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大战陈道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长水长河 书名:异界凌云志
    “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还真当我们陈家无人了吗?”陈道霸异常愤怒的道。

    又是几道剑气从陈道霸的手里向西门凌风,端得是一闪而逝,快速无比,剑气所至之处,土石尽碎,就连一旁的二人合抱的大树也被削成两截。

    西门凌风只得全力运转凌波微步左腾右挪,相本就没有还手之力。“这还怎么打,再这样下去迟早得死在他手里,而且对方连武器都没有拿出来,根本就是没尽全力,三阶武士的实力就是不一样。”西门凌风心里叫苦不迭。

    等有机会就跑吧,等自己有足够的实力再来,西门凌风心里想到。

    作为21世纪的新三好青年西门凌风的思想觉悟那是非常高的,实力相差太过悬殊,再这样下去只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牺牲,西门凌风可不想做英雄,不然自己干爹的仇就再也没人替他报了。

    打定主意,西门凌风趁对方后力未发之迹突然将手中的长枪朝陈道霸猛的掷了过去,枪势来的同样即快又猛,得陈道霸不得不向左闪躲飞过来的长枪。

    西门凌风却一个燕子点水迅速向后撤去,眨眼间几个起落已到了百米之外,心中暗喜,这凌波微步真的是太神奇了,就连最顶尖的轻功水上飘也只能给它垫底了。心中不觉YY:“凌波仙子你真是太厉害了,来,亲一个。”

    幸福的时间往往是短暂的,还没等西门凌风跑出二百米,却见陈道霸手里拿着一把闪着金光的长剑追了上来,嘴里骂道:“你这个小杂种,想跑,还得问问我的剑答不答应,今天我定要将你碎尸万段,以祭豪儿在天之灵。”

    “喂,老头,你刚才在说什么,有本事把话再说一遍。”正在跑着的西门凌风突然停了下来脸色沉的道。

    从后面赶上来的陈道霸愣了一下神,随即哈哈哈笑道:“我就是骂你杂种了,你想怎么样。”看到西凌风如此愤怒,陈道霸心里十分痛快又接着哈哈大笑了几声。

    “你会为你现在的所作所为而付出应有的代价。”西门凌风依旧脸色沉,西门凌风上辈子最痛恨的就是人家骂他这两个字。

    西门凌风缓缓的拔出了来时在打铁铺里随手买的一把铁剑,一种前所未有的熟悉感顿时涌上心头,西门凌风的气势迅速攀上顶峰竟顺利突破了武士一阶,一个机缘让西门凌风进入了武士二阶,这可是别人苦修多年都不敢想的境界,而西门凌风如此轻易就达到了武士二阶的武学修为真的是武学奇才。

    看到西门凌风的气势瞬间达到了武士二阶,陈道霸心里只是觉得奇怪,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惊讶,只是已经没有了先前的轻视。

    陈道霸也将自己武士三阶的气势释放了出来与西门凌风的气势对峙着,一时竟不相上下。

    只见陈道霸单手抚剑,语气平缓的道:“此剑名为斩风,自十年前斩杀一代剑痴段无名,便再没有拔过剑,你应该感到荣幸。”

    “少说废话,今你注定要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价。”自从有了上次差点被杀的经历,死亡对于西门凌风来说已不是什么可怕的事

    “看不出来你还这么有自信,那老夫就先成全你。”陈道霸一出手就是陈氏绝技玄天斩,不过却比陈天豪使出来的玄天斩要利害十倍不止,那近乎实质般的剑芒,竟从四面八方向西门凌风斩来。

    做为剑道武学界的宗师西门世家,西门封神曾对上古各门派的镇派剑法都曾做过深入的研究,尤其是对剑法与剑阵的破解之法颇有心得,并将破解之法附注于西门剑法之上,所以在西门封神那一代,曾流传着这么一句话:“西门门前舞仙剑,更甚弄斧班门前。”这可是对西门世家西门剑法的高度评价。

