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羽鹤灵猴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破魔子 书名:天清
    那褐袍弟子面如土色,战战兢兢道:“凌师兄,我,我知错了。”那蓝袍汉子脸色沉,又睨了古辰一眼,哼了一声,蓦地抬手,啪啪啪给了三人一记耳光,怒道:“你们三个混账东西,去面壁一个月,现在就去!”那三人垂头丧气,唯唯诺诺去了。

    那蓝袍汉子掉过来,拱手道:“在下乃花施渊座下大弟子凌行云,请问小兄弟如何称呼?”谁知说了几句,但见古辰两眼发直,兀自呆愣。

    凌行云瞧他魂不守舍模样,只当古辰被打得傻了,咳了一声,道:“小兄弟,我那群顽劣师弟素来张狂,平时跋扈惯了,先前动手打人,是他们不对,我已经重重的罚过他们了。”说着拿出一个青色小瓷瓶,塞到古辰手中,又道:“这瓶是‘红玉丸’,乃是治伤灵药,你且拿去。方才之事,还请不要放在心上。”

    凌行云深知花施渊看似气度不凡,清雅俊隽,实则对弟子管教甚严,倘若知晓了今之事,只怕那三人要挨重罚,因此不得不拉下脸来,对这满是灰的少年连连赔礼。但古辰此时心中难过到了极点,呆呆望着地上的烂鱼,脑中乱糟糟的,凌行云说的话,一句也没进入耳中。

    凌行云见他仍是怔忪出神,不皱起眉头,叹道:“这瓶‘红玉丸’留给你了,无论如何,还望小兄弟见谅才是。”他不愿多说,丢下这话,便拂袖离去,只剩古辰愣在当场。

    也不知过了多久,古辰才抬起头来,蹒跚踱出烟雨阁,心灰意冷至极:“卢道长不想见我,彦弟也不想见我,我活在这世上还有什么用?”霎时间只觉了无生趣,垂头慢行。不一阵,待走到一条岔口,放眼观去,却见山路纵横盘旋,直延八方,不知通往何处。

    古辰原本就不识路,兼之心中气苦,专挑人烟罕至的道路走。行不多时,只见周遭弟子越来越少,以至再无人迹。正觉烦闷,忽见一条小路蜿蜿蜒蜒,直往一片树林而去。若换了平时,他定然不会贸然进入,但经过方才之事,心境已经悄然大变,暗道:“我若在这林中了却余生,孤独终老,肯定没人知道我藏在这里。假如百年之后,有人无意中发现我的尸骨,想必更不知道我是谁了。”胡思乱想间,不自主地迈开步子,往林中走去。

    林中静谧无声,枯叶遍地,秋风萧瑟,不知多少年无人来过。那条路却极直极长,穿过葱茏幽林,径直通向林中深处。

    古辰一气走出十余里远,忽见一株老树横在正中,堪堪挡住去路。古辰正要绕道而行,却听不远处传来一阵激烈的叽叽吱吱声,甚是吵闹。古辰心中惊奇,当即循声赶去,奔出一程,凝目望去,不觉大吃一惊。

    但见前方现出一群半人高的灵猴,皮毛金黄湛湛,约莫二三十来只,俱是面朝一方,呲牙咧嘴。对面的竟是一头体格极大的白鹤,丰秀神骏,即便卧着,亦有六尺来高。只是神委顿,洁白的羽翼凌乱不堪,血迹斑斑,似乎受了重伤。

    古辰瞧得讶异,暗道:“这群猴子怎么会跟这大鸟对上了?”谁知再一细瞧,却见白鹤前还站了一只瘦小的猴子,歪嘴裂鼻,极是丑陋,手中还抓了根树枝,冲着那群灵猴大声咋呼。

    古辰皱起眉头,不忿道:“岂有此理,这么一群大猴子,却来欺负这小猴子。”不知怎地,瞧见那丑陋的猴子,只觉自与其倒有几分相似,仿佛那猴子便是自己,那白鹤就是古彦了。想到这里,心中忽地涌起一股愤慨,脑中一,冲上前去,大声喝道:“你们,你们以多欺少,好不要脸!”

    那群灵猴不料突然有人现,先是吃了一惊,上蹿下跳,待见古辰独一人,不由放下心来,嘎嘎直笑,叽叽喳喳叫着,神似是讥讽,颇为不屑,纷纷抓起地上石子,劈头盖脑往古辰丢来。

    古辰心头激愤,蓦地大喝一声,仗剑迎上,拨开飞来石子,啪地击在一只灵猴上。那只灵猴惨叫一声,赶忙跳开,揉着肿起的股,神色愤怒。

    那群灵猴见同伴受伤,均是惊怒,吱吱狂叫,呼啦一声,猛地一拥而上。古辰怒道:“好畜生。”一抖剑,使出“天宫七剑”,要杀得它们片甲不留。岂料那群灵猴沁溺灵山秀水已久,极具灵,早非凡物,力大无穷。举手投足,不亚于一名内家好手。

