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问天戒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沈历 书名:冲天之路
    【各位兄弟姐妹们,如果发现有错别字,请说下,只需要说第几章就行,谢谢了…】

    夜空,无数璀璨的亮光挂在天际,每个亮光都是那么的绚丽,那么的耀眼,好像是在眨眼一般,一闪一闪的。

    夜空的暗跟天际的亮光,形成了一个优美的画面,让人来而忘返。

    别人可能没这种深意的感觉,但眼下却有一人,一个少年被这美丽的星空所吸引,甚至已经到了深夜仍恋恋不忘的盯着天空看,仿佛忘记的时间,忘记了回家,忘记了边的一切一样,愣愣的看着天空。

    土丘上,这个少年双手托着下巴,愣愣盯着天空,眼神充满了忧郁,死气,没有半点活力。

    这个少年名叫‘问天’,原本他不该叫‘问天’的,他应该姓‘谢’。

    说也奇怪,每个刚刚出生的婴儿,第一件事应该是哭,这样大人们才会知道这个孩子正不正长,因为没有哭声,很有可能长大以后会变成先天哑巴,所以婴儿一出生,如果没有哭声,大人就会用力的打,直到婴儿哭出来为止。

    而问天不同,问天出生的时候,有人看到一道白色的光芒从天而降,落到了问天出生的地方,这一奇异的现象引来了不少人。

    然而这还不算最奇怪的,最奇怪的是问天出生之后,并没有像其他的婴儿一样哭泣,而是双眼微闭着,圆嘟嘟的小脸上映出不属于婴儿般的样子,就像一个人在冥想,完全跟别的婴儿出生不同。

    虽然婴儿出生不会哭时有发生,但像这种表现,让不知已经接生过多少婴儿的产婆着实吓了一跳。

    吓着归吓着,可眼前这个婴儿生下来不会哭,那还得了,产婆也不顾其它,伸手便在婴儿的股上打了一下,

    ‘啪’

    随着声响,婴儿并没有像产婆想的那样哭起来,表还是那样,没有任何变动。

    这下让产婆急了,虽说产婆没用多少力度,但对于不知接生过多少婴儿出生的她,用什么样的力度,可以让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哭出来,心里还是有数的,然而这个婴儿并没有哭,这样的况让产婆暗道不好。

    当产婆再次伸出手来的时候。

    突然。

    婴儿的双眼睁开了,但婴儿的双眼并不像其他刚刚出生的婴儿那样,滴溜溜的乱转,不知所措的样子。

    而是大大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产婆,小小的眉头不觉间皱了起来,双眼犹如出一道精光,狠狠的应在了产婆的脸上,甚至心里。

    看到婴儿如此,吓得产婆连忙把婴儿扔到了上,自己则向后退了几步,双眼犹如看见怪物般盯着上的婴儿,半天说不出话来。

    就在这时一双洁白的手臂将上的婴儿给抱了起来。

    乌黑长发,大大的眼睛,洁白的脸颊,透着一股让人无法抗拒的魅力,虽不是绝艳倾城,但也会让不少人为之倾倒,这便是婴儿的母亲——孙凤。

    上刚刚生育完的孙凤不知道产婆怎么了,但也没有怪她。

    双手抱着婴儿,看着可的小脸,孙凤就忍不住在婴儿幼嫩的脸颊上亲了下,轻声说道:“小风,在你出生前,我就给你想好了名字,是男孩的话就叫‘谢风’,如果是女孩的话就叫‘谢娜’,现在看来老天待我不薄啊,让我有了个儿子”说完又在婴儿脸上亲了下。

    一旁的产婆看着上虚弱的孙凤以及她怀里那可的婴儿,暗自叹气,觉得自己可能太累了,刚才婴儿的反应,可能是自己眼花了,看错了。

    可是产婆觉得婴儿出生不会哭,那还了得,长大说不定是个哑巴,那可就不好了,产婆刚想前去告诉孙凤,但后边的现象让已经不知接生了多少个婴儿的她,差点儿疯了。

    “我的名字叫‘问天’,请你不要给我胡乱改名字”

    一句话犹如晴天霹雳般,狠狠的砸进了产婆的耳朵里,上的孙凤也为之一怔。

    这个房间现在除了自己就剩下孙凤跟她怀里刚刚来到世上的婴儿,这句话不是自己说的,也不可能是孙凤说的,然而这里已经没有第三个会说话的人了。

    可是刚才产婆明明听到了有人在说话,而且说得是那么的清晰,又像是个男人在说话,可又不是纯正的男音,在这个房间里唯一的男,也就是这个刚刚出生的婴儿,再加上产婆先前所看到婴儿的样子,她脑袋里顿时冒出一个想法‘怪胎’……

    绝对是怪胎,产婆心中忍不住想到,由于经不住内心的压抑,产婆猛的冲出了房间,嘴中还不断喊着:“怪胎,怪胎啊,孙凤生出了一个怪胎啊……”

