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争夺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赤鸿 书名:破神成鸿
    天玄宗主峰上的紫云内,现在可以说是聚集了天玄宗整个宗门的精锐力量,五峰首座和各自门下的精英子全都聚到了一起。

    天玄宗现任宗主元玄真人仍旧一青衣,双目半开的端坐在大厅正中的首位上,品着旁边桌上放着的香茗,大厅左右两侧各摆放着两张椅子,中间差开了半米左右,左边第二张椅子上赵元松正端然而坐,在他上首坐着的是一位道姑打扮的中年妇人,看上去徐娘半老,从面目轮廓依稀的可以看得出年轻时的美貌。

    右边的第一张椅子上坐着一名四五十岁的马脸壮汉,一黑色对襟长袍,虽然看上去有些土气,但却给人一种莫名的威压感,在他的下首坐着一名笑眯眯的老者,那张满是皱纹的脸上挂满了笑容,只是那笑看在人的眼里会让人忍不住的打个冷战,再不敢看他一眼,似乎老者很危险一般。

    在几位首座的后皆屏息静气的站着几名各脉弟子,除了‘天灵峰’都是女弟子,穿着月白色长裙外,其他各峰穿着倒是颜色各异,淡金色穿着的是长门一脉,青色穿着的是苍穹一脉,火红色穿着的是天丛一脉,淡黄色则是摩云一脉了,凡在这大厅里出现的弟子无一不是各脉资质惊人之辈,也都被各自的师父喜,其中二代弟子中的翘楚,元玄真人的大弟子炎玉凡正静静的聆听着几人的对话。

    炎玉凡作为元玄真人的大弟子,虽然对五行灵童这件事比其他人了解的多一些,但他并不以然,不信就凭一个懵懂少年,仅仅因为开派祖师留下的几句话,便能对他天玄宗第一天才相比,对赵元松收下这个少年,炎玉凡还是很赞同,只要不是在长门一脉,即便他真的天资过人也对自己构不成威胁。

    “赵师兄动作真快,这么快便又回来了,莫非那孩子已经达到你的要求进入筑基期了?”那个笑眯眯的老者转过意味深长的目光,凝望了赵元松片刻后若有似无的扫了眼赵元松后站着的那名弟子。

    对五行灵童,他是抱着宁信其有莫信其无的态度,要知道本来他的摩云一脉是除了长门和苍穹一脉最强的一脉,稳压其他两脉一头,但近年来天丛一脉的伊天浩已经崭露头角,如果这次那所谓的五行灵童再被赵元松收为弟子的话,难保以后不会被天丛一脉超过,所以心里暗暗打定主意,如果那人真的闯出了炼心林,就一定不能让他顺利的收入门下。

    “闫师弟莫要着急,稍后自有分晓!”赵元松丝毫不以为意的对闫元平笑了笑,然后转过头望了一眼元玄真人道:“元玄师兄,我已吩咐弟子在炼心林外等候,只要凌飞成功出来,便会引他前来见过师兄等人!”

    元玄真人闻言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绪不见一丝波动,仿佛凌飞只是一个普通弟子一般,其实内心里,元玄对凌飞并非不重视,但他也不相信整个门派的荣辱存亡和六界动会跟一个孩子牵扯到一起,所以对祖师天玄真人留下的谒语,已经从起初时的震动,到现在的平静,一切,顺势而为即可。

    闫元平望着有成竹的赵元松,笑容微微一僵,但却未在说话,只是端过精致瓷杯,脸上又恢复了笑容,扫了眼上座的元玄真人,这才慢慢端起香茗,细细的品了起来。

    道姑打扮的元灵师太瞥了一眼闫元平,见闫元平快速转过脸去,也不理他,径自对元玄真人道:“元玄师兄,那凌飞不过是一十多岁的少年,即便是祖师所谓的五行灵童,但将离魂炼心阵眼尽开,里面幻象变幻莫测,莫说他一少年,就是让那些二代弟子中的佼佼者进去闯出都非易事,如果因此种下心魔,恐怕他此生再无法修仙了道,这又是何苦!”

    五峰首座中,元灵师太平时对人对事素来冰冷,为人虽嫉恶如仇,心肠却是不坏,素来与闫元平不合,虽然她本领不及几位师兄,却有一样极历害的法宝,名唤锁神环,是天玄宗镇宗七宝之一,但凡被此环锁上,就是合体期的老怪想逃脱也要大费周折,所以闫元平对她甚是忌惮,虽然明知元灵看自己不顺眼,却也装作不知。

    “元灵师妹不用担心,我观察此子甚久,此子禀忠厚,心智坚韧,却因幼年所遇之事留下心结,如果不能将心结去除,后必定为其所乱,是以我才会让元玄师兄将离魂炼心阵眼大开,如果他能安然出来,以后修行起来事半功倍,也不枉我一翻苦心!”赵元松见元玄真人盯着自己,显然是要自己来回答,便接过话头,五脉中,虽然自己最尊敬的是元玄师兄,但这个师妹因为两人格都是一般的嫉恶如仇,所以私下两人在师兄妹五人中最是亲近,所以见她发问,便也解释的分外详细。

    元灵师太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倒是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马脸壮汉元阳道人眉头蹙了起来:“赵师弟,如果他闯不出离魂阵又当如何?要知他从未修行,即使心智再坚韧,终究过于儿戏了一些!”

    一袭青衣的元玄真人目光平淡的扫过几人,轻轻摇了摇手道:“好了,事己至此,莫在互相诘问,只看此子造化吧!”

    “元玄师兄,此子若入本门,何人为其师?”元阳道人见元玄真人制止,便不再追问赵元松,倒是对五行灵童的归属有些意动,如果他真能闯出威力最大的离心炼魂阵,他成就自不可限量,自己收入门下,便有机会与长门一脉争锋,只是其他几人打的恐怕都是这个主意,倒是颇费周折。

    “元阳师弟何意?”元玄真人目光平淡的扫过元阳道人,声音不起一丝波澜。

    “人尽其才,物尽其用,若此子是光大我天玄宗之希望,必要有良师相教才是!”元阳道人拿眼扫过闫元平,师兄妹中,闫元平与他走的最近,一向以他为首。

    “五脉之中,以元阳师兄玄心诀最是玄奥,倒可收那孩子入苍穹一脉!”闫元平笑呵呵的开口道,只要不入天丛一脉,他倒不介意元阳道人坐大。

    “哼,要知道赵师兄可是耗费数十年苦修施以天玄问命术才算出此事,如今赵师兄又花费时间将那孩子带来,你们便要争夺么?岂有此理!”元灵师太见状忍耐不住的打抱不平起来。

    “好了,这个先且不争,待那孩子成功通过考验再说吧,之后入何人门下,让那孩子自行决定!”元玄真人说完,靠在椅上,却是开始闭目养神,元阳道人见状抬眼扫了扫赵元松,端过香茗,目光却是和闫元平默默的对视一眼。

    赵元松目光扫向外,虽然没有露出焦急神色,但这一年多的时间他早已将凌飞当成自己弟子,心里如果说没有一丝担忧也是骗人的,但他只能行险一博,要知道修真本来就是一条遥远而艰辛的路程,要有坚韧不拔的意志支撑才会有所成就,或许,这孩子会再让自己看到奇迹的,赵元松嘴角浮起一丝淡淡的笑意。

重要声明:小说《破神成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