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罗睺算计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问到紫霄宫 书名:洪荒之水
    又过数月,罗睺至极北之地,见无数玄冰形成的山峰在海面上浮浮沉沉,围绕着北海海眼旋转,便知海眼之下有一水属至宝。罗喉落于北海海眼之上,只见周围天花妙坠,看似至柔,却又至刚,成一先天之阵,天花妙坠阵。罗睺笑道:“成天花妙坠之势,当为玄元控水旗,此宝当与吾有缘”。为何说玄元控水旗与罗睺有缘,五行五方旗分五行,镇五方。五行、五色、五方,人教五德:青,主东方,为木,成仁。赤,主南方,为火,成义。黄,主中央,为土,成礼。白,主西方,为金,成智。黑,主北方,为水,成信。青莲宝色旗,青色,主东方,白气悬空,金光万道,有异宝悬浮。离地焰光旗,赤色,主南方,玄都宝物,按五行奇珍。戊己杏黄旗,黄色,主中极中央,有万道金光,现万朵金莲。素色云界旗,白色,主西方,氤氲遍地,一派异香笼罩其上。天花妙坠旗,黑色,主北方,朦胧乾坤,颠倒五行,着混元之象。

    玄元控水旗一挥当有黑莲万朵,成天花妙坠之势,故又称天花妙坠旗。而罗睺却是十二品灭世黑莲结合盘古恶念所化。二者之缘,天地所定。罗睺既不事发,亦不用法宝防御,直直走入天花妙坠阵之中,而天花妙坠阵好似无物,罗睺轻易走入大阵阵心,取得玄元控水旗。

    罗睺坐着黑莲向南归去,于天柱之西巧遇鸿钧。二人不言不语不思不想却将自己的意图告于对方。对望许久之后,鸿钧道:“道不同,不相为谋”。罗睺道:“你我目的相同,何谓‘道不同’”?“道着,道也,我风化雨,你却是电闪雷鸣,自然是道不同”。罗睺道:“我等需做过一场了,我便以玄元控水旗为注”。鸿钧道:“我便以素色云界旗为注”。

    二人皆是食指中指并拢,连划四十九下,细微之处分毫不差,一转一折间如同一人。鸿钧施展起来便是风轻云淡,罗睺施展起来却如同天崩地裂。可惜罗睺只斩一尸,稍逊于鸿钧。罗睺取出玄元控水旗,向着南方一扔,玄元控水旗便消失不见。罗睺言道:“下次须弥山恭候”。便向东方而去。罗睺向东而而去,亦去不周山一游。鸿钧却转而向北而去。

    却说三清道人至不周山,三人乃是盘古元神所化,为盘古正宗,与不周山天生有缘。太清道德天尊与不周山得一灵根黄钟李,此树为天地间第一颗李树,得享天地气运,当有风吹过时,便发出大律一般的声音。每次结果皆需九万年,三万年开花,吸收太阳精华;三万年结果,吸收太**华;三万年成熟,调和阳,捉坎填离,得以阳平恒。每次只结四十九个果子,凡人得之,便可入金仙之境,虽不得寸进,亦是天地平衡之道。

    玉清原始天尊在此遇一大阵,阵中有无尽混沌之气,若是他人进去,不消一时三刻便要化为脓水。奈何三清为盘古正宗,有盘古之烙印,入混沌如回老家一般,虽说老家稍有危险。原始破此阵于阵心得一宝盒,便为混沌宝盒。宝盒分五行,按三才,反两仪,化为先天一气。有返本还源之效,亦能收人拿人,只需一时三刻变化为脓水,实是重宝。

    上清灵宝天尊亦遇一大阵,此阵为连环阵,大阵小阵。阵中有一元阵、两仪阵、三才阵、四象阵、五行阵、**阵、七星阵、八卦阵、九宫阵九阵循环往复两两三三组合成无数阵,有两仪四象阵、天罡北斗阵、五行八卦阵、八卦九宫阵不一而足。天尊破万千阵得一图,此图名为“阵图”阐述阵法之理,虽无攻防之效,却是难得之宝。

