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宗门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赤鸿 书名:破神成鸿
    赵元松望着跪倒在前的凌飞,眼中闪过一抹欣慰神色,没想到半个月的时间凌飞竟然将天玄真功修炼到了第三层,本来照他的估计,这半年时间凌飞最多可以修炼到第二层,要知道,门下资质最好的伊天浩修炼到第三层也用了两年多的时间。

    尤其是凌飞的修为,他走的时候凌飞才刚进入筑基中期,现在竟然隐隐进入到中期颠峰,只差一步便能踏入后期境界,如果心神修为足够,想来可以极轻松的便进入筑基后期,但心神修为的提升,远比境界修为提升难上许多,这也是很多修士驻足不前的原因。

    “飞儿,起来吧,为师走后这半年时间有什么事发生过,你一五一十的告诉师父!”赵元松心里已经有了决定,但对凌飞的修为突进还是有些疑惑,即便五行灵体再好,也端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精进这么快吧?当然,具体如何,赵元松还是无法把握,这才问凌飞道。

    “师父…这……”凌飞犹豫了片刻,终究不敢违背,默默的的站了起来,脑子里回想了一下,便将赵元松走后的形一五一十的讲了起来。

    赵元松抚着自己下巴上的胡须,听着凌飞真的事无具细的讲着,有心打断,但自己刚才开口要求的,只能苦笑着摇了摇头,此子禀太过忠厚,在尔虞我诈的修真界恐怕难以生存,一时间,赵元松有些不知自己带他出来是好是坏了。

    但当凌飞讲到结识萧楚楚的节时,赵元松终于动容了,尤其是听到萧楚楚的父亲竟然是虚空飞行而来的,他更是面有惊容的问道:“飞儿,可听他们说是什么人了么?”

    凌飞挠了挠头,仔细了想了下那天的景:“师父,他们叫那人门主,对了,他也姓萧!”凌飞说完自己都有些好笑,刚才都跟师父说了萧楚楚的名字,既然是她的父亲,肯定也是姓萧了,不过见赵元松只是沉吟着,凌飞便乖巧的接着道:“对了,我听他说什么神龙门,本座的!”

    “哦?神龙门门主萧翰轩?”赵元松平静的面容终于有些动容,那萧翰轩是什么人,修真界第一大派门主,修真界公认的第一人,有传言说他已经达到了合体后期颠峰,只差一步便可渡劫,虽然不知真假,但当初南域魔修第一人金魔在中州为非作歹时便是被萧翰轩重创,由此可见此人实力非同小可。

    当赵元松听完凌飞所说的话,眼前不由的一亮,问凌飞道:“你说你修为精进是因为服用了芝灵草?”

    凌飞不知道师父竟然什么意思,只能点了点头,有心想告诉师父自己服用了芝灵草后的反应,又担心师父责怪,话到嘴里又咽了下去,心里打定主意,如果师父不问,自己便也不说,省得害师父担心。

    “难怪,难怪!”赵元松一连说了两个难怪,越看这个徒弟越是喜欢,抚须笑道:“哈哈,飞儿,为师这就放心了,那芝灵草可是筑基期的灵丹妙药,你能得之,也算是你的福份了,也省了为师再为你找其他替代药物扩充经脉了!”

    凌飞见赵元松高兴,便松了口气,更加不会把服药后的惨状说出来了,赵元松哪里知道芝灵草是萧楚楚硬要过来的,月姬更是有些怨恨的没有将服用方法和药引给之,凌飞便险些爆体而亡,他只道灵药是萧翰轩所赠,药引之事那一门之主肯定比自己尚要清楚,所以见凌飞安然无恙,修为精进,便没有多想。

    赵元松见凌飞仍旧恭敬的守在自己边,抬手抬出一柄蓝汪汪的长剑,对凌飞道:“飞儿,师父说过,等你到筑基后期便带你回宗门,现在你修为业已相差不远,收拾一下便跟为师为去吧,这剑是为师找人所铸法器,内里掺杂了一些庚金,锋利无比,暂且作为你的法器吧!”

