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玉女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长水长河 书名:异界凌云志
    翠叶楼位于望仙峰山顶的东南方,共四层,层层飞檐,看起来颇为雅致灵巧,进得翠叶楼后院,里面更是别有洞天,一条条青石铺的小路纵横交错,荷花水池,雨轩亭台,小桥流水,又是恰逢天,园中百花争艳,处处美不胜收。

    自从西门凌风来到这个世界以后发现自己的头发长得飞快,不到一年的时间竟然到了肩膀上了,大概是这个世界灵气的缘故吧,不过这倒让西门凌风更显风流倜傥,长发飘飘,也有些出尘之意。

    西门凌风今天一早就往翠叶楼赶来,不多久翠叶楼的檐角已经出现在西门凌风的眼里,模糊可见一着白衣长裙的窈窕女子正在大门口踱来踱去,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心思。

    西门凌风轻轻走近时却发现正是南宫冰,原本带冷色的脸颊略有些泛红,皮肤细润如玉,柳眉如烟,绛唇轻点,看得西门凌风心中漾,擦了擦嘴角的口水。

    见南宫冰仍在想心思西门凌风突兀的大喊一声:“嗨,美女,是不是在想哥啊。”

    南宫冰吓了一跳,又羞又怒:“你这人怎地如此无礼,信不信我一剑割了你的舌头。”原本泛红的脸庞更像是熟透了的苹果,此时像极了邻家少女般的清纯与甜美,要多可有多可

    “不知南宫大小姐今要吩咐小的要做点什么?”西门凌风笑嘻嘻的问道。

    “我昨天已经和阁主说了,怕你忙不过来,你以后不用去看守清风岭了,已经有人替你了,工钱的事,除了以前的每月二颗下品灵石以外,我每月私人再赞助你二颗下品灵石。”南宫冰轻声道。心道,这人还真是江山易改,本难移。

    “谢冰姐关心,以后冰姐有什么吩咐,小的定当上刀山下火海,万死不辞。”西门凌风咧了咧嘴,怎么看都没有一点诚意。

    “呸,谁是你冰姐,谁要你报答什么。你先去内务府的总管那里报到,会有人交待你做什么事的。”南宫冰轻啐一口,脸上又是一片冷色。心里却在想,这人还要不要脸啊,不过冰姐倒是比大小姐好听多了。

    此时翠叶楼的一些内阁女弟子已经起了,一时莺莺燕燕之声不绝于耳,三五成群的站在阁楼上对着西门凌风他们指指点点。

    “哟,这是新来的扫地的啊,这家伙怎么一脸的坏笑。”一个着黄衣裙的女子率先叫了起来。

    “你们快看啊,师姐她脸红了耶。”一个眼尖的少女叫了起来。

    “不会是看上这新来的吧,不过这人长得很帅哦,就是太下流了一点,你没看到他一双贼眼老是往师姐那里看来看去。”又一个女子说道。心下却将自己的与师姐的比了下,不觉叹了口气。

    饶是素来以冰山美人之称南宫冰被这么多姐妹指指点点也有些受不了,又是脸俏红,飞也似的跑进翠叶楼去了,心道,我今天这是怎么了。

    内务府就在离翠叶楼不远的地方,没十分钟西门凌风就来到了内务府。

    内务府专管龙凤阁后勤工作,一般都是姿质一般的弟子,大多修为都只是停在一阶武士,便再无寸尽,不过内务阁上上下下管理人员却也有百来号人口,当然这管理人员中却没有西门凌风的名字,因为他是被人管理的。

    当西门凌风进入内务府总管部时,本以为总管应该是个抗人不眨眼,经常有暴力倾向,动不动就扣人全勤的诈小人,不过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年约三十,风姿卓约的绝色大美女正在伏案书写。

    “请问一下,您是不是这里的总管。”初次见面,西门凌风也不好口生花花,非常礼貌的问道。

    “嗯,我是这里的总管。”美女抬起头来看了西门凌风一眼微笑着道,刹时间如桃花轻放,眼波流离之间顾盼生辉,好一个人间绝色。

    于是我们的主角西门凌风又看得痴了,眼神呆滞,目光涣散,不过这次倒没有流出口水来,毕竟这可是顶头上司啊。

    “你来这里有什么事吗?”美女总管见西门凌风一幅猪哥像,只是轻皱了下柳眉,可见美女总管有着一颗包容的心。

    “哦,初次见面,请多关照,我是西门凌风,来接管翠叶楼清洁工作的。”反应过来的西门凌风习惯把他的咸猪手伸了出来,也不想想这是什么年代,随后发现见人家好奇宝宝似的看着自己才反应过来。

    讪讪的傻笑了两声,抽回了那只刚伸出去的狼手,脸上却没有半点不好意思的感觉。

    “嗯,我姓柳,你叫我柳总管就可以了。”柳总管说着又从后的仓库拿出两衣服交给西门凌风说道:“以后工作的话就要穿工作服,不然被我看到的话会可是要扣灵石的知道吗,还有就是进翠叶楼大门旁有间小屋你可以住在那里,至如具体要做什么,你可以找翠叶楼的小吴管事。”心下对这个行事做风不拘一格,看似轻浮,却又以礼待人的年轻男子有些好奇。