    古辰武功再高,却也敌不过这群灵猴。转眼之间,脸上、小臂上被抓的鲜血淋漓,痛彻心腑。古辰惊怒交迸,施展十成功力,奋起反击。片刻功夫,两只灵猴被敲中后脑,昏死过去。但余下灵猴数量极多,有的手抓树枝,有的大扔石块,有用嘴咬,有用爪抓,无所不尽其极。

    古辰左支右绌,汗如雨落,渐有抵挡不住趋势,眼见这群灵猴无论是丢石头,抑或挥树枝,隐约使得是各种杂乱的剑法,不觉心中迷惑,略一迟疑,一只灵猴悄然近,往他背上狠狠一抓,痛得他大叫一声,木剑回击,狠狠砸在那只灵猴头上。那只灵猴还未及出声,便直倒在地上,已被打晕过去。

    古辰此时满血痕,衣衫被抓得稀烂,不杀红了眼,不顾剑法凌乱已极,挥剑便劈,举剑就刺,顷刻间又砍倒两三只灵猴。原来这群灵猴乃是天生异种,颇为长寿,天长久,渐渐有了慧根,平偷偷瞧天清宫的弟子们练剑,看得久了,也大都会使一些皮毛。

    古辰哪知其中缘故,只觉这群灵猴极难对付,蓦一咬牙,待要硬着头皮再上,忽听吱吱一声厉叫,那只瘦小的猴子影如风,掠至古辰跟前,将手中树枝横在口,目露凶光,瞪着那群灵猴。

    古辰吃了一惊,忙道:“你,你怎么还不走?”那猴子转过头来,咧开大嘴,冲他笑了笑。那群灵猴对似是这猴子心存忌惮,登时驻足不前,不敢再上。古辰见此形,有些哭笑不得:“想不到我居然要靠这小猴子解围。”

    那猴子挡在古辰前,抓耳挠腮,朝那群灵猴叽叽尖叫。那群灵猴脾气火爆,见这丑陋猴子挑衅不休,便即按捺不住,露齿咆哮,尖声厉叫,纵飞跃,纷纷向这猴子涌来。

    古辰忍不住道:“小心,你快走!”便要上前抵挡,岂知那猴子不退反进,倏忽冲入猴群中,手中树枝飞舞,瞬间便放倒了三只灵猴。古辰不料这猴子竟如此厉害,怔怔张大嘴巴,瞪眼瞧着场中。

    但见那猴子法奇快,忽东忽西,忽左忽右,委实灵活至极。那群灵猴力气虽大,速度上却落后老大一截,连那猴子一根毫毛都挨不着,反之被那猴子用树枝撂倒,逐个击破。只一盏茶功夫,那群灵猴尽被击倒在地,半晌起不了,痛得吱吱直叫。

    古辰瞧这群灵猴可怜模样,不觉心软,叹道:“罢了,小猴子,让它们走吧。”那猴子仿佛听得懂人言,竟点了点头,吱吱叫了几声。那群灵猴挣扎起,叽叽乱叫,如潮水般散开,一溜烟攀上树干,再也不敢下来了。

    古辰这时才觉伤口处血流不止,火辣辣般疼痛,不得不撕下衣襟,包住伤口。抬头一瞧,却见那白鹤低垂着头,睁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定定望着自己。古辰啊了一声,道:“差点忘了,你也受伤了。”忍住疼痛,又替白鹤裹住伤势,忽然想起怀中还有一瓶红玉丸,便倒了几粒在手心,笑道:“这是别人送我的,也不知有没有效,你且试一试。”

    那白鹤瞧他一眼,咕咕直叫,张开长喙,啄起一粒丹药,仰脖吞了下去。古辰也吃了一粒。但觉药一入口,便即化开,霎时一股冰凉凉的清流自咽喉滚落,直沁丹田,伤口亦似乎没方才那般痛了,不由喜道:“那人没骗我,这东西真不错。”急忙将红玉丸收入怀中。

    那白鹤吃了丹药,伤势已然好上不少,大翅倏展,慢慢站起来。古辰抬起头来,望着这白鹤,心中暗惊:“好家伙,这大鸟居然这般高大。看它这样子,也不像无主之物,又怎会流落此地?”一时疑云重重,百思不得其解。

    寻思间,忽觉腰胁一阵奇痒,古辰忍不住笑起来,低头瞧去,却见那猴子眨巴着眼睛,唇角上翘,似是坏笑,正在挠自己痒痒。古辰瞧得有趣,失声笑道:“好哇,你敢挠我,我也挠你。”说着伸出手来,抓向那猴子,一人一猴扑在一起,玩得甚是高兴。

    古辰经这一闹,心中乐不可支,先前的不快顿时忘得一干二净。笑闹一阵,那猴子蓦地弹而起,拾起树枝来,在地上画了个圈,拿眼瞧着他。古辰愣了愣,随即会意:“你是想跟我比剑?”

    那猴子吱吱一笑,甩了甩手中树枝,大点其头。古辰尚未说话,忽觉后背被拍了一下,掉头观去,敢却是那白鹤轻轻拍了自己一下,不觉奇道:“你也想我跟它比么?”

    那白鹤眼珠转了转,张开翅膀,指着那猴子,点了点头。古辰不由暗暗好笑,便道:“好啊,你要我比,那大家就切磋一下,看看谁比较厉害。”

重要声明:小说《天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