    三人随意于不周山上漫步,发觉一芭蕉树,两片芭蕉一大一小,一能起火,一能灭火,煞是神奇却生于一树,尽显造化之神奇。三人只有道德天尊擅长炼丹,两片芭蕉便由道德天尊取走,芭蕉树却瞬间枯萎了,化为飞灰随风而去。取走芭蕉扇后,三人又在一山谷中发现一根葫芦藤,藤上却是光秃秃的,道德天尊言道:“待到百万元会后我等再来此处”。元始天尊与灵宝天尊皆言“善”。三人便继续向西而去。

    清水从昆仑山至不周山,中途击杀十余万三族之人,只能说是大劫之下没有大智慧者心智皆备迷;没有大气运者祸从天上来;没有大福缘者难抓一线生机。清水至不周山,于不周山前一拜。观不周山顶天立地之势,如同九天巨龙,龙首环顾四方,龙爪有抓星拿月之势,龙尾盘旋之间,横扫**八荒,横亘万里。十步一参,百步一芝,千步之内必有一灵根,水流于万仞绝壁而下如珠帘悬挂,水滴石穿,如同大珠小珠落玉盘,与极强处显示至柔之力。显示阳并济之奥秘妙不可言。

    抬眼望去,山之巅与天相交,氤氲紫气盘旋而上,洪荒地脉所凝灵气化为玉色温润之气向上升腾而去,而精月华所化灵气化为一道大河从天而降,果然是天地钟之所。

    清水心中一动,发觉此地有自己的大机缘,走入不周山深处,却发现一株光秃秃葫芦藤,暗想至少要百万元会才能成熟,到时再来此处。清水进到不周山中心,进入一大阵,此阵纳须弥于芥子中,只见周围空空,空无一物。清水随意选了一个方向,走了不知多少时间。发现一个水滴,却是开天之时所生地水风火中的万水之源,天地间第一滴水。奈何四灵有碍于开天,故无法化形,再也无望于天地大道被镇压与不周山下,静待有缘。清水收起万水之源,大阵便瞬间告破,出了大阵却到了不周山之外,清水知道此次不周山之游便算完成机缘已经得到,若是再入不周山便为逆天而行,实为不美。便又向不周山一拜,继续向西而去。

    却说被罗睺抛向南方的玄元控水旗化作一道流光落入极南之地天南火山之中,南方属离火,大地火脉大多在于此处,而凤族大半之人都在此吸收地脉之火,既能打熬自法力,又可以防止大地火脉不稳,实是一举两得之事。

    当玄元控水旗落于天南火山之时,水火不容,发出一声巨响,声震九天,天南火山亦是不稳,隐隐有爆发之象,异象大起。凤祖在梧桐圣树上静修,便由青鸾将此旗收起,后交于凤祖处理。玄元控水旗却是先天水属至宝,可凤祖大多为火属,便有旁支冰凤,可冰凤修为太低,手持先天灵宝,在洪荒诸多大能与其余二族眼中,如同不设防一般。凤祖只能将其收归凤族宝库。

    可是无奈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况且又在天南火山发出了如此大的动静,不知如何龙族得到了这个消息。

    祖龙亲至,向凤祖讨要玄元控水旗,凤祖也知平里与龙族多有摩擦,双方关系实在是称不上好。怎会做资敌之事,而且祖龙空口白牙便将先天之宝带走,凤族颜面何存?自然是一口回绝。

    祖龙自觉亲至,给了你凤族多大颜面,可凤族想也不想一口回绝伤了龙族脸面。祖龙又想:“我龙族称霸洪荒大陆珍宝不知多少,虽说没有这等品质的火属先天灵宝,但好宝物亦是不少,凤族瞧不起我龙族不成”?祖龙决定于战场上找回面子,却不知凤族亦是如此想的。

    大战将起。

    这便是大劫将至,神智被红尘浊气所迷,旁人劝也无用,只能靠自己大智慧找得一线生机。

重要声明:小说《洪荒之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