    “谢谢柳总管教导。”西门凌风说完便颠的拿着清洁服走了出来。

    “这位兄弟请留步。”西门凌风刚要走出内务府时只见两个青衣小斯鬼鬼祟祟的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

    “有什么事吗,二位?”西门凌风不动声色的道,心下疑惑,我好像没得罪什么人吧。

    “小弟周四,这位是我的同事牛大,想必兄弟是刚接管翠叶楼工作的人吧,我们想请你帮个忙,不知道可不可以。”一个材瘦小,眼色精明的小斯走了过来,不动声色的将一颗下品灵石放入西门凌风的手里。

    不会是雇凶杀人吧,这可是普通弟子一个月的薪水啊,西门凌风脸上疑惑之色更加凝重。

    “还请兄弟为小弟在翠叶楼的同事小红美言几句。”周四面有羞涩的对西门凌风抱拳道。牛大却比周四更加害涩,这下西门凌风总算是懂了,原来是牵线拾桥啊。

    “哦,我道是什么事来的,没问题包在我上。”西门凌风嘴上应得爽快,心里却加了一句,要是她们看上我风流潇洒,玉树临风那就对不起了,嘿嘿。

    牛大一脸的憨厚唯唯诺诺的说不出什么话来,只是将手中的纸递给西门临风,这也难怪,一个男人若是喜欢上一个女人,十有**会有这种表现,西门凌风接过纸条却见正面写着小吴二个字。

    带着光荣的使命,西门凌风换上了青衣长袍,戴上青衣小帽,中间系着一根青衣小带,神清气爽的来到了翠叶楼,看起来像极了酒店的店小二。

    来到翠叶楼时,大部分内阁女弟子都已经在关门修炼了,毕竟一但发生战事,她们可是龙凤阁的中流砥柱,修炼才是重中之重。

    西门凌风走进大门旁的小屋时,发现这里铺被褥倒也整整齐齐,倒是比前世在外面租的房子大多了,为了更好的完成兄弟所托(其实是看在灵石的份上)于是西门凌风很无耻的打开了牛大所写的书,上面歪歪歪扭扭画着一个人看着天上的星星,看得西门凌风莫名其妙。(不知道各位看官看不看得懂)

    于是从小屋里拿出笔和纸,西门凌风很无耻的极度风的写了一首诗:回哞梦中的思念,胜似仙女,白衣飘飘,梦回楼兰。一梦醒来,已然物是人非。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写完后然后写上牛大亲笔。

    怀着比牛大更加激动的心,西门凌风敲了敲小吴的房门,只见一材婀娜多姿,体态健美,面若玉雪,唇如丹点的年轻女子莲步轻移的走了过来,比西门凌风诗上面描写得还要美上几分,难怪牛大那家伙唯唯诺诺的,想我西门凌风阅女无数(其实也就四个)都被电晕了几秒,更何况牛大那老实憨厚的家伙竟然暗恋上司。

    “您好,吴老大,我叫西门凌风,是翠叶楼新来的伙计,请问您有什么吩咐。”在西门凌风心里上司就是老大,所以自然而然就叫了出来,咋一听还以为是哪个黑帮大姐大。

    “额,你就是那个新来的扫地的?”小吴一下子接受不了西门凌给她安置的新名号吴老大。

    “我叫凤美吴,大家都叫我小吴,你怎么叫我吴老大。”凤美吴扑闪着大眼睛好奇的看着这位充满阳光之美的男子,嘴角勾起的那一抹笑让人倍感亲切。

    “管我们的就是老大,我们家乡都是这样叫的。”西门凌风理所当然的道,同样不住用贼眼打量着眼前这位绝色美女。

    “哦,是这样啊,你以后还是叫我吴管事吧,这吴老大也忒俗了点,一点都不好听。”凤美吴小嘴微翘显然对这个吴老大不太乐意。

    “你以后的工作就是负责打扫前院,还有就是给后院花草浇水,另外内阁弟子有什么吩咐你的照做就是。”凤美吴又接着说道。

    “不会吧,她们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没有限度啊,那不成三陪了。”西门凌风一脸的委屈的叫道。

    “你都说的什么啊,那有你想的那么不堪,就是有时候给女弟子提桶水之类的体力活。”凤美吴脸色嗔恕,心道,师姐怎么会招一个思想不纯洁的家伙过来。西门凌风说的三陪她倒是听过,因为在这个世界同样有着青楼。

    “哦,这还差不多,吓死了哦。”西门凌风拍了拍脯好像以为自己有多纯洁似的。看得凤美吴心里直想笑,这家伙还真够自恋的。

    “对了,这是牛大给你写的信,要我转交给你。”西门凌风假装毫不在意的交给她其实心跳得厉害,这实际上是他自己写的。

    “是吗?”凤美吴看着信的正面上龙飞凤舞的写着牛大亲笔四个字,心下好奇接了过来,咦,这家伙手怎么有点抖,在自己的印象中牛大好像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好,而这上面的几个字,真是自由洒脱,大气磅礴,书**底十分了得。

