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清风镇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沈历 书名:冲天之路
    清风镇。

    位于清风山山下,镇子并不大,大概有着四五千人。

    山庙虽小,但五脏齐全,像那酒馆,茶馆,饭馆之类的都有,可都不怎么景气,因为清风镇的位置比较偏僻,从这里路过的人很少,所以收入不怎么样。

    柴坊。

    清风镇上一处专门收集干草树木的地方,位于清风镇的边缘,正好在清风镇到清风山的路上。

    那些砍柴夫所砍的树木枝叶都会扛下来卖到这里,然后这里在挑选其中不错的树枝,从而进行分类。

    小枝小叶的选择卖给一些饭馆之类,当柴火烧火用,有些好的则卖给其他,做些家具之类的。

    卖价当然有高有底,然而收价却是一样,都是论斤收入,可也有例外。

    “二十五文一根。”

    此时在这个柴坊门口站着一个满嘴八字须,材消瘦约,约有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他看了一眼眼前这两根粗细长短差不多的树枝,对着问天两人说道。

    谢义听后,在一旁仍不住大喊起来:“怎么才二十五文,我看最起码也值三十文吧!”

    这两根差不多的树枝是谢义跟问天两人,好不容易才从清风山上托下来的,他们盘算着,两根一起最起码要值个六十文钱,可这个张二却想二十五文一根,着实让谢义感到生气。

    因为长时间的交际,谢义也懂了其中的一些门道,他知道就算是三十文一根,他也有赚头,毕竟他们砍的树枝都是仔细看过的,都是树上不错的地方,价钱怎么能跟一般的树枝价钱一样呢。

    问天这时在一旁说道:“是啊,张二伯,这个怎么也不能给这么少吧……”

    这个中年人叫张二,他便是柴坊的主人,因为张二的年纪,所以晚一辈的人都称呼他为张二伯。

    虽然他平时没有给问天什么好眼色看,但问天还是称呼他为张二伯,因为他觉得,自己称呼他张二伯,接不接受是他的事,自己的礼貌首先要做到位,这是孙凤教他的。

    按照孙凤的说法就是:不管别人对你怎么样,首先自己的气度要大,养成个好习惯,等以后长大了做起事来都有好处。

    这个张二听后,似乎也知道其中的份量,又看了一眼地上的树枝一眼,随后说道:“二十七文钱,最多了,卖不卖随你。”

    他也看出了问天带来的这两根树枝都不错,不管做桌子椅子都能用,但面对问天这个怪胎,张二也有些眼烦,想早早打发他们走。

    生意毕竟是生意,都是低价买入高价卖出,讨价还价是少不了的,在张二看来自己给问天他们二十七文就已经不少了,毕竟跟问天间接接触的人也只有自己。

    要是他们不肯把这些树枝卖给自己,张二绝对有理由相信,他们手上的这些东西要自己用了,因为镇上的人都不愿跟他有所接触,生怕会引来霉头。

    谢义则很干脆的拒绝了张二,说道:“三十文你都有得赚,才给二十七文,不行。”

    “不愿意,那你去别的地方卖吧,在我这里没有三十文”张二闻言冷哼一声,说道:“我收你们的东西就已经很不错了,还给我讨价,不卖,行啊,你去别的地方吧。”

    “你……”

    谢义被张二这么一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反口了,他自己也清楚自己的位置,如果张二不收这个,他们在想去别的地方卖,那就太难了,因为镇子上没人愿意跟自己接触。

    问天这时突然开口了:“好,二十七文就二十七文,我卖”。

    “小天……”

    谢义闻言,急忙朝问天喊了声。

    问天只是轻轻摇了摇头,谢义一看,哼了一声,也不说话了,因为他知道自己的立场。

    “虽然你出生的比较奇怪,但你脑子却比这个家伙好使多了”这个张二从怀里掏出一串铜钱,一边数一边对问天说道:“你也知道,在这个镇子上,也就是我跟你们有点交易,要是换了别人,别说二十七文,就是十七文你们也别想拿到。”

    经过张二这么一说,问天只是轻轻低下了头,并没有说什么。

    而旁边的谢义一看问天的样子,猛的一把拿过了张二数好的钱,伸手拉着问天就走。

    因为他最了解问天了,问天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说他是怪胎,他也知道问天比较随和,不喜欢跟别人争吵,所以自己索赶紧拿钱走人,省的在这里看张二的脸色。

    张二则是笑嘻嘻的看着问天两人的离去,随后开始准备收拾地上的树枝,这两根树枝在张二看来,只要稍微一转手,最少也能卖到七十文钱往上。

    他知道问天他们还小,再加上一些特殊的原因,自己这才能这么便宜就收到,要是换个成熟点儿的人来卖,恐怕自己最少要出三十五以上。

    谢义拉着问天便往镇子里走去,因为他们还要买些吃的给孙凤带回去,就算他们不想来镇子上,但没有吃的哪行,清风镇他们每天还是要跑上一趟的。

    走在路上,谢义带着满脸的怒气,独自喊着:“哼,不就是一个收柴的,有什么了不起的,早晚要让他知道他现在做了一个多么愚蠢的事。”

    “大哥,你别说了,也只有张二伯肯收我们的东西,如果连他都不理我们,那我们该怎么办?”

    问天则露着一脸的无奈,自己被别人说是怪胎,但自己又必须跟这个人接触,此时心里也不好受。

    “你还说,都是因为你这个样子,一副我错了的样子,他们说你,你不会顶嘴啊,怎么能任由人家欺负呢,要有点自信,出生奇怪怎么了,他想有还没有呢,哼……”

    谢义看了一眼问天软弱的样子,心中的气愤就不打一处来:“你看你的样子,你越是这样,人家越会觉得你好欺负,要学会反抗,懂吗?”

    问天瞅了一下气愤的谢义,随后又无力的垂下头走路,不管谢义说什么,他都不予理会。

    问天这样,在一旁不断嘟囔的谢义一时也没了办法,最后轻哼了一声,也闭嘴不说话了,他怕问天这个样子,把自己给气死了。

    清风镇上。

    现在是下午时分,镇子上异常的闹,卖烧饼的,卖馒头的,卖菜的都在不厌烦的喊卖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也慢慢的多了起来。

    问天跟谢义也在街上走着,可他们所路过的地方,总会有些另他们不顺眼的神色看过来,让谢义心里觉得很不舒服。

    而问天只是低头走着,完全无视一旁的怪异眼光,他知道每次自己跟谢义来到这里总会这样的,都已经成了习惯。

    问天刚买完馒头,便发现前面不远处聚集了不少的人,虽然现在有闹看,但他却没有什么心去看。

    正当他打算往回走,突然发现旁的谢义不见了,仔细看了一下,才发现原来谢义正在往人群里钻。

    问天是没那心看什么闹,可是谢义却对闹的事很感兴趣,所以没有通知问天,他就独自去看闹了。

    问天见后,无奈的摇了摇头,也起跟了上去,他可不会丢下谢义一个人回去。

重要声明:小说《冲天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