    凌飞见了那蓝汪汪长剑就是一喜,忙接过打量起来,剑长三尺有余,刃薄如蝉翼,轻轻一弹下尚有轻吟传出,凌飞握住剑柄,按以前学过的御器之术将灵力灌注剑内,剑在灵力灌注下慢慢的吞吐起了白光。

    凌飞全神灌注的控制着飞剑慢慢的离开他的手掌,在空中旋转起来,那吞吐的白光已经涨成了炽眼白光,在空中飞旋的速度越来越快,像是一只有灵的生物一般,煞是好看。

    “师父,这剑叫什么?怎么才能收进储物袋呢?”凌飞欣喜的把玩了一阵,对这剑是越看越喜欢,尤其是刚才一剑削下更是在石壁上削出一条长痕,要知道这石壁的坚硬就是凌飞全力一击也只是微微颤动,根本不能破开,这怎让他不喜

    “尚无名字,你自己取吧,收入储物袋的方法和其他东西一般无二,这法器虽是顶阶法器,却也无灵,等你以后有机缘得到灵器和法宝时,便可收发自如。好了,飞儿,把洞府简单收拾下,我们稍后启程回宗门!”赵元松见到凌飞轻抚长剑时的样子,脸上难得的露出一脸慈祥。

    “那我就叫它玄天剑吧!”凌飞挠了挠头,想了半天也没想出好些的名字,只好将自己炼的玄天真功劈了一半来用,然后不舍的将剑收进了储物袋,又快速的把石室收拾了一遍,说是收拾,其实也只是将一些石器具回归原位,等他收拾好后,又到自己石室中转了一圈,在玉边静立了片刻,然后轻轻的用手拂拭起了玉上的裂痕。

    “嘻嘻,凌飞哥哥,看我冻你!”依稀的,似乎又看到那个盘坐在玉上,鬼灵精般用凝冰术的可女孩。

    不知道为什么,没想到的时候尚不觉得,一想到萧楚楚,思念便开始泛滥起来,凌飞不知不觉的便有些痴了,那个比自己还小却拍着背哄自己的女孩,那个为自己跟父亲拌嘴的女孩。

    “凌飞哥哥,你以后修炼好了,一定要来看我啊!”想到萧楚楚走时说的话,凌飞轻轻的笑了笑,长吁了口气,然后深深的凝望了一眼石室,快步的走了出去,石室外赵元松正端坐在石凳上,见凌飞出来,似乎有所感悟,冲他点了点头,起朝外面走去,凌飞亦步亦趋跟在后面。

    “师父,这里便是宗门么?”凌飞吃惊的望着这座巨大的山脉,如果说之前的那个洞府是座山峰,这里便是巨峰了,凌飞盯着那座耸立着的古朴山门,虽然不认识古匾上的字,但却知道便是师父所说的‘天玄宗’了,想到以后便是天玄宗的弟子,凌飞心头不

    赵元松从收起飞剑后便面容严肃,闻言只是点了点头,没有了石室中两人时的亲切,凌飞见状忙闭上嘴巴,跟着赵元松踏过百多阶的高大台阶,到了半山腰处,虽然凌飞对那五座巨大的石雕有些好奇,却也不敢再乱发问,当绕过石雕看到面前巨大的空地处竟然站着数十名穿淡金色劲装的背剑青年时,脚步不由的慢了起来。

    “恭迎赵师叔回门!”那些劲装少年一个个面容冷肃的执手对赵元松行礼。

    “不必多礼!”赵元松挥手制止那些青年,只对领头的一位三十多岁的青年道:“吉师侄,传音告诉掌门,人带回来了,现在本座带他去炼心林!”

    “是,师叔!”姓吉的劲装少年闻言躬一礼,然后快速的掏出一面玉符,连连的在上面打了几个手印,然后将玉符一抛,那玉符一离手便嗖的一声飞了出去。

    目送赵元松带着那个少年走了后,古姓弟子才对后的那些劲装少年摆了摆手道:“留下今天当值的人,其他人可以回去了!”说完,当先纵离开了此地,他的任务是留在这里等赵元松归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赵师叔这么快便回来了,但既然完成了任务,便不用再待下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破神成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