    “八方**剑阵,以剑布剑,没想道陈道霸的剑法造诣如此了得,陈家剑法还真是名不虚传。”西门凌风暗道。

    要想破此剑阵,最好的方法便是以强横的灵力震碎从四面八方飞来的灵气化形的剑芒,很显然西门凌风不行,二阶武士与三阶武士的修为差矩虽然不是很大,但同样也不是才达到二阶武士初期修为的西门凌风所能正面抗衡的。

    即然不能正面对抗,那只能用四象八卦阵了,西门凌风迅速做处反应,意守丹田,全力运转镇龙决,准备拼死一击了,毕竟四象八卦阵需要灵气化形才能做到的,而以西门凌风现在的修为就是耗尽全灵力想要施展四象八卦阵成功率仍然不到百分之二十,届时耗尽灵力的西门凌风只能是人为刀俎我为鱼了,不过西门凌风这次的运气并没有以前那么的背时了,凭借精妙的剑技与步法四象八卦阵竟如行云流水般从西门凌手里施展出来。

    “感谢上帝,感谢满天神佛,感谢CCTV。。。如果不是穿越前一天看了电视上八方**阵的破解之法,吾命休已,那我也只能穿越到这里了各位观众。”西门凌风心中狂汗。

    只见八道耀眼的剑芒竟然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势如破竹般的将来势凶猛的剑芒尽数击碎,势不可挡的向陈道霸。

    看到自己毕生心血融合了玄天斩所创造出来的八方**剑阵竟是如此的不堪一击,陈道霸心中纠结万分,竟一时心神失守,步履跌撞,整个人看起来仿佛变得更加苍老了,对飞逝而来的剑芒忘了躲避任凭剑芒刺进自己的体,可见这对剑如痴的陈道霸是何等巨大的打击。

    其实不是他武技不行,只是他不知道自己对手的功法是远古西门世家剑道之王传承下来的,如果他知道的话也不会表现的如此颓废,让西门凌这么轻易得手。

    倒在地上的陈道霸鲜血染满了全,双目仍然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态,只是人已经没有了呼吸。

    西门凌风看着死在地上的陈道霸,心中亦是感慨万分,如果自己武技不行的话,恐怕死得比他还要惨。

    “这真是个可怕的世界。”西门凌风叹息一声,看了一眼陈道霸转朝陈氏家族走去,并没有拿走斩风,这是西门凌风对一个武者的尊重。

    陈氏家族,有的人竟然开始摆酒准备庆祝陈道霸的胜利归来,看到西门凌风走了过来,纷纷恐惧的四下逃散。

    “大侠您就高抬贵手,饶了我这条狗命吧。”陈天德跪在地上不断的磕头声泪俱下的哭求道。

    “你不杀伯仁,而伯仁却因你而死,如果不是你想找我干爹的麻烦,他使出霸皇枪法,那么那人也就不会认出来。所以你必须死。”西门凌风面色愤怒的道。

    见已经没有退路可选,跪在地上的突然取出随暗藏的匕首刺上西门凌风准备拼死一搏,只是陈天豪的攻击比西门凌风差了十万八千里,匕首还没有刺破西门凌风的护体灵气时,西门凌风的的剑已经刺穿了陈天豪的心脏。

    “陈氏家族从今天起将不复存在,如果有人不同意的话可以站出来,如果没有意见的话就迅速离开陈氏家族。”西门凌风并不想伤及无辜用灵力向陈氏家族的人喊道。冤有头债有主,我不犯人,人不犯我,人要侮我必数倍还之,这同样是西门凌风的做人原则。

    一时间大家都作鸟兽散,跑也似的冲去陈氏家族,连细软都没有收拾,不一会儿就跑得干干净净了。

    西门凌风在离开时将陈氏家族付之一炬,大火起势迅猛,燃了整整三天三夜,陈氏家族变成了一片废墟。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凌云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