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血脉觉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长水长河 书名:异界凌云志
    “爹,今天还要去卖烧饼吗?”西门凌风一早起来就看着柳福桃着烧饼担子准备上街卖烧饼了。

    “嗯,是啊,今天镇上赶集所以了早了点。”柳福回道。

    “你不怕陈氏家族的那帮混蛋又来捣乱吗?”西门凌风担心的问道。

    “呵呵,没事的,你放心吧,就他们那些人还掀不起什么风浪。”柳福毫不在意的说道。

    “难道爹你也是武士,是几阶武士?”西门凌风惊叫道。

    “武士倒不是,不过凭他们还不行。”柳福满脸傲气的道,不过眼角随即又流露出一丝落漠之色。

    “我还是和你一起去吧,万一有什么况也好有个照应。”西门凌风道。

    “你还是留在家里照顾好芙儿,我一个人去就行了。”柳福丢给西门凌风一个安慰的眼神挑着烧饼担子走出了大门。

    柳福走出大门后,柳芙儿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西门凌风面前。

    “芙儿,我去看下爹,我怕有什么意外发生,那天陈氏家族的那几个人肯定会来找麻烦的。”西门凌风很随意的对柳芙儿说道。

    “嗯,你去看下也好。”柳芙儿低着头细声回道,脸上却带着一丝羞喜之色。

    “你在家里好好呆着不要到处乱跑啊?”走出门口时西门凌风一再叮嘱道。

    “嗯”柳芙儿仍低着头应了一声,站在门口直到西门凌风的背影消失后才关上了大门,心事重重的回到了房里。

    “哎哟,我还以为是谁呢,这不是那个卖烧饼的吗?”只见五个青年人拦住了柳福的去路,带头的就是西门凌风想给他爆头的人,阳怪气的对柳福说道。

    柳福被五个青年人拦住的地方,是去清风镇大街的一条山路,柳福想抄近路,这里一般走的人比较少。

    “不想死的给我滚开。”柳福随口说道。

    “哈哈哈,想不到你比那个小子更狂,你以为这里大街上啊,龙凤阁的人不会这么巧就出现在这里的,哈哈哈,不教训你一顿你还真不知道陈氏家族是你这个小人物惹得的。”为首的青年人大笑道。

    “啪”一声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

    刚才还在大笑的青年人此刻正用手捂着右脸,鲜血的流从嘴角流了出来。脸上带着一幅不可思议的表,心想:“难道自己刚才笑得太得意了,没注意,嗯应该是的。”

    这一幕刚好被赶上来的西门凌风看到了,嘴巴张得好大,太厉害了,在西门凌风心里只有震惊,一颗悬着的心总算落了下来,看来今天不用被那些人玩死了。

    “大家一起上给我灭了他,居然敢打我。”为首的年轻人怒火中烧已经失去了理智。

    却见柳福随意的伸手一探,挑烧饼用的扁担却已握在了手里,一个起落冲进人群,没几个回合,等西门凌风拿着一块碗大的石头冲上来的时候,那五个青年人都躺在地上不断的哀嚎着。

    正当西门凌风要问柳福炼的是什么武学时,只听连续几声啪啪啪的鼓掌声突然响起,比起柳福打那人的一耳光还要突兀。

    “杨孟天,看来你威风不减当年啊,这些年让我们兄弟找得好苦,要不是你使出你们杨家的镇族武技霸皇枪,我差点还认不出你了。”只见一个材瘦小的老者慢慢的从树林里走了出来,面无表的看着柳福道。

    “没想到是你,当年你们三兄弟为了争夺城主之位将我引入你埋伏好的陷阱,废我丹田,手段真是无耻之极。”杨孟天满脸怒气的道。

    “风儿,等下我来拖住他,你马上跑,我丹田早已被废,没有灵力加恃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回去照顾好芙儿,她其实是我在路边捡回来的。我们杨家的镇族法决就放在我的下的暗格里,炼了总比没有的好。”杨孟天小声的对西门凌风道。同时把脸上的面具撕了下来,一张英武不凡的面孔露了出来,剑眉星目,脸上尽显刚毅之色,一股与生俱来的霸气从杨孟天的上散发出来。

