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别离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赤鸿 书名:破神成鸿
    萧楚楚见父亲并没有再责怪自己,心中一喜,但听到要带自己回去,知道再不能抗,心下便是一黯,转头却看到仍目瞪口呆紧紧盯着父亲的凌飞,不由的将离别绪冲淡了一些,好笑的道:“凌飞哥哥,我,我要回去了……”

    “啊……恩……”凌飞听到萧楚楚脆的声音顿时回过神来,一脸涨红的低下了头,手里那株芝灵草被他握的紧紧的,却是刚才太过紧张所致,对萧楚楚的话却没听懂分毫。

    中年羽士子一闪,凌飞只感觉眼前一花,便看到中年羽士已经到了萧楚楚跟前,而萧楚楚也乖乖的走了过去,站到中年羽士边,冲自己翻了翻白眼,模样竟然说不出的可

    “楚楚,他是谁!”中年羽士早就注意到了那个筑基中期的小孩子,虽然有些诧异他的资质,但也没往心里去,现在见萧楚楚竟然叫他哥哥,便对凌飞有些淡淡的好奇,要知道,在门内,萧楚楚也是没一个朋友的,这才出来几天,便认识了一个小散修,好奇之余倒让中年羽士认真的打量起了凌飞。

    “他,他是我的救命恩人!”萧楚楚美目流转,见父亲正目光炯炯的盯着凌飞,而凌飞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不由的眯眼笑了起来。

    “救命恩人?哼,月姬,吴空,告诉本座这是怎么回事!”中年羽士闻言眉头不皱了起来,虽然知道女儿说的话可能有些不尽不实,但乍一听到,对女儿的担心还是让一阵恼怒,双目凌厉的扫过月姬和甲胄男子吴空。

    “回门主,是我等找到小姐,要带小姐回去,小姐把仙灵环在白玉貂上把我等引开,自己却陷入了此间幻阵,被那少年救出……”月姬被门主萧翰轩发问,只感觉喉咙一阵发干,连忙跪下将事原原本本的讲了出来。

    “胡闹!”萧翰轩向正冲月姬扮鬼脸的萧楚楚轻喝一声,然后转头对凌飞道:“不管怎么样,你也算救了我女儿,我萧家从不欠人什么,说吧,有什么要求提出来,本座一定满足你!”

    凌飞闻言脸涨的通红,双手连摇:“不…不用报答……”说完,便快速的垂下了头,在中年羽士面前,凌飞只感觉体内的灵力都像被束缚了一般,就像前面耸立着一座高山一样,使他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浑说不出的难受,他知道这大概就是师父说过的气势了。

    “好了爹爹,不要为难凌飞哥哥了,他不会要求什么的!”萧楚楚见萧翰轩追问凌飞,不满的嘟起了嘴,上前扯了扯萧翰轩的衣袖,不知道为什么,她对这个才认识两天不到的少年感觉很亲切,所以不想让他以为自己父亲不讲理。

    “爹爹,要不你收他为徒好了,凌飞哥哥,你拜我爹爹为师吧,我爹爹可历害了!”萧楚楚忽闪了下大眼睛,突然觉得凌飞如果能拜父亲为师,就可以经常陪着自己了,连忙把这想法说了出来。

    “也罢,看在你救了本座女儿的份上,对你破例一次,本座且问你,愿不愿拜入本座门下!”萧翰轩也是察觉凌飞资质甚好,虽然想到他可能有师门长辈,但被堂堂神龙门主看重,要收为弟子,修真界中人谁又会拒绝呢,所以他看着疼的女儿份上,却是做了让步。

    “不,不必了,我,我有师父……”凌飞闻言微微一怔,望着萧楚楚希冀的神色,抿着嘴,眼里挣扎的神色一闪而过,接着却是想到了师父,虽然面前萧楚楚的父亲似乎很历害,可是他内心深处对师父的感还是很深的,直觉上,如果拜入楚楚父亲的门下,就是背叛了师父一般,所以立刻出言拒绝。,

