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可恶的虚影(求推荐收藏)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沈历 书名:冲天之路
    ( )    大家的收藏对作品的影响力很大,故此,希望大家能够收藏一下,谢谢了!!

    ――――――――――――

    如果只是防御还是不成问题的,可要是想破掉这所阵法,似乎不怎么容易,想破掉一所阵法,必须找出阵法的阵眼,也就是阵法的核心,这样才能一击破掉阵法,可面对诡异的阵法,天知道阵法的阵眼在什么地方。

    所以,问天感觉,让自己破掉这个阵法似乎不怎么实际,毕竟,自己没有接触过阵法,对于阵法他是一窍不通。

    就在问天暗自思索的时候,林山已经发动了攻击,但他的攻击目标却是无,似乎在林山看来,拥有灵符的无,要远比拥有灵药的问天,具有威胁

    无见两名林山朝自己冲来,心中冷哼了一声,顿时周气势猛然一放,紧接着双眼冷光一闪,急速挥出手中的短刀,她知道真正的林山只有一人,而对方有两个林山,明显其中一个是幻化而出的,并非本体。

    随着短刀的划过,一道强劲的青光猛然化作一道气浪,骤然间从短刀中急而出,带着周围狂烈的呼啸之声,劈向袭来的两名林山。

    “呼!”“轰!”

    强劲的青光毫无阻拦的穿透了两名朝自己袭来的林山,接着重重的击在了雾气之上,雾气依旧坚实无比,没有丝毫溃散的呆在原地。

    而在青光过后,两名林山就消散在了无的视野中,当下就知道这两名林山全部是幻化而出,没有一个实体。

    发现这一况,无那双冰冷的眼睛,就再次扫向四周,注意着周围的一举一动,不感有丝毫的大意。

    “哈哈!无道友,就算你有下品灵器又如何,要知道我们两人是有差距的,而现在又在我布下的幻阵之中,你是没有任何生还的希望,但假如你愿意将灵器赠送与林某,并且与林某双修的话,林某或许可以考虑留下你的姓名!”林山狂傲的笑声顿时传进了问天两人的耳中。

    “无耻!”

    无闻言,怒哼了一声,随手拿出一张下品灵符,急速往上一贴,然后猛然四乱挥舞起手中的下品灵器,毫无目标的劈砍起来。

    “呼!”“呼!”“……”

    随着无猛烈的劈砍,顿时道道狂烈的气浪应然飞出,不断朝着四周急而去。

    当然这种疯狂的举动,也让问天遭受了一些牵连,面对下品灵器,如果没有有效的防御,他不认为自己能够抵抗的住灵器的威能,因此,在无劈砍之际,就将五天心罩祭了出来,漂浮在他的头顶。

    问天将自己的真气不断传授到五天心罩之上,仿佛有了能量来源,原本平静如同破碗一般的五天心罩,刹那间强光四,犹如一轮夺目的太阳一般,金色的光辉从五天心罩之上散步开来,随之将问天团团包裹了起来。

    虽然得到五天心罩已经有两年了,但真正使用五天心罩参战的,这还是第一次,怪老子说过,凭借自己现在的修为,恐怕不足以发挥五天心罩十分之一的威能,不过,面对连筑基期都未达到的林山与无,想必这五天心罩的威能已经足够了。

    “砰!”

    事实也正如问天想的一样,随着灵气击出的强劲气浪,击在五天心罩散发出的金色光辉之上,金色光辉只是微微颤抖了一下,便再次强放起来,没有丝毫的退去之色。

    显然,无的这道攻击被五天心罩给阻拦了下来,可灵器毕竟是灵器,其散发出的冲击力,远不是问天这个级别所能力抗的。

    问天的体在那道气浪的袭来的一瞬间,就随着气浪的冲击力给飞了起来,只不过,由于五天心罩将气浪的威势都已阻拦在外,因此,问天的体并没有什么损伤。

    “咦?又是一件灵器,而且还是防御的!哈哈,真是天助我也。”

    当看到问天祭出的五天心罩之时,十数个林山便出现在了场中,用那双贪婪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问天头顶的五天心罩。

    灵器本价值很高,能有一件具有攻击的灵器,那是多少炼气修士的梦想,但奈何灵器的价格昂贵,不让人望而止步。

    含有攻击的灵器,对于一般修士来说,还是比较容易制作的,但要是谈论起防御的灵器,恐怕就没有几个人敢称自己可以一次做出来。

    就因为防御的灵器在炼制的时候,要求极高,并且材料也都是极其稀少的,即便是下品的防御灵器,所需要的材料也是非常的珍贵,像一般的人,根本承受不起那种价格。

    因此,防御的灵器比较缺乏,很难让人买到,甚至有些筑基、凝气级别的修士都无弄到防御灵器,哪怕是下品的都无法弄到手,可想而知,一件防御的灵器,是多么的重要。

    然而现在,一件防御的灵器就在自己眼前,林山如何不激动,在他看来,问天这件防御的灵器的价值,远在无那把下品攻击灵器之上。

    对于问天祭出五天心罩,无也是微微一愣,同样带着炙的目光,盯着问天头顶那个五天心罩,似乎也有一种打算争抢的意思。

    “无道友,虽然问某的灵器很招人喜,可是现在却不是看它的时候,要知道我们还有一名强敌!”问天发现了无的变化,知道对方对自己的五天心罩也有意思,只不过,还是提醒了她一声,她现在的处境。