    由此可见,当年的杨孟天定然也是一位顶天立地的钢铁汉子。

    “不行,我不能丢下你不管的,要不我们一起跑吧。”西门凌风试探道。

    “他已经是二阶武士了,等会你马上快跑。”杨孟天无奈的摇了摇头。

    “讲完了吗?要是讲完了就受死吧。”那老者转眼就来到了离杨孟天只有十来米的矩离。

    “快跑。”杨孟天大声叫道。人已向老者冲了向去。

    然而西门凌风却没有走,并不是西门凌风不怕死,而是因为西门凌风因为自已具九阳绝脉,就算是侥幸中逃脱了,那以后连报仇的机会都没有了,一辈子都要背负着这个压力,况且西门凌风已经把杨孟天当成了自己亲生父亲一样对待,还不如一起上,就算死了也就算值,反正自己在这个世上也是个废人。

    转眼间两人就缠在了一起,两个影交换位置,西门凌风都快分不清哪个是杨孟天了,西门凌风跟本插不上手,

    一声闷哼,只见杨孟天向西门凌风倒退过而来,大口大口的鲜血从嘴里吐了出来,显然已经受了很重的内伤,生命危在旦夕。

    然而那个老者好像没事一样的站在不远处看着这对父子,也不急着杀了杨孟天,想来他也知道杨孟天也活不过多久了。

    “爹。”西门凌风扶住杨孟天,撕心裂肺的喊道。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让西门凌风目眦裂。

    “你怎么还不走,都是我连累你了,天儿”杨孟天心疼而又自责的道,声音显得非常虚弱。

    “爹,我不走,天儿永远陪着你。”西门凌风语气坚决的道。

    西门凌风将杨孟天轻轻的平放在地上,顺手抄起一块石头义无反顾的冲了上去,嘴里愤怒的喊道:“狗的,我跟你拼了。”

    “风儿,快回来。”躺在地上的杨孟天无力的说道。

    “既然你这么想早一点死,那我就成全你。”老者的话里仍然听不出半点感

    西门凌风的石头还没砸到老者上,自己的口却被打了一拳,顿时断了几条,嘴里同样大口的吐着鲜血。

    “要死了吗,死了也好。”不知道怎么的,西门凌风居然有了前所未有的轻松,西门凌风想起了21世纪的家,想起了家里的亲人,想起曾经爷爷坐在树荫下所讲起记载西门世家上古族谱的那一幕:

    “风儿啊,”爷爷慈祥的说道:“其实我们西门世家在远古的时候也是一等一的世家大族,我们西门世家曾经也出过许多惊才绝艳的天才,传得比较近的就是西门吹雪了,曾以西门世家的家传剑法独挑江湖十八大门派无一败绩。

    相传西门剑法乃西门世家的开山之祖西门封神所创,其所炼武功心法的修为更是达了天人之境。

    曾手执三尺青锋,独战远古神龙,大战七天七夜,最终击败远古神龙,得以饮神龙之血,又以无上神通将其武功心法尽封于神龙血脉以福泽子孙,其武功心法亦被改名为镇龙决,想要得到镇龙决必须要大量的天地灵气,以自鲜血为引用心灵的沟通去唤醒神龙血脉,成功后,其武功心法自然得以传承,只是现在是太平盛世,国泰民安,那种江湖杀戮早已远离我们了,况且这个世界上的灵气真的是太淡薄了,根本不可能唤醒神龙血脉。”

    想到这里,西门凌风顿时机灵一动,迅速让自己进入空灵状态,用自己最诚挚的心灵去感受神龙血脉与天地灵气的沟通。

    突然之间,只听一声龙吼响彻天绝大陆,又像远古的召唤,顿时,电闪雷鸣,天地变色,方圆百里灵气像潮水一样涌向西门凌风。

    就连为二阶武士的老者,也被这种形惊呆了,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气势浩大的天地异象。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凌云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