    萧翰轩闻言微微一怔,双目如电的扫过凌飞,见他在自己注视下头垂的更低,不由的暗暗摇了摇头,见萧楚楚扯着衣袖为少年求,眉头微微蹙起,想了想伸手从怀中拿出一块小巧的金色令牌道:“这块令牌你拿着,如果以后有什么困难或者想到了什么要求,可以到神龙门找本座!”说完,手指轻轻一弹,那金色令牌便被一道金光托着飞到凌飞面前,在凌飞的惊愕目光下,直接落在了他的手里。

    凌飞被惊呆了,拿着那金色令牌不知如何是好,萧翰轩也不理他的反应,长袖一甩,拉过萧楚楚,竟然带着她腾空飞起,在那些神龙门人的簇拥下朝山外飞去。

    “凌飞哥哥,你以后修炼好了,一定要来看我啊!”萧楚楚虽然对凌飞拒绝父亲有些失望,但心里对凌飞越发敬重起来,不停的对凌飞挥动着白皙的小手告别,直到凌飞变成越来越小的影子后才停了下来,萧楚楚任由父亲在前给自己加了一个护罩,心里却有种说不上来的失落感。

    “月姬,芝灵草的服用方法要不要告诉那傻小子一下?乱吃可是会要人命的……”御器飞在最后面的明艳少女跟上月姬,小声的喃咕道。

    “算了,让他自求多福吧!”月姬美目扫了眼后,只淡淡的说了一句,便加快了速度。

    “唉……如果小姐知道给他灵药却有可能害了他,不知道会怎么想!”明艳少女子微微一顿,轻轻叹了口气又回头望了望,凭她的目力自然看得到,那少年依旧一动不动的望着自己等人的方向。

    “还真是个傻小子!”明艳少女笑着摇了摇头,见前面的人已经与自己拉了好远,不敢再乱想,连忙催动灵力,加快了速度。

    等望不到人了,凌飞整个人才松懈下来,只感觉后背凉嗖嗖的,却是刚才被萧翰轩盯着出了一的冷汗,低下头仔细的打量起了手里的金色令牌,令牌一面用古篆刻着三个小字,那字笔锋凌厉,凌飞却只认得一个令字,另一面却金铭刻着一条五爪金龙,奇异的是,当凌飞一瞬不瞬的望着令牌后,那金龙竟然缓缓动了起来,接着竟然越来越大,甚至隐隐有种龙啸之声在耳边响起,凌飞大惊之下忙收回目光,见令牌依旧在原来模样,却是再也不敢凝望,只将令牌随手放进了储物袋。

    凌飞现在倒真正的有些明白人生如梦的说法,以前自己虽然也想像着自己可以成了神仙,但却明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可现在一切又都真实的出现在了自己眼前,而且自己也成为了其中的一员,师父说自己还有机会成为那些**力的人,望了眼握在手里的那株芝灵草,微微有些头疼起来,听萧楚楚的意思这灵草似乎很珍贵,可惜只能筑基期的服用,不然留给师父他老人家,想到这里,微微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

    念及萧楚楚临走时不舍的目光,凌飞的心中不由的一,暗暗的对自己发誓,一定要有所成就,最少,最少也要像师父那样,或者,像她父亲那样……

    想到萧翰轩只是轻轻扫自己一眼便让自己不能自已,凌飞心中第一次对力量有了真正的渴望,从这一刻起,他才真正的有了一个目标,一个想要达到或者超越的目标,就像萧楚楚所说的那样,修炼有成,才能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更不会被人看不起。

    不知道为什么,凌飞的脑子里浮起了父亲怯弱和贺小灵嚣张的样子,如果自己当时就有现在的力量,母亲就不会死了吧?

    一定不能软弱,凌飞的拳头紧紧的握着,那株被握在左手里的芝灵草竟然没有一丝的变形,只是发出淡淡的绿光,萦绕在他紧握的拳头上,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慢慢变的通红,他强忍着泪水,在一天前扑到萧楚楚怀里哭过后,他就已经将心里压抑着的事发泄的差不多了,现在虽然又联想到许多,但却没有了以前的那种压抑和难受。

    “楚楚,师父,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凌飞喃喃的说完这句话,竟然抬手将芝灵草扔进嘴里,三口两口的嚼了吃下去,然后转过子,头也不回的朝洞府内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破神成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