    “你会说话?”房间里边的孙凤可不像产婆那样,狂奔而逃,虽然孙凤感到奇怪,甚至有些害怕,但孙凤并没有因为害怕,就把自己的孩子给扔掉,而是在一旁静静的问道。

    “算是吧,我现在正对你们的意识说话,因为喉咙还不能发音,你可以当我用腹语说话”

    孙凤听后,轻轻的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她也不相信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会说话。

    “但是你只要记住我的名字叫‘问天’就行了,不准随便给我改名字”婴儿的口气刚劲有力,仿佛有种不容置疑的感觉。

    孙凤的适应能力似乎很快,虽然怀中的婴儿出生有些与众不同,但孙凤并没有胆怯,也没有反驳婴儿的话语,而是深的搂着怀中的婴儿,脸上露着幸福的微笑,仿佛婴儿从未说过话一般,很平常的散发着母

    这件事没过多久,就在镇子上传开了,都知道孙凤生了一个怪胎出来,然而,不管外边说些什么,孙凤都不予理会,她并没有因为刚出生的婴儿会说话,而把孩子扔掉。

    她只知道自己生了一个儿子,而且生出来就跟别人不同的儿子,在别人眼中孙凤的儿子是个怪胎,但在孙凤眼中自己的儿子出生就与众不同,她相信自己的儿子以后也会与众不同。

    土丘上的问天愣愣的看着满天星斗,表是那么的木然,完全没有活力。

    今年问天已经十岁了,按理说他这个年龄应该是少年最好动最好奇,对什么事都想琢磨透,充满活力的年龄。

    可问天没有这种感觉,可以说问天从来就没有过这种感觉,因为自己出生怪异,镇子上的人都对自己有所排斥。

    大人不让自己的孩子跟他玩耍,因为他是一个怪胎,大人们生怕他会对自己的孩子做出什么不当的事,怕自己的孩子有什么危险,都对他避而远之。

    有些比他大孩子又时常的欺负他,虽然问天长的比较壮实,但因为内心的不完整,造成了问天内心有些自卑的感觉,感觉自己在他们面前是多余的,从而产生了不予反抗的心理。

    就因为问天出生的有些不同寻常,所以造成他每天都活在排斥与挤压之中。

    问天刚刚出生的时候很怪异,镇子上的人都知道了,但是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另眼相看罢了。

    但是问天的表现相当出色,一岁时就会说话了,接着没过多久便会走路了,之后的表现就更加让人难以琢磨。

    因为自从问天会说话走路后,形式作风完全跟他的年龄不符,不管走路说话,都给人一种老成的感觉,甚至不下于大人般的表现一一呈现在他的上,他给人们的感觉只有‘怪异’。

    所以那些大人们就对于这个‘早熟’的问天产生了畏惧,从那以后就决定不让自己的孩子跟问天交往了。

    可是在问天五岁那一年。

    一场意外导致问天的发生了转变,那些原本‘早熟’的现象,也随着那场意外消失了。

    问天的表现恢复到了原本属于自己年龄段该有的表现,该哭时哭,该笑时笑,那些原本从没有过的正常现象,回到了他的边。

    可外边的人却不知道,他们只知道问天是个怪胎,不管他发生什么样的变化,都不会感到奇怪。

    所以,就算问天的表现有些正常了,那些大人仍没有放下对问天的提防之心,虽然问天有他母亲孙凤的关,但也没能阻止他小小的内心产生孤僻。

    问天愣愣的看着天空,右手轻轻摸了摸戴在左手上的紫色戒指,随着铁质戒指上传来的冰凉感觉,问天低头看了一眼,微微笑了下,又朝天空看去,丝毫不在意这戒指上冰凉的感觉,因为已经习惯了。

    这枚戒指是问天在清风山上无意间捡到的,戒指全呈紫色,上边有一个小小的方块,除了颜色有些怪异,基本上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但当问天刚捡到它的时候,突然一种很熟悉,又陌生的感觉直袭心头,问天感觉很奇怪,仔细回忆了一下,确定自己确实没有见过。

    看着普普通通的戒指,原本还没什么,以为是哪个人不小心掉了,可当看到那个方块上的一个字时,问天愣了,因为这个戒指上赫然有着一个小型的‘天’字。

    问天心想可能是戒指的主人跟自己的名字很像,所以在戒指上刻了一个‘天’字,并没有太过在意。

    当时他见周围没有人,猜想戒指的主人可能已经走了,而这个戒指又有点陈旧,已经说不清是什么时候掉的了,再加上戒指除了有点冰凉,再无其它特别之处,问天就想可能这戒指不怎么值钱,就算丢了,戒指的主人也不会心疼,所以问天就将它纳为自己所有。

    因为戒指上有一个‘天’字,再加上自己的名字也有个‘天’字,问天很干脆的给它起了一个名字‘问天戒’。

重要声明:小说《冲天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