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神龙门主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赤鸿 书名:破神成鸿
    “小姐一声不响的离开,门主已经大发雷霆了,如果我们带不回小姐,只怕门主会……”美艳少女见萧楚楚丝毫不理她们,只是一个劲的逗弄白玉貂,不由的嘴里发苦,要知道萧楚楚在门内对门主的话也不怎么听,何况自己几人,但不劝的话也说不过去,所以明知道甲胄男子兴灾乐祸的,还是暗咬银牙劝说着。

    “我不管,你们走吧,别再来烦我了,还有,不要将我的行踪告诉爹爹,否则……”说到这里,萧楚楚见凌飞眉头微微皱起,显然对自己的话很反感,不由的心里一软,灵动的大眼睛转了转道:“否则我让爹爹罚你们去南域战场!”

    “小姐恕罪!”甲胄男子听到萧楚楚的话心里不抖了一下,要知道这次结队出来,他对带队的林翠翠很不服气,两人在资质相当,都是玄龙卫统领,结丹中期修士,但现在却要屈她一头,所以就一直与林翠翠作对。

    要知道修真界除了所处的这片中州外尚有东南西北四域,修真者最多的是中州之地,其次便是南域,而南域是有名的魔修之地,因为魔修和西域的妖修艳羡中州大地的修真资源,所以常常潜入中州大地肆虐,尤其是近些年来,魔修妖修不断侵入中州,与中州修士之间经常发生大战,最后中州修士实在忍无可忍,一些名门大派便开始遣门下精英弟子去南域、西域,双方交战不断升级,数百年延续下来,仇恨加剧,南域西域战场便也形成。

    魔修妖修大多修炼邪法,诡异不说,威力端的巨大,中州修士精英无数,但却死伤不断,神龙门因为是中州九大派之首,所以门内弟子对南域战场况知之甚详,甲胄男子知道,不要说自己,就是元婴期的地龙卫,在南域都死了无数,现在听到萧楚楚要向门主说罚自己几人去南域战场,当下也顾不得与林翠翠的怨隙,连忙上前请罪。

    “我让你们走,听到没有,别再来烦我!”说完,萧楚楚好看的眉头微微蹙了起来,又指指旁边的凌飞道:“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你们回到门内时不要乱说,月姬,你上有没有带芝灵草,给我一株!”

    本来萧楚楚决定等他们走了自己就走的,省得被父亲抓回去,但突然想到如果他们回去乱说,难保父亲不会怪罪凌飞,别到时候给凌飞和他的师父带来祸患,这才对那个美艳少女月姬摊开手,小脸上挂满催促神色。

    月姬几人正在犹豫是不是要先听话的离开,然后在暗中监视这里,等门主来了再作打算,听了萧楚楚的话不由的同时一咧嘴,救命恩人,甲胄男子和月姬对视一眼,同时摇了摇头。

    月姬默默的从储物袋中拿出一株寸长小草,上前几步,递到了萧楚楚手里,还想说什么,却被萧楚楚止住,然后转手朝凌飞递去:“凌飞哥哥,爹爹说过这芝灵草可以扩宽人的经脉,加快采纳灵气和凝练灵力的速度,最适合筑基期的修士服用了,你回去后吞服了就可以快快的达到你师父交给你的目标了!”

    凌飞望了眼萧楚楚洁白玉手上捧着的碧绿小草,晶莹剔透的小草根茎处绿莹莹的,甚至可以清晰的感受得到那小草里蕴含着惊人的生命力,待听了萧楚楚的介绍后便更加吃惊起来,直觉上不应该接受别人这么厚的大礼,见那几人一脸不屑的盯着自己,不由的张口结舌起来,连连的摆手道:“楚楚,我不能要这么贵重的东西,我,我要自己达到师父的要求。”

