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和事老(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沈历 书名:冲天之路
    谢义轻叹了口气,说道:“不,我想他最大的遗憾就是对不起你,因为他没能给你生个男孩,让你后继无人”

    “这……”

    中年人一时无语了,突然想起了自己夫人临死前,那忧郁的样子,似乎是在诉说着自己的遗憾,中年人当时以为是放心不下女儿,可经过谢义这么一说,回忆当时她望着自己的眼神,现在才发现里边似乎藏着另一个遗憾。

    “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伯母肯定一直没说过这事,她肯定也知道,就算说了,你也不会再娶第二个,毕竟她跟了你受了多少年的苦,你不可能在最后对不起她”谢义说着便想起了孙凤,自己夫婿都死了那么长时间,也不愿改嫁,可见孙凤对他的有多深。

    “不要跟我说这些往事,说的你好像亲眼看见一样”中年人不愿再回忆那痛苦的时光,便在一旁喊道:“这跟现在这事有什么关系?”

    “关系大了”谢义急忙喊了一声:“如果说,我说如果,如果你能后继有人了,那伯母会不会开心呢?”

    “后继有人?”中年人闻言,先是一愣,随后不大怒起来:“我怎么可能做出对不起夫人的事。”

    “你当然不会,我看你的表就知道,你对伯母的感绝对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那你这话什么意思?”中年人这时有种被耍的感觉。

    谢义嘿嘿一笑,说道:“嘿嘿,既然于兄为了令千金愿意做任何事,我想他应该也愿意入赘你们家,这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不行……”

    “不行……”

    男女齐声,于飞跟红袍女子一起喊道,这声音让谢义一愣。

    “就算不能跟阿飞在一起,也绝不会让他入赘”红袍女子急道:“就算我爹同意了,我也绝对不同意。”

    有哪个女人愿意看着自己心的男人做这种没脸的事,这不仅是在嘲笑男人无能,更是在侮辱男方家,也在侮辱男女之间的感,红袍女子是真心于飞,怎么可能让他做这种事

    红袍女子这话一出,让一旁的于飞不知说什么了,于飞此时只要感动,在感动,他没想到红袍女子居然会这么说,他也感觉就算死都不能做这种有辱门风的事。

    谢义没想到红袍女子反应这么大,急忙在一旁解释:“我也只是这么说说而已,你们第一个孩子,可以姓于,第二个孩子可以跟着他的姓啊”。

    “那也不行”红袍女子喊了一声。

    “既然如此,我也无话可说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谢义说罢,双手一撩。

    于飞跟红袍女子闻言,相互看了看,又是满脸无奈。

    “伯父,难道真的不能给我一次机会吗,我不说发誓,但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保护碧儿,除非我死了,要不然绝对不会让碧儿受到一丝伤害”

    中年人怒哼了声,没有说话。

    腾,腾……

    “既然伯父不同意”于飞说着,猛然在红袍女子上点了两下,随后走到中年人面前,跪了下去,双手持剑递于中年人:“那就请伯父在这里杀了于飞,那样就不要担心于飞再缠着碧儿了。”

    ‘唔…唔…’

    红袍女子见于飞这样,他想去拦着于飞,可是子就是动不了,而且连话都说不出来,急的眼泪刷的又流出来了。

    “正合我意……”

    中年人见于飞这样,顿时笑了,随手便拿起了于飞手中的剑。

    于飞只是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嘴中带着微笑,似乎已经将生死抛掷脑后一样,回忆起了跟红袍女子在一起的时光,开心,伤心,欢笑,悲痛,以前的一幕幕出现在了于飞脑海中。

    刷……

    宝剑飞过,于飞只感觉耳边一凉,猛然睁开眼睛,便看到中年人离开的背影,随后又看了一眼斜插在地面上的宝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碧儿,既然你这么喜欢跟于飞在一起,那么以后就不要再来见我了,我没有你这个女儿”中年人摔下一句话,便大步走去,头都不回一下。

    问天三人在一旁看得心虚不已,刚才那一剑他们还真以为中年人要杀了于飞,不过事后一想,他居然这么疼红袍女子,自然不会杀了于飞,要不然那跟杀了红袍女子有什么两样。

    谢义急忙冲着愣神的于飞喊道:“于兄,还愣什么,赶紧给你这位小娘解开道啊”。

    于飞这才缓过劲来,急忙跑到红袍女子面前,又在同样的位置猛然点了两下。

    “爹,爹……”红袍女子一能动,急忙冲着中年人的背影大喊道:“女儿不孝,请爹爹保重体。”

