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一家团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长水长河 书名:异界凌云志
    天朝帝国与太阳帝国的交界处,一座名叫连天的连绵几百里的高大山脉将两个帝国连了起来,次峰位于太阳帝国的国境内,主峰则在天朝帝国的国境内,高耸入云的主峰看起来像一柄出鞘的巨大宝剑,另人望而生畏,也只有这座山脉有点灵脉,灵气纯度比其它地方高出几倍,所以龙凤阁的总部就设在这主峰上面,山上遍地林木,层峦叠嶂,山下是一片广阔的草原,只是没有普通人的在这里耕种,进入草原时就已经有龙凤阁的弟子在看守。

    经过两天的长途跋涉,西门凌风他们一行人来到了连天山脉的主峰望仙峰的山脚下,由于镇龙决修复经脉速度惊人,西门凌风的体早就痊愈了比原计划还快了两天就出发了。

    看着一望无际的大草原,西门凌风心潮澎湃,一时兴起本来想来段什么意境辽阔的草原诗词,无奈一时没有灵感,于是啊啊啊的鬼吼了几声,总算表达了一下自己对草原的无限,看得两女掩嘴直笑。

    只是没过多久,就听得哒哒哒的马蹄声由远至近,一会儿功夫就已经能看清来人的形了。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位着白色华服骑着一匹白马的年轻男子,面如冠玉,玉树临风,真当是一位翩翩佳公子,两边同样有两个骑着白马衣着高雅的漂亮女子。

    西门凌风见他们慢慢走了过来,看到前面骑马的年轻男子不免自惭形秽,心中感慨:“这人比人真是气死人,不知道这么漂亮的男子有木有小**。”

    “原来是柳师妹啊,我们在这里已经等候多时了。”白衣男子一脸奉承的道,这里是以武为尊的世界,柳芯茗才五阶武士的修为,所以

    “咦,这位是,怎么没见呢,长得好像大小姐你啊,难道是失踪已久的师妹?”白衣男子惊叫道。

    柳芯茗眼中厌烦之色一闪而过,点了点头,向西门凌风他们介绍道:“这位是我们龙凤阁的大长老的弟子楚秋白,边的两位是二长老的弟子李玉霜和李秋香。”随即又对楚秋白说道:“这位是这次城主争霸赛的获胜者西门凌风,这位是我妹妹柳芙儿。”

    “原来是柳师妹,你好啊,以后大家就是同门师兄妹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找师兄我就行了。”楚秋白一脸微笑的对柳芙儿说道,直接把我们的主角西门凌风给无视了,这让西门凌风很是生气,很想冲过去给他来两拳,打得认识自己为止,可是老天偏不帮他,因为西门凌风连他们中任何一个的修为都看不透,想想还是算了,不得换上一幅讨好人的表说道:“原来是各位师兄师姐啊,以后请多多关照。”后面那两位美女微笑着向西门凌风点了点头。

    这时楚秋白才将眼光从柳芙儿与柳芯茗的上移开,这让西门凌风有种吐血的冲动。

    楚秋白看到西门凌风心中也颇为惊讶:“这小子的修为怎么连我都看不透,自己好歹也六阶武士初级的修为了,修炼天赋不是自己吹在龙凤阁那也是排得上号的,莫非是传说中的天生灵体?”想到这里楚秋白为自己刚才对对方的无视后悔起来了,于是打了个哈哈道:“原来是风师弟,以后有什么地方用得着愚兄帮忙的事不必客气。”

    “多谢师兄关心,以后有请教师兄的时候还请师兄多多指点指点。”西门凌风也一幅自来熟的样子拍着楚秋白的肩膀笑道。

    于是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虚假意的互相谦让着,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们俩的感有多好多好,看得几女心中大汗。柳芯茗实在看不下去了,低咳了一声,以提醒他们该回去了,不知是咳的声音太小了,还是这对像失散多年的兄弟感太深了,竟没起一点作用,俩人依旧谈笑风生,仔细一听,俩人已经开始讨论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么深奥的问题了。柳芯茗竟也学着柳芙儿的样,假装一不小心一脚踩在西门凌风的脚上,这才把他们从如此深奥的理论辩证问题中拉了出来。

    “嘿嘿”西门凌风对着柳芯茗干笑两声,心道:“怎么女人都喜欢来这招。”

    柳芯茗白了他一眼,又踩了他一脚,然后一个人走到了前面去了,楚秋白他们也将马放了,开始步行了。

    又走了二里路左右时,前面却没有路可走了,看见的只是重重迷雾,正当西门凌风大感困惑时,只见柳芯茗手捏着一块玉符,嘴里不知道说了什么,然后将玉符打入前面的迷雾之中,不一会儿竟然出现一座可并排三人走的浮桥。只是西门凌风的心已经经得起打击了,脸上只是略显疑惑之色,心想:“在这个世界上一切皆有可能,自己不知道的东西太多了,看来以后一定得低调行事,于是不动声色的将自己的修为压在了二阶初级的水平”