    萧楚楚望着凌飞憨厚拒绝的样子,心里在觉得他傻傻的同时,还有一种亲切的感觉,但这芝灵草却说什么也得让他收下,在和凌飞聊天的时候,她已经知道凌飞资质不是很好,当然,她又怎么可能知道,凌飞所说的,只是赵元松说凌飞资质不好,目的只是想让他加倍下苦功罢了。

    萧楚楚再递过去凌飞仍旧不要,一双灵动的眼睛转了转便生出一个主意,将红红的小嘴嘟了起来:“凌飞哥哥,如果你再不接,我就再也不理你了!”说完,似乎觉得不够,又恨恨的眨了眨眼睛:“而且你的资质那么差,又这么笨,不好好修炼,将来怎么保护自己!”

    凌飞见萧楚楚真的生气了,心中不由的一软,对她说自己资质差什么的根本没在意,但如果真的因为这个不理自己了,心里真的有些不舍,或许她是自己第一个朋友吧,是的,要好好修炼,想到这里只得走过去,伸手从萧楚楚手里将绿色小草拿了起来,指尖在萧楚楚手心滑过时,那滑腻的感觉让凌飞心头不由的一突,脸又有些红,连忙将头垂下,直直的望着手上晶莹的芝灵草,心却不知道飘到了哪里。

    见凌飞真的接过了灵草,萧楚楚眼睛瞄成月芽儿一般,甜甜的笑了起来,如银铃般的笑声让凌飞抬头看了一眼,又很快的垂下。

    月姬正暗暗咂舌,在门内哪见过萧楚楚这么女孩儿的一面,尤其是对他们这些下人,正在她寻思怎么趁机劝萧楚楚跟自己等人回去时,萧楚楚又转过头,洁白玉手微微摆了摆:“你们回去吧!”

    “还请小姐恕罪,门主担忧小姐安危,我等回去肯定会被门主责罚!”月姬说罢,与地龙卫站在一边,转头向另一少女递了个眼色。

    “你们不走的话,我回去就让爹爹罚你们去南域!”萧楚楚冰雪聪明,早看出来几人对南域战场似有惧怕,便又拿来威胁,果然,她的话说完,便见对面的五人脸色便一个个难看起来,倒是让她心里舒服了许多。

    “哼,楚楚,你是越来越放肆了,竟敢趁为父闭关偷跑出来,还想待到什么时候?”正在萧楚楚转着眼珠想方法的时候,一声威严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不好,爹爹来了!”萧楚楚的脸色一下子就由得意转成了难看,小手在衣襟上不停的搓动,肩膀上的白玉貂也睁开眯着的眼睛,双眼惊恐的盯着远处。

    凌飞望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那里几道流光正快速的往这里飞来,等到了近前,他的脑子便嗡的一下震了起来,一行十余人,最前面的一个丰神俊朗的中年羽士竟然脚下没有踩任何器具,完全的虚浮在半空中,那不是电视里的神仙才可以的么?凌飞直楞楞的盯着半空中的中年羽士,眼里一片炽

    “属下等人参见门主!”月姬与其他几人齐刷刷的跪了下去。

    “好了,起来吧!”虚浮着的中年羽士眉头都未动,转过头,盯着正抿着小嘴,一脸郁闷神色的萧楚楚,威凌的目光中闪过一丝温柔神色,但也只是一瞬,接着有些严厉的道:“楚楚,为父不是时时告诫于你,修真界危机四伏,若有个差迟,为父怎对得起你母亲在天之灵!”

    “爹爹,你天天只顾着修炼都不陪我,门内又一点乐趣都没有,女儿想出来看看吗……”萧楚楚长长的睫毛眨了几下,有心想顶几句,但看父亲神色间甚是生气,便不再多说。

    “哼,无趣?门内哪一天不被你折腾的鸡飞狗跳!”中年羽士说完,忍不住有些好笑,对这个宝贝女儿,他还是很疼的,见她嘟着嘴一脸不乐意的样子,心下一软,微一拂手道:“好了,这次且算了,走,跟为父回去!”

重要声明:小说《破神成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