    “不要再叫我爹,如果你心里还有你娘,只要记得他的忌辰,给他上三株清香就行了”

    那中年人头都都不回的甩了一句话,便不管红袍女子怎么叫,中年人都不语了,最终红袍女子无奈的看着中年人的背影消失在眼中。

    谢义看了一眼远去的中年人,随后冲着于飞,笑了笑,说道:“于兄,恭喜了”。

    于飞叹了口气,说道:“哪有什么喜字可言,伯父不理我也就算了,现在连碧儿都不认了,我哪还能喜的出来”。

    “于兄糊涂啊”问天这时说道:“只要你们努力点,到时候回去看他的时候,不要说是你们去看他,只需要说他的孙子想他了,你想他会拒绝吗?”

    “你的意思是,伯父他……”于飞闻言便忍不住激动起来。

    “不错,那位大伯,想必也是因为我大哥的话,心中有些触动了,而刚才只是为了自己的脸面,也为了我大哥有台阶下,我想那位大伯走的时候,肯定是落着泪走的,所以才不回头”。

    于飞看了一眼中年人消失的地方,随后冲着问天三人弯着腰,双手抱拳,说道:“多谢三位出手相助,我才能与碧儿在一起,各位的大恩,于飞没齿难忘。”

    “于兄见外了,对于看不惯的事,我都愿意管一管,只不过这次没想到碰到了楚天杨,想必后不好处理了”

    问天原以为楚天杨没什么,可是一交手,才发现自己犯了多大的错,对方的强悍,那不是在一点上说,要不是楚天杨一时大意,今天会是什么样子,可就不一定了。

    “那三位打算怎么办?”

    对于这点于飞也无奈,楚天杨却是强到自己无法抗衡的地步,而问天又为了自己得罪了楚天杨,心中难免为其担心。

    谢义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能怎么办,走一步说一步了”。

    陈一峰也感到头疼,他很为问天担心,楚天杨的实力似乎比上次要高出许多,虽然只是短短半年,但对方的成长速度,让陈一峰大为感叹,简直是上次的两倍之多。

    “于兄,无需要为我们担心,你们还是先找个地方隐居,把上的伤养好了,等有了孩子在去找哪位大伯,相信你们的关系会缓解许多,我们还有事,就先行告辞了”问天心想惹了楚天杨这个大敌,也只有等到自己到了天虎山后,让醉翁老在传授一些武功,到那是可能不必这么不敌了吧。

    于飞在一旁提醒道:“既然你们还有事,那就后会有期了,如果下次再遇到楚天杨,还是已走为上策”。

    “后会有期。”

    问天三人也抱拳回道,随后便转朝着天虎山前进。

    于飞则是深深的看了问天一眼,结结实实被楚天杨打中两次,居然还能安然自若,他对问天的功力也感到惊讶,怎么看都是十七八的样子,他觉得问天的出一定不简单,或许不必担心楚天杨找上门去。

    天虎城。

    离天虎山最近的城市,大概数万人口,比嘉园城只多不少,而且繁华程度也比嘉园城要强上许多,到处都是彭丽堂煌,几乎没有破屋烂庙,正因为这里繁华,流动量自然大,那发生的事也就多,不少小道消息都是从这里传出去的,所以引来不少武林中人在这里留宿。

    夜。

    问天一人站在月楼的庭院里,看着浩瀚的夜空,他现在有点想孙凤了,已经离家近半个月,不知道孙凤现在怎么样了。

    而陈一峰早在白天的时候就走了,还让问天有时间可以去五源境内的‘飞雪城’找他,到时候让自己尽一下地主之谊,好报答他的救命之恩。

    问天也应然答应了。

    不过他现在很烦心,不知道孙凤现在怎么样了,不知道醉翁老有没有在天虎山,不知道楚天杨会不会再来找自己。

    所以他才出来看夜空,每次只要有烦心的事,他都会这样,这个习惯已经保持了十几年了,感觉仿佛只有夜空才能明白自己的内心。

    呼……

    骤然起,问天想在高处欣赏这美丽的夜空,便一下越到了月楼的楼顶,虽然有些高度,但对于问天来说,还算简单。

    等他稳住子,才发现在顶上的一脚居然坐着一个人,不仅轻笑了下,没想到居然有人跟自己一样无聊,来这楼顶上吹夜风。

    刚走两步,那个人似乎察觉到了问天的到来,脸庞慢慢的转了过来,等看清楚他的面容时,问天瞳孔不由猛然一缩。

    “张笑天”

重要声明:小说《冲天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