    无闻言,微微点了点头,慢慢收回自己那双炙的眼睛,紧紧的看向四周的十数个林山,不敢有丝毫大意。

    林山看着五天心罩,嘴角微微一翘,笑了一声:“哼哼,没想到啊,问道友,你居然拥有防御的灵器,看来你也有些难以对付了。”

    “林道友,如果不是这个阵法,咱们鹿死谁手还不一定。”问天则是用那副平静的面容回应了一句,对方只是看到五天心罩就对自己刮目相看,要是让对方知道自己拥有问天戒那诡异的能力,还不知道会露出什么表来。

    “哼!”林山闷哼了一声,最终再次将视野放在了无上,似乎依旧认为无是自己最大的敌人。

    “嗖!”“嗖!”“嗖!”“……”

    随着数个窜梭之声,十数个林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一个个残影猛然在全场出现,一瞬间,全场到处都是林山的影,而问天与无两人早已被林山的影所埋没了。

    “铿锵!”

    就在林山影窜梭之际,一声剧烈的兵器敲击上猛然在场中响起。

    只见林山的影骤然飞退,而他手中的长剑也隐隐有了一丝裂痕,仿佛随时都会碎掉一样,道道细浅的裂印布满了长剑之上。

    而对面的无则是在那一瞬间飞了起来,向后退了五六米远在堪堪停在地面,用那双冰冷的眼睛,死死盯着前方的林山。

    “没想到,你居然能跟上林某的速度!”林山此时的神色也逐渐凝重了起来,直直的看着无

    无闻言,冷哼了一声:“顺风符的效果,不是白给的!”

    林山也跟着闷哼了一声,随之双眼一历,影再次飞窜起来,场中的十数个林山随着那名林山的挪动,也跟着移动起来,瞬间在场中消失:“别以为你拥有提高速度的灵符就能应付的了林某,要知道在这个阵法当中,只要你稍微一不留神儿,就会命丧黄泉了,哈哈……”

    无皱着眉头,死死的盯着四周,她知道林山说的不错,虽然自己拥有顺风符,并且拥有下品灵器,可面对这个阵法,拥有这些又有什么用,林山可以化成数个,当然人家可以从数个方向朝自己袭来,至于真假,就要依靠自己的判断。

    奈何对方的修为比自己高,无无法确定哪个影是真正的林山,所以,不能做出有力的回击。

    可对方就不同了,只要自己在一瞬间不留神儿,恐怕对方就能要了自己的命,这种窝气的打法,让无难以接受。

    “嗖!”“嗖!”“……”

    数个林山闪电般的在场中急速窜梭而行,不时的发出一阵冷笑,让无头大无比。

    “呼!”

    随着一击击出,无的短刀瞬间就将一名靠近自己的林山,瞬间给一分为二,但看着林山慢慢消散的样子,就知道这个又是幻想,无奈,再次警惕的看向周围。

    “刷!”

    就在无难以辨别真伪林山之际,一道寒光仿佛皎洁的月光般,猛然朝无袭来。

    可依靠超人的反应,无当下就将子往侧面一闪,再加上顺风符的效果,无的速度更加诡异,仿佛像瞬移一样,在刹那间就离开了原地。

    但奈何她的速度比起寒光,还是慢了一点儿,那道寒光直接擦过了无的左肩,顿时一道绯红之色,在天空中映现而出。

    “可恶!”

    看了一眼左肩上的伤口,无微微皱起了眉头,这个伤口并不深,对自己的影响也不大,但面对林山这种琢磨不定的攻击,无却是恼怒不已,这次要不是自己反应的块,恐怕就不只是肩膀受伤了。

    两道眼神就仿佛两把寒冷的冰刀一样,不断的扫视着周围笑不止的林山,看着林山得意的样子,无更加愤怒不已,二话不说,洁白的玉手猛然往储物袋上一排,顿时一落灵符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要是仔细观看的话,就会发现无手中此时至少有着数十张的灵符,当然都是初级的。

    “哼哼,既然你这么能跑,那就让你尝尝灵符的滋味!”灵符在手,无皱起的眉头就换换舒展了下来,似乎对手中的灵符非常的自信。

    看到无手中众多的灵符,林山的眉头也轻轻皱了起来,不在有任何的笑脸:“虽然林某不知道无道友从什么地方弄来这么多的灵符,但在水雾幻阵,恐怕你的灵符再多,也无法伤害到林某!”

    “试试看就知道了!我倒要看看你能幻化多少个林山出来!”无带着冷笑之意,轻轻摸了摸手中的灵符。

    问天顶着五天心罩只是在一旁静静观看,他是没有灵符,并且对于这个飘渺不定的林山,也做出不了什么有力的回击,最多也只能在一旁躲避,不让自己受到伤害而已。

    从怪老子口中,问天已经得知,虽然制作水雾幻阵的人可以在幻阵之内随意幻化虚影,但这些虚影却是需要法力维持的,每幻化一个,那么主持阵法的人就会消耗一丝的法力,久而久之,阵法的主持者,也会因为幻化虚影的数量,而遭到法力不足的况。

    当然,对方可以用药物或者灵石来补充法力。

    看了一眼无手中厚厚一摞的灵符,问天知道灵符的数量不少,但面对可以无限幻化出可恶虚影的林山来说,似乎还是不够用,现在除了将阵法破掉,恐怕己方还真的无法击中林山,当然,就更不要提击败了。

重要声明:小说《冲天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