还上三两招。百余招一过,古辰一扫之前颓势,竟与李惊云斗了个旗鼓相当。

    “这小子怎会如此厉害?”李惊云只觉自己出招之际,无论招式多么凶猛迅疾,均会被古辰从中横插一剑,将剑势搅得支离破碎,趁乱破之,不心下震惊,再也不敢小觑了古辰,全神贯注地与他拆了数十招之多。

    哪知斗不得一时,李惊云但觉古辰的剑法飘渺倏忽,变化无方,根本无法攻入其周一尺之内,暗暗恨道:“这小子的剑法着实古怪,比古彦那小子还要难缠得多了。”稍一转念,幡然醒悟道:“哼,既然如此,我就他使‘天宫七剑’,到时还不被我的‘惊云剑法’轻易破之?”

    想到此节,李惊云冷笑一声,剑招忽而一变,竟是转攻为守,剑走偏锋,一把长剑忽东忽西,逶迤腾挪,并不贸然而上。

    古辰被纵横交错的凌厉剑芒迫得喘不过气,忽见李惊云使出如此怪异剑法,顿时心生疑惑:“他这是干什么,莫不是不想打了?”举目观去,只见古彦静坐一旁,气色灰败至极,却终究保住了一条命,不觉放下心来:“反正彦弟也没事了,这人既然不想打了,我退下便是。”

    他毫无争雄之心,本就不愿与李惊云为敌,要收起长剑,退下场去。李惊云精明过人,一眼便知古辰心神不属,殊无战意,窃喜道:“天助我也,此时正是破敌良机!”当下刃吐青光,穿梭如电,朝着古辰呼啸而来。

    古辰猝不及防,待反应过来时,那道青芒迳然掠至跟前,不由得惊出一冷汗,未及思量,随手刺出一剑,恰好搠中青芒的薄弱之处,倏尔光影消弭,长剑反倒去势不止,直往李惊云面门削去。

    天清宫众弟子见李惊云突施暗袭,心中愤慨已极,正想点醒古辰处境危险,岂料古辰应变奇快无比,不仅眨眼间破去李惊云的招式,还顺手攻出诡异一剑,得李惊云措手不及。

    天幸李惊云躲闪极快,虽然未遭破相,只是几缕青丝被剑锋轻轻割去,飘散落地。李惊云平素就惜容貌,眼睁睁地瞧着几缕长发被削下,登时大怒狂:“好啊,你即不肯出‘天宫七剑’,那我便你出!我就不信,你还有多少鬼魅伎俩!”

    他狂怒之下,杀气如怒江决堤,迸涌而出。法施展开来,走如游龙,幻成一团绿芒似的人影,眼难捉,使出一轮快剑,疾逾狂风,飞舞袭卷。

    李惊云的速度之快,已让在场绝大多数弟子心惊胆颤。但当以清诃的法,尚且奈何不了古辰半分,李惊云相较清诃,慢了不止一筹,又哪会让古辰望之退却。

    “这人速度倒快,难怪彦弟也打不过他。”古辰如是所想,却丝毫不惧。他经清诃多折磨,于剑法一途,宛然脱胎换骨,眼见李惊云来势飞快,忽地刺出一剑,长剑歪歪斜斜,直抵李惊云腋下极泉

    李惊云只见这一剑看似漫不经意,竟是准确无误地刺向自剑法要害大,不由冷哼一声,只当古辰侥幸猜中,招式再变。

    两人又战了五十来合,李惊云心中憋屈到了极点,每每出剑时,皆被古辰以不可思议的奇招破之,反过来打得自己险境迭遇。“我今若拿不下这个小子,还有何颜面回玉清?”李惊云越斗越怒,被激起傲,连连催动真气,全力攻向古辰。

    古辰的真气远不及李惊云浑厚,当即被震得退后几步,险些站立不稳,李惊云瞧在眼里,目中陡放异彩,暗暗冷笑:“你小子能苦撑不败,全凭那诡异剑法,但你真气不济,就别怪我胜之不武。”他自忖内功远远胜过古辰,如想取胜,只能靠强横真气压得古辰弃剑投降,以他的份而言,此举甚是不光彩,只是如今为了挽回颜面,再也顾不得许多。

    一时间,李惊云一声厉喝,全真气催发到极致,罡风汹涌激,四下席卷。古辰仿佛一叶扁舟,置于怒涛惊浪,起伏跌宕,上下翻腾,委实险到了极处。

重要声明:小说《天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