    “嗯,是的,不信你可问周四他们。”西门凌风信誓旦旦的说,只是眼角那心虚的眼神却出卖了他。

    “哦,即是这样,那你先去忙吧,有不懂的地方可以去问小红,她现在正在后院的井边洗衣服。”凤美吴交待了几句便把西门凌风请出了房间。

    关上房门后,凤美吴打开了西门凌风递给她的书。却见一行行云流水般的行楷却如涓涓细流,上面的诗更是意境谐美,感真挚,思念之跃然纸上。

    这下可把凤美吴震惊了。因为在这个世界诗词发展远没有21世纪那么繁荣昌盛,一般都是能表达意思就够了,能写出如此精美的诗词,那一般是名家所作。

    想不到这思想龌龊的家伙还能写出如此佳作,尤其是那句: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让凤美吴又羞又喜,心中如小免乱窜,傻子都知道这诗肯定不是牛大所作,就算是龙凤阁估计也没人能写出如此意境幽美的佳句。

    于是凤美吴就拿着这封信去南宫冰那里去讨教一下,说是讨教,其实女孩子炫耀的心思可能更强一点,只是正在扫地的西门凌风却还在的想着吴老大看完书后的表,口水流了一地,却不想人家已经把他卖了。

    “冰师姐,我是小吴。”凤美吴敲了敲南宫冰的房门。“嘎吱”一声房门打开了。

    “哦,原来是小吴,新来的扫地的安排好了没。”南宫冰已经没有平里的冷色,面色温和的问道。

    “嗯,已经安排好了。”凤美吴因为心中有事,脸有些微红轻低着头回道。

    “怎么啦,是不是看上我们龙凤阁的那位内阁弟子了?”南宫冰打趣道。

    “没有啦,就是今天那个新来的给我带了封信说是牛大给我的,可是这里面的诗词意境之美令人出乎意料,想来请教一下师姐,看这书倒底是何人所写。”凤美吴满脸羞喜的拿出了西门凌风写的书交给南宫冰。

    南宫冰打开一看,也被这首诗的意境深深吸引了,许久不能自拔,口中喃喃自语:“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回过神来的南宫冰,也知道这书必然是西门凌风所书,就算龙凤阁也断无可能有人写出如此绝句,更何况其字体尤为独特自成一体,如行云流水般放不羁。

    看着凤美吴花羞喜俏般的姿态,南宫冰心里很不是滋味,强作欢颜道:“这书是牛大托那家伙写的,想必那家伙已经对你倾目已久了,要不然怎会写出这样的诗来以搏我们吴大美人欢心哦。”

    “没有啦,师姐不要取笑小吴了。”凤美吴停了下,又有些急切的问道:“新来的那家伙人品怎么样啊,怎么老是一脸的坏笑,和他写的诗一点都不配。”凤美吴小嘴微微勾起却是盈盈的笑意。

    “额,他这人见着美女就口生花花,油嘴滑舌,不过心地还是好的。”南宫冰想起了与西门凌风在清风岭初次相遇的时候,脸上自由自主的浮出一抹人的笑容,如大地加,满室生辉。

    “冰师姐,你傻笑什么?”这让凤美吴心中纳闷,这可是人家写给他的诗呢。

    “哦,没什么。”南宫冰见凤美吴盯着自己,眼神有些慌乱,知音插开话题:“对了,看了这封书你的意思呢?”

    南宫冰用手轻推了一下凤美吴,眼神里面透着一丝女人都懂的暧昧。

    “什么跟什么嘛,又不是他亲口说的,我又能做出什么反应呢。”凤美吴的眼神透着一些期待。

    “好了,冰师姐我先走了哦。”凤美吴收好书信喜滋滋的走了出去。

    南宫冰点了点,走到阁楼的走廊上面,脸色柔和静静的看着正在打扫前院的西门凌风。

    此时的西门凌风正在努力的为分期付款而奋斗。又过了一段时间总算把前院打扫了一遍,西门凌风走进后院时却见一青衣女子正浣洗衣服,偶尔捋几下额头前的青丝,虽然不像南宫冰那样白肌玉骨般的美貌,却也心灵手巧,秀外慧中,让人一见就感到一种宁静与甜美,如果放前世那也是班花级的美女。想想也是能来这里的哪个不是千挑万选出来,无论容貌资质那都上上之选。

    西门凌风走了上去,打招呼到:“你好,我是新来的扫地的,我叫西门凌风,请问还需要我帮忙吗?”

    “哦,你好,我叫杨秀红。”说完杨秀红用衣角擦了下汗水,又笑着说道:“花园里面的水我已经浇过了。”

    “那谢谢这位姐姐了哦。”西门凌风发自内心的道。

    “呵呵,那我帮你先把这水打满先。”西门凌风说罢便开始一桶一桶的往洗衣盆里倒水。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凌云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