    过了浮桥后,里面的世界和外面看起来竟然完全不一样,看起来高高大大的山脉,由于这里修了很多房屋以供龙凤阁的弟子修炼,也许是山太高了,走近了才知道这里看来倒起来倒也不是那么陡峭,有的地方甚至很平坦,几条青石铺的小路纵横交错,有一条盘转着像是直达峰顶。

    当西门凌风一走进望仙峰时,竟发现镇龙决不用刻意的去控就自然运转起来,慢慢的吸收周围的天地灵气淬炼后流经四肢百骸最终归于丹田,而且越靠近顶峰镇龙决运行的速度就越快,这个发现又让西门凌风欣喜不已,修仙成神,这几个字一下字出现在了西门凌风脑海中,西门凌风心想:“不知道传说的中的修仙修神是不是这样修成的,如果真是的话那就太好了,传说中的与天地同寿,永垂不死啊,我的天啦,这世界上不会真的有神吧。”

    正在YY美好前程的西门凌风没看到脚前的一块石头,于是西门凌风很干脆的一脚踢在了这块石头上面,更让西门凌风悲呼的是额头撞在了旁边的一颗大树上。

    走在后面的柳芙儿急忙扶住西门凌风,有些嗔怪的道:“走路要小心一点啊,你看头上都撞红了。”心里有些心疼,于是顺手帮西门凌风柔了几下,看到西门凌风眼中放出“兽”的光芒,觉得不好意思,迅速把手拿开了。

    柳芯茗看到柳芙儿对西门凌风如此关心的举动,不知怎的,心里竟有些不自然。而楚秋白则是心中忌妒,暗道:“好白菜都被猪拱了。”要是西门凌风知道楚秋白这样想的话,会不会像传说中的主角一样王八之气尽发,虎躯一震,一脚把楚秋白踢下山去,然后捎上一句:“你才是猪,你个死太监,你个死人妖,你木有小**。”

    走了半个时辰总算到到达了山顶,这里看起来更加的阔开整,一片片精致的阁楼,出现在了西门凌风的眼中,这里的房子规划的很好,整整齐齐,其中有些房屋更显大气磅礴,一看就知道是有地位的人住的。

    柳芯茗领着西门凌风他们一行人来到一座最大的房子面前,两个守在门外的侍女走了过来向柳芯茗施礼道:“大小姐总算回来,阁主和夫人都等你几天了,几位里面请坐。”

    柳芯茗点了点独自走到后院去了,侍女则给各位倒上一杯茶水,只是西门凌风仍然盯着侍女看,心道:“怎么这个世界的女的都长得这么漂亮,材都好的没话说,真的是前凸后翘腿子长,脸蛋水灵灵的能挤出水来,难道这是这里的灵气浓厚的原因,难怪那家伙帅得没天理。”西门凌风总算找到了一点平衡感。

    过了一回儿,柳芯茗领着一对中年男女走了出来,男的英武沉稳,一股上位者的气势自然而然散发出来,女的美艳动人,眼中含有泪水,拉着柳芙儿的手嘴里激动的说道:“是芙儿吗,真的是芙儿吗,来让为娘的看看,娘想你想的好苦,都是娘不好,这些年让你受苦了。”想必柳芯茗已经把柳芙儿的事告他们了。

    男的声音也有些哽咽的道:“芙儿,你总算回来了,要不然爹这一辈子都不会安心啊。”

    看着这对中年男女的真流露,柳芙儿的眼中也噙满了泪水,心想她们之所以丢弃自己应该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吧。

    美艳少妇又接着对柳芙儿哭诉道:“当年你娘带着你被仇敌追杀,负重伤,已觉没有活命的希望,才留下你的名字放在了街上,娘拼着重伤将敌人引至别处,准备自杀时,你爷爷刚好路过那里,杀死了那人后,等我们返回去再找你的时候却发现你已经不见了。”美艳少女妇说完已是泣不成声。

    男子用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对少妇道:“回来就好,快给芙儿她们准备些吃的,想必在路上已经饿着了,莫要待慢了客人。”

    “嗯,我这就去吩咐,刚才让几位见笑了。”少妇笑道。

    “血浓于水,人之常,阁主、夫人不必客气,我们已经吃过了。”西门凌风微笑道。

    “贺喜阁主,夫人,一家团圆。”楚秋白三人异口同声的道。

    “嗯是应该庆祝一下,青儿吩咐下去明天大摆宴席,我要宴请望仙峰所有的弟子,同时每人加一块低等灵石。先这位小兄弟安顿好,明天我将会给他安排一个合适的工作。”中年男子非常高兴的说道。

    “是,阁主。”青儿说完便领着西门凌风走出了房间。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凌云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